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盲女插標救弟,男子心善相助,盲女說你大禍臨頭而不知

民間故事:盲女插標救弟,男子心善相助,盲女說你大禍臨頭而不知
2022/02/19
2022/02/19

宋朝時,孤兒張寶流浪至京都汴梁,被「淩人」李祥收留,從此拜李祥為師,算是結束了流浪生涯。

張寶苦命,幼時被一女子帶著行乞,但女子稱並不是他的母親,只說是在街頭撿拾,名字就是女子為其所取。故,張寶不知生身父母是誰。

女子行乞,多病纏身,在張寶八歲那年去世,張寶事母一般埋葬女子後,開始獨自一個人流浪,直到被李祥收留。

李祥本是內城淩人,卻因為偷冰獲罪被革職,開始在民間制冰。

何為淩人?其實就是負責制冰、伐冰及藏冰之人,傳承久遠,早在周朝時便設置了專門人員來負責此項工作,叫淩人,藏冰之所叫淩室。

以前,這些冰專供王室以貴族所用,採用的也都是天然冰,需要大量的伐冰人和運冰人。比如到冬天時,從極寒之地伐冰,運至京都淩室藏起來,到夏天炎熱時供人們消暑所用。

伐冰太遠,運輸費時費力,慢慢就發展成了制冰,修建巨大的人工湖,到冬天時水被凍住取冰儲藏,省了不少人力物力。

雖然方法和以前不同,但此項工作極為嚴肅,屬於在職官員。

每年的藏冰頗多,根本用不完,剩下之冰如何處理?官府統一向民間售賣,催生出了售冰之行業,同時帶動了無數行業,特別是冰鎮涼食。

而淩人們會偷冰,最初時只是讓家人消暑,後來便有人開始偷冰售賣。李祥便是因此獲罪,他被革職後,索性將制冰、伐冰和藏冰手藝民間化,到冬天開始自己制冰儲藏,夏天時賣給那些做冰食的小生意人。

發不了大財,但足以使他在汴梁城中立足。由此此項工作繁復,需要大力人手,這也是他當年收留張寶的原因。

饒是如此,張寶仍然非常感激李祥,幹活不偷懶,且一分工錢不要,深得李祥喜愛。

張寶跟著李祥十多年,將他手藝完全掌握,然李祥不發話,他便一直跟著,從沒有想過自己單幹。

李祥有個女兒,名叫李婉兒,另外還有個徒弟叫孫成,眼見三人都到了婚配之年,李祥思來想去,將女兒許配給了孫成。

原因是孫成比較會做生意,能說會道,為人精明。而張寶則不然,他為人憨厚,不那麼會算計。

李祥此做法,張寶並不反對,也沒有怨言,因為他跟著李祥生活十多年,從來沒有喜歡過李婉兒,此女刁蠻,且生性好強。

不過,孫成和李婉兒成婚,便開始驅趕張寶。他們跟李祥不一樣,對張寶沒有那麼深的感情。

李祥見狀,趁著自己還能做主,便給了張寶城西一間淩室和一方冰池,也算是全了十多年師徒之恩。

李祥並不明白張寶之感情,他當張寶是徒弟,張寶卻當他是父親。皆因為小夥子多年流浪,對親情極為渴望。可李婉兒和孫成已經完婚,以後李祥的所有淩室和冰池都是人家二人的,自己再死皮賴臉呆在這裡確實不妥。

故,他依依不捨搬了出去,經營自己的一間淩室和一方冰池。

他們所制之冰,大多賣與那些小商販,也有富貴人家定制冰,專門用來存放。汴梁繁華,小生意人極多,而每年夏天,人們對於冰食極為渴望,有了一間淩室和一方冰池,就等於擁有了衣食。

民間有句老話叫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說的是不管什麼行業,師傅只是帶著入門,至於學到什麼,能將學到手藝做到什麼程度,則全要看個人去經營和領悟。

