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商人在山村借宿,看中獵戶的狐皮,老漢說給他也拿不走

民間故事:商人在山村借宿,看中獵戶的狐皮,老漢說給他也拿不走
2022/01/29
2022/01/29

明朝末年,在北方一座山脈下,有著無數的山村,這些村落,因為靠山,所以幾乎都是靠著大山而活。

最多的便是獵戶了,不過做獵戶,很危險,因為這座山脈之中,有著猛獸經常出沒,每年都會聽到獵戶去世的消息。

不過正是因為經常有著猛獸,所以但凡是有些本事的獵戶,都能賺到錢。

因為獵戶多的緣故,另一個行當也隨之興盛了起來,那就是皮貨商人,因為所有的獵物,都要賣出去,皮貨商人是獵戶最歡迎的商人了。

石榴鎮,原本人口只有兩千多人,是個不大的鎮子,但是因為獵戶的增多,皮貨商人雲集石榴鎮,所以不大的鎮子,此刻竟是容納了足足五千多人。

房價也是水漲船高,小鎮的繁榮程度,竟是有著超過縣城的趨勢。

皮貨商人週六子,便是這些商人之中的一員,原本這週六子,只是個混子,年輕的時候,遊手好閒,沒個正經的營生,一直混到了三十歲了,父母被他直接氣死了,這下,此人幡然悔悟,開始謀生。

做過苦力,做過夥計,做過船工,上山采過藥,還幫人看過地,總之,為了生存,幾乎是什麼都要做做。

可是這麼過了數年,生活依舊是沒有什麼起色,也是此人命好,一次在客棧做夥計的時候,一名皮貨商人病了,對於在外經商的人來說,若是病了,那可是危險了,首先就是無人照顧,其次也是危險,畢竟身上有錢,可不是保險的事。

當時做夥計的週六子,也是一時發了善心,看著此人可憐,掌櫃的本是打算不管不問的,但是週六子卻是每日照顧,替他請了郎中。

就這麼足足一個月的時間,此人總算會病體痊癒,撿回了一條命,這可是大恩,這人也算是知恩必報,也沒給他錢,卻是將自己的經商經驗,傾囊相授。

這下週六子何止是獲益匪淺,簡直是逆襲了,從此之後,這週六子將僅有的錢財作為本錢,開始做起了皮貨商人。

那人的確是沒有絲毫藏私,將自己幾十年的經驗,都教給了他,對於一個窮人,那就是無價的,堪比黃金還要貴重。

好比過去,一般的匠人,都是將手藝傳子不傳女,可見這人為了報恩,算是做到位了。

這週六子因為一時的善舉,結果改變了人生,如今的他,四十五歲而已,但是已經在當地成為了一個有名氣的皮貨商人了,據說資產至少五千兩白銀。

今日的天氣有些陰,似乎是有雨,正是因為如此,原本熱鬧的小鎮,此刻卻是顯得有些冷清,週六子卻是最不喜這種天氣,因為這種天氣,來此的獵戶就少,那麼也就沒了生意。

看著天氣,週六子罵了一句,隨即到了酒肆的門前,看了看裡面,倒是人不少,邁步就走了進去。

喝酒的喧囂頓時迎面撲來,一人見到是他,笑道:這不是六子掌櫃麼?怎麼今天不去守著那些獵戶了?

此人也是一位皮貨商人,大家都是同行,但是古語講,同行是冤家,此話不假,這人這不就是諷刺週六子麼。

週六子聽了,卻是不以為然,笑道:我守著你們就行了!

說完,坐在了一張靠近窗戶的位置,那人聽了一句,也懶得說什麼了,各自喝酒吃菜。

夥計過來,週六子也點了兩個菜,弄了一壺酒,片刻之後就上來了,自己開始自斟自飲起來,眼睛卻是看著外面的街道,似乎是在想著事情。

濛濛細雨從天而降,喝著酒,欣賞著雨景,週六子倒是一時停了下來,就在這時,雨幕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

一名身材高大的老漢,帶著斗笠,身上倒是沒有蓑衣,腰間似乎是圍著一條皮子,竟是銀白色,看著極為醒目華麗,腰間還別著一柄斷刀。

陷入回憶之中的週六子當即醒了過來,視線落在了老漢的身上,應該說是落在了那張皮子的身上,一時呆住了。

因為不管是狼皮,狐皮,虎皮,但凡是白色的皮毛,價值將會百倍提高,可以說,入手一張,便頂得上數月的辛勞了。

這週六子瞬間反應了過來,起身就朝著外面走去,夥計見了,卻是慌了,以為他吃飯不給錢呢,急忙沖了過來,那週六子見此,說道:稍後給你錢!

