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師弟膽小,師兄很是瞧不起他,三年後才知是自己看走眼

民間故事:師弟膽小,師兄很是瞧不起他,三年後才知是自己看走眼
2021/12/25
2021/12/25

話說明朝時在聊城縣,有一個老瓦匠。他幹了大半輩子砌牆蓋瓦的活,在當地非常有名氣。很多年輕小夥慕名前來,要跟他學砌牆蓋瓦的手藝,以便日後能靠手藝掙口飯吃。在其徒弟當中,有兩人深得老瓦匠看重。一個叫劉北,為人豪爽跟師兄弟們的關係最好。

另一個叫張南,性格有些靦腆是師兄弟中學習最為刻苦的一個。劉北入門較早是師兄,張南入門較晚是師弟。兩人在老瓦匠那裡學了五六年,學成出師後各自單幹。三年後,兩人都娶了媳婦。張南的妻子李氏,是個較為強勢的女人。

張南在李氏面前,那就是一個乖寶寶,家裡的大小事都由李氏作主。張南因為懼內,師兄弟們私下裡給他取了幾個外號,「窩囊張,膽小張,懦弱張」等等很是瞧不起他。張南由于性格靦腆,不擅長與人打交道。砌牆蓋瓦的手藝雖好,活卻是不多。

劉北由于性格豪爽,善于與人打交道,找他幹活的人很多。因為忙不過來,他就找了其他瓦匠幫忙。漸漸地他當了工頭,手底下有十幾名瓦匠,活也是越來越多。一天,老瓦匠大壽,擺了十幾桌,一幫師兄弟紛紛來祝賀。

酒足飯飽後,眾徒弟陪老壽星閒聊家常。張南對劉北說道:「師兄,聽說你那活很多,我也想跟你一起幹活,不知師兄可否容納?」劉北為人豪爽,最看不起這種妻管嚴的窩囊人,不願與他一起共事。婉拒道:「師弟呀,我那裡人手已經夠了。

況且我那一幫人都是豪爽之人,大大咧咧的性格,你去也不太合適。」張南聞言有些失落。老瓦匠說道:「劉北呀,你們是師兄弟,應該相互幫助扶持才是。你師弟張南手藝好,去你那肯定不會拉你後腿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閃光點,我相信他去你那肯定能幫你大忙。」

劉北見師傅都開口了,就同意了張南去他那裡幫忙幹活。張南到了劉北的工程隊後埋頭苦幹,可是卻有點不太合群。其他人發了銀子後,都會到縣城裡好好吃喝一頓。張南每次都推辭不去,說得把銀子一文不少地拿回家交給媳婦。

大家都說他太懼內了,應該拿出點男子漢的氣概振夫綱才是。每次張南只是回以憨厚的傻笑。大家都在背後說他太窩囊,太膽小了。三年後發生了一件事,大家才知道是自己看走眼了。一天,縣城的王員外找劉北在郊外蓋座小院。

劉北的工程隊,經過兩個月的施工,小院已經初步成型。一天,王員外的兒子王文遠,要來查看小院建造的進度。王文遠在外面看了一圈,然後想要進到裡面去看看。張南攔住了他,說道:「王公子,裡面正在施工。有一定的危險,不是工作人員請不要隨便進去。」

王文遠說道:「你們能在裡面幹活,我進去看一下,又有什麼危險?」不顧張南的勸阻,硬要進去查看。不料在王文遠進到小院不久,上方掉落了好幾片瓦正砸中了他,把他給砸傷了。王府家丁連忙把王文遠,送到縣城的醫館治傷。

那幾片瓦是一個瓦匠,在屋頂蓋瓦時由于失誤弄掉落的。發生了這樣的一件事,大家是六神無主很是害怕。王員外最疼愛他這個兒子了,這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且他也是出了名的脾氣不好。這時一個家丁來找劉北,讓他趕緊去王府商量一下,如何解決這事。

劉北別看平時大大咧咧的,遇到這種事他心裡也很害怕,不知王員外會如何刁難自己。這時已經傍晚了,從工地到王府估計天早就黑了。劉北也是有些害怕,想找個人陪自己一起去。問道:「你們誰願意陪我一起去,路上可以相互照應。」

