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妻子臨盆前夕,丈夫夢到兩兄弟,一個報恩,一個討債

民間故事:妻子臨盆前夕,丈夫夢到兩兄弟,一個報恩,一個討債
2022/02/19
2022/02/19

南宋時期,方城縣有個名叫邱水清的富商,他自幼父母雙亡,吃百家飯長大,十六歲外出闖蕩,摸爬滾打多年,積累下萬貫家財。邱水清沒有父母,可他家卻設有靈堂,裡面擺放著兩個靈位,分別刻著摯友段浪、摯友宋姜。

這兩人是邱水清的同鄉,跟他一起長大,是他最好的朋友。當年三人結伴出來闖蕩,結果他倆雙雙早逝,只剩下邱水清一人。多年來,他總會想起二人,這才為其設下了靈位,日夜供奉。

不知不覺間,邱水清已年近三十,是時候娶妻生子了。在媒婆的介紹下,他認識了一個名叫夏毓的女孩。夏毓出身書香門第,飽讀詩書,溫良賢淑,跟邱水清也算門當戶對,倆人一見鍾情,很快便舉辦了婚禮。

可婚後三年,夏毓的肚子始終不見動靜,這可把倆人給急壞了,尤其是夏毓。邱水清對她極好,可謂有求必應,甚至從未跟她紅過臉。夏毓始終無法懷孕,讓她十分自責,甚至還主動提出讓邱水清納妾。可邱水清卻堅決不同意,並一直陪在其身旁,這讓夏毓極為感動。

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在邱水清三十三歲那年,夏毓終於懷孕了,夫妻倆喜極而泣,邱水清則放下了一切生意,陪在妻子身邊悉心照顧。

十個月的時間眨眼而過,馬上就到臨盆的日子了,邱水清和夏毓緊張萬分,郎中和產婆也早就請到家裡了,隨時準備著。這天傍晚,連著忙活了好幾天的邱水清終於扛不住,在妻子溫柔的安撫下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邱水清迷迷糊糊睜開眼,卻發現自己躺在大門前,面前則站著兩個人,他揉了揉眼,這才認出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死去多年的段浪和宋薑。這麼多年過去,他們還是二十歲的模樣,一點沒變,邱水清又驚又喜,哭著上前擁抱二人。

他才不管對方是人是鬼,兄弟重逢,沒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了。段浪和宋薑笑著推開邱水清,並與其聊了很多。就在這時,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陣雞鳴聲,段浪慌忙起身,淡淡道:「我是來報恩的!」

一旁的宋薑也站了起來,一臉壞笑的看著邱水清:「我是來討債的!」言罷,二人不顧邱水清的阻攔,徑直走進了他家,並鑽進了夏毓的房間。

就在這時,邱水清從夢中驚醒,段浪和宋薑也消失了。他扭頭看向身旁的妻子,誰知夏毓一臉凝重,他低頭一看,羊水居然破了。顧不上多想,邱水清立馬起身叫來產婆,並吩咐下人燒水。

坐在產房外,聽著妻子的叫聲,邱水清反而想起了自己的倆兄弟,夢中他們說的話到底是什麼含義?就在他發愣之際,幾聲嬰兒的啼哭將他拉回現實,產婆眉開眼笑地抱著兩個嬰兒走出產房:「恭喜邱老爺,賀喜邱老爺,是對雙胞胎,都是男孩!」

邱水清聽後高興萬分,趕忙起身接過倆孩子,可笑著笑著,他就僵在了原地,因為他想起了昨夜的夢,很顯然,這兩個兒子就是段浪和宋薑的轉世,他們一個是來討債,一個是來報恩的。邱水清鬱悶萬分,可倆孩子長得一模一樣,到底是誰討債鬼呢?

不管怎麼說,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邱水清自然不會差別對待。他為倆孩子起名邱浪、邱江,並對其嚴格管教,五歲就把他們送進了學堂讀書。女本柔弱,為母則剛,夏毓心疼孩子,開始經常和丈夫吵架,並認為他對孩子實在太過嚴格了。邱水清也十分無奈,他只是擔心孩子走上歧途,畢竟裡面還有個討債鬼。

日子一天天過去,邱浪和邱江也一點點長大,可倆人的相貌卻愈發相似,外人根本分辨不出來。更讓人驚喜的是,倆孩子都很聰明,一前一後考上了舉人,可謂前途無量。可看著日益長大的孩子,邱水清卻愁眉苦臉,因為他根本就猜不出,誰是討債鬼。

