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屠夫早起,聽到公豬和女神對話,撒泡尿救了全家6人

民間故事:屠夫早起,聽到公豬和女神對話,撒泡尿救了全家6人
2022/01/06
2022/01/06

明代南直隸徽州府,有一位屠夫,叫王立義,王立義本來是佃戶,靠租種農田為生。但是,種地不賺錢,他幹了好多年也沒掙到錢,還落了一屁股債。

一怒之下,王立義白手起家,他看別人殺豬宰羊很賺錢,于是借了一些錢,買了刀具,也開始殺豬屠牛,做起了屠夫。

然而,屠夫也不好做,王立義幹了將近十年,還是沒有做好。

有人說,王立義殺豬的技術不行,放血不夠,豬肉味道不好;也有人說,王立義不會割肉剔骨,回家不好煮肉;還有人說,王立義不會把握時間,過年過節的時候他弄不到羊肉,平時他倒是弄了很多,又賣不掉。

甚至還有人給王立義取了個綽號,叫他「快刀」,這可不是說他刀法好,而是「快刀斬亂麻」的意思,是笑話王立義殺豬像砍亂麻一樣。

王立義又氣又惱怒,最後自暴自棄,不到四十歲就死了。

臨終之前,王立義交待兒子王全仁:一定要好好做個屠夫,給你爹我爭光,不要被人家笑話了。王全仁那會兒已經十六歲,他完全明白父親的感受,一邊流淚,一邊點頭。

其實,王立義一直也在教兒子如何殺豬殺羊,不過他技術有限,王全仁雖然用心學,卻也沒有學好。

父親去世後,王全仁沒有立刻繼續做屠夫,他聽信母親的話,「磨刀不誤砍柴工」,花錢遊歷各地,四處打探屠夫,找到後就會在旁邊看,一看就是一整天。有時候,他甚至連飯都忘了吃。

晚上住在客棧裡,他就拿出刀,模擬殺豬宰羊,不斷練習,直到自己滿意為止。有些時候,他還願意免費幫別人殺豬殺羊。

一開始,有些人嫌棄王全仁,說他殺豬技術很爛;慢慢地,大家開始誇他了,有人說他刀法好,有人說他如庖丁解牛,遊刃有餘。三年後,幾乎聽不到有人批評王全仁的技術了。

王全仁心思多,很聰明,他覺得如果能偶爾打一些獵物,賣給大家吃,大家肯定也喜歡。于是,他又花了一年多時間,學習射箭、拋刀,直到百步之內,百發百中,他才停止學習。

功夫不負有心人,不到五年,王全仁屠宰的技術已經很厲害了,整個徽州府沒有比他更厲害的了,于是他回家,正式繼承父業,繼續做起了屠夫。

前面幾天,還有很多人來看笑話,覺得王全仁會跟他父親一樣,做不好屠夫,會被大家活活氣死。但是,幾天過後,他們不這麼想了,因為王全仁殺豬殺羊,乾淨利索,放血、刮毛、清理內臟、剔骨割肉、分成小塊,十分流暢,一氣呵成。

甚至,王全仁殺豬的時候,會有很多人來圍觀,因為他們從沒發現,原來殺豬也能這麼好看。用今天的話來說,王全仁也算是殺豬直播第一人了。

有空的時候,王全仁還會到附近的小山上打獵,他箭術高,飛刀技術一流,經常能打到野豬、兔子、狐狸、獐子、小鹿等野味。回來後,他要價不高,賣給眾人。很多人貪圖新鮮,也會來買,對王全仁的印象更好了。

所以,很快王全仁生意就火了,三年的時間,他不僅掙了幾百兩銀子,還娶了一個妻子,兩個美妾,生了三個兒子。

沒多久,母親去世,王全仁又守孝三個月。當然,他已經收了一個徒弟,有徒弟繼續開張殺豬,生意不至于沒人做。

這一天,王全仁讓徒弟開張賣肉,自己去山上打獵。許久沒有打獵了,他決定去打個大傢夥,也能多賣點錢。

進了山中,王全仁兜兜轉轉走了一大圈,居然沒發現獵物,很是奇怪。天快黑了,王全仁垂頭喪氣地回家了。快出山的時候,他發現了一頭小野豬,不到百斤,毛色烏黑,後背鬃毛如箭一般,看起來非常有氣勢,長大了肯定厲害。

小野豬也看到了王全仁,它似乎知道了王全仁是來捕獵的,看起來十分憤怒,瞪大了眼睛,惡狠狠地盯著王全仁。

王全仁心裡發毛,但眼前的小野豬他可捨不得放過,于是拈弓搭箭,射向小野豬。小野豬身體靈活,一下躲了過去。王全仁連發三箭,小野豬都躲了過去,一邊躲還一邊朝王全仁沖過來。

王全仁有點慌,這麼不怕死的動物還真是第一次見,莫非是初生野豬不怕獵?他來不及射箭,從腰間拿出飛刀,嗖嗖嗖發了出去,小野豬躲過了前面兩把飛刀,第三刀沒躲過去,額頭受到輕傷。

此時,小野豬已經到王全仁跟前,它一下把王全仁撞倒,然後兩腳踩住王全仁,巨口獠牙,沖著王全仁咆哮。奇怪,這小野豬明明制服了王全仁,可以下嘴,卻沒有趁機咬死他,似乎不想殺生。

王全仁動彈不得,他心中害怕,隨手摸起一塊大石頭,對著小野豬的腦袋砸了過去。三五下之後,小野豬昏倒在地。

王全仁起來,還想打死小野豬,忽然瞥眼看到了野豬尾部,動了心思:如果把這頭公野豬拉回家養起來,再跟家中豬配對,不就可以有許多小野豬了嗎?野豬肉可比家豬肉更勁道,價格也貴啊!

