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腦洞文】壯志未酬的諸葛亮,駕鶴西行之路遇魏延,子午穀之爭是何結論呢?

【腦洞文】壯志未酬的諸葛亮,駕鶴西行之路遇魏延,子午穀之爭是何結論呢?
2022/01/07
2022/01/07

前言

諸葛亮逝于五丈原,魂魄飄飄悠悠往西北而去,他的內心實在不服氣,自己一腔熱血,興漢之夢被司馬懿這個傢伙無情地破滅了。如何面對先主劉備呢,在獨自徘徊著。不停的念道:「天不滅曹,我之奈何」

「丞相,等一下」忽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呼喚。回頭一看是魏延。

「文長,你怎麼也跟來了,我不是讓你代替我的職位,有序撤軍回成都麼」

「還說,不是你給了馬岱一個錦囊,馬岱冷不丁給了我一刀,這我就跟來了」

「沒有啊」諸葛亮呐呐地說:「我怎麼會幹這種自毀長城之事,想我大漢人材凋零,文長你又難得大將之材」。

「那就是被楊儀這廝給坑了」魏延看著諸葛亮一張誠實的臉,似乎不像在說假話,他生前也從來沒有懷疑過諸葛亮,只是有一事至今未明,諸葛亮為什麼沒採納自己的奇襲之計呢?

反正兩人已經脫離了凡塵,而不就此問個究竟,于是向諸葛亮鞠躬問到:「丞相,我有一事不明,第一次出祁山,您當初不採納我的子午谷之計,是出于什麼原因,有什麼問題麼,而事實證明用你的戰術,第一次北伐也是沒有成功」

關于奇出子午穀之結論

諸葛亮低頭沉思了良久,「文長,也許你的計策是對的,我實在是過于小心了,我當初不敢過于冒險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魏延趕緊追問一句!

「事以致此,咱們就不妨坦誠地交流一下,在北伐之前,我所經歷過的打仗只是平南,南蠻的實力與魏相比,不是一個等級,當時在想這第一次與曹魏交手,必須要做四平八穩地贏,因為咱們實在輸不起啊」

「照理說,你的奇出子午谷成功率是50%,風險也非常之大,一旦成功,還有一個條件,如果你兵臨潼關可能會更好一些,兵臨長安未必能行,雖然你久居漢中,對當地情況十分了解,在敵我軍力不對等的狀況下,咱們屬于弱小的一方,理當出奇制勝,但客觀地說這個計畫確實過于冒險,要取得成功,關鍵是出其不意,

如何才能做到奇?你熟悉地形,難道對方將領對地形一無所知?

但上千人、十多天的軍事行動不讓敵人察覺是不可能的,萬一曹魏在沿途派出很多偵察兵,一旦知曉我軍動向,一方面會在山中依託險要地勢進行襲擾和阻擊;另一方面會調集重兵把守午口,即使我軍不得入關中。

一旦被截在穀中,你的幾千人馬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咱們的北伐戰爭打了這麼多長,每次都是因糧食的問題而告一段落,你看哪一次會損失兵力上千人呢?主公伐吳不慎,兵力損失過半,使我朝元氣大損,讓人刻骨銘心啊。

假如換成另一種結果,即使費盡千難萬險帶兵殺到長安城下,面對這個千年古都,而且對手以逸待勞,你能立即將長安城拿下麼?你的幾千人,從子午穀殺出,又無攜帶攻城的重武器,對方只要是死守,你一時沒有攻下,也會被魏的援兵趕來後,陷入被圍的地步。夏侯楙雖然不是名將,但也不至于看到你的區區幾千人就棄城而逃,萬一夏侯楙不逃,你的計畫就全盤皆輸了。你的幾千人馬則還是有去無回。咱們第二次出祁山在陳倉在被陳倉守將郝昭堅守那麼久,而無法拿下,長安城更大,5000兵馬也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拿下的。

《孫子兵法》說:‘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也就是說常規戰法為‘正’,出其不意為‘奇’,二者必須結合起來,脫離常規戰法的基礎,一味出奇則未必制勝。以5000能戰之兵去攻長安,雖是奇兵,但缺少常規戰法作為基礎就成為孤軍。

很簡單,你的給養如何解決?咱們不是周邊那些胡族,可以以戰養戰,如果以戰養戰掠奪老百姓的財產,咱們將失去民心,而我們發動戰爭的目的是「匡扶漢室」,必須得民心,符合天意,否則咱們匡扶漢室又有何意義呢?

當時,對于你提供的計策也是經過再三考慮過的,最終沒有採納。

原本安排趙雲、鄧芝率一部分人馬進入褒斜道,大造聲勢,給人以殺入關中、直取長安的感覺,本人率主力悄悄奪取祁山。

只要佔領了祁山,也就打開了通往曹魏涼州管轄區的通道。而涼州是曹魏的西部屏障,由于歷史原因,曹魏在這裡的控制相對薄弱,攻取的難度最小。如果能佔領涼州,就可以居高臨下,向東直取雍州,大業可成啊

只是,馬幼常失守街亭,誤我大事啊」

諸葛亮為何生命不此奮鬥不已呢?

魏延聽了,覺得諸葛亮講得也是有道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依據丞相的意見,其實在雲長失去荊州之後,咱們取勝的機會就很小了,為什麼丞相還是一而再的出祁山攻打曹魏,以至于累死在五丈原,為什麼不能休養生息呢」

諸葛亮長歎了一口氣:「這也是我一生的痛,當初如果換一個能與東吳處理好關係的人駐守荊州,或許情況也大不相同,但是在當時看來,雲長武功蓋世,又精通兵法,獨擋荊州一面其實是最佳人員,其次則是子龍和文長你了,可當初奪取益州和後來鎮守漢中也需要人,主公選擇了你,也是對你能力上的認可」。

「你講得對,咱們失去荊州之後,基本上是複漢無望了,但是益州無法與北方、東吳相比,在同等條件下發展,咱們後勁不足,差距只會是越拉越遠。就算咱們不攻打曹魏,他們也會來進攻咱們,哪個又何嘗不想過太平日子,正所謂忠人之托,不可有負」

「當年主公在白帝城托幼主于我,也可謂是壯志未酬,我又如何忍心苟且度日呢?」

魏延此刻對丞相的怨恨之心消失得無影無蹤。再次一鞠躬:「丞相的高度,非吾輩可所及,魏延服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