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漁夫吃喜宴,見新娘雙手粗糙有蹊蹺,他悄悄拿出了漁網

民間故事:漁夫吃喜宴,見新娘雙手粗糙有蹊蹺,他悄悄拿出了漁網
2022/03/08
2022/03/08

漁夫白子恒自小跟著父親在河裡捕魚,練就了好水性,加上人聰明,總會比別人捕到的魚多,而且他自己還會編織漁網。

白父做了一輩子漁夫,但每次捕魚都沒有兒子捕得多,他對兒子感覺很驕傲。白母王氏,性情溫柔,對兒子從不曾訓斥過,全家生活按道理說應該很是不錯。

奈何家家有門難念的經,白家也有苦惱,那便是白子恒太過大方。他的大方並不是自己愛花錢,他是見不得別人受苦,每每出手相助。

父母不反對他偶爾幫助別人,但他動輒便將身上所有錢都送給別人,這讓父母感覺難以承受。他卻認為掙歸掙,花歸花,我行我素。這天早上下著小雨,他提著漁網去捕魚,下雨不怕,正好涼快。

平日裡,凡是下雨,魚總是會容易捕撈些,因為魚會聚集在河面上,但今日頗為奇怪,他連撒三網皆空空如也,心中不耐之下便準備向水草茂盛的地方去撒。

剛走兩步,就見青綠的水草中間不對勁,仔細一看,竟然是個身穿綠衣的人纏繞在水草間。他大驚失色,沒有猶豫便縱身跳入河中,將人帶上岸後方才發現這是個姑娘。

姑娘也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久,手上皮膚皆呈白色,此時昏迷不醒。

他按著姑娘肚腹向外趕水,待到姑娘吐了幾口水後,他索性將姑娘倒背于後背之上開始跳著奔跑,姑娘腦袋向下,他跳得起勁,肚腹間的水被他全給倒了出來。

跑了一陣,姑娘發出劇烈咳嗽,他趕緊將姑娘放下,氣喘吁吁地看著對方,臉上現出欣慰的神色。

他就在河邊生活,水性好,經常會碰到失足落水之人,對于溺水之法自然懂一些,一番操作,算是將姑娘的命給救了回來。

姑娘非常虛弱地看著他,他趕緊解釋:「姑娘落水,為救人,在下才會那樣做。」

姑娘閉眼休息了一陣方才開口說話:「這是哪裡?」

白子恒感覺驚訝,姑娘為何會落水?在水中泡了多久?為什麼沒有被溺斃?

姑娘不回答,突然嗚嗚哭泣,倒教白子恒不知所措。

姑娘邊哭邊說了事情緣由,她名喚李月兒,家距離此處有兩百里。家中哥哥將要娶妻,她跟哥哥以及未來嫂嫂乘船遊玩,不料昨晚自己竟然莫名其妙落水,而且落水時她並不知道,醒來時方才發現自己被一堆飄在河上的秸稈駝著,而船已經不見了蹤影。

