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幹活,被主家三次羞辱,他偷偷在瓦下放了三塊東西

民間故事:木匠幹活,被主家三次羞辱,他偷偷在瓦下放了三塊東西
2022/01/16
2022/01/16

明朝洪武年間,峨眉山附近有一個男子名叫張大柱,張大柱的兒子方才兩歲,他想等兒子再大一些就送他去上學。

天下的父母大都希望子女能夠有出息,張大柱有了這樣的念頭,便想著努力賺錢,他思索了一夜後對妻子說道:

「我打算外出找木匠活幹,若是幸運遇到富貴人家招人,活計幹得好,光那打賞就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了。」

張大柱曾跟一個老木匠做過三年的學徒,自己家裡的各式傢俱都是他打造的,手藝不比那些老木匠差。

可這世上光有好手藝,沒有門路也不行。

張大柱年太年輕了,眾人覺得不可靠,都喜歡請那年長的木匠幫忙。他在鄉間也接不到什麼活,最後只能種地過日子了,想到這,妻子臉上不由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娘子不必憂心,我不打算在這附近找活。村東頭的陳阿貝在鎮上的車馬行趕車,時常要幫人送貨到成都府去,為夫打算去那裡碰一碰運氣。」

家中的爹娘聽到他的想法後也很贊成,年輕人出去闖蕩一番也好,家中的事情他們會幫忙照顧。

1.木匠找活遇到吝嗇鬼,全家都來欺負老實人

5日後,張大柱搭著陳阿貝的馬車來到了成都府。陳阿貝把貨送到店鋪後便問那店小二,附近有沒有要打造傢俱的人家,他這個同鄉人雖然年輕,手藝卻是不差的。

說來也巧,這店鋪是賣雜貨的,剛好有一個中年男子在櫃檯結賬。他聽了這話後轉過頭來打量了陳阿貝和張大柱一會兒,眼珠子一轉,臉上就露出了熱情的笑容來。

「兩位是外鄉來的吧,咱們本地人都有相熟的人家,不會跑到這店鋪來找活計的。」

中年男子名叫李金虎,他的兒子要訂婚,家裡打算換上一批新傢俱,正打算找木匠呢。他們家願意出一兩銀子的工錢,便想問一問張大柱願不願意幹。

張大柱聽後歡喜,這價錢和他在鄉下比高了許多,當即便答應了下來。他卻不知道這李金虎為人最是吝嗇,這一去卻是上了他的當。

張大柱幹活很賣力,仔細,一心只希望給主家留下個好印象,在成都府打下一個好名頭。為了不耽誤時間,李金虎把一間偏房讓給他住。

張大柱第1天幹活時李家就給了他一個饅頭,他為人實誠,又想省錢就硬撐了一天,心想著晚上再吃晚飯就好了。

當晚李家給他做了一道酸菜魚,饑腸轆轆的張大柱連忙夾了一筷子吃了起來。誰知這魚肉一入口,他很快吐了出來。這魚竟然是臭的,也不知道李家人是從哪兒撿回來的。

張大柱歎了一口氣,只得往發黃的米飯中倒了一點水,將就著應付了一頓。

從飯菜的事情上便能看出李家人不厚道,張大柱想到兒子的學費,還是決定堅持幹完這一單活。李家的飯菜吃不飽,張大柱第2天一大早便來到了附近的街上買燒餅吃。

當他走過一處賣魚的攤子時,只聽那個魚老闆對著賣菜的一個老者說道:

「李金虎昨兒來我這買了一條臭魚,那魚原本是要扔掉的,他死活花一文錢買了回去。說是拿回去喂自家的貓,我一聽既是如此便也罷了。誰知今日李金福隔壁的花大姐來買魚,說他家請來了一個木匠,那條臭魚做好後送給了木匠吃。」

「李金福的婆娘還和花大姐炫耀自家良善,花大姐好奇之下問我,我才知道那條臭魚的去處。那木匠是外地來的,不知道他們一家人的脾氣,為人最是小氣,愛佔便宜。就怕他最後連工錢都會克扣不給人家呢。」

隨後兩個攤販,便議論起李家人愛貪便宜鬧出的笑話來。

張大柱聽後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若真如此,自己豈不是白忙活一場,他決定再觀察兩日看看,若實在不行,這活不幹也罷。

