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寡婦院中傳來驢的慘叫,貨郎偷眼觀瞧,嚇得兩腿打哆嗦

民間故事:寡婦院中傳來驢的慘叫,貨郎偷眼觀瞧,嚇得兩腿打哆嗦
2022/03/21
2022/03/21

故事發生在宋朝治平年間,開封府東明縣有一個名叫穆壽魁的貨郎。一日,穆壽魁外出販貨,回到城郊時已經到了初鼓時分。當穆壽魁經過一戶人家的門前時,突然聽見院內傳來一陣驢的慘叫聲。穆壽魁借著月光仔細觀瞧,這才發現眼前這戶人家自己認識。

這戶宅院的主人名叫聞媚娘,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婦人。聞媚娘的丈夫名叫呂六郎,是個鐵匠,只可惜兩人婚后不久,呂六郎便死了,因此聞媚娘守寡家中。聞媚娘家靠近官道,穆壽魁時常到她家討水喝,故而兩人相識。

穆壽魁常常感慨,這麼好的女人,命卻這般苦,實在是可惜了。穆壽魁暗暗下定決心,準備掙夠一百兩銀子,就向聞媚娘提親。今日穆壽魁經過聞媚娘家門口,聽得院內傳來驢的慘叫聲,穆壽魁不禁心中大驚,這深更半夜媚娘家為何傳出這般動靜,莫不是她遇到了什麼事情?

聞媚娘家墻外正好有個土堆,穆壽魁站在土堆之上,借著月光朝院中偷眼觀瞧,這一看不當緊,穆壽魁嚇得趕緊捂著嘴巴,兩腿直打哆嗦。只見聞媚娘家院中擺放著一個鐵架子,鐵架子中間固定著一頭黑驢,有兩個壯漢拿著刀直接在驢身上割肉,聞媚娘則是坐在一旁烤肉。

穆壽魁之所以嚇得兩腿打哆嗦,一是因為害怕,二是因為憤怒。害怕是因為他一眼認出那兩個壯漢并非旁人,正是山匪頭子南霸天和北霸天,這兩個山匪頭子經常下山打家劫舍,故而穆壽魁一眼便認了出來。穆壽魁憤怒的是,他們三人吃的竟是自己的驢,而且手段如此殘忍!

原來,這天是穆壽魁第一天當貨郎,昨天穆壽魁還在給財主家放驢,誰知放驢的時候穆壽魁睡著了,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驢已經不見了。財主讓穆壽魁賠償驢錢,穆壽魁無錢賠償,最后財主干脆給了他一挑貨物,讓他四處販賣,所得利錢慢慢償還驢錢。那黑驢的四只蹄子皆是白色,故而穆壽魁一眼認出。

穆壽魁疑惑不解,自己養的毛驢怎麼會到了聞媚娘家中,莫非是南北霸天偷的驢送來的不成?穆壽魁蹲在墻角偷聽,這時南北霸天稱贊說道:「這種驢肉吃法果然不錯,肉質鮮嫩無比,今日讓媚娘破費了,買這頭驢恐怕也要花費幾十兩銀子。」

那聞媚娘嬌滴滴說道:「我們縣有個憨子名叫穆壽魁,經常到我家討水喝,昨日我見他牽一頭驢上山放驢,便在他水壺中放了些藥,等他到山上口渴喝水,暈倒之后我便把驢牽回來藏在后院,今天驢肉我們也吃不完,到時還可以再賣些銀兩,好給兩位哥哥打酒喝。」南北霸天齊聲稱贊:「媚娘好手段,看來今天晚上我們弟兄二人要好好賣力才是。」

聞媚娘說道:「聽聞驢皮大補,兩位哥哥幫我割些,奴家不敢。」北霸天說道:「你連丈夫都敢殺,割個驢皮竟如此膽怯,這一點都不像你的做派啊。」聞媚娘說道:「呂六郎那死鬼是我用藥毒害的,終歸沒有動刀,我還是挺害怕見血的。哥哥以后莫要再提起此事,唯恐隔墻有耳。」南霸天說道:「你這宅院地處荒郊,哪會有人來此,況且有我兄弟二人罩你,天塌下來有我們頂著。」

聞媚娘依偎在南北霸天懷中撒起嬌來,不一會院中傳來不可描述的聲音。穆壽魁此時怒火中燒,挑起扁擔飛一般跑到縣衙,當時縣令正在為緝捕匪盜發愁,并發出告示,倘若能夠提供南北霸天線索的,獎紋銀二百兩,倘若能夠直接將匪首緝捕歸案的,獎紋銀五百兩。縣令得知這兩個匪首就在城郊,感覺機會難得,當即派兵丁衙役將聞媚娘家包圍。

當眾人撞開房門時,南北霸天兄弟二人和聞媚娘還沒完事,眾官差一擁而上,將三人繩捆索綁押至縣衙。穆壽魁得了二百兩的賞錢,拿出其中的五十兩給財主償還驢錢,剩下的一百五十兩買房置地,娶了鄰鎮一個老秀才的女兒,夫婦二人日子過得安穩幸福。聞媚娘因謀殺親夫、勾結山匪、盜人牲畜,數罪并罰被判了剮刑,南北霸天亦被梟首示眾。

后記:

常言說得好,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穆壽魁弄丟毛驢,本來是一件壞事,但是他無意撞見偷驢真兇,而且幫助官府緝拿匪首,最后得到巨額賞銀,也算是因禍得福。而聞媚娘騙驢到手,最后卻因此事發喪命,也算是罪有應得。

【聲明】

本故事為民間故事,純屬文學創作,故事情節人物角色均為虛構,旨在豐富讀者業余生活,寓教于樂,請勿與封建迷信對號入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