張寶憨厚,不求重利,且樂於助人,雖然淩室較小,冰池也不大,可生意極好,每到夏天便供不應求,僅僅是兩年之後便擴大成了三間淩室和三個冰池。

淩室名字叫有個室,但它不是一間屋子,而是井和地窨子的樣式,也就是說,淩室建於地下,或者挖成井一樣,或者挖成四方形。在下面鋪設稻草和葦席,在冬天將冰放置在上面後用穀糠覆蓋,再將淩室封閉,使裡面的冰保持不化。

故,建淩室和冰池都需要耗費钜資和佔用極大地方,張寶用兩年時間就擴建,可以想像他的生意有多麼好。

與之相反的則是李婉兒和孫成,李祥已經不太管事,將生意交給了女兒和女婿。此二人可謂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皆求重利,導致人們不喜。

此消彼長,張寶那邊生意繁忙,孫成他們這邊的生意就開始變得不好,因為小生意人雖多,可並不是無限,加上官府也賤賣剩餘之冰。民間制冰者其實是補充市場。

當張寶生意漸漸好起來後,孫成和李婉兒快把生意給做死了,以前他們的客戶,開始大量流失到張寶那邊。

這讓孫成和李婉兒暴跳如雷,然二人並不思考為何,而是一門心思認為張寶沒良心。當年他流浪至汴梁,是李祥收留才得以存活,如今他長大了,竟然搶恩人生意,這不是白眼狼嗎?

此二人根本沒明白,他們是他們,李祥是李祥,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同時,他們二人也沒有明白,是別人自己流到張寶那邊,並不是張寶搶了他們生意。

用張寶搶生意當然不合適,恰恰是他們將生意拱手推給了張寶。

為此,兩人對張寶懷恨在心,孫成更是多次求岳父去教訓張寶,並且收回當時所贈送的淩室和冰池。

他們二人的意思很明白,是想要讓李祥收回張寶的生意,因為當時的贈送可不止是一間淩室和一方冰池那麼簡單,還有地方。

如今若要收回,就等於是將地方也收了回來,張寶沒有地方,還怎麼做生意?

李祥聽得很是愕然,看著憤怒的女兒女婿,他在心裡重重歎了口氣,生意是他們自己做差的,怎麼能怪張寶?而張寶在此處十多年,臨走贈送一間淩室和一方冰池,他自己還內疚呢。雖然當年是自己收留了這孩子,可人家可一頓閑飯也沒有吃過,幹活勤勞認真,十多年,給那些東西多嗎?

如今女兒的女婿做得生意不如人,竟想出此壞招,欲要逼迫張寶,他豈能答應?

非但沒答應,反而板起臉將小夫妻二人訓斥了一通,並且放出話去,只要他活著,家中任何人不能動張寶,否則別怪他翻臉不認人!

李婉兒和孫成心中惱怒,卻又不敢反駁。生意是交出來了,可家中錢財俱是他掌握,惹惱了他,可沒有好果子吃。

不過,二人對張寶更加惱恨,且愈來愈盛,如同一個壓抑的火藥桶,只待爆發那一天。

張寶對此豈能一無所知?然做生意有時候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總不能人家來收冰,自己說不賣,讓人家去別處買吧?心中愧疚的他會時常去看望李祥,將心中所慮跟李祥說。

李祥此時已經非常後悔,後悔將女兒嫁給了孫成。但這世間的事,不過是一次又一次的選擇,他當初認為孫成能說會道,卻忽略了張寶身上優點,此時再去後悔,也不能將事情挽回。

他只能去安慰張寶,且做自己的生意,越大越好,至於女兒和女婿,他們的生意得他們自己經營,怪不得別人。

李祥的話讓張寶感覺安慰,他多次想要跟李婉和孫成道歉,可二人對他冷嘲熱諷,最後索性不見他,此二人認為他是故意來顯擺。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毫無辦法的張寶只能作罷,當年一同長大的三人如今來往漸少,形同陌路。

