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寡婦蟒蛇口中救小牛,牛:我死後不要賣了我

民間故事:寡婦蟒蛇口中救小牛,牛:我死後不要賣了我
2021/12/26
2021/12/26

明朝萬曆年間,在徐州府有個寡婦,名叫錦娘。

錦娘是個命苦的孩子,她七歲的時候,父親給她定了親,許給隔壁村的王順豐。

王順豐家裡也是種地的,好在家裡就他一根獨苗,日子過得還可以。

可惜的是,在王順豐17歲那年患了重病,他家裡就讓錦娘嫁進來了。

錦娘也以為成親以後王順豐就能好了,再不濟成親後自己生個一兒半女也能過。

結果誰也料不到,錦娘和王順豐拜完堂以後,王順豐一頭栽倒,人就沒了。

錦娘將嫁衣換成了麻衣,喜事變成了喪事,從此,她和王順豐的父母生活著。

王順豐的母親姚氏心地善良,她讓錦娘重新找一個,不要耽誤自己,可是錦娘實在放心不下二老,怎麼也不肯再找。

王順豐父母感動不已,就認錦娘做了義女,承諾如果錦娘再嫁,他們就給她一份厚厚的嫁妝。

平日裡他們也不讓錦娘做重活,只是讓她在家做一些家務,可錦娘也是農家出身,她總是跟著去地裡幹活。

這一天,正是三伏天氣,知了聒噪不已,錦娘雖然戴著斗笠,可還是熱得汗流浹背。

錦娘給在地裡鋤草的公公送飯,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山谷。這個山谷怪石嶙峋,草木卻很稀疏。

錦娘走到山谷邊卻發現那裡很安靜,安靜得有些反常,她以前也曾聽村裡的老人說,這個山谷有些古怪。

錦娘突然有些害怕,于是她加快了腳步,可是她卻突然聽到牛的叫聲。

這個叫聲急促而且淒厲,錦娘害怕極了,可是在那個時候,牛是農村人很重要的財富,更何況,這個牛叫聲是那麼的可憐,錦娘動了惻隱之心。

她循著聲音往山谷一看,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一條水缸那般粗的蟒蛇咬住了一隻半大的小黃牛,黃牛已經動彈不得,只能哞哞地叫著。

