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葭萌關之戰第二天分出勝負:張飛馬超再戰,魏延就能當五虎上將了

葭萌關之戰第二天分出勝負:張飛馬超再戰,魏延就能當五虎上將了
2022/02/09
2022/02/09

馬超一生中經歷過兩場最難打的單挑,那就是潼關渭水面對光膀子的許褚許仲康、葭萌關遇到也會射箭的張飛張翼德。

馬超跟許褚那次激戰,如果再打下去,肯定是許褚贏了: 「褚奮威舉刀便砍馬超。超閃過,一槍望褚心窩刺來。褚棄刀將槍挾住。兩個在馬上奪槍。許諸力大,一聲響,拗斷槍桿,各拿半節在馬上亂打。」

熟悉古代冷兵器的讀者諸君都知道,古代戰將的馬上用槍,一般是長一丈二尺到一丈八尺,名字叫法和長度不同:「夷矛(常用之矛)丈六尺」,「殳矛長丈二尺無刃」,考古發掘出來的秦漢槍矛,長度能達到七米左右,換算成漢尺,那就是兩丈左右。

除了史料中公孫瓚用的「兩刃矛」是兩頭有尖(兩頭施刃),其他槍矛都是一頭有尖刃,而許褚搶到的那半截,可戳可刺,而馬超手裡的,只能當木棍打砸。當時許褚和馬超已經招式用盡、體力耗盡,就像兩個不會武功的人一樣胡掄亂打,馬超砸許褚十下也難重傷,要是被戳中那可就危險了。

許褚和馬超誰勝誰負,是不能用三國史料來驗證的——咱們今天的依據是《三國演義》,《三國志》中許褚戰勝馬超的事情就不多說了: 「超負其力,陰欲前突太祖,素聞褚勇,疑從騎是褚……太祖顧指褚,褚瞋目盼之。超不敢動,乃各罷。後數日會戰,大破超等,褚身斬首級,遷武衛中郎將。」

請讀者諸君把《三國志》拋在一邊,把《三國演義》翻到第六十五回「馬超大戰葭萌關,劉備自領益州牧」,從那一章中,我們就能看出葭萌關大戰的第一天,是平分秋色,如果第二天再打,勝利者肯定是張飛——二人武功不相上下,唯一能決定勝負的,就是他們的戰鬥意志了。

很多人都說第一天張飛以逸待勞勝之不武,其實這個問題要從兩方面來看:張飛在城樓上焦躁不安的時候,馬超也在養精蓄銳,所以不能說張飛占了多大便宜。

第一天的戰鬥,是馬超首先改變了打法: 「原來馬超見贏不得張飛,心生一計:詐敗佯輸,賺張飛趕來,暗掣銅錘在手,扭回身覷著張飛便打將來。張飛見馬超走,心中也提防;比及銅錘打來時,張飛一閃,從耳朵邊過去。」

馬超知道槍矛並舉正面較量,想把張飛挑落馬下絕無可能的,這就像兩人在街頭打架,先去路邊撿磚頭的那個,肯定是覺得自己落了下風。

張飛躲過馬超「撿來的板磚」,馬上用弓箭還以顏色。

當銅錘和弓箭都難以奏效的時候,張飛和馬超沒等後邊掠陣的鳴金收兵,就不約而同地主動停手不打了: 「張飛便勒回馬走時,馬超卻又趕來。張飛帶住馬,拈弓搭箭,回射馬超,超卻閃過。二將各自回陣。」

張飛馬超雖然勇悍,但畢竟不是鋼澆鐵鑄,打了大半天,第二匹戰馬也快支撐不住了,人當然也是又困又乏,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在接下來的打鬥中沒有閃失。

第一天的打鬥平分秋色,按照常理,應該是休整一夜後次日吃罷早飯再戰,而張飛也正是這麼想的: 「次日,張飛又欲下關戰馬超,人報軍師來到。」

張飛主動請戰,被他所尊重的諸葛亮制止,而且經過一天的激戰,張飛也起了愛才之心,同意了劉備和諸葛亮的招降計畫。

這時候細心的讀者諸君可能注意到了:張飛的火氣被劉備諸葛亮壓了下去,這是因為在葭萌關內,張飛是不折不扣的「張三爺」——他得聽大哥劉備和軍師諸葛亮的,而葭萌關下,馬超是一軍統帥,戰與不戰全在他一念之間。

葭萌關的守將不出來挑戰,是另有打算;馬超也沒有叩關挑戰,這是什麼原因?

劉備諸葛亮緊鑼密鼓佈置招降事宜,馬超在葭萌關下息兵罷戰不止十天半月:孫乾帶著金珠寶貝從葭萌關潛入漢中見楊松、楊松在張魯面前進讒言、張魯讓馬超進兵或撤退,使者往返三次,在古代的交通條件下,這段時間足夠馬超吃光所帶糧草了。

馬超寧肯冒著糧盡援絕的風險,也不主動向葭萌關發起進攻,這說明他在氣勢上已經輸了張飛一頭。「夫戰,勇氣也。」馬超沒了挑戰張飛的勇氣,如果張飛下關出擊,馬超即使勉強迎戰,取勝的可能也微乎其微。

于是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馬超既不挑戰也不收兵,就在葭萌關下曠日持久坐吃山空,就是在企盼劉備伸過來的橄欖枝,只要劉備肯收留,不管派來的接收大員是軍師諸葛亮還是督郵李恢,他都會借坡下驢。

葭萌關下的馬超此時已經有了點兒草木皆兵的意思,劉備派來的只是馬超熟識的文官李恢,他卻如臨大敵: 「先喚二十刀斧手伏于賬下」

被李恢揭穿了潛伏刀斧手的小伎倆,馬超先是「大慚,盡叱退」,然後又親自除掉了楊松的弟弟楊柏,歡天喜地跟著李恢到劉備那裡道歉請罪投降: 「超頓首謝曰:‘今遇明主,如撥雲霧而見青天!’」

細心的讀者可能也注意到了:劉備派李恢招降馬超,既沒有許諾任何官爵,也沒送上半點禮物,甚至連封親筆信也沒寫——馬超是不折不扣的「無條件投降」。

面對無條件投降的馬超,劉備並沒有吹吹打打地大擺宴席接風,更沒有封官賜金,而是別有用心地「在城上管待馬超吃酒」。

劉備第一次請馬超吃酒,並不是在葭萌關,而是在收兵回到趙雲和黃忠鎮守的綿竹之後——馬超這頓酒吃得肯定不是很舒心,因為趙雲提上來的「下酒菜」有點嚇人: 「未曾安席,子龍已除二人(蜀將劉晙、馬漢) ,獻于筵前。馬超亦驚,倍加敬重。」

原本就有些發軟的馬超,見了武功不弱于張飛的趙雲和黃忠,肯定是徹底服氣了:一個張飛我尚且打不贏,隨便再加上一個趙雲或黃忠,我肯定吃不消!

馬超的勇悍毋庸置疑,但是跟許褚和張飛相比,他似乎缺少了一點勇氣,在潼關如此,在葭萌關亦然,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第二天接著單挑,豪情勇氣爆棚的張飛對戰進退維谷踟躕猶豫的馬超,那勝負豈不是不言自明: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狹路相逢勇者勝,張飛和馬超之間,已經出現了明顯差距,再打下去,魏延豈不是有資格晉升蜀漢五虎上將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