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飛駐守閬中,完善了益州的整體防禦,掌控機動兵力隨時準備馳援

諸葛村夫 2021/06/08 檢舉 我要評論
 

三国文史】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週末七國分爭,併入于秦.及秦滅之後,楚、漢分爭,又併入於漢.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後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

文/天空之城團隊

 

東漢末期劉備攻取益州之後,成為鼎立天下的三大勢力之一,尤其是在荊州還在劉備手裡的時候,以當時的局勢來看,劉備集團必然要封賞重臣,以提升集團內部的核心凝聚力,幹大事,就要凝聚人心嘛。

可是相信大家都知道,張飛無論是演義還是歷史上,都是劉備集團的關鍵人物,為何在劉備打下漢中之後,他就像是被冷落了一樣,駐守在閬中那個地方。

《三國志.魏延傳》先主為漢中王,遷治成都,當得重將以鎮漢川,眾論以為必在張飛,飛亦以心自許。先主乃拔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一軍盡驚。

畢竟,在拿下漢中後,所有人都以為,這鎮守漢中的重任,必然是張飛的,和關羽一樣,處於前線,駐守一方,是劉備對外擴張的兩大虎將之一。

可是劉備卻讓魏延去鎮守漢中了,張飛反而去駐防閬中,這麼一個不是處於前線,倒是更靠近後方的位置,難道張飛被冷落了?實際不然。

別忘了,劉備進入成都時,首先封賞的那一批人,都是給了什麼賞賜。

《三國志.張飛傳》益州既平,賜諸葛亮、法正、飛及關羽金各五百斤,銀千斤,錢五千萬,錦千匹,其餘頒賜各有差,以飛領巴西太守。

諸葛亮法正關羽張飛,他們的賞賜是最高規格的,也就是說他們是劉備集團核心中的核心,多說一點就是,這可見法正在劉備心中的位置啊,追隨劉備不久,就贏躋身核心地位,可見其才能,如果他能多活幾年的話,可能劉備集團的命運就不同了。

話說回來,從賞賜上來看,張飛和魏延可不是同一級別的,魏延鎮守漢中的策略的確沒問題,保護了漢中免受曹操集團的進攻,但是不容忽視的是,張飛駐守漢中,效果就一定比魏延差嗎?也不儘然。

那麼為何劉備會讓張飛駐守閬中呢?實際上張飛是益州整體防禦縱深的關鍵人物,同時他有充當著救火隊長的身份,也可以說,張飛掌控著劉備集團精銳的機動兵力。

從地圖上看,閬中位於嘉陵江沿線,這就足夠證明其位置的重要了。

當初劉備剛拿下益州,而曹操拿下漢中之時,張郃可是一度率軍攻入益州的。

《三國志.張郃傳》進軍宕渠,為備將張飛所拒,引還南鄭。

《三國志.張飛傳》郃棄馬緣山,獨與麾下十餘人從問道退,引軍還南鄭,巴土獲安。

宕渠就是今四川渠縣東北,在這裡張郃于張飛對峙,最後張郃戰敗,率軍退還,益州才得以安定。

也就是說,從漢中到益州,雖然有千山相隔,但是不代表沒有通路。

相對通暢的就是金牛道,從漢中市出發,西行至勉縣、甯強、七盤關,過廣元,從劍閣翻越劍門山脈,進入川北平原,直入成都。

也就是只要固守劍閣,這條路就基本上通不了,也不能都指望大軍學鄧艾,翻越千難險阻,攻入益州腹地啊。

而另外一條就是米倉道,這條路從漢中市出發,不必西行,直接南下經米倉山穿越大巴山脈,經南江、巴中抵達閬中。

《太平廣記》興元之南有大竹路,通于巴州。其路則深豁峭岩,捫蘿摸石,一上三日而達於山頂。行人止宿,則以絚蔓系腰,縈樹而寢。不然,則墜於深澗,若沉黃泉也。

雖然米倉道路不好走,但是不代表不能走啊,當初張郃走的大致就是米倉道。

因此這次交戰,讓劉備集團明白,自己的防禦需要有縱深,不然的話,大軍過於集中在劍閣一線,那麼曹操集團一支奇兵經由其他通路攻入益州該怎麼辦?

可以說劉備雖然入主益州,但是劉備集團並不能作為益州,只要有其他勢力介入,益州各派沒准就直接把劉備集團顛覆了,所以說劉備集團需要一個更加完善的防禦體系。

那麼閬中的位置就顯得重要了,在這裡駐軍,可以隨時準備馳援,北線和東線兩大戰.場,經嘉陵江北上,可以抵達劍閣一線,進而馳援漢中,由嘉陵江南下,可以直抵重慶,也就是當時的江州,可以馳援東線,阻擋東吳的進攻,同時又可以遏制曹操集團突破漢中防線後,經米倉道西進。

因此張飛的駐軍於閬中,可不是去養老了,更不是被劉備冷落了,而是說,閬中這個位置上,張飛最能擔當大任,也最能讓劉備放心。

畢竟如果閬中出了問題,一旦遇上戰局變化,駐防在閬中的機動兵力,不能隨時馳援其他戰.場,勢必會對劉備集團造成惡劣影響,因此,在這個位置上,劉備只會也用自己信任的人,張飛自然是不二的人選。

可以說如果關羽沒有在襄樊之戰中倒下的話,隨著漢中防禦的鞏固,張飛也必然不會久留於閬中,而是會被調取前線,劉備應該會讓他去在北線擴張,進取關中,這樣張飛和關羽, 一北一南,才有更多的機會,逐步蠶食曹操集團的地盤。

那樣的話,或許就沒有諸葛亮北伐時期的那麼無力了,只是說劉備集團的兩位主要將領都是倒在小人之手啊,這劉備的確是命不好,前半生就是重複戰.敗,逃亡,再度起事的過程,但畢竟是大半生寄人籬下。

到了最後,終於看到希望了,但是身邊的能臣虎將是一個接一個離去,雖然如願稱帝了,但是他的大漢帝國,在立國之初就是日薄西山了,終究是命運不濟吧。

參考資料《三國志.張飛傳》《三國志.張郃傳》《三國志.魏延傳》《太平廣記》

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夢,後人憑弔空牢騷。我是天空之城,歡迎来到【三国文史】,講述三國故事,瞭解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