到了晚飯時,李家又給張大柱上了一道肉菜,這肉菜倒是色香味俱全,就像大雜燴一般,雞鴨魚肉各有一些。

想到自己白天聽到的話,張大柱決定不吃這些肉,于是便偷偷把那道菜倒入了茅廁中。

說來也巧,他剛從茅廁出來,便看到李金虎開門出去。他想了想後便悄悄地跟在後面,反正這大街上晚上有夜市,非常的熱鬧。

因為這兩次飯菜的事情,他心中也是不滿,有心抓一抓這李金虎的把柄。

只見李金虎來到了一處熱鬧的客棧後門,客棧的大堂上坐滿了往來行商的客人。李金虎在外面等了一會便有一個店小二走了出來,他將一包剩菜遞給李金虎,收了一文錢後又回店裡忙活去了。

客棧的生意很好,總有一些富貴人家吃剩下的飯菜。

掌櫃的常把這些飯菜施捨給了附近的乞丐。如今李金虎願意花上一文錢買了去,店小二便偷偷賣給了他。

張大柱想到昨晚的那盤大雜燴,又看了看熱鬧的客棧,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不過這件事情卻不好點破,他于是悄悄地返回了李家,準備到時見機行事。

果然第3天晚上,李家又送上了一道大雜燴肉菜。這實在是欺人太甚了,這李家真以為老實人就沒有脾氣的嗎?

想到自己來到李家方才三日,就受了他們家的三次羞辱。他來這幹活也不求大魚大肉,只想把自己的那份工錢賺到就好。

李家便是給他上素菜,只要是乾淨的他也是毫無怨言的。這李金虎為何要如此戲弄于他,難道只是因為好面子,自己卻又捨不得花錢?

當天夜裡他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直到半夜時分方才睡去。

2.主家刁難不給工錢,木匠瓦片下放三塊東西

早上起床後張大柱向李金虎告了個假,今天是陳阿貝送貨到成都府的日子,他想找陳阿貝商量一些事情。

在先前的那家雜貨鋪中,張大柱把自己在李家的經歷說給他聽。陳阿貝時常在外奔走,見過各色各樣的人,他沉思了一會後歎氣道:

「大柱啊,也怪阿貝沒幫你打探好主家的性情。這李金虎必是一個小氣吝嗇之人,那他為何要花費心思給你上肉菜,裝作大方,其中必有緣故。咱們當初說好是一兩銀子的工錢,照咱們那兒的規矩,木匠幹活,離得遠一些的都會包住宿飯菜的。」

「可這是成都府,與鄉下的規矩有所不同。你和李家並沒有定下契約,又沒有經過中人介紹作保。到時候他說要扣你的住宿和飯菜錢,咱們也是毫無辦法的,否則他為何大費周章的給你上那肉菜。」

張大柱一聽覺得很有道理,如此一來,李金虎這般折騰也就說得過去了。

「既然如此,我回去之後便試一試他,否則再幹下去也是白乾。」兩位同鄉又敘了一會兒話,張大柱便告辭回到了李家。

進門之後,張大柱找到了李金虎,面帶焦急地說道:

「李東家,不知這工錢能否預支一些給我。我家孩兒欠先生的學費還沒交上呢,如今先生已經催了幾次了,咱們不好再推遲下去。我估摸著這幾日的工錢也有幾文了,便厚著臉皮向李東家求助了。」

張大柱的孩子才兩歲,根本就沒上學,他這一番話也只是試探李金虎的態度。李金虎聽到他的話後,原本還算和藹的臉色立馬沉了下來。

「你這個木匠啊,卻也是好高騖遠。這錢財都沒掙到還想著送兒子上學。再說你還欠著我們家的錢,哪裡還有工錢找給你。」

張大柱一聽頓時就火了,他又不曾借著李家的錢財,李金虎為何如此說?當下便追問了起來。

李金虎原本因為自己說漏了嘴而懊惱,正想著轉移話題搪塞過去。誰知張大柱就是不肯輕易甘休,擺明瞭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李金虎看到事情已經到了如此地步,他也懶得再裝下去了,這木匠也翻不起什麼風浪。

此時的他哪裡會知道,正是這番目中無人的態度,給自己招來了幾件倒楣事。

「你來我家吃住了三天,這些費用也是要付的,我當初可沒說要包你吃住。我算來算去,你還倒欠我十文錢呢,不過我看你可憐,這10文錢也不用你出了。不過卻萬萬不可再提工錢的話,咱們家可不欠你的工錢。」