當年一無所有的張寶,如今吃穿不愁,且生意蒸蒸日上,最重要的是,他已過了婚配之年尚未婚配,他都已經二十二歲了。

汴梁城中媒婆眾多,頻繁上門,欲賺其媒利。

張寶對成婚之事不反對,奈何他實在太忙了。有人以為,他幹的是季節性生意,總會有閑的時候。事實上,他一年中得閒之時極少,因為冬天要在冰池中制冰和伐冰,還有藏冰。

到了夏天,則要頻繁取冰及送冰,每年得閒之時僅是春天和秋天,而他生意雖然好了,可心勁大,得閒時便建造冰池和淩室,忙得竟是顧不上。

這一天特別熱,他取了幾塊冰去送。一般情況下,他並不送冰,而這次不同,他要送的是一位阿婆。阿婆孤寡一人,生活無著落,他便出資讓阿婆熬了豆湯來賣,到夏天還免費給阿婆用冰。

不料到了阿婆攤邊,卻發現阿婆不住擦淚,邊上還圍了一群人。

將冰交與阿婆,這才發現有人在插標自賣自身,插標者是個姑娘,臉上有數道疤痕,而且雙眼俱盲。在她身邊躺著一位壯碩小夥,全身顫抖,小夥子得病了。

阿婆告訴張寶,此姑娘名喚苗苗,兩眼皆盲,和弟弟一起來汴梁投靠舅舅。不料舅舅夫妻二人在年前雙雙去世,姐弟兩個撲了一空。如今弟弟突然患病,姑娘無錢為弟弟看病,只好插標救弟。

原來如此!

張寶看了看,姑娘身邊圍觀者眾多,可並沒有幫她去標。原因也不復雜,如果姑娘好好的,相信去標者會有很多,只是姑娘相貌醜陋,而且還是個盲人,這些人只是圍觀,卻沒人出錢去標。

張寶幼年受過大苦,也被很多人幫助過,不能看到人無助,此時如果不幫,他會良心不安。

所以,他分開眾人蹲在姑娘身邊輕聲說道:「在下張寶,可為姑娘去標。但咱們說好,在下只是要幫你弟弟找郎中,卻不是要買下姑娘,這種寒熱之症,料來幾副藥便能痊癒,姑娘實在不該就此自賣自身。」

阿婆一聽,趕緊跟姑娘小聲說道:「姑娘,你可是遇到好人了,張寶心善,看阿婆可憐而出手相助,如今要幫姑娘,姑娘可以相信他。」

姑娘面露感激,他則輕輕幫姑娘去掉頭上草標,彎腰背負起地上不住顫抖的小夥子,尋郎中而去。

小夥子不是重症,郎中診治後給開了藥,需要有個煎藥和住的地方。這不用發愁,張寶想也沒想便將姑娘和小夥子帶至自己家中。

說是家,其實就是淩室外面隨便蓋的屋子。

到家後,他幫小夥子煎藥後便去忙著幹活,一直到天黑方才回轉,他著急看小夥子有沒有好轉,不料剛進屋子,卻跟一個漂亮姑娘撞了個滿懷。

此姑娘膚白如雪,嚇得他連連後退,卻不知道姑娘從何而來。

「來的可是張公子?苗苗謝過公子,公子大恩,此生難以報答。」

苗苗?她怎麼在短短半天時間變了相貌?臉上的疤呢?

他心中全是疑惑,苗苗又說道:「疤是苗苗自己做出來的,要插標救弟弟,苗苗害怕被惡人所乘,故意扮醜。」

張寶一聽恍然大悟,同時暗贊此姑娘太過聰明。她說得沒錯,假如她以此面目插標,去標者肯定去集,裡面什麼人都有,難保不會有人起歪心,去標後再將她賣與煙花之地,到時候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如此扮醜,真乃妙計!

