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放生老鼠,老鼠卻口吐人言:來不及了,這破廟不能住

民間故事:男子放生老鼠,老鼠卻口吐人言:來不及了,這破廟不能住
2022/01/19
2022/01/19

南宋乾道年間,江陵府荊門縣往西二十裡處有一個大元村,村裡有一個年輕的挑腳夫叫郝仁傑。他雙親過世的早,因此家境貧寒,從十四歲開始就做了挑腳夫,每天走街串巷幫人運貨,掙得都是辛苦錢。

都說「窮人自有天保佑,」郝仁傑做挑腳夫這些年走南闖北,風餐露宿吃了不少苦頭。後來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不僅改變了他的命運,還讓他娶到一個好媳婦。

以前挑腳夫又叫「趕牲靈,」他們生活非常困苦,往往出門一趟就是十幾天或者數月,甚至還有數年不能回家的,這些人全憑兩隻腳謀生糊口。

郝仁傑剛開始做挑腳的時候,大夥嫌他年紀太小,都不願意帶他。畢竟一起幹活,都是賣力氣的,誰也不想帶個拖油瓶多分一杯羹。

郝仁傑個子不高,長得精瘦,力氣卻是不小。他不服氣地說道:「我又不比你們差哪兒,怎麼不能帶上我?」

這幫挑腳夫裡面有個老漢姓李,大家都叫他老李頭,他年紀長一些,說話比較有威望,于是就對郝仁傑說道:「你想跟著我們也行,得拿出一些真本事叫大夥兒看看。」

郝仁傑心裡明白,老李頭和自己父親曾是兄弟,這是有意在幫自己呢,畢竟大家一起出去幹活,想要加入進來,肯定要服眾。

郝仁傑四處瞧了一眼,見十米開外的樹上有一個鳥窩,一條花蛇順著樹幹爬了上去,眼看就要一口吞了那些幼鳥。他一腳踢飛一顆石子,那條花蛇被砸了一下,吃痛的溜走了。

「好俊的功夫!」這幫挑腳夫走南闖北見過很多世面,自然能瞧出這一手功夫想要練出來,並非一日之寒。

自從露了這一手後,大家也都接受了郝仁傑,因為他們出門在外,經常翻山越嶺,風餐露宿,身邊有個會功夫的同伴,安全也有所保障。

這一天,他們在荊門縣城裡接了一趟活,趕路的時候,在半道上下起了大雨。眼看天色已晚,下著大雨再趕路的話,明天說不準會感染風寒。

這時候有人提議說:「再往前面走一裡地,那裡有一處破廟,我們可以去那兒避雨。」

這個提議說出來,大家都表示贊同,郝仁傑年紀最小,自然沒有其他意見。

腳夫們趕路極快,一裡路程說話間就到了。只見前面有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廟,裡面早已沒住人,連佛像都倒在地上結滿了蛛網。

等進了破廟,眾人才發現,破廟的屋頂破了一些洞,雨水直接打了進來。這時候老李頭說道:「今晚我們要住在這裡了,不過這屋頂得修好,否則東家這些貨都得濕了,回頭咱們交不了差。」

眾人聽完都唉聲歎氣的,好不容易進來避著一些雨,現在又要出去爬屋頂,這種苦差事誰幹呀?

這幫人裡面有一個叫張鐵的說道:「仁傑還年輕,讓他去吧,我們這把老骨頭可受不了這個罪。」

老李頭看了一眼沒說話的郝仁傑,他知道這孩子最近身體不舒服,于是說道:「行了,我去吧,你們找木柴生個火。」

老李頭說完就去搬梯子了,他對著發呆的郝仁傑打了聲招呼,「過來幫我扶著梯子。」

等梯子搬出去以後,老李頭剛要爬上去,郝仁傑一把拉住對方說道:「李叔,下著這麼大的雨,屋頂上不安全,還是我上去吧。」

老李頭猶豫了一下,還是從梯子上走下來,因為他的老寒腿,每到颳風下雨時就疼的厲害。不過這個事其他人不知道,他擔心別人知道後,自己這活計保不准就幹不下去了。

別人不知道,郝仁傑卻是清楚的,因為老李頭這毛病還是當年和他父親在一起跑江湖時落下的。雖說那時候他還小,可是父親後來也提及過,這段時間老李頭對他很是關照,他自然不忍心對方強忍著疼痛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郝仁傑的手腳利索,爬上梯子後三兩下就上了屋頂,他正翻瓦片的時候,一隻老鼠從屋頂的房梁上竄了出來,嚇得他差點摔下去。