掌櫃的見此,趕緊對著夥計使了個眼色,夥計才退了回來,畢竟都是一個鎮上的,不會為了一頓飯毀了自己的名聲。

出了門之後,或許是剛才耽擱了一下,雨幕之中,卻是再也沒了那名老漢的身影,週六子跑了過去,但是在雨中,仍舊是沒有找到人。

有些失望,歎了口氣之後,才重新回到酒肆之中,飯菜也不香了,酒也喝不下去了,結了賬,乾脆回到了家中。

不過到了家中之後,睡覺都不香了,這就是商人,看中的東西沒有到手,那就是寢食難安,思來想去,週六子做了決定。

次日,雨停了之後,此人收拾了一番,背著一個小包袱,就上路了,這是打算去山村轉轉,碰碰運氣。

下午了,終於到了第一個村子,村子倒是不小,但是只有一百來戶,三四百人的樣子,這個時候,村中的獵戶幾乎都上山了,只有老弱和婦孺在家。

轉悠了一圈,也沒找到那名老漢,有些失望,但是他可是不放棄,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尋找。

眼看天色已經黑了,眼前的山村,十分小,只有五十多戶,因為臨近天黑,只有一戶人家院中有著炊煙,餘者似乎是都陷入了寂靜之中。

這就是山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週六子無奈之下,只能去了唯一還有動靜的人家。

到了門前,當當當敲了門,良久之後,屋內傳來了聲音:誰啊?

有些蒼老,應該是位老者,週六子趕緊說道:在下乃是路過此地的路人,打算借宿一晚,還請行個方便!

屋中的老者,估計是遲疑了片刻,才聽到了門響,隨後嘎吱一聲,院門被打開了,一名大概六十歲的老者站在門內,盯著他。

老者身形壯碩,大體格,年輕時絕對是個大塊頭,一雙眼睛,帶著一抹凶光,週六子一看,就知道老者不簡單,趕緊抱拳:打擾了!在下途經此地,已是天黑,還望能夠借宿一晚!

老者盯著他,沉思了一下,才說道:好吧!跟我進來吧!

週六子跟著老漢走了進去,屋中點著一支蠟燭,倒是也頗為明亮,桌子上有著一碗稀粥,看來老者這是剛吃飯。

掃過外屋,週六子的目光突然呆住了,盯著牆上掛著的一張皮子入神了。

老漢倒是沒有注意,而是問道:客人可是吃過晚飯了?

聽到問話,這週六子才一個激靈,恢復了過來,轉頭看著老漢,越看越像昨天在雨中看到的人。

說道:倒是不曾吃過。

老漢聽了,說道:既然是客人,還請稍等,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老漢說完,便去了後院,那裡有著一個灶台,開始忙活起來。

屋中的週六子趕緊起身,到了牆邊,探手摸了摸這張白色的皮子,一股溫暖的感覺,十分順滑,湊近聞了聞,沒有絲毫的味道。

而且皮子十分完整,似乎是一整張,也沒有明顯的傷口位置,如此的話,價值更高。

週六子看入神了,他已經看了出來,這是一張白狐皮,雖說不大,但是價值絕對驚人,不會少於五百兩。

若是將皮子販賣到省城,那麼會更貴,想到這裡,此人已經有些激動了起來。

就在這時,門外有著響動,週六子趕緊坐下,老漢端著一碗粥走了進來,一股撲鼻的香氣,從碗中飄了出來,老漢笑道:山裡人家,沒什麼好吃的,將就著吃點吧!

週六子端起碗看了看,裡面雖說是稀粥,但是放了一些肉絲,所以格外香,也沒遲疑,端起來就吃,口中說道:簡直太好吃了!

老漢只是笑笑,盯著他吃完了,週六子放下碗,似乎是閒聊:老人家!不知你這皮子有什麼來歷麼?

看著他指的那張白狐皮,老漢愣了下,笑著說道:你說這張白狐皮啊!那還是二十年前,老夫來此落戶,在山上擊殺的的,這兒狐王可是狡猾兇狠,也就是碰到了我,換個獵戶,估計死定了!

竟然是狐王的皮子!而且二十年了,竟然還能如此完美,看來之前還是小覷了這張皮子的價值了。

週六子遲疑了一下,決定還是實話實說,抱拳道:老人家!說實話,在下乃是一名皮貨商人,如今見到你這皮子著實心中歡喜,還請您老將它賣給我吧!

