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兩兄弟輪流伺候聾啞母親,臨終前,母親卻開口說話了

民間故事:兩兄弟輪流伺候聾啞母親,臨終前,母親卻開口說話了
2021/12/12
2021/12/12

話說宋朝年間,河南府有戶姓薛的人家,老主人叫薛長義,膝下有兩個兒子,長子薛友為,次子薛善為。

因為薛長義祖上在朝廷做過官,雖然到他這輩已經沒了官位,但所留資產頗豐,待兩個兒子成年時,薛長義分別給他們娶了妻,各自立了門戶,為了不影響他們生活,薛長義主張和兩個兒子修了三道院子,各自分開居住。

分家後,大兒子薛友為常年在外經商,小兒子薛善為在家種地。

日子原本過得不錯,可天有不測風雲,一天夜裡,突然天降黑旋風,大風徑直在薛長義家院子裡盤旋了一夜,待兩個兒子第二天得知趕到父親家裡時,只見父親已經一命嗚呼,母親眼神往後翻,嘴裡泛白沫,問她也不說。

急忙請來郎中一看,說是被黑煞旋風所傷,從此又聾又啞,下肢癱軟,從此只能臥床。

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原本恣意的家庭從此變得緊蹙了起來,父親沒了,母親臥床了,兩兄弟便商議輪流伺候臥床的母親。

每月初,大兒子便不去經商,在家裡伺候母親,洗衣做飯擦拭身體;中旬以後,小兒子便不再下地,換大哥去經商,他在家裡伺候母親。

一開始兄弟二人伺候得井井有條,母親的房間裡也沒什麼異味,偶爾有前來探望的友人,都稱讚兩兄弟孝順。

可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時間一久,兄弟二人對母親的照顧便發生了變化。

每月中旬,小兒子薛善為換大哥去經商時,他總能聞到屋子裡一股屎尿味,每逢天晴時間,他便會把房間門窗全部打開,然後把母親背到院子裡,鋪上被褥,讓她曬曬太陽。

雖然薛善為不忍心,可他終究是個農民,需要下地勞動,否則家裡就沒得吃,所以到了每月初時間,哥哥來換他時,他便會含著淚回到地裡去勞動,每逢下雨時間,他便什麼也不幹,趕緊到母親院裡來看她。

雖然薛善為很孝敬母親,可終究架不住病痛的侵蝕,母親最終還是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這天,薛善為正在地裡勞作,忽然哥哥薛友為遣人來喚他,說他母親快不行了!

薛善為急忙扔下出頭,奔向母親家裡。

只見母親眼神往後翻,呼吸短促,一看就是咽氣的前奏,薛善為眼淚轟就留下來了,就在他以為母親就要在他眼前漸漸離去時,突然,他感覺到母親的手微微揮了一下,他抬頭看向母親的臉,只見對著所有人一揮手,然後指向門口。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眾人都驚呆了,薛母不是又聾又啞嘛,怎麼突然仿佛恢復了一般。

「娘,你是想讓眾人出去嗎?」薛善為輕輕問道。

母親點點頭。

「那我們都出去?」薛善為說著,起身準備離開,可母親的手死死攥住他,不讓他走。

「那我們兄弟倆留下來陪您,娘,」這時,老大薛友為湊了過來說道。

可母親擺擺手,雖然眾人都不太同意,可顯然母親想讓他也出去。

就這樣,眾人被迫離開房間,當然,還有極不情願的薛友為。

「娘,他們都走了,您有什麼話就說吧,」薛善為湊到母親耳邊說道。

「兒啊,為娘心裡苦,」母親吃力地說著,同時,眼淚流了下來,「最後這兩個月,輪到你哥哥來伺候時,他經常不給我餵飯,至于給我擦洗身子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只有你最體貼,還背娘出去曬太陽 ......」母親說著,眼淚不斷往外湧,薛善為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淚轟一下就流下來了。

「為娘知道,多活一天,就會拖累你一天,最近你總是抽空來看我,我......我只好絕食,以解脫你,你......你哥哥靠不住,」母親越說越吃力,「這是後屋的鑰匙,裡面有你爹沒用完的錢財......」母親從腰間摸出一把鑰匙,還沒舉起來,手就垂了下去,母親斷氣了!

「娘!」

薛善為大聲地哭了一聲,外面的人這才進來。

薛母的喪事辦得很順利,薛家兩兄弟齊心協力,風風光光地將母親送了出去。

只是,母親下葬第二天,薛友為就來找弟弟薛善為了。

「弟弟,母親臨終前,應該給你說了父親的銀子藏在哪了吧,我是你大哥,是不是應該分我一半?」薛友為一上來就直奔主題。

「會的,」薛善為說,「我一定會分你的,但有個事我要你親口告訴我,」薛善為神情極其悲痛,「母親說你經常不給她餵飯,可有此事?你伺候母親不細心,可有此事?」

薛友為原本以為自己糊弄母親的事不會有人知道,可當弟弟將這些話全部說出來時,他只覺得心臟仿佛被什麼敲了一下!

見哥哥不說話,薛善為突然站起來,淚流滿面,「哥,她可是母親,她可是生我們養我們的母親......你如何忍心的了......」說著,他已經泣不成聲,從腰間摸出鑰匙遞過去:「銀子在母親後院的房子裡,你去拿吧,想要多少拿多少......」

薛友為看了弟弟一眼,低下頭,默默地走了出去。

第二天,薛善為將母親留下的錢分了哥哥一半,雖然哥哥不想要,可他執意要給,也就留下了。

因為薛善為明白,哥哥縱然沒孝順母親,可他終究是自己的哥哥,母親走了他固然恨他,可逝者已逝,親人原本就不多了,何必在這份親情中間又增添一股恨意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