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捕快母親白日點燈,轉身倒水逃過一劫,將計就計立大功

民間故事:捕快母親白日點燈,轉身倒水逃過一劫,將計就計立大功
2022/03/07
2022/03/07

宋朝咸平年間,江浙府安陽縣有一名叫阮良宸的少年人。其父愛子心切,請秀才為他取這名字,本欲要他讀書識字考取功名。只是事與願違,這阮良宸自幼不喜咬文嚼字,卻整日地拿槍持棒,無師自通練得了一身好功夫,長大進了縣衙當上了捕快。

這日,阮良宸在家照顧其母王氏,縣令身旁的差役卻跑了過來,道:「二爺,縣太爺有急事尋你。」縣太爺便是佟縣令,他本是朝廷命官,只因為民請命得罪了國丈大人,這才被人誣陷來到了安陽縣,降為一個小小的縣令。

阮良宸之所以被稱為二爺,皆是因為他曾兩次對佟縣令仗義出手,第一次佟縣令對其感激不盡,第二次便堅持將其留在身邊,並與其結拜為異性兄弟。阮良宸也不負佟縣令的情誼,為他擋下了許多暗害劫殺。

阮良宸知曉若是並無大事,大哥絕不會讓差役找上門來,他安頓好母親王氏便跟著差役去了縣衙。走進縣衙,只見師爺匆匆跑來,道:二爺來了,縣令他不行了,只是有件事要託付於你。」沒來得及與師爺客氣,阮良宸快步趕至佟縣令的房裡。

可佟縣令竟完好無損地坐在床上,阮良宸很是不解。佟縣令道:「有人要加害於我,此人箭術了得,幸得此銅錢護我一命。」說著,佟縣令拿出一枚銅錢,這銅錢扭曲的不成原形,箭尖射到的地方已是透了光,足以見得此人箭術了得。

佟縣令又道:「害我之輩是那「黑白雙煞」,我欲假死引得他們二人放鬆警惕,此事尚需二弟助我一臂之力。」 不出半日,佟縣令被殺身亡的消息鬧得滿城風雨,因他從前為老百姓幹了不少實事,引得老百姓皆來弔唁。這邊,阮良宸背上包袱乘上快馬去往京城。

就在阮良宸途徑林墟溝時,一支利箭朝他飛來,好在阮良宸早有準備,一個側身躲了過去。緊接著,又是幾隻利箭接連而來,蓄勢待發的阮良宸也一一躲了過去。阮良宸跨下馬來,對著利箭飛來的方向大聲道:「速速出來吧,別再躲著了。」

此話一出,一位黑衣人從樹上落了下來,他望向阮良宸的眼神滿滿凶氣,冷聲道:「把手上的東西交給我,尚可饒你一條小命。」阮良宸見人已現身,話不多說一個飛刀飛了出去,二人展開了一場搏殺。

幾個回合下來,黑衣人明顯占了下風。就在阮良宸向前欲要捉拿黑衣人回縣衙時,黑衣人丟下一顆煙霧彈,逃也似的飛走了。阮良宸雖是心有不甘,但也算完成了佟縣令交代的一項任務,他沒有奔向京城,而是調轉馬頭回了佟府。

來到門前,阮良宸問到師爺:「我已拖了那黑衣人一陣子,另一個你們可是抓到了。」師爺連連點頭:「捉到了,那人是個女子,已被淩遲處死。」原來,佟縣令與阮良宸合唱了一出調虎離山,二人猜到必有一人前去劫物,也必有一人來佟府查探虛實。

阮良宸來到佟縣令房裡,示意道:「大哥,怪我不好,讓那小賊跑了。」佟縣令安慰到:「此事要多虧二弟,才能讓我抓了那白煞,二弟還是快快回家去吧,家中老母尚在等你。」阮良宸拜別佟縣令,騎上快馬回到家中。

一進家門,阮良宸見母親屋裡燃著一盞燈,他不解地問道:「娘,這天還沒黑,您怎麼點起燈來?」王氏手拿針線,道:「娘要為你納雙厚鞋底,好讓你日後練功用。」阮良宸走上前,欲拿起母親手中的針線,道:「兒子怎能辛勞母親,我自己來做便是。」