他對著苗苗伸大拇指,可惜姑娘眼盲卻是事實,根本看不見。

裡面的弟弟也已經好轉,他也是對著張寶連連道謝。張寶一看好轉,心裡高興,外出給姐弟兩個買來吃食。吃的時候,苗苗告訴張寶,弟弟名喚苗鐵牛。

為何會叫這樣個名字?是因為他天生神力,力大無窮。

張寶讓姐弟兩個安心在此居住,等苗鐵牛完全好起來再行回家,而且他會給全部盤纏,使姐弟兩個能平安回家。

苗苗再次落淚,苗鐵牛則對著他磕頭,他趕緊去拉,奈何小夥子力大,他竟是扯不起來。

「你救了我們姐弟,而且是在姐姐扮醜之下所救。所以,此後你便是我們姐弟恩人,我在這裡給你磕頭了!」

小夥子說完,對著地連磕幾個頭,震得地面嗡嗡直響,也逗樂了張寶,三人開心吃完飯,各自休息。

幾日後,苗鐵牛漸漸好了起來,小夥子也是閒不住,幫著張寶幹活。可這些都需要觸冰,張寶怕他病情反復,多次拒絕,可苗鐵牛根本不聽。

最後一次抓藥時,郎中對苗苗的眼睛非常有興趣,他仔細詢問苗苗眼盲的原因,苗苗說小時候本來能看見,後來摔過一次,就再看不到任何東西。

郎中頻頻點頭,卻也沒有想出診治之法。

苗鐵牛恢復過來,當真如一頭鐵牛般,尋常需要三四個人搬動的東西,他自己便能搬動。經過這幾天接觸,張寶還發現苗苗身上有特異之處,她眼睛盲了,可嗅覺非常厲害,她在屋中,憑著味道就能辨別出屋外是自己還是苗鐵牛。

不過,既然苗鐵牛已經痊癒,當初張寶所說的話也該兌現,他拿了一些錢財,要交與苗苗和苗鐵牛,好讓姐弟兩個回轉家鄉。

不料想,苗鐵牛不想走。

「哥哥,鐵牛看你是好人,且你的生意需要人幫助,鐵牛可以幫你,我不要錢,管我們姐弟兩個吃喝住便行。反正家中也沒有別人,我們回去不回去都無所謂。」

張寶聽後看苗苗,此姑娘雖然眼睛盲了,心卻聰慧,也知道鐵牛最聽她的,鐵牛能如此說,肯定是得到了她的同意。

果然,苗苗對著他點頭說道:「公子心地善良,可否收留我們姐弟?」

張寶大喜過望,鐵牛能幹,留下可以幫忙,苗苗聰慧,看著便讓人喜愛,怎麼不能留下?別說管吃管喝,以後鐵牛娶媳婦他都包了。

正在高興,突有人跌跌撞撞而來,張嘴告訴他個晴天霹靂,李祥突發重疾,此時已然去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叫去了?去哪裡了?

去了,自然是去世了,只是張寶不願意相信罷了。

「師父啊!」

他兩眼圓睜,肝膽俱裂,大吼一聲,跌跌撞撞便向師父家跑。

原本他想得清楚,師父多年養育,還送他淩室和冰池,以後他要將師父接到家中時常照顧,以全師徒這場恩遇。可如今師父竟然撒手而去,還去得如此之急,他只覺得五雷轟頂,痛不欲生。

到了李祥家門前,看著門前飄揚的白幡,他知道這不是玩笑。

「師父!師父啊!你不肖的徒弟來了,張寶來了,師父你這是怎麼了?」

他連吼帶爬進入家中,跪在壽材前嚎啕大哭,幾欲暈厥,看得人眼含熱淚,李祥當年收留張寶,終究沒有白收留,這孩子是個有良心之人。

李祥去世,張寶原本想要事父一般,但李婉兒和孫成皆不允許。兩口子說話更是不客氣,他們認為,張寶的哭泣以及欲要事父一般對待去世的李祥,其實是打著最惡毒的主意,他想要霸佔李祥留下的淩室和冰池。

什麼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便是!張寶對此二人說法倒是不生氣,可別人都氣壞了。想李祥一生謹慎,生意也做得好,為何卻養出有如此差異的徒弟以及女兒?