黃牛看到錦娘,叫聲更加淒厲,他用祈求的眼神看著錦娘,希望錦娘能救他一命。

錦娘看著小黃牛,忽然想起剛剛公爹讓自己帶回家的鐮刀,她趕緊拿出鐮刀,對著蟒蛇的身上砍了下去。

蟒蛇吃痛,但是又捨不得到口的小黃牛,于是它張開大嘴,對著錦娘吐出信子,嘴巴裡還發出「嘶嘶」的聲響。

錦娘嚇得不行,可是她還是舉起鐮刀朝著蟒蛇的眼睛砍去,蟒蛇眼睛受了傷,很快就放開了小牛,朝著錦娘竄了過來。

錦娘自幼在山間行走,她也聽說過,如果遇到蛇的襲擊不能直著跑,必須要繞路跑才行。

錦娘順著山路迂回狂奔,蟒蛇的眼睛和身上也受傷了,最終它放棄了追逐,爬進了山谷最下麵的河裡。

錦娘生怕蟒蛇再次出現,趕緊撿了東西準備往家走。

誰知那頭小黃牛卻亦步亦趨地跟著錦娘,錦娘只好將它帶進了家門。

等到錦娘的公婆回家時,錦娘便將前因後果告訴了他們,因為沒聽說誰家的小牛犢丟失了,所以他們就將小牛放在家裡餵養。

後來,村裡有人看到錦娘放牛,便問她牛從哪裡來,為了避免麻煩,錦娘就說是自己娘家的母牛下了崽,送一隻給他們養。

錦娘對牛很好,幾乎每一天都要把牛放出去吃草和喝水。如果哪一天忙不過來,她就會割草背回家來喂它。

漸漸的,小黃牛長大了,成了王家的一個主要勞動力之一,以前種地,錦娘的公公需要用鋤頭去刨,出門也必須走路。

可是小黃牛長大以後,家裡可以用牛耕了,出門還可以坐牛車,說起來,這頭黃牛帶給他們不少實惠。

錦娘也一直沒有再嫁,她一直侍奉公婆,到了她26歲這一年,她公公去世了,從那以後,她便和婆婆姚氏相依為命。

剛剛辦完公公的事情,婆婆姚氏也病倒了,錦娘請醫問藥,大夫們卻都束手無策。

錦娘與姚氏相處十年有餘,情同母女,見姚氏病倒在床,心裡萬分焦急。

她想將姚氏送至京城看病,可是家裡卻沒有多餘的銀兩,錦娘四處奔走去借錢,可是誰家又有多餘的銀兩借自己呢?

錦娘急得不行,姚氏對她說:生死由命,你不要急,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錦娘聽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這一夜,錦娘伺候姚氏吃了藥睡下以後,她也伏在床邊睡著了。

正睡著覺,卻忽然聽見一聲「哞哞」叫的聲音,錦娘想起自己今日還沒有給牛喂水,趕緊爬起來拎著水桶去了牛圈。

老黃牛低頭喝了水,忽然抬起頭看著錦娘,口吐人言: 錦娘,我這條命是你救的,這些年你對我也很好。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腹中有寶貝。

我死了以後,你千萬不要把我賣給屠夫,你自己將我肚子剖開,取出寶貝拿去賣,就能救你婆婆了。

說完老黃牛倒地而亡,錦娘心裡突突跳了起來,她一睜眼才發現自己還趴在婆婆的床邊,剛剛都是一場夢。

可是她心裡卻不放心黃牛了,這些日子,她只顧著照顧婆婆,都沒有怎麼照顧黃牛。

錦娘趕緊跑到牛圈一看,老黃牛果然已經倒在了地上,早已沒有了呼吸。

錦娘垂淚不已,心裡特別內疚,因為婆婆生病的緣故,她甚至都沒有注意到老黃牛已經骨瘦如柴了。

她突然想起剛剛夢中老黃牛說的話,她將信將疑,但還是拿了柴刀,將老黃牛的肚子剖開了。

老黃牛的肚子裡果然有一個黃色的、雞蛋一般大的東西,儘管錦娘是個大字不識的婦女,可她還是聽過「牛黃」這種名貴的寶物。

錦娘將信將疑,就將寶物取了,送到姚氏跟前,她輕輕將姚氏喚醒,姚氏一看便知這是牛黃。

姚氏原本因為兒子丈夫相繼去世,沒有生機,這下看到了牛黃,病猛然好了一大半。

姚氏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她讓錦娘第二天戴好頭紗帶上牛黃,約上自己的娘家兄弟,前去縣城的保和堂藥鋪,將牛黃賣出去。

姚氏還叮囑錦娘,不能讓人發現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話會引發禍端。

兩個女人越說越興奮,不知不覺天已經亮了,錦娘按照姚氏的囑咐,戴著頭紗直奔娘家。

在娘家兄弟的陪同之下,錦娘將牛黃賣給了保和堂,賣了1000兩銀子。

錦娘給了娘家兄弟200兩,剩下的800兩拿回了家。

回家以後,錦娘又讓娘家兄弟將老黃牛的肉都賣了,自己雇了輛馬車,帶著姚氏直奔京城找了名醫。

在京城住了半個多月,姚氏的病終于好了起來,她們就回了家。

考慮到家裡一旦沒有個男人,就會產生很多是非,姚氏問錦娘是否還想再嫁,如果不想再嫁,就從家族裡挑一個男孩子過繼,日後也有人養老送終。

錦娘同意了,姚氏就開始著手挑選,選來選去,選中了王順豐堂哥的兒子,這個孩子雖然才6歲,但是非常懂事,人也很聰明。

姚氏雖然看病花了一些錢,但是還剩不少銀兩,錦娘又勤快,他們日子越過越好了。

後來姚氏也去世了,錦娘46歲這一年,養子王元輔考上了舉人,外放當了知縣。

王元輔對錦娘非常孝順,無論他去哪裡上任都會帶著錦娘一起,錦娘也因此得享天年,到了80歲那年才去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