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兒媳婦放生狗獾子,婆婆逼著兒子休妻,後來腸子悔青了

民間故事:兒媳婦放生狗獾子,婆婆逼著兒子休妻,後來腸子悔青了
2021/12/08
2021/12/08

唐朝開元年間,中原腹地有一個大村落,其中住著一戶姓家的普通人家,家老漢作古多年,老夫人黎氏還健在,三個兒子都已娶妻生子,沒有分家,都在一起生活。

這一天,是黎氏的生日,大兒子去趕集,看見有人賣狗獾子,便買了回來,扔在後廚,打算殺了給老母親過生日。大兒媳婦仰氏在後廚忙活,看見狗獾子懷著身孕,嘴裡念叨著「罪過」,悄悄地把狗獾子從後門放生了。

黎氏得知後,氣得指著仰氏大罵敗家女。仰氏輕聲細語地辯解說:「婆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幫你把狗獾子放生了,是在為你積德添壽。再說了,狗獾子懷有身孕,殺之唯恐不祥。」

兩個妯娌與仰氏不和,趁機添油加醋地煽風點火,說一些風涼話。黎氏耳根子軟,聽進了心裡,當即跳腳大罵。仰氏低著頭,不敢辯解。黎氏還不解氣,拿過雞毛撣子將仰氏打了一頓,喝令大兒子家大郎把仰氏休了。

家大郎是個慫貨,從來不敢違背母親的意願,責駡仰氏忤逆,當即拿來紙筆,寫了一紙休書,將仰氏趕出家門。仰氏哭哭啼啼地收拾了幾件衣服,回娘家去了。

娘家母親得知原因,氣得大罵黎氏是個混帳的老娘們,安慰了仰氏一番,留在家裡。過了幾天,大嘴媒婆上門,要把仰氏說給老秀才續弦。仰氏哭著不肯,她要等到黎氏醒悟的那一天,重新成為姓家的兒媳婦。父母只得依她,仰氏住在娘家不提。

大約兩個多月後,黎氏去鄰村裡看望表姐,回來的路上,突然竄出一隻狗獾子,向她撲來。黎氏慌忙躲閃,把小腿扭傷了,當即坐在地上起不來,哎呀連天的。

路過的好心人,把黎氏背回家裡。黎氏年紀大了,骨頭老化,一時半會難以痊癒,只好躺在床上休養。吃藥還好,三個兒子輪流煎藥侍候,但是上茅房成了大問題,兒子們不方便攙扶,兩個兒媳婦卻都不願意,嘴裡啐啐念,說著極難聽的話。

黎氏本來心裡鬱悶,聽了抱怨的話,倍覺委屈,暗自垂淚。兩個兒子責怪各自的老婆,卻被老婆跳著腳罵得不敢出聲。三個兒子中,只有老大不懼內,其他兩個兒子,都是怕老婆的貨。

兩個兒媳婦被老公指責後,把氣撒在黎氏身上,跑到黎氏面前撒潑。黎氏腿腳不便,氣得直翻白眼,喝罵兩個兒媳婦目無尊長不孝順。兩個兒媳婦反唇相譏,嘲笑道:「仰氏孝順,你為何要趕走她?可見你不是好婆婆!」

這話噎得黎氏說不出話來。說實話,三個兒媳婦當中,就數仰氏最孝順,端茶遞水,噓寒問暖,好得比親閨女還親。要是沒有趕走她,有她在跟前侍候,哪裡會受這兩個不成器的兒媳婦的閒氣?黎氏心生悔意,把大兒子叫到面前,訴說起仰氏的好來。

家大郎歎口氣說:「我何嘗不知道仰氏的好?休了她,我心裡也難受。只是母命難違,只好屈從。」黎氏歎口氣,不再言語,怪只怪,她當初不該意氣用事,如今覆水難收。家大郎說道:「我打聽得仰氏還沒有嫁人,母親如果同意,我願意去把她請回來。」

黎氏擔心地問道:「她會回來嗎?」家大郎說:「她心軟,我去求她。」黎氏不做聲,算是默許了。

第二天一大早,家大郎光著上身,背著荊條,來到仰氏的家中,跪在仰氏的面前,說道:「當初母命難違,如今心生悔意,你跟我回去吧。」仰氏一把扶起老公,說道:「男兒膝下有黃金,你這是何苦來著!」家大郎跪地不起,仰氏只好答應回去。

仰氏跟著家大郎回來了,黎氏放下婆婆的架子,說了一些軟話,婆媳和好如初。有了仰氏的侍候,黎氏的傷好得快,過了一個多月,就可以下床走動了。

黎氏笑著對仰氏說:「我當初心疼錢,為了一隻狗獾子將你趕走,後來狗獾子讓我受了傷,如今婆媳和好,看來是狗獾子有意為之。狗獾子讓我受傷,一來是報復我,二來讓我看到了你的好,也算是狗獾子報答了你的恩情。」

仰氏笑著說:「我不要它報恩,只要它安好就行,也算沒有辜負我的一番好意。經此一事,希望婆婆明白兒媳婦的善心,日後婆媳之間,再也不要翻臉了。」

黎氏忙點頭說:「我再也不會犯糊塗了。能有你這麼一個善良的兒媳婦,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我一定要好好地珍惜這個福分。如果再犯糊塗,真是不識好歹了。」

時間一晃,兩三年過去。這一天,仰氏一覺醒來,覺得頭昏腦漲,精神不振。家大郎請來醫者診治了,煎藥喂給仰氏服下。誰知仰氏吃了藥後,反而越發嚴重了,幾天後,已經不省人事了。

家大郎心下焦急,跑到縣城裡,重金請來名醫。名醫診斷後,苦著臉說:「病入膏肓,恐怕沒有用了。」黎氏聞言大哭起來,跪下來懇求名醫,一定要想辦法救治。名醫思索良久,開了一副藥方,說道:「吃下這服藥或許有救,但是需要一株百年以上的老參沖補,否則的話,病人扛不住藥性。」

頓了頓,名醫歎口氣說:「百年老參難得一見,也比較貴,普通人家承擔不起,你們想想辦法吧。切記,沒有百年老參,千萬不要讓病人服這種藥。」說罷,拎著藥箱走了。

家大郎愁眉不展,他家確實拿不出這麼多錢。黎氏說:「就算砸鍋賣鐵,也要救仰氏一命。」她把全家人召集在一起,打算賣掉一半田產,籌錢給仰氏治病。

兩個兒媳婦馬上跳起來反對,如果賣掉一半田產,一家人去喝西北風嗎?她們提出,馬上分家,分家後,金大郎的那一份田產,隨他如何處置,她們沒有意見。

黎氏責怪兩個兒媳婦心腸狠,大家爭吵起來。這時,家大郎的兒子拿著一株百年老參跑進來,說道:「一隻狗獾子叼到門口,放下就跑了。」黎氏喜極而泣,斥責兩個兒媳婦說:「你們連一隻狗獾子也不如。」

有了百年老參,仰氏的病,漸漸地好了起來。黎氏思量再三,把家產一分為三,讓三兄弟分了家,她跟著大兒子一家生活。自此後,婆媳親如母女,再也沒有紅過臉。

古人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本故事採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人為善,與封建迷信無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