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書生夢到葫蘆,屢試不中,多年以後,才知道其中隱情

民間故事:書生夢到葫蘆,屢試不中,多年以後,才知道其中隱情
2022/02/26
2022/02/26

撰文 | 夏西

明代宣德年間(1426-1435年),湖廣黃州府有個姓吳的讀書人,名叫吳生有,五六歲時就失去了父親,年輕的寡母含辛茹苦,一手把他拉扯大,還節衣縮食,供他讀書認字。

母親如此辛苦,吳生有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一心想著長大以後可以科舉高中,光耀門楣,讓寡母過上富貴日子。於是,一朝高登青雲路,報得慈母三春暉,成了吳生有從小就立下的志願。

一轉眼,十年過去了。吳生有果然不負眾望,寫得一手好文章,在十裡八鄉很有名氣,就連先生們都舉手稱道,說他別說去考個秀才,就是以這水準去考舉人,都是罎子裡面抓王八,十拿九穩了。

吳生有聽了先生們的話,心裡不禁樂開了花,連忙回家告訴了母親,母親也非常高興。

第二年,吳生有抱著雄心壯志,相繼參加了童試和鄉試,連連報捷,果然中了舉人。消息傳到家裡,守寡十餘年的老母親臉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吳生有看在眼裡,非常高興,不由得暗下決心,一定要去京城參加會試,中個頭名狀元,以光耀門楣,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

於是,吳生有便更加地發憤圖強,日夜苦讀,隨即,信心滿滿地前往京城,準備參加會試。

在考試的前一天,吳生有早早睡下,可是卻怎麼也睡不著,直到半夜時分才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卻做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夢: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道人走到他的床邊,似笑非笑,也不說話,只是伸手遞給了他一個小葫蘆。

吳生有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還是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接過了葫蘆,還沒等他看清老道人的臉,他就突然消失不見了。

吳生有嚇得不輕,一下子就醒了過來,手中空空如也。他躺在床上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其中的寓意。

這時,生員進場的鐘聲響起。吳生有也來不及再想,便把它拋之腦後,躊躇滿志地走進了考場。

一連三場下來,吳生有不管是策論、詩詞還是制藝,都寫得是花團錦簇,樣樣俱佳,心想:這次就算中不到頭名狀元,三甲肯定是綽綽有餘,不在話下。

幾天後,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終於放榜了。吳生有約上幾個好友,一起前去看榜,誰知,一直從榜首看到榜尾,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

同伴們歡呼雀躍,互相慶祝自己高中,而吳生有的失望之情可想而知,只得一個人背起行囊,唉聲歎氣,偷偷地返回了黃州府。

一連幾天,吳生有都把自己關在書房,左思右想,心中始終無法釋懷。然而,他的母親卻非常看得開,時時前去安慰道:「我的兒,千萬不能著急上火,你已經高中了舉人,已屬不易。況且還有下一次呢?」

吳生有一聽,覺得很有道理,又不想讓母親擔心,便在心中自己安慰自己:我今年不過才十七歲,就算下一科再中進士,也是少年成名,何必要如此妄自菲薄呢?

這樣一想,心情頓時平靜了下來,一如既往地讀書會友,刻苦攻讀,一心等待著下科再考。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很快三年就過去了,又到了進京參加會試的日子了。吳生有也再一次踏上了進京的道路,住進了同一家客棧裡。

這天晚上,吳生有竟然又做了一個同樣奇怪的夢,夢見那位老道士又把一個稍大的葫蘆遞給了自己。醒來再去應試,卻再一次名落孫山,失望而回。

從此,吳生有每次前去應試,都會在臨考之前做到同樣一個夢,而在考場上,無論他怎麼出色發揮,寫出如何錦繡文章,卻一直榜上無名。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吳生有自己也記不清到底參加了幾次會試了,而他也從一個清秀俊朗的白麵書生變成了一個油膩的中年人。

這些年,老母親早已委託媒人,給他說下了一門好親事,妻子漂亮溫柔,賢淑良德,還給他生了一對好兒女。一家人在一起盡享天倫之樂,日子過得非常愜意,而老母親也一再勸慰他,讓他安心待在家裡,守著妻兒老小,好好地過著安穩的日子,不要再去四處奔波,想著去考什麼狀元了。

話雖如此,可是吳生有卻始終還是心有不甘,心想自己才華橫溢,滿腹經綸,不說考上狀元,起碼也能中上一個進士吧?於是,他雖然答應了母親,卻依然還是暗自用功,日夜苦讀,想實現自己兒時的夢想。