聽到此話,老漢倒是愣住了,不過隨即就是一副意味深長的笑,說道:你確定要買?

週六子一聽,這是有戲啊!趕緊點頭:群確定要買!

老漢繼續說道:此物在我手中二十年,其實也賣過幾次,不過即使賣了之後,此物還在我的手上,你可知為何?

聽到這裡,週六子頓時感到了不安,不會是這老漢殺人越貨了吧?

老漢沒叫他猜,繼續說道:即使我給你了,你也拿不走啊!

週六子愣了下,掏了掏耳朵,似乎是認為自己聽錯了,問道:你說我拿不走?

老漢笑道:的確就是如此!若是你不信,那麼此物一百兩銀子給你了,拿走就是你的如何?

週六子頓時狂喜,此物若是拿到省城,一兩千兩銀子都是有可能的,絕對是大賺啊!

趕緊點頭答應,說道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是錢!

說著從懷中取了一百兩的銀票遞了過去,老漢看了看,塞進懷中,將皮子直接塞到他的手中。

拿了皮子之後,週六子高興地就差哈哈大笑了,不過還是忍住了,老漢倒是無所謂的樣子,給他安排了西屋住,之後老漢就睡覺去了。

抱著皮子,週六子幾乎是一夜沒睡,到了次日,連早飯都沒吃,直接提出了告辭,老漢說道:記住!拿不走記得還給我!

週六子只當是開玩笑,背著包袱就朝著山外走去。

一路倒是順利,可是就當他要走出大山的一刻,四周卻是傳來了呼嘯聲,數十隻狐狸,將他圍了起來,吼叫聲交織在一起,令得週六子腿肚子都打顫,知道自己性命難保了。

但是這些狐狸卻是沒有攻擊他,只是攔住了他的路,好似是明白了過來,週六子取出了白狐皮,再看眾狐,眼神都變了,幾乎是都低下頭,似乎在朝拜一般。

回想老漢所言,說他拿不走的話,這回已經明白了,這些狐狸,估計是不允許狐王的皮子走出大山。

無奈之下,只得重新回到了老漢的家中,那老漢根本哪也沒去,看到他回來,似乎早就知道一般,呵呵笑了起來。

週六子無奈道:老人家!您真是高人啊!

說完之後,將皮子放在了桌子上,老漢見此,卻是呵呵笑道:我就說吧!你拿不走!

週六子聽了卻是很無奈,轉身就要走,但是這老漢歎了口氣,說道:老夫老了!要這些東西也無用,既然你喜歡那就送給你了!

但是即使聽到這些,週六子也沒有絲毫的興奮,面無表情般,問道:怎麼送?我可是拿不出去啊!

老漢似乎是有些惆悵,好似在追憶往事一般,說道:老夫本是一名劊子手,一生無兒無女,只是當時在行刑的時候,犯了過錯,丟了衙門這口飯吃,無奈下,才到了這裡。擊殺狐王的,乃是我的砍頭刀,所以,只有憑藉我的砍頭刀,才能將此物帶出去,刀我給你了。

說著,將一柄斷刀遞給了週六子。這週六子接過斷刀一看,果然是一柄斷刀,至於是不是砍頭刀,那就不知道了。

週六子收了斷刀,也沒多說什麼,抱著皮子,再次走到了那處位置,不過這次,卻是再也沒有什麼狐狸了,帶著驚訝之色,直接回到了小鎮上。

經過關係,這張皮子,足足買了一千五百兩銀子,週六子卻是沒有絲毫的驚喜,看著斷刀,經常陷入沉思,最終再次去了山裡,到了老漢的家中。

結果這老漢,竟是臥床不起了,原本的大漢,此刻卻是骨瘦如柴了,看著到來的週六子,竟是笑了起來。

週六子見此,追問原因,原來是老者自知時日不多了,乾脆就將狐皮給了他,斷刀也給了他,也算是一種傳承了。

週六子知道原因,眼中有著晶瑩,出了大山,叫了牛車,將老漢弄到了他的宅子之中,請了郎中診治。

結果老漢得了絕症,週六子足足照顧了三個月,之後老漢還是故去了,不過週六子覺得沒有什麼遺憾了,將斷刀收藏了起來。

故事完!

小編有言:做了好事的週六子,獲得了一份足矣養活自己的職業,這就是對於善良的回報,之後作為商人,為了一張皮子,鍥而不捨,雖說得到了大量的錢財,不過這週六子仍舊是一個好人,為此照顧了老漢足足三個月,也算是給老漢養老送終了,諸位看官有什麼想說的,可以在評論區留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