她不醒還好,一醒發現自己在河裡,頓時驚慌起來,手腳亂動之下,秸稈開始飄散,幸好在秸稈散盡之前到了岸邊,饒是如此,她仍然喝了不少水,到了水草裡便又暈過去。

白子恒恍然大悟,怪不得能救人成功,原來是她落水後陰差陽錯飄到了秸稈上,如若不是秸稈,她應該早被淹死在了河中,自己也斷然救不活她。

事情明瞭,他當然不能把人家姑娘獨自扔在河邊,她孤零零的,如何回去?不如先讓她去自己家,然後再商量怎麼辦。

李月兒想了一下,白子恒既然能從河中救她出來,應該不是壞人,況且自己現在確實沒地方可去。見她點頭答應,白子恒收起漁網帶她回家。

這個早上,魚沒有捕到,反倒是救了個姑娘,看父母疑惑的表情,他將事情緣由說了一下,明白過來的母親趕緊拿出幹衣服讓李月兒換上,心疼得婦人連連落淚。

家住河邊,王氏最知道水火無情,如此一個姑娘家,落入水中半夜沒被淹亡故,實是運氣太好,雖然是夏天,姑娘也應該凍壞了。

李月兒一看此家人,便明白他們都善良,一直懸著的心放下來,提著心勁時倒沒有什麼,當懸著的心放下,她竟然再次暈死過去,待到醒來就開始額頭滾燙。

她這是嚇出病來了,王氏有經驗,照顧她躺下,讓她在此處安心養病。

本來,李月兒想的是到了白子恒家,簡單休息後便要想辦法回去,可現在渾身無力,根本不能行走,這回去的事自然要向後推。

如此,李月兒便在白子恒家住了下來。人如果被嚇出病來,往往會綿延許久。而李月兒此一病便是半月有餘,她心中焦急,一來想要急著回家,因為她突然不見,家中父母和哥哥肯定擔心,此時不知道如何尋找自己呢。然後就是她感覺自己一直住在別人家裡,而且自己還帶著病,需要人家找郎中,是個負擔。

豈料越是焦急便越是不容易好起來,惹得她幾次落淚,恨自己身體太弱,王氏每日勸她,婦人半點也不煩,不僅是她,白子恒和父親也沒有感覺什麼。

人家姑娘落難,他們碰巧搭救,姑娘卻病了,他們怎麼能忍心將姑娘趕出去?讓她去哪裡?住在家中,無非是多一個人吃飯而已,雖然幫她找郎中也需要花錢,但平日裡白子恒送給別人多少錢?

一家都是善良之人,使李月兒非常感動,也暗暗慶倖自己運氣好,如果碰上惡人,此時不知道是什麼境遇呢。

在王氏細心照顧和開導下,李月兒的身體慢慢好了起來,二十天后已經能下床行走,一個月後,她完全恢復過來。

見李月兒身體恢復正常,白子恒一家卻發起愁來。

為什麼呢?人家是個未出閣的大姑娘,一直住在他們家算怎麼回事?又不是他們家兒媳婦,必定要讓她回去。但問題是,怎麼回去?假如讓李月兒單獨去行走兩百里路,別說王氏了,白子恒也不放心。

留著不是,讓人家走也不是,全家人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

其實,這純粹是善良帶來的苦惱,他們因為不放心姑娘所以而苦惱,假如是毫不關心別人的人,自然不會煩這些事。救了她已經是大恩,而且還讓她養了一個月的病,仁至義盡。如今好起來了,自行回家就可以了。

一家人數次商量拿李月兒怎麼辦,李月兒也知道這件事,她有心一個人回去,又怕在路上出事。

最終,白子恒拍板做出決定,自己送李月兒回家。

李月兒大吃一驚,她感覺世上這樣的好人不多,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父母皆同意他的決定,貼心為他們準備了盤纏和乾糧,讓白子恒帶著,和李月兒一同出發而去。

男女同行,該有不少話,但白子恒木訥,李月兒在他家裡住了一月有餘,他跟人家說的話不能超過二十句。此時送她,他的話更加少,只知道悶頭趕路,十分無趣。

實際上白子恒十分聰明,他只是怕人家李月兒尷尬,況且他認為,將李月兒送回去後便不會再有交集,說那麼多廢話幹嘛呢?不如早點送到,自己也好早點回來。

世間之事,往往事與願違,他越是著急趕路,就越是會發生別的事。離開家一百五十裡,便遇到了別的事,使他再邁不動步。

原來,他看到一幫人在毆打一位老者,老者連連求饒,可這幫人竟不為所動,邊打邊要讓老者交待出黑衣竊賊究竟是不是他兒子。

白子恒看得直皺眉,這幫人如此毆打老者,怕是會打出毛病,但他此時只是站著,因為對方說什麼黑衣竊賊,他不明白裡面有什麼事自己不知道。

看熱鬧的當然不止他和李月兒,還有別人,眾人七嘴八舌,說黑衣竊賊絕不會是老者兒子。

由於此處離李月兒家已近,她對黑衣竊賊有所耳聞,看到白子恒疑惑,就跟他說了一下此竊賊。

長久以來,此處有個黑衣竊賊,身體靈活,善使一把大刀,別說不被人發現,就算是被發現了,也能憑著一把大刀成功逃走,已經偷了很多戶人家。

兩個月前,這裡一戶人家被盜,這戶人家異常富有,且是有身份之人。黑衣竊賊盜竊時被發現,倉皇之中逃走,將盜得的大部分財物留下,僅帶走了一個包袱。

恰恰是此包袱,惹得這戶人家大怒,因為裡面有他們家傳的一件寶貝。所以,他們已經尋找了兩個月有餘,誓要抓住此盜賊。

這時候毆打老者,可能是懷疑他的兒子。

白子恒聽得奇怪,他們懷疑兒子,難道不該去找兒子,為何要毆打老者?