陳阿貝猜得一點沒錯,李金虎竟然打了這樣的主意。看著他那無賴的嘴臉,再爭執下去也無意義。

想到這,他的右手突然抓住李金虎的肩膀,隨後又很快地縮了回來。

李金虎不知道,就在張大柱碰到他肩膀的那一瞬間,他的幾根頭髮已經被悄悄扯了下來。他當時以為張大柱要打人,心中有些緊張,倒是忽略了頭上的那一點疼痛。

張大柱臉上現出無奈的表情,開口說道:

「罷了,只怪咱們當初沒定下契約,不過我那桌子還差一點便完工了,再者出去還要住到客棧。不如我今天幫李東家把桌子做好,明日一早再走,不知李東家意下如何!」

李金虎聽後樂了,竟然還有這等老實的人,當下便滿口答應了下來。

難道張大柱真的那麼傻嗎?他之所以這樣,還是想用晚上的時間做一件事,小懲一番這個狡猾的李金虎。

李金虎家經常燒煤塊,他趁著李家人不注意,悄悄撿了三塊藏在口袋中。當天夜裡李家人睡熟之後,張大柱就起身辦起事情來。

只見他將李金虎的頭髮拿出,將一根頭髮纏繞到一個煤塊上面。煤塊被他扳成拇指大小,那頭髮很快便將煤塊繞了幾圈,沒一會兒,三個纏滿頭髮的煤塊便弄好了。

他輕輕打開房門,把院中的一架小梯子搬進了屋子。張大柱架好梯子,把三個纏繞了頭髮絲的煤塊壓在了一處瓦片下麵。

天亮之後,看著張大柱離去的身影,老婆和兒子都稱讚李金虎能幹,全家人心中樂開了花。

3.壞東家三道霉運纏身,偷雞不成反倒蝕了米

不過他們很快就高興不起來了,就在下午時分,家中的黑貓突然把李金虎的右手狠狠抓了三下,隨後它很快越牆逃走了,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回過李家。

這家主人非常小氣,有時候黑貓抓不到老鼠餓得喵喵叫也不理睬。前兩日它看到李金虎買了魚回來,原本以為會有它的一份,誰知那魚鱗也沒刮,直接做給了木匠吃。

想到這黑貓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鬼使神差地沖了上來對著李金虎就是一頓猛抓。

李金虎痛得哇哇直叫,他小氣那是對著別人。看到自己手上被抓傷,便趕忙來到醫館抓藥,這藥費就花了800文錢。

他原本在一家米鋪做賬房,因著小氣的本性,這賬倒是算得清清楚楚的,得到了米鋪東家的作重。

如今右手被抓傷,毛筆也拿不起來,沒法子也只得休息幾日,這一番下來又扣了500文工錢。

李金虎手好之後幹活更是勤快,想把自己的工錢補回來。誰知這人算不如天算,他又沾上了一件倒楣事。

這一日李金虎出門逛夜市,在經過一處人少的胡同時,突然被人蒙住了麻袋狠狠地揍了一頓。

等那幾人走了之後,李金虎扯下身上的麻袋,腳步踉蹌地跑回去了。家裡的兒子老婆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李金虎被打得鼻青臉腫,他們都差點認不出來。

上醫館去檢查後大夫說沒什麼大礙,只是一些皮肉傷。好好修養10多天就好了,李金虎沒得辦法,就向東家請了假,如此一來又損失了幾百文工錢。

這乞丐為什麼要打李金虎?原來他上次到客棧去買剩菜的時候被他們撞到了。

往日那些剩菜都被客棧施捨給他們,這李金虎偏偏要花一些錢去跟那店小二買,害得他們那兩晚上收穫比往常少。

今夜他們看到李金虎獨自一人回家,幾人商量了一番,便給他套麻袋痛揍了一頓。

李金虎挨了這一頓打,卻連為什麼被打的原因都不知道,心中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夜裡再也不敢一個人出門。

李金虎的老婆趙氏看他接連走霉運,這一天買菜的時候,特地來到一個算命老道的攤位前,讓他幫忙算一算吉凶。

老道掐算了一番後便知道前因後果,他笑著開口說:

「你家相公這段時間霉運纏身了,貧道算出他有三次霉運。如今聽你說來他經歷了兩次,如此一來只有最後一次了。不過你們也無需擔心,這霉運只是損失一些小錢財,受一些皮外傷,對人卻是沒有大礙的。」

