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四大高手各有一怕:盧俊義林沖最怕枷鎖,魯智深武松最怕啥?

天空之城 2020/10/19 檢舉 我要評論

世上沒有完人,也沒有無敵之將,所以看人不能求全責備,大將出征也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比如我們熟悉的梁山四大高手,也都有致命弱點,或者說他們各有一怕。如果他們的弱點被敵人掌握,那結果可能就大大地不妙了。

一提起梁山四大高手,我們首先想到的是馬上林沖步下武松,然後就是可能在馬上打過豹子頭林沖的玉麒麟盧俊義,還有在步戰中不輸行者武松的花和尚魯智深。我們都知道盧俊義林沖最怕枷鎖,只要戴上枷鎖,這二位的戰鬥力馬上歸零,而魯智深武松最怕啥,就需要讀者諸君好好琢磨一下了——琢磨之後就會發現,我們看到的可能只是表面現象。

看過水滸原著的都知道,林沖和盧俊義都差點被董超薛霸幹掉——戴上枷鎖之後,他們面對水火棍,只能閉目等死,連一點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盧俊義和林沖在董超薛霸面前都很慫,一旦戴上枷鎖,他們馬上矮了半截,即使是在生生死關頭,也絲毫沒有暴起反抗之心。

讀者諸君都知道,盧俊義和林沖的力氣,比魯智深和武松也小不了多少,那木頭枷鎖就是包十層鐵皮,也困不住他們。但是面對照著腦門兒劈下來的水火棍,他們兩眼一閉,只盼著那棍子敲得力氣再大一些,能讓自己少一些痛苦。

如果盧俊義林沖敢於反抗,別說董超薛霸,就是魯智深武松,也不可能輕鬆取走他們的性命。

為什麼盧俊義林沖戴上枷鎖就像孫悟空戴上了緊箍咒?細看之下我們發現,盧俊義林沖怕枷鎖只是表像。他們怕的不是枷鎖,也不是董超薛霸,而是大宋律法!

有一句話叫做「日子越好膽子越小」,盧俊義和林沖此前的日子太好了。盧俊義是大名府首富,這一點自不必說,就是豹子頭林沖,世代在京城當禁軍教頭,其家底也是十分豐厚的。

林沖能花一千貫買一把他未必用得上的寶刀,說明他至少也是家財萬貫。這一千貫錢,在農民眼裡,就是一千頭豬或二百到五百頭牛(《中國農史》2008年第一期《宋代牲畜價格考》記載,北宋一頭成品豬大約一貫錢,一頭牛兩貫到五貫,一隻羊五百文,南宋時期物價飛漲,最高的時候一頭牛能賣一百貫,百姓抱怨「牛價百倍」)。

有這樣的富裕生活,盧俊義林沖的人生信條就是能忍則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習慣成自然,在生死關頭,也忘記了反抗。

如果換做房屋一間地無一壟吃了上頓兒沒下頓兒的黑旋風李逵,別說董超薛霸,就是宋徽宗趙佶來了,他也敢一拳撂倒之後做成燒烤。

不僅僅是盧俊義林沖害怕枷鎖,即使是豪邁如魯智深、果敢如武松、狡詐如宋江,對枷鎖背後的大宋律法也是存有敬畏之心的,所以魯智深三拳打死鎮關西之後流落江湖,武松鬥殺西門慶之後投案自首,鄆城押司宋江在發配路上,一直坐在兩個解差下首。

因為性格不同、遭遇不同,在絕望之後,魯智深武松都選擇了奮起反擊——腿肚子上貼灶王爺人走家搬、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魯智深和武松沒有那麼多牽掛和留戀,所以他們才表現出了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的英雄本色。

被安逸生活消磨了棱角,盧俊義林沖對枷鎖及枷鎖背後的王法有一種深入骨髓的畏懼,而魯智深武松則保持了自己不平則鳴的英雄本色,他們不肯戴上枷鎖,即使戴上了,也會爆發扯碎。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