這一年,又逢考期,吳生有辭別母親、妻兒,再次踏上了赴京應試之路,住進了另一間客棧裡。這些年來,他為了不想做出同樣的夢,已經不知道換了多少家客棧了。

誰知,剛一走進客棧,吳生有竟然遇到了同樣來自於黃州府的一位姓夏的書生,兩人一見如故,相見恨晚,為了可以徹夜長談,互相切磋詩文,就相約住在了同一個房間裡。

到了臨考的前一晚,吳生有心驚膽戰,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個跟隨自己多年的葫蘆夢。這一次,他突然發下了狠心,想到了一個辦法。

這一晚,夏生為了第二天從容應試,早早便在裡間睡下,而吳生有卻獨自一個人坐在外間,泡了一壺濃茶,一邊聽著夏生細微的鼾聲,一邊苦熬著瞌睡,準備拼了一晚上不睡覺,也不能讓這個如影隨形的怪夢壞了自己考試的兆頭。

漫漫長夜,非常難熬。吳生有一直數著更漏,從一更等到雞叫三遍,終於迎來了黎明的曙光,雖然身體疲憊,他的心裡卻非常高興,心想總算擺脫了這些年來這個鬼一樣的葫蘆。

這時,裡間傳來一陣窸窣聲,夏生也起床了,等他出來一看,見到吳生有竟然一夜未睡,不禁非常奇怪,隨後又神秘兮兮地對他說道:「真是怪事!我剛才做了一個怪夢,夢見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道士,送給你一個葫蘆,那個葫蘆好大,差不多有一人多高……」

話沒說完,夏生見吳生有臉色蒼白,垂頭喪氣地坐在椅子上,大吃了一驚,便上前去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吳生有沒有回答,內心感到一陣窒息,語無倫次,喃喃地說道:「完了!完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個鬼葫蘆看來是跟定我了,這一科肯定又是空歡喜一場了!」

隨後,吳生有便站起身來,準備收拾東西返回家鄉,再也不來應試了。夏生見狀,大吃一驚,急忙一再詢問,吳生有見此情形,也不再隱瞞,便把這些年來一直做這個葫蘆怪夢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他說了一遍。

夏生聽罷,也非常驚訝,卻一再安慰吳生有道:「俗話說得好,既來之則安之。你既然已經報了名,也不能不去,何不放開胸懷,再去應試一次,說不定可以旗開得勝,馬到成功呢?也免去了日後悔恨不已。」

吳生有聽了夏生的話,也有些心動,便跟著他走進了考場,卻還是無精打采,根本沒有以前那樣,把心思放在文章上,反而應付了事,草草交了卷,回到客棧裡蒙頭大睡。

幾天後,又到了放榜的日子。吳生有早有準備,知道自己肯定又沒有希望,怎麼都不肯去看喜榜。夏生勸了半天,也無濟於事,只好一個人去了。

到了中午時分,夏生興沖沖地跑回來,一把搖起吳生有,告訴他中了三甲第十七名。吳生有聽了,並不相信,以為他是跟自己取笑而已。

夏生見他不信,拉起他就跑了出去。到了懸掛喜榜處一看,吳生有果然高中,而夏生也位列三甲。

這時,吳生有早已不是那個熱衷於功名的年輕書生了,可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這畢竟是人生的一大喜事,吳生有也非常高興,跟著高中的眾人一起去拜會座師。

當時,一同在座的還有兩個年輕人,大約只有十六七歲,吳生有看到他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當年風華正茂的年紀,不禁嗟歎不已,心裡也不免有一種馮唐易老、李廣難封之感!

於是,吳生有上前一問,原來這兩個人正巧就位列他的前面,一個是三甲的第十五名,一個是三甲第十六名。

吳生有一聽,非常驚訝,便再次請教他們的姓名,得知他們竟然一個姓胡,一個姓盧,都是今科第一次進京應試,便高中了進士。

「胡,盧……葫蘆!」吳生有大驚失色,突然想到了這些年的那個奇怪的夢,一下子便全部明白了過來,隨後又露出了一絲苦笑。

原來,這麼些年來,自己屢次應試,卻一直都無法得中,是因為胡盧(葫蘆)這兩個讀書人還沒有長大罷了。

特別聲明:民間故事是前人給我們留下來的寶貴的文化精華,旨在宣揚正義,闡述公理,不可等同於封建迷信。圖片來自于網路,若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