「抓住它!」屋頂的動靜引來其他人的注意,這時候有人在下面喊了一聲。

那老鼠聽見有人喊打,便沿著屋簷逃竄著,可是外面下著雨,轉來轉去又跑回屋頂的破洞那裡。

郝仁傑本想抓住老鼠,可是想想又算了,出門在外的,誰都不容易,何況一隻老鼠呢?于是他故意裝作慢了一步,眼睜睜地看著老鼠又從屋頂跑回了破廟裡。

「郝仁傑,你小子平時手腳挺利索,今天怎麼回事兒?這麼大一隻老鼠,抓到今晚兄弟們就有口福了。」張鐵在下麵抱怨道。

老李頭見大家都在責怪郝仁傑,于是說了一句:「行了,都別說了,你們站著說話不腰疼,外面下這麼雨,要是覺得自己能耐,可以上去試試。」

老李頭這話一說出去,那些人頓時都不敢做聲了,畢竟這趟活沒到地方,剩下的銀子沒拿到,全指望老李頭跟雇主周旋。

郝仁傑翻了幾片瓦將洞口補上,又拿了稻草蓋上,等屋頂幾個破洞都補好時,他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透了。

老李頭關切地說道:「孩子,快去裡面烤烤火,千萬別感了風寒。」

郝仁傑和老李頭收了梯子,剛走進破廟,就看見裡面一群人圍在一起說著什麼,走近一看,才知道那只老鼠已經被他們抓住了。

張鐵抓著老鼠一臉興奮的說道:「大傢夥,今天晚上咱們吃烤老鼠,聽說這老鼠肉可嬌嫩了。」

這時有人說道:「一隻老鼠就這麼大,咱們六個人怎麼分呢?」

張鐵從自己的行李包裹裡拿出一壇酒說道:「有肉怎麼能無酒呢,幸好我這裡帶了一壇,今晚大家喝點驅驅寒!」

這幫大老爺們一見有酒有肉,馬上就歡呼起來。張鐵把把老鼠遞給郝仁傑吩咐道:「小子,你去將這只老鼠宰了,拿出去洗刷洗刷,然後就開始烤著吃了。」

郝仁傑從對方手裡接過老鼠走到外面,剛準備動刀子時,卻見老鼠眼裡流著淚,于是他有些不忍心下手。他想了想,將老鼠放在地上,任由對方離去。

那老鼠被放生後,卻沒有立即離去,而是留在原地看著對方。郝仁傑以為老鼠害怕了,于是說道:「你別怕,趁他們不注意,趕緊走吧!」

這時,老鼠突然口吐人言道:「謝謝你,我走了,他們追究起來,你怎麼辦?」

郝仁傑看到這一幕,嚇得一趔趄,險些摔倒在地。外面的動靜引起裡面的注意,老李頭的聲音傳了過來:「仁傑,外面怎麼了?」

「沒事,沒事,下雨地上太滑。」郝仁傑趕緊打了一個馬虎糊弄過去。隨即他轉過頭看著那只老鼠問道:「你怎麼還會說話?」

那老鼠有些得意道:「我當然會說話,我和其他老鼠可不一樣,以前那些老百姓可都叫我半截觀音呢?」

「半截觀音?」郝仁傑突然想起剛剛在破廟裡看到的那觀音頭像,于是瞪大了眼睛說道:「您是觀音菩薩?」

那老鼠聽見這話翻了一個白眼,繼續說道:「我不是觀音,我是天上的鼠仙。」

「您既然是鼠仙,為何在這個破廟裡?」郝仁傑一臉疑惑的問道。

提起當年的往事,那只老鼠突然歎了一口氣,變得有些惆悵道:「這件事說來話長,還要怪當年去取經的唐朝和尚。」

原來這只老鼠是金鼻白毛老鼠精,當年她在靈山偷食了如來佛祖的香花寶燭成精,于是來到人間作亂,後來被托塔天王父子拿住。

不過佛祖慈悲卻將她放了,老鼠精認了李天王為父,認哪吒三太子為兄,並在下界供設神位香火,自稱半截觀音。

經過此劫,老鼠精沒有知錯就改,反而假扮成一名受難的女子,騙了唐僧師徒,最後被孫悟空識破詭計,請來李天王父子和天兵將她緝拿回天庭。