旁觀的人聽後失笑,說一邊那個拍手叫好的之人就是老者的兒子。

白子恒大驚失色,仔細看,邊上果然有個拍手叫好的人,此人面目呆滯,分別是個憨傻之人,怎麼可能是盜賊?

旁邊的人歎了口氣:「他們懷疑兒子在裝傻,所以毆打父親,想讓兒子忍不住阻止。」

真是豈有此理!

白子恒聽得勃然大怒,老者兒子是不是憨傻,一問鄰居便知,他能裝一時,以前可不能裝,只需要問一下以前是不是這樣就行了,為何要一直打老者?

他張嘴便欲阻止,但此時卻突然聽到一聲暴喝:「豈有此理!此老者兒子怎能是竊賊?你們這樣打人,是仗著誰的膽子?」

白子恒看向此人,發現是個壯實漢子,他正要叫好,身邊的李月兒卻驚喜叫喊:「哥哥!」

哥哥?白子恒驚訝萬分,壯漢聽到喊聲回頭,看到李月兒後滿臉驚喜,想要過來又站住,對著打人者怒目而視。這幫人悻悻而走,白子恒趕緊過去扶起了老者,而壯漢則拉著李月兒的手失聲痛哭。

白子恒感覺壯漢挺有趣,剛才喝聲如雷,嚇得那幫人離開而去,此時卻拉著李月兒的手潸然淚下,反差也太大了。不過,他此時顧不上別的,先查看了一下老者傷勢,那幫人叫喊得歡,並沒有下重手,老者傷得並不重。

可老者仍然非常傷心,忍不住哭泣,顯得很是可憐。

想想也難怪,他和兒子相依為命,但兒子卻平白被誣為竊賊,他能不傷心嗎?

白子恒看得心中難受,反正此時李月兒已經見到了她哥哥,自己再不用去送,那麼身上的錢也沒用了。他伸手從身上掏出錢來遞給老者:「老伯休要難過,我身上錢不多,送給老伯,買些東西,和兒子好好生活吧!」

老者老淚縱橫,欲要給他磕頭,他豈能讓人家磕頭,伸手拉住,無論如何不能讓老者跪自己。

「好!好!好!」

一邊的壯漢連叫三聲好,過來一把拍在白子恒肩膀上:「做得好啊兄弟,做得好!」

白子恒肩膀被拍得生疼,只好對壯漢苦笑。

壯漢的確是李月兒的兄長,名叫李正雄,一身蠻力。他為什麼會到此?當然是為了尋找妹妹,他帶著妹妹出來,可在船上時妹妹突然消失不見,他婚也不結了,已經苦苦尋找一個月。

路過這裡,見到老者被欺負,他上前喝止,不料竟巧遇妹妹。

李正雄詢問李月兒這一個月去了哪裡,兄妹兩個說話,無所事事的白子恒打量老者的家,這個家家徒四壁,沒有幾樣擺設,地上堆著張爛漁網,想來老者也是靠捕魚養活自己和兒子。

他過去看著這張破爛的漁網,眼中不由得泛起淚花,這漁網太破了,能抓到魚嗎?

