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聊齋故事:書生神游壁畫中,散花天女來相擁,夢幻泡影終是空

聊齋故事:書生神游壁畫中,散花天女來相擁,夢幻泡影終是空
2022/02/18
2022/02/18

書生在壁畫中神遊,天天與散花天女秀恩愛,到頭來不過是一場春夢

這是一篇對著畫中人想入非非的故事。江西的孟龍潭和朱孝廉是一對好基友,兩人在進京趕考期間,偶然去郊外的一座寺院遊玩。這座寺院規模不是太大,殿宇禪房都不是太寬敞,只有一個老和尚主持廟中的日常事務。老和尚帶著二人一起參拜瞻仰了大殿供奉的志公禪師雕像。在大殿兩側的牆壁上,描繪著栩栩如生的壁畫。東面的壁畫描繪的是善男信女禮佛,天女散花的情景。在諸多天女中,有一個拈花微笑的垂發少女,長在了孟龍潭的審美點上。朱孝廉盯著櫻唇欲動、眼波流轉的垂發少女,看了又看,心中十分喜歡。就在朱孝廉胡思亂想的功夫,朱孝廉身體同騰雲駕霧般飄了起來,一陣恍惚之後,已然置身畫壁之中。朱孝廉張目四望,殿堂樓閣高大壯觀,與人間的景象大不一樣。廣場正中央有一個得道高僧正在宣講佛法,四周都是聆聽佛法的善男信女。置身其中的朱孝廉正對自身處境感到驚奇,突然感覺背後有人拉自己的衣襟。朱孝廉回頭一看,卻是壁畫中的垂發少女,少女對著朱孝廉嫣然一笑,示意朱孝廉跟著自己走。少女走過幾道曲欄,走進一座小屋。跟隨而來的朱孝廉認出小屋是少女的閨房,正猶豫著是否進屋時,就見屋內的少女揮動手中的鮮花向朱孝廉招手,朱孝廉見狀,不再猶豫,徑直進入少女閨房。

朱孝廉見屋內沒有其他人,按捺不住的朱孝廉上前抱住了少女,見少女沒有拒絕,得到暗示的朱孝廉更是大膽,直接與少女在屋裡成就了好事。事後,少女穿好衣服準備出門,臨行前囑咐朱孝廉不要弄出動靜,小心待在屋內,等她晚上回來。朱孝廉和少女一連過了兩天君王不早朝的生活後,少女的閨蜜們察覺到有情況,在少女的閨房內把朱孝廉搜出來,開玩笑對少女說:「肚子裡的孩子恐怕都會說話了,你就別留著垂發,假裝少女了。」少女在閨蜜們七手八腳的幫助下,戴上頭簪耳環,梳起髮髻。被打扮成[少.婦]的少女,臉頰通紅,含羞不語。其中的一個閨女見狀,說道:「各位姐妹,我們大家就不要在這裡做電燈泡了,恐怕有人心裡會不開心。」其他人聞言,內心會意,紛紛嬉笑著離開。坐在屋中的朱孝廉看著[少.婦]打扮的少女,姿色平添幾分嫵媚動人,不禁色心大動,對少女又是一番動手動腳的親熱。

就在兩人即將更進一步時,窗外忽然傳來一陣鎖鏈的嘩啦聲和皮靴走在地上的咚咚聲。隨後又傳來一陣喧囂吵鬧之聲。受到驚擾的朱孝廉與少女從窗戶縫向外望去,就見一個臉色漆黑,左手提鎖鏈,右手拿大錘的金甲使者站在少女的閨蜜面前巡視查崗。金甲使者厲聲問道:「人都到齊了沒?」眾閨蜜齊聲答道:「都在這裡了。」金甲使者又警告道:「如果有藏匿下界凡人的,請大家互相檢舉揭發,不然一旦被發現,後果自負。」閨蜜們異口同聲地答道:「沒有。」金甲使者鷹顧狼視,環顧四望,似乎要在院子裡搜查一番。少女見狀,面如死灰,驚慌地對朱孝廉說:「您趕快躲在床底下去,我去其他地方躲躲。」說完,少女打開牆上的小門,溜了出去。

