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妹妹嫉妒姐姐,巧換魂誘姐夫,姐姐不怒反笑:正合我意

民間故事:妹妹嫉妒姐姐,巧換魂誘姐夫,姐姐不怒反笑:正合我意
2022/01/07
2022/01/07

古時候,應天府上有張家姐妹二人,姐姐張芸,妹妹張茹,二人樣貌相仿,性格也極為相似,可是命運卻是截然不同。

姐姐張芸年方二八之時便嫁給了同村的張有福,要說這張有福長的一表人才,對張芸也極為上心,奈何張芸攤上個多事的婆婆,婆婆看不慣自己兒子對兒媳好,幾次三番在期間刁難張芸。

一開始張有福還幫著張芸說話,時間一長,男人夾在兩個女人中間實在是兩邊不討好,索性就不管了,一次張芸實在忍不了說了兩句重話,氣的婆婆差點昏過去,自那以後,婆婆時常在張有福身邊吹耳旁風,張有福也便在心底認為張芸是個惡媳,一封休書就將張芸趕回了娘家。

古時候講究「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既然已為人婦,便沒有回娘家的道理,如今張芸被趕回了娘家,雖說與從前夫家離得也很近,但說出去還是讓人看笑話。

張芸的苦日子,妹妹張茹都看在眼裡,一邊心疼這個姐姐,也一邊慶倖自己嫁了個老實人,雖然日子過的清貧,可也不會像姐姐這般悲慘,原本姐姐嫁了個俊小夥,張茹還覺得羡慕,這下心裡的一桿秤立馬就平衡了。

這天張芸在娘家地裡幹活,突然一老大娘急匆匆的趕來拉住張芸說道:「芸兒,你家裡出事了,快去看看吧。」

張芸一聽家裡出事了,連忙放下手中幹活的工具,臉上的汗都來不及擦,便匆匆趕了回去,回到家一看,自家被砸的亂七八糟,父親站在一旁罵罵咧咧,母親則是蹲在地上痛哭不止。

「喲,這不是張芸嗎,終于捨得回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張芸扭過頭一看,發現竟是自己的前婆婆和前夫張有福。

再看家中的場面,張芸也能料到是誰所為,不禁冷哼一聲說道:「先前說過,我們兩家再無瓜葛,你們現在跑過來滋事寓意何為?」

前婆婆雙手叉腰,指著張芸怒道:「沒錯,我們也不想跟你有瓜葛,可你偷走了我們老張家的東西,我們哪兒有不討債的理兒?」

「請問我拿你家什麼東西了,離開的時候我可是連換洗的衣服都沒拿」張芸說著,餘光卻瞥見了自己手腕上的玉鐲子,這玉鐲子聲稱是他們家的傳家寶,定親那天張有福便喜滋滋的給她帶上了,如今莫非想要把這個要回去?

前婆婆果然指著張芸手腕上的玉鐲子破口大駡道:「還說你沒拿,我家的傳家寶就帶在你手上,還給我!」

玉鐲子戴在手上就不好摘下來了,再加上張芸回娘家這幾日豐腴了不少,此時更是難上加難,張芸嘗試了好多次都摘不下來,最後氣的在牆上磕來磕去,「不就是想要回這鐲子嗎,你放心,這鐲子爛了,我也會一塊不差的給你送回去」

前婆婆望著張芸手上的動作,心疼的大呼小叫,不停地拍打著張芸的後背,咿咿呀呀叫著:「哎呀,你這惡婦,快停下來,我的寶貝玉鐲子啊!」

再嫁

張芸家門前,幾人鬧的不可開交之時,另一邊有一處商隊正緩緩朝這邊行來,商隊中央有一抬大轎,轎中坐著一個身穿玄衣的俊公子,他老遠便聽到有人在前方吵架,如今越走這聲音越大,不禁掀簾問道:「前方發生何事,怎如此吵鬧?」

跟在轎子旁的小廝說道:「回趙老闆,前面好像有人在打架。」

待走近一看,幾人才發現有兩個咄咄逼人的母子正欺負一個女人,這女人渾身被汗水浸透,頭髮也亂糟糟的,但依舊掩蓋不住她的美貌,趙錢宇心中一沉,連忙停轎而去。

那邊張芸正慪氣,便瞧見一身穿綢衣的貴公子緩步而來,那貴公子徑直擋在她身前,偏頭看了一眼張芸紅腫的手腕,又撇了一眼她手腕上的玉鐲,不禁冷哼一聲說道:「不過是一塊劣質玉鐲,二位便這般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可真是丟面子啊。」

張有福和張母被說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連忙辯解道:「這是我們家的傳家寶,婚前作為禮給的她,如今她被我兒休了,這禮是不是應還。」

張母說著,認為自己說的極為有理,還挺了挺身板,趙錢宇卻是從衣袖中掏出一疊銀票子冷哼一聲說道:「這些錢拿去,足夠你們買一箱珠寶了,以後莫要再前來找這位姑娘麻煩!」

張母和張有福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不禁驚得張大了嘴巴,可面子他們不能丟,還是理直氣壯拿走了銀票,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張芸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連忙感激的看向身旁的貴公子說道:「感謝公子慷慨解圍,只是那麼多錢...小女實在是囊中羞澀無法歸還,小女真是無以為報。」