所以,他跟李月兒說道:「既然你兄長找到了你,便不用我去送了,你且跟你兄長回去,我在此處幫老伯將漁網織好再回轉。」

李正雄此時已經聽李月兒說明白了事情緣由,妹妹是白子恒所救,而且一家人照顧了妹妹一個月。他豈能就此帶著妹妹回去?只見他兩眼圓睜,過去重重拍在白子恒肩膀上,差點把白子恒給拍翻在地上。

李正雄撲通跪在地上,對著白子恒就磕頭:「恩人,你救了月兒,那就是救了我,你是我們全家的恩人,如果找不到她,我也不會獨活,你是個好人啊,把身上錢都給了老伯。什麼叫我們先走?你必須要跟我們回家,要好好感謝你。正好,既然找到了月兒,這婚也便能成了,你隨我們過去,吃喜宴去!」

白子恒張嘴便欲拒絕,但李月兒也說道:「既然如此,你便隨我們去吧,家中父母也該見見救了月兒的恩人。」

白子恒還想拒絕,李正雄雙眼一瞪,將他的話給瞪了回去,他只好苦笑說道:「既然如此,也好。不過,老伯的漁網實在太破了,我幫他織好再去。」

李正雄不同意,家中父母每日煎熬,豈能在此耽擱?不如這樣,拿走漁網,反正他過幾天還會回來,到時候也修好了,再送給老伯,豈不兩全其美?

白子恒認為這是個辦法,老者也同意,他便帶著漁網和李正雄以及李月兒回家而去。

五十裡路很容易趕,待到了李月兒家中,白子恒有些吃驚,李家高門大戶,一看家境就非常好,再想想李月兒在自己家住時吃的那些,反倒有些委屈人家了。

李家人對他的感激簡直超出了預料。

李月兒母親自從女兒丟失後,已經病了二十多天,此時聞聽女兒回來,病馬上好了,抱著女兒大哭。李月兒父親圍著白子恒連轉三圈,一拍腦袋,讓人搬出一箱銅錢來,要送給白子恒。

白子恒趕緊拒絕:「伯父太客氣了,救月兒是舉手之勞,她被救後病倒,豈能看著她生病而不管不問?所以,不管是救她還是照顧她,都只是在下應該做的,伯父拿出這麼些錢來,有點嚇著子恒了,子恒斷斷不能收。」

李父和李正雄對著他伸大拇指,兩人被白子恒的人品折服,當下擺下酒宴,拉著白子恒坐下飲酒。

飲酒期間,白子恒才明白,因為李月兒的丟失,原本準備成婚的李正雄沒有完婚,他說什麼時候找到妹妹,什麼時候再成婚。而新娘那邊也十分愧疚,一直在耐心等候。

如今李月兒回家,李家馬上準備將擱置的婚事給辦了,白子恒不能走,要留下吃喜宴。

白子恒無法拒絕,反正婚事就是這幾天,李家原本就準備好了一切,也耽擱不了多久,他便同意下來,先在李家住下。

李家張燈結綵,白子恒無所事事,幸好將老者漁網帶了過來,他才有點事幹,要不然就太尷尬了。

明天便是李正雄完婚日,白子恒將漁網也修得差不多了,他吃過晚飯後就回到屋中,想要趕著將漁網修好。他是這樣打算的,今晚修好,明天參加過李正雄的婚事,後天便回去,回去的路上將漁網還給老者。

不料尚沒修幾下,有人敲門,他開門,發現是李月兒和母親。

他不解看著這娘倆,李月兒母親馬氏不住打量他,臉上帶著笑意,這讓他更加感覺莫名其妙,漁網也顧不上修了,端坐著等待馬氏說話。

「孩子,多大了?可曾婚配?」

他撓頭一一回答,馬氏聽得眉開眼笑,一邊的李月兒羞得俏臉通紅,索性轉身出去。

白子恒不明所以然,馬氏突然說道:「你看我們家月兒如何?」

「月兒如何?月兒很好啊!」

他不知道馬氏要幹什麼,只能隨口將實話說出來,李月兒的確不錯,長得漂亮,人也懂事。

馬氏一拍巴掌:「如此的話,等正雄婚事過後,你們兩個便也把婚事給辦了吧。」

白子恒聽得目瞪口呆,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馬氏為何突然說出這樣一句話,他跳了起來,對著馬氏連連擺手:「使不得,伯母,這萬萬使不得。」

他為何如此大的反應?他也看到了李家家境,再想想自己家?門不當戶不對啊!另外,馬氏為什麼要突然說這樣的話?他感覺根本沒道理。

馬氏臉上笑意不減:「唉,兒大不由娘啊!」

兒大不由娘?白子恒呆在當場,聽馬氏的話,這竟然是李月兒的意思?她喜歡自己?