趙氏一聽心疼壞了,倒楣兩次就花了將近二兩銀子。這再倒一次霉,誰知道還要花多少錢,便想著請道長幫忙破解。

「貧道幫忙破解卻也是要收錢,少于五兩銀子不幹。」

趙氏一聽那麼貴就打消了念頭,心中暗道:相公啊,反正你已經倒楣兩次了,就再忍著最後一次吧。我也是為咱們這個家著想,你也莫要怪我。

道長看著趙氏走遠的背影不由得失笑,這俗話說得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呀。夫妻之情卻也抵不過那幾兩銀錢。

道長明知道李金虎倒楣的原因,卻為何不直接點破?只因他對這一家人故意克扣別人的工錢很是看不起。

那木匠用魯班術也很有分寸,對李金虎也只是小懲一番,傷不了他的筋骨。他做賬房的收入一年有20兩銀子,並非付不起工錢,只是總想著占別人的便宜罷了。

李金虎的老婆回去後絕口不提道長的事情,這本來就是她私下的主意。李金虎也就不知道還有化解的辦法,更不知道還有一道霉運在等著自己。

李金虎第2次傷好了之後便趕忙去上工,免得時間長了東家對自己有意見。

就說他走到街上的時候,正巧遇到了知府公子從城外打獵回來,一群家丁抬著許多獵物穿街而過,此時路兩邊已經站滿了看熱鬧的行人。

李金虎看時辰還早,也跟著站在路邊圍觀起來,他這一看又給自己惹來了倒楣事。

知府家的公子養了一隻獵鷹,打獵的時候常常帶著一起出去。此刻那獵鷹正站在一個隨從的肩膀上。

獵鷹被他們訓得熟了,腳上也沒有綁著繩子,往日進出城門也沒有傷過人。

誰知今日偏偏出了意外,獵鷹經過李金虎旁邊的時候,突然轉過頭盯著他看。

李金虎心中頓時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就在他轉身想走的時候,獵鷹突然飛過來朝著他的右手抓了一下,隨後又飛到隨從的肩膀上站住。

圍觀的眾人被這一番變故嚇得大驚,紛紛退後離開李金虎的身邊,只剩下他一個人站在那裡接受大家的注視。

知府的公子頗有心計,他先向李金虎表示歉意。看只是輕傷之後便放下心來,吩咐隨從取了一兩銀子賠償給他做醫藥費。

公子隨後對著圍觀的眾人說:

「我的這只獵鷹非常有靈性,往日常常帶著它出城打獵,從沒有傷人之事發生。不知為何今日獵鷹突然抓傷這位先生!本公子總覺得其中必有緣故,一時之間卻又不得其解。」

公子遞出了話來,想巴結他的人多的是,只是苦于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不敢亂說罷了。

就在眾人冥思苦想之際,只見一個夥計打扮的男子走上前來對著公子施了一禮,恭敬地說道:

「公子爺果然目光如炬,其實這李金虎還真的做了一件虧心事呢。」

這夥計是誰呢?正是先前那家雜貨鋪的夥計,陳阿貝時常送貨到他們的店中。陳阿貝知道張大柱的遭遇之後很氣憤,就把這件事情在店鋪中說了出來,裡面的幾個夥計都知道。

今日這個夥計見知府公子問話,他有心討好,就把李金虎故意刁難張大柱的事情說了出來。

眾人聽後不由得面面相覷,隨後便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說李金虎活該,老天爺這是在借公子的手教訓他一頓,免得他總是欺負老實人。

公子得了面子心中歡喜,叫人賞了夥計一些銀錢,隨後又開口道:

「那張木匠受了這一番刁難,一時之間也難以找到活幹。大家若是有需要木匠幫工的,也可以照顧他一下,咱們城裡人可不是人人都如李金虎一般的。」

公子這一番話音剛落,圍觀眾人都高聲叫好,說自己是厚道人家,不會無緣無故刁難別人。

李金虎經過了這一番遭遇名聲卻是壞了,反觀張大柱因為意外得到了公子的點名,第二日突然接到了許多的木匠活,這卻是意外之喜了。

米鋪的掌櫃知道這件事情後,本打算將李金虎辭掉。最後在他的苦苦哀求之下,給了他一個改正的機會,不過卻把他的工錢降了下來。

李金虎全家都是後悔不已,若是當初不是一心想著佔便宜,事情做得太過火了,又怎麼會有後面的一連串倒楣事。所有的損失加起來,已經遠遠超過一兩銀子的工錢了。

這可真的是:害人不成反害己!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