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劉備之命攻打下辯,張飛馬超聯手也打不過曹洪,他們是咋想的?

天空之城 2020/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週末七國分爭,併入于秦.及秦滅之後,楚、漢分爭,又併入於漢.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後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 ......

文/天空之城

在三國演義中,張飛單挑就沒輸過,虎牢關前三英戰呂布,即使關羽劉備不沖上來幫忙,張飛也未必會輸。呂布有了貂蟬之後體力衰減,也不願意跟這個豹頭環眼的悍將單挑了。

但是演義小說畢竟是不能全信的,因為在古代冷兵器戰爭中,是很少有大將單挑的。關羽張飛並稱萬人敵,是因為他們有指揮大兵團作戰的能力,而顏良文醜在荀彧眼裡,不過是一勇之夫,可一戰而擒。

咱們今天要聊的就是三國正史中的一次戰役,這次戰役可以稱之為「下辯之戰」。這場起始于建安二十二年、結束于建安二十三年的下辯之戰讓我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張飛馬超聯手也打不過曹洪,他們究竟是咋想的?

關羽張飛的能力,曾經被曹魏東吳的文臣武將不止一次提起:郭嘉異口同聲地說「關羽、張飛皆萬人敵也」,劉曄則說「關羽、張飛勇冠三軍而為將」,周瑜比較驕傲,但也認為關羽張飛是「熊虎之將」。

至於馬超馬孟起,那就不用多說了,就連曹操也對他十分忌憚。

跟張飛馬超相比,曹洪的名氣就小多了,即使是以曹魏為正統的《三國志》,也對他毀譽參半: 「洪富而吝嗇。」

但就是這位吝嗇的富翁,在下辯之戰中面對勇冠三軍的張飛張翼德與「抗颺虓虎」的馬超馬孟起,居然從建安二十二年一直打到建安二十三年,最後居然大獲全勝:張飛馬超敗退,其部將吳蘭任夔被除掉。

起始于建安二十二年的下辯之戰,在張飛馬超曹洪的本傳中均沒有明確記載,但在《三國志·卷一·武帝本紀》中是有的: 「二十二年,劉備遣張飛、馬超、吳蘭等屯下辯;遣曹洪拒之……二十三年春正月, 曹洪破吳蘭,其將任夔等。三月,張飛、馬超走漢中,陰平氐強端除吳蘭。」

讀者諸君都知道,在古代戰爭中這個「走」字是「敗逃」的意思——張飛馬超跑掉了,任夔吳蘭被除掉,張飛回去挨沒挨駡不知道,但是馬超從那次戰役之後就徹底消停了。

這時候我們會要感到詫異了:跟張飛馬超相比,曹洪可能差了不止一個檔次,他憑什麼就能把張飛馬超弄得如此憋屈狼狽?

筆者根據史料分析,張飛馬超下辯之敗的原因可能有三個,至於哪個原因是主要的,就要有請讀者諸君慧眼明辨了。

首先第一個原因,就是曹操佈置得當,他派出的是只佔便宜不吃虧的曹洪去打防守——如果沒有必勝的把握,曹洪肯定深溝高壘堅守不戰。

在後漢三國亂世,實力最雄厚的當然是曹魏:他們打著大漢天子劉協的旗號「代天征伐」,是門閥士族和尋常百姓承認的「漢軍」或「官軍」,而張飛馬超帶領的部隊,名義上是奉劉協衣帶詔討伐曹操的「漢軍」,雖然不能說他們一個是李逵另一個是李鬼,但論起名正言順,當然還是曹洪的底氣要足一些。

拋開天時地利不說,在人和方面,張飛馬超也是落了下風的:張飛馬超支撐不住率先退軍,落後的吳蘭成了過街老鼠,被陰平的氐人部族首領強端帶人給斷了歸路,這說明劉備並沒有得到當地百姓的認可。

從吳蘭一事我們可以看出,張飛馬超及早撤退是明智的選擇,如果曠日持久消耗下去,可能連撤退都不可能了——萬一戰區百姓堅壁清野,那他們的部隊就會因糧草耗盡導致一敗塗地。

第二個原因,我們要從劉備身上找:不知道為什麼,劉備當時派出的是三支部隊,張飛馬超吳蘭各帶領一支,但卻沒說由誰統一指揮。

我們細看這三支部隊的主將,就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這三個人都大有來頭,但卻不是同一個來頭:張飛是劉備最早的追隨者之一,而馬超是剛投降過來的西涼勢力,至於吳蘭,則是益州坐地戶,跟後來的車騎將軍吳懿、驃騎將軍吳班是不是一家子,史料中沒寫。

這來自三方的三員主將要是能同心合力打曹洪,那才見了鬼呢。張飛有自己的本部人馬,馬超也有自己從西涼帶來的少數部隊(劉備給他補充了一些),吳蘭帶的是清一色川軍,他們都想讓別人打頭陣,自己看看能不能撿到便宜。

這樣三個人有三個心眼兒,整個下辯之戰歷時將近半年,並沒有張飛馬超吳蘭主動進攻的記錄,大家就那麼大眼瞪小眼,反倒是被曹洪抽冷子主動進攻除掉了吳蘭的部將任夔——這是吃柿子撿軟的捏,而張飛馬超見勢不妙,心有靈犀地拔腳開溜,只把吳蘭留下來讓當地人一頓爆錘。

張飛指揮不動馬超,馬超也未必把張飛放在眼裡,吳蘭夾在兩位悍將之間,也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劉備手裡的三張豹子,被曹操手裡的小二曹洪嚇退了。

第三個原因,我們要從張飛身上找:整個後漢三國時期,我們從未見過張飛帶兵與諸曹夏侯交戰的記錄——關羽打曹仁,黃忠除夏侯淵,而張飛只是揪住張郃猛揍,在漢中之戰,趙雲黃忠紛紛立功,但張飛卻玩起了失蹤,直到夏侯淵被除掉,他才出來收拾殘局。

張飛擊敗張郃那一戰,曹軍主將其實是夏侯淵,但是張飛避開了夏侯淵專打張郃: 「曹公破張魯,留夏侯淵、張郃守漢川。飛率精卒萬餘人,從他道邀郃軍交戰,山道迮狹,前後不得相救,飛遂破郃。郃棄馬緣山,獨與麾下十餘人從間道退。《三國志·卷三十六》」

如果我們看的是裴松之先生批註的《三國志》,就會明白張飛為什麼避開夏侯淵專打張郃了。《三國志·卷九》裴松之注引《魏略》說: 「淵以饑乏,棄其幼子,而活亡弟孤女……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為張飛所得。飛知其良家女,遂以為妻,產息女,為劉禪皇后。」

所謂「飛知其良家女」,就是說張飛知道自己娶的是誰家閨女,他這位夏侯家女婿是不可能提著長矛去拜見岳(叔)父大人的。

建安二十二年的下辯之戰,曹洪贏得僥倖,張飛馬超輸得蹊蹺,吳蘭任夔走得憋屈。也許這才是三國戰爭的本來面目:有些時候就是一幫親戚朋友在打架,他們是不依不饒還是虛應故事,那就只有參戰者自己心中有數了。

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夢 後人憑弔空牢騷。 我是天空之城,講述三國故事,瞭解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