王氏推開阮良宸,道:「娘天天閑得無趣,如今找點活來打發時間也是好事。兒啊,今日可有遇到什麼趣事,說來給娘聽聽。」阮良宸轉身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坐在床邊將今日的經歷一一說與母親聽。

待其講到與黑衣人一番打鬥時,王氏有些急迫地問道:「兒啊,可有打出個勝負,那黑衣人如何了?」阮良宸盯著王氏看了一會,得意道:「娘可放心,那黑衣人自是不敵我,如今已是我的刀下亡魂了。」

聞言,王氏放下手中的針線,對阮良宸道:「兒啊,快去抱些柴來,這炕已有些涼了。」阮良宸剛一起身,猛地一轉頭卻見王氏伸出利爪朝他撲來。阮良宸抓起桌上的水,一把倒在了王氏身上,只見王氏身上冒出一股黑煙,她痛苦地在地上打起滾來。

阮良宸步步逼近,地上出現了原貌的女子問道:「你如何識得我並非王氏?」阮良宸道:「我母親瞎了多年,就連深夜她都不掌燈,白日點燈更是蹊蹺。」女子又道:「你可知我是何人?」

阮良宸道:「你是黑白雙煞的「白煞」。」

原來,為不被那陰曹地府的陰差發現,只有剛去世的鬼魂才在白日點燈。阮良宸一進門便識破了她,所以便在那杯水中摻了雌黃。女子道:「你這人倒是聰明,卻不知要助紂為虐到何時?」

阮良宸不解道:「你害我母親又有意冒充,何故說我助紂為虐?」這時,真正的王氏也現了身,道:「兒啊,這姑娘說得沒錯,你現下確是在助紂為虐。為娘是自己病故的,多虧這姑娘才能見你最後一面。」

原來,王氏在阮良宸去往佟府後病重身亡,好在去往地府的路上遇到了白煞,她得知王氏欲要再見兒子有心幫她,再往下問知其子是阮良宸,便欲要再問丈夫黑煞的情況。於是,白煞帶著王氏回到家中。

白煞又道:「你可知你護的那人並非是你初次救的佟縣令,如今的佟縣令是你二次救的冒牌貨,他正是國丈大人的手下。這冒牌貨見你功夫了得,這才與你結拜將你加以利用。真正的佟縣令已被我二人護了起來,這也是為何那冒牌貨欲要殺我二人的原因。」

阮良宸尚在懵懂之中,他細細想起第二次救佟縣令後發生的事,佟縣令辦的實事愈來愈少,且府中吃喝用度也由簡到奢。阮良宸懊惱不已,後悔自己助紂為虐,害苦了真正的佟縣令和城中百姓。在白煞的帶領下,阮良宸見到了仍被黑煞護著的真正的佟縣令。

次日一早,阮良宸拎著壺酒興致衝衝地跑到佟府,似是有什麼好事發生。見到佟縣令,他面帶微笑地湊過去,道:「大哥,我找到那黑煞的蹤跡了。」佟縣令一聽,立刻來了興致,慌著叫人備下佳餚。

二人喝得興起時,佟縣令道:「二弟可是發現那黑煞身旁還有他人?」阮良宸一頓,道:」有啊,真正的佟縣令被他護在身邊。」佟縣令一聽慌了神,欲要再說什麼,卻噴出一口黑血倒了下去。阮良宸秘密將假的佟縣令埋了,又將真的佟縣令帶回府中。

又過三年,皇上收到了一封關于國丈大人的彈劾密信,信中清晰明瞭地列著國丈大人的條條罪狀,每條罪狀都可處以極刑。皇上憤怒不已,連夜派人抄了國丈大人的府邸,並將其次日午時問斬。

原來,這是阮良宸和真正的佟縣令的計畫,回到原位的佟縣令繼續同國丈大人保持聯絡,暗中收集著他多年的犯罪證據,時機一到全盤交予皇上。就這樣,佟縣令立了大功官復欽差大臣,阮良宸也成為專門護其安全的四品帶刀侍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