首頁 » 官渡之戰後曹操袁紹陷入對峙階段;袁尚的戰略沒問題但無人可用

官渡之戰後曹操袁紹陷入對峙階段;袁尚的戰略沒問題但無人可用
2020/12/01
2020/12/01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週末七國分爭,併入于秦.及秦滅之後,楚、漢分爭,又併入於漢.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後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

文/天空之城

東漢末期,曹操在官渡之戰中大敗袁紹,奠定了其統一北方的基礎,但是實際上,官渡之戰還並未完全令曹操獲得戰局主動,而是在建安七年(202年)袁紹走後,袁尚袁譚兩人於北方爭權,大大消耗了袁氏集團的實力,這才讓曹操有機會攻入鄴城,徹底掃平袁氏集團的。

可以說在建安五年(200年)袁紹兵敗官渡,一直到建安九年(204年)袁尚敗走,曹操攻入鄴城,這近四年的時間才是曹操擊敗袁氏集團的關鍵階段,雖然袁尚袁熙是在建安十二年才被除掉的,但是建安九年,袁氏集團已經是名存實亡了。

我們首先要瞭解的是,官渡之戰,的確是袁紹大敗,但是還沒有到曹操可以輕易攻略河北的地步,在袁紹還活著的時候,曹操只主動進攻了一次。

《三國志.武帝紀》六年夏四月,揚兵河上,擊紹倉亭軍,破之。紹歸,複收散卒,攻定諸叛郡縣。

也就是在建安六年,曹操率軍攻破了倉亭,倉亭在當時是黃河的重要渡口,袁紹曾在這裡集結部隊,說明什麼?說明袁紹在官渡之戰後並未大踏步後撤,而是仍然有渡江作戰的想法,可見袁紹還有足以和曹操抗衡的實力。

曹操打倉亭並不是為了進攻袁氏集團的腹地,而是為了摧毀袁紹在黃河岸邊上的一個據點,遏制袁紹南下的能力,不然的話,曹操為何不趁勢北上?袁紹可是在倉亭戰敗後回去收拾了各地叛亂,曹操為何給袁紹穩定局勢的機會。

我個人的觀點是,官渡之戰,袁紹大敗並不假,但是曹操還沒有取得局勢主動權,官渡之戰只是讓曹操袁紹雙方處於同一層級而已,曹操並沒有一舉北上,攻滅袁氏集團的能力,而倉亭之戰後,雙方只是陷入了對峙階段,基本上是以黃河為界,都在養精蓄銳,等待時機。

可是袁氏集團不幸的是,袁紹走了,而且走了後留下了一堆問題。

在袁紹強勢的時候,他將兒子和外甥「分封」到各地,袁譚去了青州,袁熙去了幽州,高幹去了並州,可以說袁紹活著的時候沒有問題,但他時候,那就是各方自立為王的局面。

而且歷史上的袁紹沒有像演義中那麼優柔寡斷,但是在他臨走前,他的確太猶豫了。

《三國志.袁紹傳》紹愛少子尚,貌美,欲以為後而未顯。

其實我認為在袁紹把袁熙和袁譚都外放了,尤其是將長子袁譚外放了,而把袁尚留在了身邊,這目的就很明顯了,就是打算讓袁尚接班的,看到沒有,這就是顏值的重要性。

但是袁紹不知什麼原因,到最後都沒有明確讓袁尚繼位,他又不是沒機會開口,顯然就是拿不定主意,其實如果他明確指出讓袁尚繼位,那麼曹操可能就那麼容易攻佔河北了,後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袁尚袁譚兒子爭位,給了曹操趁虛而入的機會。

袁尚袁譚因為位子的問題,自然是暗中較勁,但是還沒到撕破臉的地步,況且外部還有曹操的威脅。

《三國志.武帝紀》(建安七年)秋九月,公征之,連戰。譚、尚數敗退,固守..... 八年春三月,攻其郭,乃出戰,擊,大破之,譚、尚夜遁。

曹操是不想錯過袁紹時候,兒子爭位的機會的,所以他選擇出兵攻打黎陽,打通進攻鄴城的通道,袁譚向袁尚求救,袁尚自然不能不管,所以率軍南下救援,在黎陽,袁尚和袁譚這對對頭,勉強一起對付曹操。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在黎陽雙方僵持了半年的時間啊,最終袁尚袁譚才被曹操所擊敗,所以這裡有沒有袁紹借曹操之手削弱袁譚的實力可能呢?可能存在吧,不過最關鍵的是,袁尚在和曹軍主力對峙于黎陽之時,他還派遣數萬大軍,攻取關中,並形成對曹操的側翼包夾。

《三國志.鐘繇傳》其後匈奴單于作亂平陽,繇帥諸軍圍之,未拔;而袁尚所置河東太守郭援到河東,眾甚盛。

《司馬彪戰略》袁尚遣高幹、郭援將兵數萬人,與匈奴單于寇河東,遣使與馬騰、韓遂等連和,騰等陰許之。

這個戰略可能是袁尚自己想的,也可能是袁尚手下人建議的,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戰略很具威脅性本來在關中,鐘繇是實力就不強,而袁尚則令郭援率數萬大軍,支持匈奴作戰,同時還秘密聯合馬騰韓遂等人,可以說有一股拿下關中的態勢。