朱孝廉一動不動地躲在床下面,大氣都不敢出一下。過了一會兒,屋內傳來靴子落地的聲音。金甲使者在屋內巡視了一番,沒有發現什麼,轉身又離開屋子了。朱孝廉聽著院子內的喧鬧聲逐漸變小,內心才逐漸鎮靜下來。但窗戶外面一直有往來的腳步聲,朱孝廉害怕被發現,不敢貿然離開床底。朱孝廉在床下待久了,越發的感到耳鳴目燥,難以忍受,但又不敢從床底爬出來,滿心希望少女能夠早點兒回來,一時間竟忘了自己來自何方。

孟龍潭正在大殿中欣賞壁畫,轉眼間失去了朱孝廉的蹤影,內心感到疑惑,就向和尚詢問知不知道朱孝廉去了哪裡。和尚聞言,笑著回答說:「朱施主應該是聽佛法去了。」孟龍潭又問:「去哪裡聽佛法了?」和尚回答說:「不遠,就在附近。」過了一會兒,和尚用食指敲著牆壁呼喚說:「朱施主,你聽了太久的佛法,該回來了。」和尚話音方落,就見朱孝廉自壁畫中出現,表情木訥,雙眼圓睜,手足酸軟地站在二人面前,孟龍潭見狀急忙去扶朱孝廉。孟龍潭驚奇不已,急忙向朱孝廉詢問他怎麼會從壁畫中出來。原來金甲使者離開以後,朱孝廉就一直藏在床下不敢露頭,直到聽到敲門聲如雷,才忍不住從床底下爬出來,然後就又回到了壁畫前。朱孝廉當然不敢和二人說事情,只是支支吾吾的說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到畫壁中聆聽佛法去了,準備以此搪塞二人。等到三人一齊看向壁畫中的垂發少女時,就見之前的少女已經是一副梳著螺髻的[少.婦]打扮。朱孝廉感到十分驚訝,急忙向和尚詢問原因。和尚似笑非笑地說:「幻由心生,小僧怎麼能知道其中的原因?」朱孝廉聞言,知道謊話被和尚看穿,心中為之鬱悶氣結。孟龍潭也似乎發現了其中的真相,對朱孝廉在佛門聖地產生邪念之心的行為,內心也是感到震駭不已。兩人不敢在廟中久留,慌忙向和尚辭別,沿著臺階離開了寺廟。

聊齋先生蒲松齡評價畫壁故事說:「說幻由心生這句話的人,一定是個得道高人。人有淫心,是生褻境;人有褻心,是生怖境。菩薩點化世人時,世人心中經常湧起萬千幻想,這些不過是各自內心的真實反應。菩薩對世人諄諄告誡多年,但真正做到大徹大悟,入山修行的又有幾人呢?」

小評:畫壁是一篇講述幻由心生,勸人修身養性,戒淫戒色的故事。本文中,其實有個疑點,京師郊外的志公寺,只有一個游方僧人掛搭其中,並沒有其他僧人在內。那麼,在游方僧人到來之前,志公寺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呢?從描述來看,朱、孟二人到來時,志公寺明顯是有精心維護保養過的,那麼這些維護是游方僧人做的,還是誰做的保潔呢?志公寺中原來的僧人都去了哪裡呢?小編這裡覺得游方僧人和志公寺並不簡單,結合朱孝廉的經歷來看,小編傾向於認為,志公寺其實是一個鎮壓邪魔的地方,原志公寺的僧人,很有可能都禁不起壁畫的誘惑,被吸收進壁畫裡去了。如果不是游方僧人的召喚,朱孝廉可能就陷在壁畫裡出不來了。因此,游方僧人的身份,也不是明面上的那麼簡單,很可能是為得道高僧,特意留在志公寺看守寺廟,防止凡人不知深淺,再陷入其中。同樣是面對壁畫,朱孝廉一場春夢,孟龍潭毫無感覺,說明孟龍潭的內心要比朱孝廉強大不少。

原文:本篇故事原文見聊齋志異卷一畫壁,因原文過長,就不寫在正文裡贅述。如果讀者對原文內容感興趣,可在網上自行查詢閱讀。

聲明:《聊齋志異》是由清代文學家蒲松齡創作的文言短篇鬼怪故事小說集,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聊齋,指的是蒲松齡的書齋,志是記載的意思,異則是靈異怪異的意思。因此聊齋志異翻譯成白話就是作者蒲松齡在自己的書齋中記錄的關於鬼怪靈異的文章。市面上關於聊齋的版本較多,小編閱讀的是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的《聊齋志異(全3冊)》一書,並以此為依據進行文言翻譯和故事講述。由於小編水準有限,疏漏之處在所難免,還請各位讀者批評指正,小編虛心受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