看到李婉兒和孫成的表現,張寶明白,隨著師父一去,此生和李家緣分就算是盡了,沒了師父,以後李婉兒和孫成不會允許自己再進李家門。

想想以前小時候,三個人無憂無慮,此時為何會成了這樣?這讓他傷心難過,可同時他也明白,不管如何傷心難過,終究改變不了眼前局面。

罷了!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自己只顧傷心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

果然,李祥事情過去後,李婉兒和孫成馬上驅趕張寶,並且把話說得非常明白,從此以後,望他不要再來李家。

張寶回轉,傷心欲絕,一腔悲憤全都轉移到生意上,把買賣做得越來越好。而沒有了李祥,李婉兒和孫成將生意做成了一鍋粥,越來越不好,幾乎再沒人上門買冰。

張寶知道李婉兒和孫成的生意不行,他心裡也焦急,想要幫助他們。可再想想兩人對自己的討厭,他又覺得自己無力改變。不料想,幾個月後的冬天,突然就來了機會。

每到冬天,就是他最忙的時候,需要制冰和伐冰,還在藏冰,全是力氣活。雖然可以雇傭別人,可事事都要自己過問,身體累,心也累。

如今有了苗鐵牛好了許多,不過仍然忙得一天只吃一頓飯。

這天傍晚,他和苗鐵牛剛忙完,苗苗雖然眼盲,可熟悉地方後能做飯,三人正欲吃飯,李婉兒卻驚慌失措跑來,嚇得張寶臉色突變,他以為又發生了什麼禍事。

李婉兒此時也顧不上之前發過的狠話,說新建的一間淩室突然出現了問題,想請張寶過去幫忙看看。

雖然李婉兒和孫成數次羞辱他,並且說過不少狠話,可張寶一直都想和兩人和好,此時她能來找,當然不會推辭,馬上就要跟去。

但苗苗卻攔住了他,說有幾句話要跟他說。

他讓李婉兒等著,跟著苗苗進屋,想知道她要說什麼。

進得屋中,苗苗嚴肅說道:「張寶,你大禍臨頭而不知。」

張寶大吃一驚,禍從何來?怎麼會有大禍臨頭?

「我且問你,你之前所說李婉兒和孫成所說狠話是不是事實?」

他趕緊說是,苗苗又說道:「我再問你,他們可是那種輕易服軟之人?」

張寶不自覺搖頭,不過他有些心急問道:「你究竟想說什麼苗苗?」

「她此來不對勁,你如果聽我的,便不要跟著去,此時天色已晚,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張寶一聽就拒絕,他一直想緩和矛盾,如今李婉兒主動來找,他怎麼能拒絕?再說了,就算是退一萬步,他們也不會想著對自己不利,怎麼會有大禍?

所以,他不聽苗苗勸告,最後還有些生氣了,覺得苗苗在故意挑唆。苗苗無奈,提出讓苗鐵牛跟去,可是又被他拒絕,他相信李婉兒和孫成。

完全無法的苗苗只能將自己常用的一種香粉讓他帶上,他雖然不知道是何用意,不過沒有再拒絕,將香粉裝在身上後就隨著李婉兒而去。

李婉兒帶著他行至一個偏僻處,他完全沒有來過這間淩室,想來是李婉兒和孫成新建的。只是地方如此偏僻,邊上也沒有冰池,從遠處運來?

「這淩室為何建在此處?根本不方便,而且……」

他的話尚沒說完,李婉兒後退,黑暗之中突然躥出一個黑影,撞住他的身子,將他推入淩室之中。這是個向下的坡道,他被撞進去後站立不穩,直接向下滾到了底。

而上面馬上就有人封住了洞口,竟是將他封在了裡面。

裡面黑暗且寒冷,明顯放了不少冰塊。他摸著黑順通道向上爬,上面被蓋得結實,明顯壓了東西。

他只是憨厚,並不是傻子,此時方才明白自己上了李婉兒和孫成得當,同時也明白了苗苗所說的話是事實。他們兩個竟然真想出了毒計,想要讓自己死。

這個事實讓他悲痛欲絕,從小一起長大啊,他們竟想讓自己死。其實,他實在是太過憨厚,他已經把李家生意盡數搶了過來,李婉兒和孫成能不恨他嗎?