其實,白子恒哪裡能懂得姑娘的心思?李月兒看上他,當然不是報救命之恩,而是他們家照顧一月有餘,使李月兒感覺到了善良。此外,白子恒為人正直,他身上就帶了那麼多錢,一併給了老者,還幫人家修漁網。

這些,都讓李月兒好感倍增,女孩兒的心思,自然是先說給母親,馬氏和丈夫皆不是嫌貧愛富之人,所以馬氏就來探白子恒口風。

但她的話卻嚇到了白子恒,他做夢也不會想到,從水中救個姑娘,竟會嫁給自己,這要是讓父母知道了,還不把他們樂瘋?

見白子恒面紅耳赤,馬氏更加高興,這件事有門啊。

「娘,你莫要再說了,別再說了。」

原來,李月兒出去並沒有離開,躲著偷聽呢。見白子恒窘迫,她也害羞,就出言阻止。

馬氏點頭出去,徑直去了,竟把李月兒留在了這裡。

白子恒不敢抬頭看李月兒,以前倒沒感覺什麼,此時突然聽到馬氏許妻,他感覺自己臉火熱。

此外,李月兒也當真大膽,已經是夜間,他怎能跟自己同處一室?

其實他想多了,李月兒留下,是有點疑惑要跟他說。

李月兒這段時間一直在想自己為何會突然落水,她猛然想到,在船上時,自己好像看到水中有人跟著船,她跟哥哥和嫂子說了,他們皆認為自己是在胡說八道。

當天夜裡,自己便莫名其妙落了水。

白子恒聽不出這裡面有什麼疑點,可李月兒卻一直說這不對勁,但要說哪裡不對勁,她又說不出來。

兩人相對無言坐了一會兒,李月兒起身離開。

白子恒沒心思修漁網,也沒心思睡覺,躺在床上時而笑,時而認真思索,其實他腦子一團混亂,一夜都沒有睡著。

次日,李家大喜,李正雄完婚。

親戚朋友都已經到來,下午時,李正雄去接新娘,家中人開始落坐,只等接來新娘,拜過堂後就開宴席。

白子恒坐得離拜堂處非常近,這是李家拿他當上賓。

別人都是李家親戚朋友,自然認識,他卻一個人也不認識,坐著無所事事,乾脆將漁網抱了出來,昨晚因為馬氏的話使他心亂如麻,也顧不上修,此時閑著沒事,將最後一點給修完。

他剛修完,就聽外面傳來吹打聲,新娘接回來了。

眾人都跑過去看熱鬧,他卻坐著沒動,不過他將漁網丟在了桌下,人家等下要拜堂,他拿著個漁網算怎麼回事?

李正雄和蒙著蓋頭的新娘雙雙進家,正前面擺著張桌子,端坐著李父和馬氏,都是笑容滿面。

一對新人在父母面前站住,一邊有人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他們拜堂時,白子恒突然發現不對勁。

新娘喜服頗大,加上袖筒深幽,原本看不到任何皮膚。但拜父母時需要跪下,再站起時,新娘伸手去拉拽喜服,將雙手露了出來。

白子恒看到新娘雙手粗糙,而且虎口處有非常明顯的繭子。

他目瞪口呆,心念轉動,想到了昨晚李月兒跟他說河中好像有人跟著船。

他不由得坐立難安,因為他心中有個懷疑,可又怕自己弄錯。眼見李正雄和新娘拜完了堂,將要進入洞房時,他靈機一動,突然喊了一聲:「抓住黑衣竊賊。」

他冷不丁喊了這麼一句,眾人驚訝看他,可新娘竟然身子一縮跳上了桌子。

眾人大吃一驚,新娘身體如此靈活?沒見她曲腿,竟似直接蹦了上去。

見新娘跳上了桌子,並且扯掉了蓋頭,身子微弓,作勢欲逃,白子恒卻從桌下拿出了漁網。

剛拿出來,新娘從桌上跳起,欲要落進人群中。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間,眾人猝不及防,全都愣在當場反應不過來。說時遲那時快,白子恒對著新娘伸手拋出了漁網:「你給我下來吧!」

他撒網多年,技術非常好,漁網直接扣在竄起的新娘身上,將她從空中拉了下來,她越是掙紮,漁網便纏繞得越緊,最終無法動彈。

大家此時方才反應過來,駭然看著新娘,她在漁網中兇相畢露,對著白子恒大吼:「壞我好事,我要了你命!」

她此話一出,加上她剛才的靈活跳動,眾人確認白子恒沒錯,這新娘竟然是一直做惡的黑衣盜賊,誰能想到竟是個女人?

