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家中毛驢枯瘦如柴,貨郎黑夜回家,意外發現後妻的醜事

民間故事:家中毛驢枯瘦如柴,貨郎黑夜回家,意外發現後妻的醜事
2022/01/20
2022/01/20

故事發生在宋太宗淳化二年,定川府有一個名叫赫仁貴的貨郎。赫仁貴娶妻孫氏,次年孫氏為他生下一個女兒,段仁貴給女兒取名叫赫蘭香。赫仁貴平日走街串巷,賣些頭花首飾之類,孫氏則在家中紡紗織布,照看女兒。

他們的日子雖然過的清貧,但是好在夫妻恩愛,女兒可愛懂事,赫仁貴十分知足。但是厄運悄悄降臨這個家庭,孫氏一連數日咳血不止,最後撒手人寰。赫仁貴悲痛欲絕,將孫氏埋葬在後山。當時赫蘭香剛剛三歲,哭著嚷著喊媽媽。

沒人照顧女兒,赫仁貴只好每日背著女兒遊街賣貨。赫仁貴做生意忠厚老實,大家又可憐他帶著一個孩子,都願意支持他的生意。一日,赫仁貴背著女兒走在街上賣貨,突然一頭小毛驢從巷子裡沖了出來,撲通跪倒在赫仁貴面前。

從巷子裡追出來一個漢子,氣喘吁吁手裡拿著一個菜刀,那漢子說道:「今天我倒要看看是你這驢脾氣厲害,還是我這菜刀厲害。」赫蘭香看到這一幕突然嚇得哭了起來,說道:「這小毛驢好可憐,我們救救它吧。」

赫仁貴攔住那個漢子說道:「這位仁兄,小驢尚未長成,為何要殺它?」那漢子生氣地說道:「這頭驢不知何故,已經三天不吃不喝,還不如殺了它賣些錢來,餓死了就不值錢了!」赫仁貴心想不如將驢買下,等它長大後可以用來拉貨,于是說道:「你看這樣成不成,你賣驢肉也值不了多少錢,不如將這頭小毛驢賣給我,如何?」

那漢子一聽,喜出望外說道:「這個好說,倘若賣驢肉的話能得五兩銀子,我也不多要你的,你就給我五兩銀子吧。」赫仁貴見漢子爽快,當即回家取來五兩銀子,將小毛驢牽回家中。

說來也怪,那小毛驢到了赫家之後變得十分溫順,蘭香找來幾片菜葉喂它,小毛驢吃完之後,還用舌頭舔了舔赫蘭香的小手,赫蘭香開心得合不攏嘴。赫仁貴十分欣慰,這是妻子去世後,第一次見女兒這麼開心。

從此,小毛驢成了赫家的一名家庭成員,赫仁貴也不捨得用它拉貨,平日挑著扁擔走街串巷,等貨賣完後再割些青草回來喂驢。每當小蘭香開心或者傷心的時候,都會找小毛驢訴說,那小毛驢似乎能聽懂人語一般,時不時地用鼻子哼兩聲。

女兒一天天長大,赫仁貴天天帶著女兒遊街串巷也不是個辦法,但是家中又沒有人照看,正在赫仁貴發愁之時,媒婆王嬸找上門來,說鄰鎮有個名叫焦媚娘的寡婦,托自己前來說親。赫仁貴思慮再三,便答應了這門婚事,選了個良辰吉日,將焦媚娘迎娶家中。

赫仁貴聽聞鄰縣的芭蕉扇十分出名,便想採購一些回來,趁著酷暑來臨之前,提前售賣一番。赫仁貴挑了一筐髮卡和頭飾,邊走邊賣,走了七八日終于到了鄰縣。赫仁貴又花了七八日光景,終于回到家中。

赫仁貴走進家門,只見那小毛驢頭上戴上了籠頭,枯瘦如柴拴在木樁之上。女兒站在小毛驢旁默默地流著眼淚,赫仁貴一把抱起女兒說道:「蘭香,是不是你最近貪玩,都忘了給小毛驢割草了?」蘭香搖了搖頭。

赫仁貴從懷了拿出一把精緻的繡扇,遞到女兒手上說道:「這是我特意在鄰縣買的,喜歡嗎?」蘭香點了點頭。赫仁貴大惑不解:「蘭香,你怎麼不說話,只是點頭搖頭?」蘭香張開嘴巴,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似乎在表達什麼。

正在這時,焦媚娘從屋裡走了出來,說道:「夫君回來了。」蘭香見焦媚娘過來,當即不再發聲。赫仁貴問道:「蘭香這是怎麼回事?我出去的時候好好的,怎麼回來就成這樣了?」焦媚娘長歎一聲說道:「你走後第二天,蘭香就發了高燒,後來燒了一夜,等天明請來郎中時,她嗓子已經被燒壞了。」

赫仁貴看著女兒,不禁流下了淚水,說道:「這孩子真是可憐,三歲沒了娘,現在六歲又成了啞巴,這是造的什麼孽啊。」赫仁貴在家中逗留了幾日,採購回來的芭蕉扇也售賣一空,赫仁貴此番掙了不少利錢。

赫仁貴便想著再去採購些芭蕉扇,到遠處去賣,等掙了錢好給女兒看病,為了能夠拉更多的貨,這次赫仁貴破天荒地帶上了小毛驢。赫仁貴見小毛驢枯瘦如柴,不忍騎在上面,便只讓小毛驢馱著竹筐。

