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如雪出手如風,三戰之後看武松:他號稱步戰無敵是實至名歸?

天空之城 2020/10/17 檢舉 我要評論

武松步戰無敵,這一點很多人都不承認:被西門慶一腳踢掉手中鋼刀,喝醉酒之後拿刀殺不了一條黃狗,說他步戰無敵,不但盧俊義魯智深不同意,就是戰五渣孔明孔亮可能也要竊笑。

但是我們看一個人的綜合實力,要結合當時場景:武松血濺鴛鴦樓之後被迫剪髮當了頭陀,心中鬱悶到了極點,酒入愁腸愁更愁,武松醉得站不穩,當然會在殺狗的時候失足落水;武松被西門慶踢掉手中鋼刀,是因為他怒火攻心輕視了西門慶, 「武松只顧奔入去,見他腳起,略閃一閃,恰好那一腳正踢中武松右手,那口刀踢將起來,直落下街心裡去了。」

手中沒了刀,武松只用了一招「猛虎掮豬」,就把西門慶丟下樓去摔了個半死。這說明即使是拳腳功夫,武松也能在一招之內解決掉西門慶,說西門慶拳腳功夫超過武松,那是沒看過水滸原著。

「新水滸」不知出於什麼心態,居然把武松演成了一個邋遢漢,「英俊」的西門慶居然能刀傷武松——按照這樣演法,西門慶上了梁山,也有資格成為天罡正將了。

筆者不願意用「新水滸」截圖,就是因為那裡面的魯智深太傻氣、武松太邋遢,而宋江又太強壯了——李雪健老師演繹的小碎步緊著倒騰、磕頭時臀部朝天、扛樸刀就像扛鋤頭的宋江,才能顯出押司小吏的卑微本色。

按照水滸原著的描述,刀光如雪出手如風的武松才是真武松,我們通過三次戰鬥來看真武松,就會發現他被稱為步戰無敵是實至名歸。

武松是反對招安的,但是隻身出走又不符合他的性格特點:他欠著宋江的救命之恩,又不忍捨棄生死兄弟魯智深,張青孫二娘施恩等人還需要他照顧,他這一走,可能會「冷了兄弟們的心」,所以他只能跟著大家一起踏上充滿艱難兇險的征途。

也正是在南征北戰之中,武松盡顯了英雄本色和超絕武功:不管多難對付的悍將,他只需刀光一閃,就能將其斬于馬下。

武松招安後的精彩第一戰(斬殺路人甲乙的戰鬥不算),也是破遼國的「最後一戰」,此戰中武松斬殺了遼國最高級將領——禦弟大王耶律得重,有專家考證說耶律得重的歷史原型,很可能就是北遼主帥、西遼創始人耶律大石。

大石確實得重,這兩個名字有相通之處,但是不是一個人,不是咱們討論的話題,咱們就看武松這一戰有多精彩: 「那耶律得重急待要走,被武松一戒刀掠斷馬頭,倒撞下馬來。揪住頭髮,一刀取了首級,兩個孩兒逃命走了。」

那「兩個孩兒」,就是曾參與圍攻玉麒麟盧俊義的耶律宗雷和耶律宗電——他們四兄弟曾跟關勝呼延灼徐甯索超打成平手,也曾跟盧俊義激戰兩個小時(一個時辰),被斬殺一人(耶律宗霖),剩下三個在盧俊義槍下退走,後來又被浪子燕青射殺了一個(耶律宗雲)。

這些小將連盧俊義都敢打,但是眼睜睜看著武松殺了耶律得重並取走首級,連上前營救的勇氣都沒有,可見他們早已被武松的沖天殺氣嚇破了膽。

武松一刀斷馬首,一刀取敵頭,倒楣的耶律大石只看見刀光如雪花飄落,然後就陷入了無盡的黑暗,武松如何出手如風取其首級,他根本就沒有機會去感受了。

耶律大石沒有看見武松如何出手如風,方臘手下悍將貝應夔卻看見了——如果他有機會評價武松的空手入白刃功夫,一定會發出這樣的感歎:這個頭陀的出手速度,絕不在「奪槊高手」尉遲敬德之下。

在征方臘的杭州之戰中,魯智深久戰寶光和尚鄧元覺不下,武松心中焦躁,抽出戒刀上前助陣,嚇得寶光和尚掉頭就跑,卻把趕來助陣的貝應夔當了墊背: 「武松奮勇直趕殺去。忽地城門裡突出一員猛將,乃是方天定手下貝應夔,便挺槍躍馬,接住武松廝殺。武松閃個過,撇了手中戒刀,搶住他槍桿,只一拽,連人和軍器拖下馬來。嗝察一刀,把貝應夔剁下頭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