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三小姐從小丟了,她被郎中救下,學了醫術,有了好姻緣

民間故事:三小姐從小丟了,她被郎中救下,學了醫術,有了好姻緣
2021/12/08
2021/12/08

話說,在清朝年間,在陽城縣縣城,有戶人家叫魏子良。魏子良家裡是個大戶人家,家裡的生意做得很大,在很多地方都有商號,魏子良今年剛三十,為人和善,是個正直的商人,魏子良的夫人也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小姐,知書達禮,溫柔賢淑,先後給魏子良生下了三個女兒,雖然魏子良和夫人的感情很好,但是成婚多年,卻一直沒有為魏家生下一個男丁,魏夫人心裡也很是著急,這年,魏夫人剛生下三女兒,三女兒生的十分好看,粉雕玉琢,而且眉心還有一顆紅色的美人痣,魏子良很是喜歡。給三女兒起名叫紅玉。

紅玉出生這年,周邊的地區河水氾濫,有不少的災民都逃到陽城縣城來,魏子良看到這麼多的災民,于心不忍,于是開倉放糧,救濟災民,這天魏子良在粥棚查看情況,正在這時,因為災民太多,大家擁擠不堪,不知怎得一下把粥棚擠倒了,魏子良正好在粥棚下面,當時情況十分危機,魏子良來不及反應,突然有個人擋在了魏子良面前,把魏子良護在了身後,一陣騷亂過後,魏子良清醒過來,感覺自己沒有大礙,趕緊看剛才護在自己身上的人,發現已經是昏迷不醒,魏子良趕緊喊人把人帶回了府裡。請了郎中來看。魏夫人聽說魏子良在粥棚出了事,也趕緊過來詢問。一看魏子良安然無恙這才放心,魏子良說,多虧了這位小哥相救,我才能平安啊。還不知這位小哥如何啊。魏夫人看到床上躺著的人,雖然穿著破舊,頭髮蓬亂,但是能看出來眉眼清秀,不像是位男子,倒更像是位姑娘。這時郎中檢查過後,說道,魏老爺放心,這位姑娘沒有大礙,只是身子虛弱,調理幾日就好了。魏子良一聽怎麼是位姑娘。魏夫人笑著說道,多謝郎中,這些是診金,勞煩您給開些好藥。郎中接過診金,自然明白要盡心辦事。郎中走後,魏夫人說道,老爺,人家是位姑娘家,您怎麼沒看出來。魏子良說道,是啊,我本來還想著把他留在府上做事,如果是個姑娘就不好辦了,還得看夫人的意思。魏夫人心裡想,這姑娘對魏子良有救命之恩,而且看面相也不像是壞人,不如等她醒了問問願不願意留在魏子良身邊。于是魏夫人說道,老爺,不如等這姑娘醒了,再問問她。魏子良點點頭,看沒什麼事,就出去了。過了沒多會,那姑娘就醒了,看到自己在一間華麗的房間裡,瞬間有些不知所措。魏夫人忙說道,姑娘別怕,這裡是魏府,今天你在粥棚救下的就是我家老爺,你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那姑娘忙說道,多謝夫人關心,小女沒有大礙。魏夫人看這女子還挺懂禮數,又問道,姑娘哪裡人,今年幾歲了,家裡可還有什麼人。那姑娘說道,回夫人的話,我叫蓮兒,今年十八了,因為家裡窮,母親有病,一直在家裡照顧母親,今年家裡被洪水淹沒了,母親沒有能逃出來,只剩我自己了。魏夫人很是可憐這個姑娘。于是說道,你願不願意留在魏府。蓮兒一聽,忙起身說道,多謝夫人收留,讓我當牛做馬都可以。魏夫人笑著說道,你是老爺的救命恩人,怎麼能讓你當牛做馬,如果你願意,我便讓老爺再娶一房,你就做他的妾室,你可願意。蓮兒聽到這裡,心想,做老爺的妾室,肯定能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卻也不是誰都能當的。于是,蓮兒連忙擺手說,夫人,這可使不得。魏夫人看出蓮兒的擔心,說道,蓮兒,你放心,老爺三十歲了,還只有我一位夫人,從未納妾,我為老爺生了三個孩子,卻沒有一個男丁,我看你也是個可憐的姑娘,遲早也要嫁人,魏老爺為人善良正直,以後一定不會虧待你的。蓮兒見魏夫人說得情真意切,心裡很是動容,于是就點頭答應了。魏夫人很是高興,吩咐人好生照顧蓮兒姑娘。轉天,魏夫人便將此事說給了魏子良,魏子良起初不同意,但是魏夫人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勸說,魏夫人說,我現在都已經生下三個孩子來,可是都是女兒,我這身體也不太好,也不能再生孩子了,你納一房妾,對咱們魏家也有好處,你還要好好考慮呀,再說,那蓮兒姑娘還救了你,她長的也不錯,你說呢,魏子良考慮魏家得後繼有人,于是便同意了。就這樣蓮兒休養好後,便成了魏子良的妾室。半年後,蓮兒便有了身孕,魏夫人很是高興,對蓮兒細心照顧。蓮兒知道魏夫人是真心對自己好,心裡也很感激,十月懷胎,蓮兒為魏家生下了第一個男孩。魏子良很高興,魏夫人更是高興。魏子良給兒子取名魏明遠。這年小女兒紅玉剛一歲多,剛剛會走路。