黃昏時分,赫仁貴牽著毛驢從家出發,朝鄰縣走去。約莫走了有二三十裡的時候,那毛驢突然渾身發顫,死活不再往前走,此時差不多是二更天左右,月色皎潔亮如白晝。赫仁貴對毛驢說道:「老夥計,我養了你三年,你總得給我出點力吧,你現在撂挑子的話,這荒郊野外咱倆可不好過。」

那毛驢突然轉身,朝來時的方向跑去,赫仁貴心中大驚,生怕毛驢跑丟,嘴裡暗自怒道:「這毛驢還真是倔脾氣,不想幹活轉身就跑。」那毛驢雖然枯瘦如柴,但是不知哪來的力氣,跑起來如同瘋了一般,赫仁貴在後面追得是氣喘吁吁。

毛驢一頭撞開自家大門,赫仁貴此時也追了過來。赫仁貴看到眼前一幕時,不禁驚得目瞪口呆,只見女兒蘭香被赤身裸體綁在樹上,渾身全是鞭打的痕跡。聽見院裡動靜,從屋裡跑出兩個人來,一個正是赫仁貴的後妻焦媚娘,只見焦媚娘衣衫不整,頭髮散亂,嘴裡喃喃地說道:「夫...夫君...你為何去而復返?」

而另外一個人赫仁貴也認識,乃是鄰鎮磨豆腐的光棍王老漢,赫仁貴賣貨時經常遇見!那王老漢慌得連褲子都沒穿,王老漢對焦媚娘使了一個眼色說道:「通姦報官會被浸豬籠,不如我們結果了這廝,我們好做長久夫妻。」焦媚娘點了點頭,抄起旁邊的鐵鍬朝赫仁貴砸來。

赫仁貴手無寸鐵,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毛驢從旁邊沖了出來,一頭將焦媚娘頂飛到牆上,焦媚娘當時便昏了過去。王老漢抄起斧子朝赫仁貴砍來,毛驢擋在赫仁貴身前,用後蹄一蹬,王老漢被踢出門外,亦是昏死過去。不幸的是,毛驢亦被王老漢的斧子砍中,身上被豁開一個大口子,不一會便倒地身亡。

鄉鄰們聽見動靜,紛紛趕來,眾人將赫蘭香從樹上解下,然後將王老漢和焦媚娘繩捆索綁送到縣衙。縣衙有位捕頭曾經學過醫術,聽聞赫蘭香突然變啞,懷疑是王老漢和焦媚娘毒害所致,于是配製藥水讓赫蘭香服下,赫蘭香吐出許多黑水,過了一會便能說出話來。

在公堂之上,赫蘭香哭著講出了自己的遭遇。原來,焦媚娘守寡期間寂寞難耐,便與王老漢通姦有染,但是王老漢脾氣暴躁,常常對焦媚娘打罵,焦媚娘便想著自己嫁出來,與王老漢斷絕往來。誰知自己嫁給赫仁貴之後,王老漢趁赫仁貴不在家,又找了過來。

赫蘭香發現王老漢和焦媚娘私通,正欲呼喊,王老漢便用毒耳屎將赫蘭香弄啞。王老漢還將赫家的毛驢牽走替自己拉磨,那毛驢從未幹過重活,故而十幾天的光景毛驢變得消瘦許多。倘若那晚赫仁貴回來的遲些,恐怕再也見不到女兒,那晚王老漢本打算和焦媚娘雲雨之後,將赫蘭香拐走,到時賣到深山老林給人家當童養媳,如此便可得不少銀子,到時只讓焦媚娘對赫仁貴說女兒走丟了便是。

一切真相大白,焦媚娘和王老漢被剮了三千刀,遊街三日之後才被浸豬籠。

赫仁貴將那毛驢葬在自己妻子墳邊,當晚赫仁貴做了一個夢,他夢見妻子孫氏來跟他告別。孫氏說道:「我死後掛念你和女兒,遲遲沒有去投胎,後來向閻王請求托生為驢,陪在你們身邊。如果你們的劫難已經度過,我也可以放心投胎去了。一年之後你還會有一段好姻緣,到時她會替我照顧女兒,希望我們來世可以再作夫妻。」說罷,孫氏消失不見。赫仁貴急忙呼喊,才發現原來是一場夢。

自那以後,赫仁貴再也沒有離開過女兒,赫仁貴在街邊開了一間雜貨鋪,生意十分興隆。到了次年冬天,有一日赫仁貴開門掃雪,只見一個女子倒在雪地裡,赫仁貴扶起來一看,此女子竟與自己妻子孫氏有幾分相似。赫仁貴將女子扶到家中,赫蘭香看到之後,嘴裡不停地喊道:「娘!娘!娘!」

原來那女子乃是嶺南人,隨父經商至此,後來父親因病去世,女子便淪落街頭險些凍死。女子見赫仁貴父女忠厚善良,便留在赫家與赫仁貴過活。那女子待赫蘭香如同親女兒一般,一家三口其樂融融,世間的緣分就是這般妙不可言。

後來,赫蘭香長到十六歲時,嫁給縣裡的一個窮秀才,窮秀才寒窗苦讀一舉奪魁,到江州府走馬上任,赫仁貴夫婦自此也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後來活到九十多歲才無疾而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