可讓眾人更沒有想到的是,新娘越喊聲音越粗,竟然變成了男聲,這是個男人!

眾人一擁而上,將他牢牢捆綁,仔細看,雖然面目清秀,但喉結隱隆,的確是個男人。

李正雄傻了眼,自己娶的新娘是個男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此人被捉,官差很快到來,事情也隨之真相大白。

沒錯,這個新娘的確是個男人,只是長得瘦小清秀。此人自小跟人學輕身之術,長大後起了歪心思,靠盜竊為生。

由於他身體靈活,且一把刀練得出身入化,一直沒被捉住。他聽說李家有一件傳家寶,但李家看守很嚴。所以,他想出了個主意,假裝女人要嫁給李正雄。李正雄是個粗人,根本沒發覺他是個男人,還準備成婚。

之所以惦記李家的寶貝,是因為他們前段時間偷了一戶人家,由於被發現,沒盜得錢財,卻盜得一樣寶貝,尋人問價,價高得使他們心驚,他們決定以後偷寶貝,這也是他跟李正雄成婚的原因。

他們盜得寶貝,卻無法出手,因為盤查得太緊。於是,他們就借著和李正雄以及李月兒外出遊玩,將寶貝帶了出去。此寶貝值錢,他的同夥不敢讓他獨自帶出去,所以就一起出去。

在河中時,同夥都在水中拽著船而行,卻被李月兒無意中看見。李月兒說了這件事,使這個賊起了殺心,他下藥後趁著李月兒和李正雄睡著,將李月兒拋入河中,不料李月兒命大,被秸稈駝起,又被白子恒所救。

白子恒之所以懷疑,是因為李月兒跟他說在船上發現異常,他當時沒有在意。可當看到新娘雙手粗糙時,他感覺這不應該是雙女人的手,加上看到虎口處那麼厚的繭子,他又想到李月兒說的賊人善使一把大刀。

幾個疑點結合在一起,使他喊出那句抓黑衣賊。此賊驚慌之下跳上桌子,導致暴露。

如此,橫行許久的黑衣盜賊就此落網,是被白子恒用漁網給捉住的。

李家大婚一場,新娘竟是個男人,還是個賊,讓李正雄十分鬱悶。不過他們還是感激白子恒,因為此賊「嫁」給李正雄的原因,就是想在新婚之夜滅掉李正雄,並且趁著大婚混亂,盜走李家之寶。

白子恒不僅救了李月兒,還救了李正雄,甚至是他全家。

賊被帶走,這酒席怎麼辦?李父和馬氏感覺擇日不如撞日,就著這些東西,給白子恒和李月兒舉辦了婚事。

婚後一月,白子恒帶著李月兒回到家中,家中驚喜萬分,而小倆口恩愛纏綿,自不待言。

諸位,白子恒娶妻這件事十分戲劇性,他捕魚卻救了李月兒,見李月兒受到驚嚇病倒,全家照顧她,使李月兒感動。

擔心李月兒獨自行路危險,白子恒主動相送,路上碰到老者可憐,他更是直接將錢送給老者,還要幫老者修漁網,也正是此漁網,使他抓住了黑衣賊。

他做的這一切,都在顯示著他的人品。而李家也是善良之人,他們感激白子恒,在女兒對白子恒暗中情愫後,他們並沒有嫌棄白子恒家中貧窮,反而把女兒嫁給他,因為他們知道白子恒雖窮,但卻人品貴重。

白子恒因此得妻,看著是運氣太好,可如果我們仔細想想這件事,卻發現並不是運氣,一環接一環,皆都需要先付出,而付出的前提是人需要善良。

所以,抱有良善之心,才是白子恒得妻的真實原因,您覺得呢?

(本文由黑嫂原創首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