轉年春天,春暖花開,正是踏青的好日子,于是魏夫人帶著三個女兒紅玉和蓮兒帶著小兒子魏明遠一起,到了附近一處景觀處遊玩,這裡有大片的花草地,還有一條不是很寬的河,魏夫人囑咐孩子們不要去河邊遊玩,太危險。還吩咐人看著孩子們。她和蓮兒便在涼亭裡休息。紅玉吵著要去河邊釣魚,魏夫人拗不過紅玉,就讓人跟著一塊去,並一再吩咐丫鬟要好好看著三小姐紅玉。

紅玉高興極了,蹦蹦跳跳的向河邊跑去,魏夫人雖然坐在涼亭跟蓮兒說話,但是眼睛一直不時的看向在河邊的女兒紅玉,看女兒玩的很開心,心裡也便放心了,可是沒多會,丫鬟慌慌張張的向涼亭喊到,不好了,不好了,三小姐掉進河裡了。魏夫人和蓮兒聽到趕緊跑向河邊,看到紅玉已經隨著河水飄離了河邊很遠了,紅玉在河水裡掙紮著,蓮兒懂些水性,想沖進河裡救紅玉,魏夫人雖然也是救女心切,可是畢竟蓮兒還有兒子要照顧,萬一她再有個閃失可怎麼得了。這時候幾個家丁趕了過來,跳進河裡去尋找三小姐紅玉,可是河水湍急,哪裡還有三小姐紅玉的影子,一直到天黑也沒能找到,魏夫人受不了打擊,病到了,魏子良知道了自己最疼愛的小女兒出事後,心裡也很是難過,一連幾日都沒有去商鋪打理生意,蓮兒細心照顧著魏夫人和家中的其他三個孩子,並對魏子良說道,老爺,紅玉肯定會沒事的,說不定現在已經被好心人救起了,您一定要振作起來,夫人已經病倒了,您不能再有事啊。魏子良聽著蓮兒的話。看著蓮兒懷裡抱著的小兒子,說道,你說的對,紅玉一定不會有事的,我的把家裡照顧好,等著我的女兒回來。就這樣魏子良才慢慢地緩了過來。

再說這三小姐紅玉,被河水沖走後不久,被一塊石頭給攔住了,一個上山采藥的郎中正好路過,看到趴在河邊石頭上的紅玉奄奄一息,趕緊上前抱回了家。這郎中姓周,是下游一帶唯一的一個郎中,醫術精湛,為了采藥方便,周郎中帶著妻子李氏,兒子阿寶,搬到了山腳下的竹林旁,離著河邊不是很遠,這才碰到了可憐的紅玉。