其他人聞言是默不作聲,反倒是平時在他們眼中懦弱窩囊膽小的張南回道:「師兄,我跟你一起去。」劉北點點頭。師兄弟倆就往縣城趕去。到半路時,天就已經黑了。兩人路過一片小樹林,劉北說道:「師弟稍等,我進去方便一下。」

張南在外面等了一會,突然樹林裡傳來了劉北的呼救聲。張南連忙沖了過去,看到劉北癱坐在地上,正有一山野精怪朝他走來。張南喊道:「師兄,趕緊跑啊。」劉北顫聲道:「我雙腿發軟跑不動。」張南跑到他身邊,擋在了他前面,掏出了身上的吊墜,朝山野精怪砸了過去。

正好砸中了青面獠牙的山野精怪面門,精怪吃痛轉身逃跑了。劉北見到這一幕很是吃驚,沒想到在他眼中窩囊膽小的張南,關鍵時刻居然不害怕精怪,反而把精怪打跑了,救了自己。張南扶起劉北,問道:「師兄,你沒事吧?」劉北說道:「沒事。師弟,你不是一向很膽小的嗎,你居然還敢打精怪?」

張南回道:「這不是為了救師兄你嗎?況且師傅說過,我們泥瓦匠的吊墜,可以對付山野精怪,所以沒什麼好怕的。」劉北聞言對張南是刮目相看,因為剛剛他看到山野精怪被嚇得走不動道。

師兄弟倆又走了半個時辰,終于來到了王府。王員外怒道:「劉北,我兒子在工地受了傷,你得賠我一千兩銀子。」劉北聞言央求道:「王老爺,我就一窮瓦匠,哪有這麼多銀子賠給您?」王員外說道:「不賠銀子我就把你送進大牢,能把你關一輩子。」

劉北聞言是冷汗直冒,已經被王員外嚇得失了方寸,不知該如何是好。一旁的張南說道:「王老爺,令公子只不過受了點皮外傷。你向我們要一千兩銀子,未免太欺負人了。況且工地正在施工,是有一定危險的,我也早就勸過王公子了。

可他不聽勸非要進去,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也有一大半責任。」王員外就知道他們會還價的,說道:「咱們各退一步,那你們就賠五百兩吧。」張南說道:「這也太多了吧。」王員外怒道:「不賠,拉你們去見官。」

張南說道:「王員外,你那小院有不少違制的地方。如果鬧到官府,你也吃不了好。我們是窮泥瓦匠,根本沒什麼錢,最多只能賠一百兩。你不願意的話可以鬧到官府,把我們關進大牢,但是這樣對你一點好處沒有。」

王員外想了想,說道:「好吧,你們明天把錢送過來。」兩人出了王府後,劉北四處籌錢,只籌到了六十兩。說道:「還差四十兩怎麼辦呀?」張南說道:「剩下的我回家拿給你。」劉北問道:「你有這麼多錢嗎?而且錢不都在你媳婦那嗎,你拿得出來嗎?」

張南說道:「你們每次領了錢後都去大吃大喝,我的都交給媳婦存起來,所以我能拿出40兩來。你們以為我真的是怕老婆嗎?只是因為我媳婦勤儉持家不亂花錢,我才把錢都交給她存起來的。我愛她,所以經常讓著她,我並不是怕她。」

張南回去兩個時辰後,果然拿回來了40兩。劉北把銀子給了王員外後,這事情才算了結。通過這件事情後,劉北才知道自己以前是看走眼了。老瓦匠聽說徒弟出事,也趕了過來。到了後,才知道事情已解決了。

對劉北說道:「看人不能光看表面,得看其內心。你們以前老以為張南窩囊膽小,其實他並不窩囊膽小。所以我們看人看事,不能只著眼于表像,得用心去看,才能看見其本質。你們師兄弟各有所長,應該各自發揮自己的優勢才是。劉北,以後你負責接活。張南,你負責質量檢查。只要你們師兄弟同心協力,肯定能掙到銀子。」

後來兩人按照老瓦匠說的,共同努力一起掙銀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