兩人幾個月前定好了這條毒計,不惜花費在此建了淩室,並且堆滿了冰後才去叫他。

在這裡面,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如此偏僻,自然不會有人經過,他會在裡面凍餓而亡。如此偏僻的地方,當然也不會有人發現。

他後悔得無以復加,為什麼沒聽苗苗的呢?自己為什麼要相信李婉兒和孫成?此時才發現香粉不見了,也不知道是丟在了何處。

他抱著肩膀蹲在了淩室之中,這裡面寒氣逼人,很快他便覺得全身麻木。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洞口傳出一聲響動,接著有火把光照進來,一個人飛速躍下,背著已經昏迷的他上去,又將洞口仔細蓋好後就跑。

張寶醒來時,發現自己並不在淩室之中,而是在家裡熱呼呼的床上,身邊坐著一臉擔憂的苗鐵牛和苗苗。

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苗苗在他走後始終不放心,她還是覺得李婉兒來得不對勁。所以,她決定要跟隨而去,她本是盲人,如何能跟去?這便是她讓張寶帶著香粉的原因,她可以憑著味道找到。

張寶被孫成撞進洞中時,香粉從衣服中掉出,落在了淩室外。當時是夜間,李婉兒和孫成當然不會發覺,憑著味道,苗苗找到了淩室,苗鐵牛將上面壓著的重物搬開後救了他。

張寶又傷心又恐懼,如果不是他們姐弟兩個,自己是無論如何也出不來,再想想李婉兒和孫成的狠毒,讓他不寒而慄!

他們不仁,欲要害自己,如果就此過去,實在難以忍受。事實上,苗苗已經想好了一計,要不然她為何要讓苗鐵牛又將淩室洞口蓋好呢?

她將心中所想告訴了張寶,張寶猶豫再三,最終點頭答應下來。

次日天亮,苗鐵牛報官,說張寶被李婉兒和孫成夫婦二人所害,已經失蹤幾天。

官差聞言大怒,這可是汴梁,馬上就帶著苗鐵牛去李婉兒家要抓人,並且讓他們找到張寶。

夫婦二人驚慌失措,很快又說冤枉,他們說苗鐵牛在冤枉他們,什麼埋張寶的地方,他們根本不知道,可是,李婉兒叫走張寶時雖然是晚上,除了苗家兄妹,竟然還有別人看到。

這讓他們無法推脫,最終孫成失言,狂怒叫喊:「這個苗鐵牛胡說八道,張寶明明被我們關進了淩室,怎麼會埋在什麼地方?」

他說完才知失言,但為時已晚,雖然張寶被救,可夫妻二人確實做了計畫,並且實施,等待他們的必是嚴懲。而這一次,張寶再沒有幫他們說話,更沒有原諒他們。

此後三月,張寶和苗苗完婚,外人羡慕苗苗,說她眼盲,卻嫁了張寶,以後吃喝不愁。張寶卻認為自己撿到了寶,對苗苗非常好。

三年之後,他和苗苗兩歲的兒子奔跑時跌倒,苗苗心中著急去扶,不料也跌倒在地撞到腦袋,昏迷三天后醒來,兩眼竟然能夠視物,眼盲就此痊癒。

張寶和苗苗為苗鐵牛在汴梁娶妻,一家人和和美美,直到終老!

諸位,張寶原是個不幸之人,他一直不知道生身父母是誰,到處流浪。到了汴梁後被李祥收留,也許李祥是看他可憐,也許確實是需要人手,但不管怎麼說,沒有李祥,便沒有以後的張寶。

所以,他對李祥有著極深的感情,像對待父親一樣。

可惜的是,李祥識人不明,認為孫成能說會道,比張寶要會做生意,不僅將女兒許配,還將家業留給了孫成。

誰能想到,孫成和李婉兒將生意越做越差,而張寶卻越做越好。夫妻二人由嫉妒生出怨恨,竟想出了歹毒的殺 人計。

幸好有苗氏姐弟,張寶這才逃過一劫,也讓李婉兒和孫成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可是,這真的只是巧合嗎?如果張寶沒有幫阿婆,便不會遇到插標 救弟的苗苗。如果他看到苗苗臉上醜陋而不出手相助,便不會有以後的警告和相救,更不會有以後的完婚。

所以,這可不是什麼巧合,而是他行善在先,得報在後。

民間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張寶種下了善良,收穫了美好。而李婉兒和孫成,種下惡毒,收穫懲罰,這都是他們各自應得的,您認為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