周郎中給紅玉檢查過後,神色凝重,李氏在一旁問道,這孩子還有救嗎?周郎中說道,孩子太小,又在水裡泡了太久,情況不是很好啊,我給她診治過了,就看她今晚能不能挺過來了,李氏說道,我看這孩子穿著不像是普通人家的,估計是失足落水吧,等她醒了看能不能問出來什麼,這時周郎中的兒子阿寶跑進屋來,趴在紅玉身邊,盯著她看,不由的說道,這個小妹妹真好看。眉心還有顆紅痣呢。李氏歎口氣說道,是啊,確實是個漂亮的女娃娃,就看她今晚能不能醒了,阿寶今年四歲,正式懵懵懂懂的時候,他問周郎中,爹,這個小妹妹病的很重嗎?等她醒了留下來做我妹妹吧。周郎中說道,阿寶放心吧,爹一定會讓小妹妹好起來的,至于她能不能留下來,等她醒了再說吧。

阿寶可能是真的喜歡紅玉,所以也不出去玩了。一直守在紅玉的床前,直到夜裡李氏喊他去睡覺,他才依依不捨的回家房間,周郎中徹夜未眠的照顧著紅玉,終于天快亮的時候,紅玉醒了,可能是因為害怕,紅玉醒來後,一下哭了出來,李氏聽到哭聲趕緊過來,摟住了紅玉,也許紅玉感受到了母親的溫暖,在李氏的懷裡漸漸的安靜了下來,周郎中看紅玉醒了。心裡的石頭總算是放下了,李氏看紅玉安靜了下來,問道,孩子,你叫什麼,紅玉睜著眼睛搖搖頭,李氏又問,你家是哪裡的,家裡還有什麼人,紅玉依然搖搖頭,李氏看向周郎中,周郎中說道,孩子太小,興許是害怕,受了些刺激所以暫時忘記了,李氏心疼的親了親紅玉,于是說道,那就讓她先在咱們家裡住下吧,周郎中點點頭,也同意了。第二天阿寶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紅玉醒了沒有,當看到李氏正抱著紅玉餵飯,心裡很是高興,說道,妹妹你醒了,真好。紅玉看著阿寶興奮的樣子,也跟著笑了,李氏說道,阿寶,小妹妹不記得自己叫什麼了,我們給她起個名字好不好,阿寶一聽更來勁了,說道,好好,我要給小妹妹起名字。李氏笑著說道,那你想給小妹妹起什麼名字,阿寶高興地把手背在後面,學著周郎中平時看醫書想問題時候的樣子,抬著頭在屋子裡踱來踱去的,李氏看了哈哈大笑起來。阿寶不受其母親影響,依然認真地思考著。過了一會,阿寶高興地跳過來,說道,娘,我們叫小妹妹心蓮好不好,因為她眉心的紅痣很好看,李氏沒想到四歲的阿寶竟然能想出來這麼好聽的名字,點點頭說,行,阿寶起的名字真好聽,那以後我們就叫她心蓮。就這樣,紅玉從這一刻開始便被喚作了心蓮。

心蓮在周郎中和李氏的悉心照料下,健健康康地長大了,七歲的心蓮很喜歡看醫書,而阿寶卻對醫術不感興趣,周郎中見心蓮對醫術這麼感興趣,于是就讓心蓮跟著自己學習醫術,心蓮很是聰慧,一點就透。這讓周郎中喜出望外。覺得自己是撿到寶了,心蓮真是個天生學醫的人才啊。阿寶從小就喜歡舞刀弄槍,只是自己在家裡瞎比劃。有一天他帶著心蓮去跟附近村子裡的孩子們玩,可是那些孩子卻取笑心蓮是沒有爹娘的野孩子,也讓阿寶心裡很是不高興,便跟那些孩子們爭執來起來,妹妹心蓮看到來,也跟著跑進來人群,最後阿寶和心蓮都帶著傷回家了,李氏看到很是心疼,也沒有責備他們,周郎中給他們上了藥,問清緣由,說道,阿寶你想保護心蓮不能用蠻力,得多動動腦。不然以後還是得被他們欺負。阿寶聽著周郎中的話,默默地低下了頭,經過這件事,阿寶下定決心好好讀書。要讓自己變強。