可以說一旦袁尚掌握關中,那麼曹操的側翼就暴露了,而曹操的主力部隊深陷黎陽,那時袁尚派一員大將,從關中出兵,直撲曹操大後方,那麼對於曹軍打擊還是蠻大的。

當時鐘繇手下部將都說趕緊撤,是鐘繇堅持堅守的。不過鐘繇也是很清醒的,在部將慌亂之間,他也是說了「 袁氏方強」,從他這裡可以知道,官渡之戰後,袁氏集團還沒有被打趴下,仍然能夠在正面戰場和曹操對峙的同時,派遣數萬大軍進取關中,這是袁氏集團的實力。

《三國志.鐘繇傳》張既說馬騰會擊援,騰遣子超將精兵逆之。援至,果輕渡汾,眾止之,不從。濟水未半,擊,大破之。

但是最終,郭援等人大敗,馬騰被張既說服,轉而支持曹操,結果郭援被擊敗,這一仗,袁尚的攻取關中側翼包圍曹操的戰略破產,更主要的是白白損失了數萬兵馬。

其實這裡也能看到官渡之戰的影響,那就是袁氏集團的一流戰將基本上都在此戰中被一鍋端了,剩下的人即便有才能,也需要時間去戰場上歷練,顯然郭援不足以指揮這麼重要的戰爭,竟然大意到被馬超半渡而擊,這在馬超眼裡和直接送無異。

不過只能說袁尚無人可用,不能說他這個戰略是錯誤的。

在黎陽袁尚退回鄴城後,曹操趁機圍攻鄴城,這裡歷史記載就很有意思了。

《三國志.武帝紀》夏四月,進軍鄴。五月還許,留賈信屯黎陽。

《三國志.袁紹傳》追至鄴,收其麥,拔陰安,引軍還許。

《三國志》中記載是,曹操攻打至鄴城,割了鄴城周圍的麥子,之後撤軍回了許都,這麼看,實際上曹操是打了一個勝仗,但問題是《三國志》沒有任何攻打鄴城的記載。

什麼意思?曹操都追擊袁尚到鄴城了,不打一下,來這旅遊嗎?還是害怕「好侄兒」袁尚跑丟了,送他回鄴城?而且為何四月追到鄴城, 五月曹操就撤回許都了,曹操在幹嘛?讓部隊來一次數百里的拉練嗎?其實曹操應該是在鄴城打了敗仗。

這一點《三國志》自己而已可以佐證,那就是郭嘉曾建議曹操不要攻打袁尚袁譚過重,這樣會令袁氏集團更加團結,不去打,反而可以讓兩人裂隙加深,曹操也採納了,之後就去打荊州了。

這裡需要注意,按照《三國志.郭嘉傳》的說辭,曹操于黎陽擊敗袁尚袁譚後就沒有繼續北上,而是南下打荊州了,怎麼個意思?《三國志.武帝紀》不是都是追著鄴城了嗎?顯然《三國志.郭嘉傳》中郭嘉的建議是在曹操兵敗於鄴城之後。

《後漢書.袁紹傳》操將圍之,乃夜遁還 。操軍進,尚逆擊破操,操軍還許。

《後漢書》則是記載了,袁尚在敗退後,於鄴城打了一次防守反擊,這才是曹操撤軍的原因,他是戰敗了,而不是一個勝利者,而《三國志.郭嘉傳》不提這件事,顯然是在為曹操隱藏敗績,不然太有損曹操的尊嚴。

所以說袁尚是在擊敗曹操,保住鄴城後,才開始大舉攻打袁譚的,當時袁尚袁譚互相攻伐,劉表給兩人寫過信,希望勸解兩人和平相處,信中有這麼一句,「 摧嚴敵於鄴都,揚休烈於朔土」。

休烈是指盛美的事業,而朔土指的是北方,顯然劉表是在誇讚袁尚在鄴城擊敗曹操的功績,這才是曹操自鄴城撤軍的真正原因,可見袁尚的實力,雖然不足以主動進攻,但是打防守反擊還是夠用的。

真正讓曹操抓住機會的恰恰是,袁尚袁譚在曹操撤軍後,開始互相征伐,發生了嚴重的內耗,這簡直是再幫曹操大忙,本來曹操都打算,先打荊州,再打河北了,可是袁尚袁譚就是「爭氣」,愣是把已經出兵征討荊州的曹操拉了回去,後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在內耗中虛弱的袁尚袁譚都被曹操所擊敗,鄴城也被攻陷了。

總的來說,官渡之戰並未徹底摧毀袁氏集團的實力,袁氏集團仍然可以和曹操對峙,但是袁紹走後留下的混亂局面,將袁氏集團拖入深淵,如果袁尚可以平穩接過權柄,或許曹操一統北方的時間表就要大幅推遲了。

參考資料《三國志.武帝紀》《三國志.國淵傳》《三國志.鐘繇傳》《三國志.袁紹傳》《後漢書.袁紹傳》《三國志.郭嘉傳》《司馬彪戰略》《獻帝起居注》

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夢,後人憑弔空牢騷。我是天空之城,講述三國故事,瞭解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