想到這裡,王全仁找來幾根木棍,用刀割了樹皮,把小野豬捆了起來,綁在木棍上,費盡了力氣,終于把小野豬拖了回家。

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家中妻妾已經等候多時。王全仁說了一句平安,然後把小野豬丟在豬圈裡。為防止意外,他把小野豬單獨放在一個圈裡,也沒有解綁。隨後,王全仁才換洗衣服,所幸沒有受傷。

第二天早上,天還沒有亮,心中一直惦記著小野豬的王全仁,已經早早地醒來了,他要看一看這只小野豬的狀態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他就留著養,如果不可以的話,他就要殺掉,不然肉就變味了。

此時,家中的妻子、小妾還有兒子們都還沒有起床。王全仁下了床,穿好了衣服,悄悄打開門,然後往豬圈走去。

還沒到豬圈的時候,他聽到了一陣聲音,似乎是有人在說話。莫非是有人要偷自己家的豬?還是有人惦記著這頭小野豬?王全仁弄不明白,他關了門,悄悄地靠近豬圈,仔細地聽著。

只聽一個女子說道:天神,你怎麼弄成這般模樣?

緊接著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他說,帝女桑,你有所不知,這件事情還得從頭說起。我本來是天上鬥姆元君之寵,因為犯錯,元君把我貶到此地,打成原形,重新修煉,並讓我負責守衛這片山林。我才來此地一個月,身軀還不夠強壯,所以只是一頭小野豬。昨日守護山林之時,看到經常來打獵的王屠夫,我已經將他制服,正要訓斥,不料他卻用石頭將我打暈。我不能顯出元神,亦不能用法,故而被擒。

帝女桑乃是炎帝之女,擅長神火術,她繼續問道:我知你是元君座下之神,但不知道天神以元君之令,喚我前來,所為何事?

豬神說道:昨日我饒過王屠夫,沒想到他卻下狠手,幾乎壞了我的肉身,要了我的命。若非我有金身保護,早已經被他打死。王屠夫殺豬屠羊,上山捕獵,傷生無數,天帝本就要懲罰他,只是還不到時候而已,現在,時機到了,我已收到天命,令你火燒王屠夫家,以示天威!

帝女桑不忍心,問道:屠夫殺豬宰羊,乃是天職,況且民以食為天,沒有屠夫,他們又怎麼吃得上肉?

豬神歎了一口氣,說:豬羊牛馬,原是他們馴化而來,養大殺吃,倒也沒什麼。只是,這山上的生靈,可不是如此啊!野豬、獐鹿、狐兔之類,都是天生天養,既沒有像虎狼一樣襲傷人類,也沒有像鼠類盜吃糧食,它們何罪之有?而王屠夫殺豬致富,娶妻養妾,生有三子,猶不知足,常去附近山頭捕獵,以至于山頭生靈幾乎絕跡,當地民眾也紛紛效仿,不是很過分嗎?

王全仁聽到這裡,冷汗連連。他明白,這些年他打了不少獵物,他能發財,不是靠賣豬肉羊肉,基本是靠賣野味。

正在想著,王全仁又聽到帝女桑說:既然天帝有令,且王屠夫又如此過分,那我尊令便是。

豬神交待了不可連累王屠夫家以外的人,又說了時間火候等。

王全仁一聽,時間不到卯時,正是天剛亮的時候。他看了看東方,已經有一絲紅光,那是朝陽初升的前兆。

王全仁忽然反應過來,連忙看了身後,只見屋中已經冒出濃煙,還出現了火苗,奇怪的是唯獨自家房子如此,左右兩邊都沒有火苗,仿佛被什麼東西罩住了一樣。

妻妾兒子都還沒起床。王全仁大駭,連忙沖進屋裡。此時,濃煙嗆人,王全仁覺得呼吸難受,他搖醒了妻子和兒子,然後讓他們出去。妻子和兒子驚慌失措,不知道怎麼回事,被濃煙嗆到不能說話。

王全仁稍微冷靜,四處看了看,沒找到水,情急之下,他一把扯下床單,脫了褲子,對著床單尿了一泡尿。然後把床單撕成小塊,讓妻子和兒子拿著尿濕的布條,捂住了口鼻,自己在前面開路,終于把妻子和兒子救了出去。

王全仁又到另一間房子裡,拿著尿濕的布條,給了小妾和兒子,救出了兩個小妾和一個兒子。

此時,王全仁已經燒著了頭髮和眉毛狼狽至極,再看豬圈,小野豬已經不見了。

大火燒了不到半個時辰,王全仁家化為灰燼,兩邊的房子卻一點事都沒有。那一刻,王全仁跪在地上磕頭,雖然沒有了房子,總算救出了一妻二妾三兒子。

王全仁從灰燼中扒出了一些錢,帶著妻妾,租了房子,暫時安定下來了。他知道以後該怎麼做了,倒也不傷心。

當天晚上,王全仁做了個夢,夢中,他又聽到了小野豬和帝女桑在說話。

帝女桑說道:王屠夫一家,逃過火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小野豬說道:王屠夫能逃出生天,也是天意啊!他已經知道錯了,暫且饒他一命吧,希望他以後能好好做個屠夫,不要再肆意捕殺山中生靈了。

從那天開始,王全仁再也沒有去打過獵,他老老實實地殺豬宰羊,因為他知道,這是他應該做的事情。有時候,看到別人打獵,他還會勸止,看到活物還會買下來放生山林。一次,兩次,小野豬看到他也不衝撞了。

王全仁靠著手藝,再次發家致富。他的三個兒子,一個繼承父業,兩個讀書,後來也都很有出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