這天阿寶從學堂回來,看到路旁有個乞丐很痛苦的樣子,就上前詢問,阿貝,你怎麼了,乞丐說道,我可能吃壞了肚子,難受得不行啊,阿寶說道,我爹就是郎中,就在前面的竹林,我讓他給你瞧瞧,乞丐說道,可是我沒有錢啊。阿寶說道,不打緊,我爹經常幫助附近的村民義診,不收錢。于是阿寶扶著乞丐走回了家,周郎中給乞丐看了病,又讓那乞丐在這裡休息,給他熬好藥,讓乞丐服下。乞丐心裡很是感激。乞丐說道,周郎中,我身無分文,但是年輕的時候學過拳腳功夫,可惜傷了腿,不能再練,您要是不嫌棄,我可以把我這一身功夫教給令郎。阿寶在一旁聽了更是高興,說道,爹,我想學,周郎中知道阿寶的心思,便說道,你可以跟著師傅好好學功夫,但是不能惹事,書也得好好讀。阿寶見周郎中同意,很是興奮,至此便跟著乞丐師傅學起了功夫。

轉眼十年過去了,在周郎中的悉心栽培下,心蓮學會了很多醫術,心蓮也經常為附近的村民免費診治看病。阿寶跟著乞丐師傅學了幾年功夫,後來就每天勤學苦練,不但拳腳功夫了得,而且還在去年參加了科考,雖然沒有考中,但是阿寶並不灰心,決定明年再考。心蓮看到阿寶這麼有上進心,心裡很是欽佩,同時在這麼多年的朝夕相處下,兩人的心漸漸靠得更近。

這天,門外來了一個管家,想請周郎中去縣城給自家的公子看病,他是多方打聽才找到周郎中這的。可是很不巧,周郎中上山采藥去了,心蓮看這管家很是著急,便問了下那公子的病症,管家大概描述了下公子的病情,心蓮說道,你家公子的病我可以去試試,師父采藥還要一天時間,公子這病恐怕也耽誤不得。阿寶不放心蓮前去,想著等周郎中回來了再說,可是心蓮擔心這病症如果不及時醫治,恐怕會有不測,于是便跟著管家來到了縣城的宋員外家裡,宋員外見管家帶回來一個小姑娘,就問道,姑娘,你是周郎中嗎?心蓮說道,我是他徒弟,師傅上山采藥去了,一時回不來,宋員外沖著管家說道,哪裡聽說過有女郎中啊,再說還是個小姑娘,這不是胡鬧嗎。管家說道,周郎中確實不在家,公子的病耽誤不得,還是讓這姑娘試試吧,宋員外也沒有辦法,只好讓心蓮去給公子醫治。經過心蓮一番診治,找出了公子的病結所在,宋員外看兒子有救了。心裡很是高興,心蓮開了藥方,又一番交代,便準備離開,宋員外看心蓮說話這麼胸有成竹,員外笑著說道,太感謝姑娘了,這是一百兩的診金,您收下吧,心蓮忙說,用不了這麼多,宋員外說道,你這是救了我們全家的命啊,這點診金算不得什麼,拿著吧,心蓮不好推辭,便拿了診金走了。員外夫人煎好了藥,喂兒子吃下,一個時辰後,這公子果然好轉了。宋員外直誇心蓮是個女神醫。還專門派人給心蓮送去了妙手回春的牌匾。這下心蓮的名聲鵲起,縣城裡的很多大戶人家的小姐夫人都願意去找心蓮去給診治。

阿寶看心蓮這麼被大家認可,心裡也很替心蓮高興,兩人每天在一起,漸漸地就越走越近,李氏這天叫來心蓮,問道,心蓮,你跟阿寶也都不小了,我有心讓你嫁給阿寶,你可願意?心蓮羞澀地低下了頭,不說話,李氏看出心蓮也喜歡阿寶,于是說道,你若是同意就點點頭,不同意就搖搖頭,不必為難,心蓮聽了點點頭,李氏看心蓮同意了,心裡很高興,就這樣心蓮和阿寶便定了親。

這天,心蓮又去縣城診治,回來的途中遇到了一個人,攔住了她,這人正是魏府的蓮兒,蓮兒這天上街買東西,一眼就看到心蓮眉心的紅痣,連忙上前攔住心蓮說道,紅玉,是你嗎?心蓮很是納悶,說道,這位夫人,你認錯人了吧,蓮兒目不轉睛地看著心蓮,嘴裡說著,像,太像了。你跟我家大夫人真是長得太像了。蓮兒看心蓮背著藥箱,便想到近日裡縣城都在傳的女神醫,便問道,您是那位女神醫嗎,心蓮笑著說道,夫人不敢當,我確實是行醫之人,蓮兒想了想便說道,我家大夫人身體不適,您能跟我到府上去瞧一瞧嗎?心蓮看天色還早,便跟著蓮兒去了魏府。