趙錢宇卻是樂呵道:「無妨,讓我們幾個在此住一晚,若是能吃到姑娘親手燒的飯菜,就算報恩了!」

聽聞此言,張芸一家連忙招呼幾人住下,第二天一早,商隊匆匆離開,唯獨趙錢宇還以各種各樣的藉口留在了張芸家裡。

經過幾天相處,張芸得知趙錢宇乃是府上赫赫有名的大商,家財萬貫不說,為人更是慷慨豁達;而趙錢宇在此期間也對張芸的情況了解了大概,二人朝夕相處幾日,不禁暗生情愫。

這日趙錢宇將自己的心意向張芸表明,更是來到張父張母面前向張芸提親。誰也沒有想到,張芸剛被休不過兩月,便又再嫁一人,且對方還是個俊朗帥氣還多金的富家公子,不僅對張芸體貼入微,對張家人更是親如家人。

為此不少人感歎命運不公,也有人希望張芸此次能夠獲得幸福。

換魂

而妹妹張茹心中的那桿秤剛剛平衡下來,這會兒見姐姐張芸嫁進了富貴人家,心中不禁酸澀不已,又看到姐姐和姐夫時常出雙入對,再看家裡自己老實巴交的丈夫便是百般不順眼起來。

這天張茹帶著兩歲多的兒子到趙府上尋姐姐張芸,見趙府大若花園,姐姐張芸更是身著華貴,十分明豔動人,再看自己身上的粗布麻衣,張茹不禁想道:「若是我能和姐姐互換那該多好啊。」

這樣想著,張茹便覺得命運實在是不公,同是一個娘胎裡出來的,憑什麼她的日子過的清貧,而姐姐就能享受榮華富貴?

張茹在趙府上逗留了數日,在此期間,張茹沒少朝姐夫趙錢宇拋媚眼,可趙錢宇眼裡根本沒有她,完完全全都是姐姐的身影,為什麼,她明明和姐姐相貌相差無幾,為什麼趙錢宇就不能多看她一眼?

張茹心中憤憤不平,這天傍晚便辭別姐姐姐夫準備離開,臨別之際,趙錢宇要求管家送其歸家,卻被張茹拒絕了,沒辦法,張芸和趙錢宇只好囑咐了幾句,任由張茹離開了。

路上,張茹心中不停嫉妒著姐姐的好運,腳下沒注意便走近了一片密林之中,林中伸手不見五指,當張茹發現的時候,四周已然是黑漆漆一片,她抱著孩子驚呼疾走,卻怎麼也走不出這片林子。

就在這時,一陣寒風吹來,席捲著張茹的身子飛騰而上,當她再一睜眼,發現面前站著一個渾身泛白,貌若枯骨的妖怪,張茹嚇得大叫一聲,慌忙就要跑,可扭頭卻發現身後竟是萬丈深淵。

那怪物「桀桀」笑著問道:「我已經聽到你的心願了,你想要和你的姐姐互換身份,來代替她享受榮華富貴是嗎?」

張茹一愣,不禁點了點頭。

那怪物眨了眨眼,再次問道:「你確定想要這麼做嗎?你只有一次互換身份的機會,倘若以後後悔也只能認命了。」

張茹聽聞此言,不禁陷入了沉思,在她看來姐姐生活幸福,她若是換過去,怎麼會後悔呢,她開心還來不及呢,想到這裡,張茹連忙點了點頭。

白色妖怪笑著在張茹頭頂上一點,霎時間張茹覺得身子輕飄飄的,便失去了意識。

另一邊張芸正與趙錢宇同榻而眠之時,身子忽然一顫,再一睜眼發現自己身在荒郊野外,而懷中竟抱著自己兩歲多的外甥,身上穿著的也竟是張茹的衣服。

張芸感到奇怪,連忙疾走兩步,來到河邊一望,水中映出來的面容不是她張芸,而是妹妹張茹,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自己變成了妹妹,那妹妹呢?

想到這裡,張芸也顧不得其他,憑著記憶來到趙府門前,找到了妹妹張茹,望著張茹和自己從前一模一樣的臉,張芸不禁問道:「妹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而張茹見自己目的達到,也不再掩飾自己的內心,她將前因後果一五一十的告訴張芸,本以為姐姐張芸會責怪她,甚是打她一巴掌,卻沒想到張芸只是粲然一笑說道:「妹妹,謝謝你救了我。」

就這樣,張芸代替張茹回到家過起了安穩平靜的日子;而張茹在享受幾日富貴日子之後,漸漸發現姐夫趙錢宇根本和自己從前看到的不一樣,趙錢宇對自己非常不好,時常拳打腳踢不說,還總是到外尋花問柳,張茹這時才頓悟,原來從前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假像,姐姐的生活看似幸福,可實際上有多酸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張茹後悔了,她幾次三番告訴趙錢宇她並不是張芸,可換來的卻是一次次的責駡,世人哪裡會相信有這般鬼使神差之事?

人生沒有多種選擇,選擇了一次便再無回頭路可以走,有時候我們羡慕他人的生活,卻不知他人也在羡慕我們的生活,生活有千百種,只有自己嘗過方知其中酸甜苦辣。

後來,張茹在張芸的幫助下脫離苦海,而從前的生活她卻再也回不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