夏毓看出了丈夫的異常,在她的不斷追問下,埋在邱水清心底多年的秘密也被曝光出來。

邱水清十六歲那年,跟著段浪和宋薑南下經商,三人起初在碼頭當搬運工掙錢,認識了一個善良和藹的船老大。船老大經常給三人講述自己年輕時到各地遊歷的奇聞異事,在得知三人打算經商後,船老大給了他們一個建議,要他們三人分別選擇一個領域,這樣成功富有的機會才更高。

三人聽從了船老大的建議。當時朝廷正與金國交戰,段浪便選擇了馬匹生意,專門為軍隊供售戰馬;宋薑卻認為,戰爭不能持久,將來若是議和,向金國進貢布匹,布匹定會升值,他便選擇了布匹生意。

至於邱水清,民以食為天,他選擇了開飯館,做起了飲食生意。幾年過去,果真如宋薑所料,朝廷與金國議和,戰馬的價錢一跌再跌,布匹的價錢卻瘋漲。結果沒過多久,段浪就破產了,他急火攻心,一病不起。

邱水清得到消息後,立馬趕了過去,當時宋薑正在和朝廷洽談進貢布匹一事,一直沒能到來。段浪病情加重,邱水清為了給他治病,花光了所有的積蓄,他甚至不惜賣掉了自己剛剛經營起來的飯館。

可段浪還是沒能挺過來,彌留之際,宋薑終於趕到。段浪去世後,邱水清決定將其遺體送回家鄉,落葉歸根。宋薑表示同意,並給了他一大筆錢,他生意繁忙,實在走不開。邱水清表示理解,帶著段浪的遺體便離開了。

他將錢和段浪的遺體全部給了他的父母,隻字未提自己為救助段浪傾家蕩產一事。後來,他為了東山再起,跟宋姜借錢。當時宋薑沒有閒錢,可他還是將一筆訂單的尾款借給了他,因為他相信邱水清能還上。

可讓宋薑沒想到的是,邱水清投資失敗,血本無歸,心灰意冷的他遠走他鄉,卻把借錢的事給忘了個一乾二淨。

幾年後,邱水清攢下了銀子,東山再起。可當他想起此事,回去還錢的時候,卻被告知,宋薑已經去世了,其家眷也不知所蹤。經過一番打聽才知曉,原來宋薑借給他的那筆錢,本來是給朝廷的一筆尾款,還不上錢,又被同行打壓排擠,加上得罪朝廷,宋姜的生意很快就沒落了,而他也在不久後因病去世。

邱水清懊悔不已,沒想到居然是自己害了宋薑家破人亡。如此來看,討債鬼就是宋薑,報恩的則是段浪,可倆孩子長得一模一樣,如何分辨。得知真相後,夏毓的臉色也變得有些凝重,夫妻倆一商量,決定找個陰陽先生幫他倆看一看。

第二天一早,夫妻倆便背著倆兒子偷偷出門,並在朋友的介紹下,驅車趕往了城外五十裡處的一個小村莊,這裡有個姓劉的陰陽先生,據說手眼通天,十分厲害。

劉先生在得知二人的來意後,拿出兩張黃紙,分別寫下了邱浪和邱江的生辰八字,之後將其塞進一個龜殼裡,又拿出七枚銅幣,為其蔔了一卦。當看到結果後,劉先生反而笑了起來:「天理昭昭,因果迴圈,無論誰是討債鬼,誰是報恩鬼,這都是天意,逃不了的。既然是你結下的孽緣,何不坦然面對,莫要自尋煩惱了!」

邱水清聽後恍然大悟,立馬拜謝劉先生。自那以後,夫妻倆不再糾結此事,而是用心教導兩個兒子。

邱江和邱浪也十分爭氣,幾年後金榜題名,當起了大官。誰知第二年,邱江在負責為皇宮建造新殿宇的時候,由於監管不力,手下貪污,導致新殿宇建到一半坍塌。事關重大,聖上震怒,好在其他人為其求情,邱江免去死罪,但建造新殿宇的費用,需要邱江負責。

邱水清得知此事後,立馬拿出自己的棺材本幫助兒子,他也終於知道,誰是討債鬼了,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至於邱浪,他身居要職,他兢兢業業,勤勤懇懇,還得到了聖上的賞識。後來,邱水清和夏毓被倆兒子接到了京城,安度晚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