魏夫人最近身體卻有不適,這天她正在屋裡休息,她剛剛睡醒就看到床邊放著一個小木馬,這木馬是小女兒紅玉小時候最喜歡玩的,魏夫人每次看到這個木馬就會想到自己的小女兒紅玉,可是,如今一晃十幾年過去來,小女兒紅玉卻是杳無音信,魏夫人也曾深深的自責過,如果,那天,堅持不讓女兒下水玩也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可是,沒有如果,想到這裡,魏夫人又歎來口氣。

正在這個時候,蓮兒回來了,她回來就在院子裡喊大夫人,魏夫人聽到蓮兒喊的挺急,于是便趕緊出來屋子,這時候,蓮兒看到大夫人出來,連忙指來指身後,說道,你看看她是誰,魏夫人連忙看向蓮兒身後的人,就看到,這個女孩背著藥箱,一身素衣,面容清秀,眉心處又一顆紅痣,魏夫人心中一驚,失聲說道,紅玉,你可回來了。

此時心蓮趕緊說道,夫人,我叫心蓮。魏夫人,連忙走上前去,又看了看心蓮的胳膊,就見到胳膊上果然有一處胎記,魏夫人激動的說道,肯定錯不了,你就是我走丟多年的小女兒。魏夫人又趕忙讓蓮兒去把老爺叫回來,就說,小女兒紅玉回來了。

蓮兒聽來,急忙就轉身出去來。這時候,魏夫人把心蓮拉進來自己屋裡,心蓮到了屋裡就看到那放在床邊的小木馬,而且這場景是如此的熟悉,她突然記起小時候,自己整體在這個木馬上玩,還記得母親整天高興的抱著她,她又轉身來到院子裡,她去來院子的假山後面,掀開假山下的一處石頭,石頭下放著一塊碎銀子,那是爹爹早年讓她拿著買糖的錢,只因為母親不讓她亂吃糖,她才偷偷的藏在這裡的。

心蓮想起來了自己小時候確實是叫紅玉,想起來了這裡就是她的家,心蓮來到屋裡一把抱起自己的母親,這母女二人便紅著眼相認了。

這時候,魏老爺回來了,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他也是心裡大喜。心蓮看到自己的父親,模樣還和她小時候記得的差不多,只是臉上多來皺紋,頭上多了白髮。

這一天,魏老爺全家就像過年一樣,魏老爺叫來了已經出嫁的兩個姐姐,又叫來了小紅玉一歲的弟弟魏明遠,他們全家人好好的吃來一頓飯。

席間紅玉訴說著這些年的事,還說著自己的師傅,和師傅一家人。後來,她還說道了,自己訂了婚,未婚夫就是師傅的兒子,阿寶,阿寶對自己很好。

魏老爺一邊聽紅玉說著,一邊點頭,蓮兒說,老爺,現在紅玉就是咱們這附近人們所說的女神醫,真沒有想到,紅玉有如此的境遇,那她的師傅一家人,一定都是很好的人。

魏老爺聽了,也是點了點頭。就這樣,魏老爺又跟著女兒去了阿寶家,當魏老爺見到紅玉的師傅時,魏老爺是躬身施禮,紅玉也給師傅,師娘說出了這一天的事,並且說出來,自己和阿寶的婚事,自己父親都同意。

阿寶聽了,也是非常開心,他也是有禮貌的見來魏老爺。魏老爺看到阿寶長的也很好,又聽說,阿寶現在正在努力讀書,魏老爺說,家裡書多著呢,到時候,去家裡看,再給你請個好先生教,一定會好的。

後來阿寶和紅玉成了婚,阿寶也在岳父大人家裡好好學習,幾年以後阿寶就考上了秀才,後來他居然也中來舉人,做了文官。

紅玉呢,她繼承了師傅的醫術,也就是現在公公的衣缽,真的當了女郎中,造福了一方百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