老鼠精在天庭受罰,不甘寂寞,于是又趁看守不注意,偷偷溜到人間偷吃這廟裡的香火。不過這件事很快就被玉帝知道了,對方派了天兵天將前來捉拿,只不過她命大,幾次都躲掉了,只是她所在的廟宇卻被天雷轟成現在這般樣子,連香火都斷了乾淨。

郝仁傑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在這破廟裡,可是他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被烤著吃掉,于是說:「你趕緊走吧,別再被發現了,他們會將你烤著吃掉的。」

老鼠冷笑一聲,恨恨地說道:「若不是今日下雨,天上雷神在值班,就憑那幾個傢夥也想抓到我,做夢吧!」

郝仁傑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漆黑一片啥也看不見,他不知道對方說的雷神究竟在哪兒呢?

他正發愣的時候,那老鼠繼續說道:「我來不及跟你解釋了,這破廟不能住,你要想活命的話,趕緊離開這裡吧!」

郝仁傑聽了這話,低頭一看,那只老鼠卻已經消失了,他的腦海裡又響起一句話:「記住我的話,快離開這裡,破廟不能住!」

郝仁傑正一臉茫然時,張鐵從破廟裡走了出來,瞧著發呆的他問道:「幹嘛呢,老鼠宰了嗎?」

「老鼠跑了……」郝仁傑看著對方說道。

「你說什麼?跑了?你居然給它放跑了?」張鐵不敢相信的說著。

「是,剛剛摔了一跤,不小心松了手,然後它就跑了。」郝仁傑隨便找了一個藉口回復著對方。

「你……你這個廢物,到嘴的老鼠肉,你居然讓它跑了,晚上大家吃什麼?」張鐵扯著嗓子氣憤填膺的罵道。

外面的喊聲也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于是都跑了出來,當大家得知老鼠被放跑了以後,除了老李頭,紛紛都指責起郝仁傑。

老李頭在一旁實在看不過去了,最後吼了一嗓子道:「夠了!這都怪你們,他還是個孩子,你們成天讓他幹這個幹那個,他有過一句怨言嗎?不過就是一隻老鼠跑了,至于鬧成現在這個樣子嗎?」

眾人被老李頭這句話訓得啞口無言,最後狠狠地瞪了一眼郝仁傑,便回到破廟裡喝酒去了。老李頭走到郝仁傑身邊,安慰了一句,「孩子,別多想,進去喝點酒吧,夜裡冷得很。」

郝仁傑一把拉住對方,小聲說道:「李叔,這個破廟不能住,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

老李頭看了一眼外面下著大雨,歎了一口氣說:「下著這麼大雨,能上哪去呢?」

郝仁傑見對方沒有離開的意思,便低聲細語地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老李頭一聽,瞪大了眼睛說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郝仁傑苦笑一聲,「李叔,我什麼時候騙過您呢!」

老李頭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趕緊跑進破廟裡喊道:「這裡危險,我們趕快離開!」

廟裡那些人聽了這話都笑了,張鐵站出來譏笑道:「老李頭,你不會是老糊塗了吧,外面下著大雨呢,你讓我們離開這裡,能去哪兒?」

「三言兩語說不清,我們趕緊走吧,再晚就來不及了。」老李頭著急忙慌地又喊了一聲。

他之所以沒說張鐵和老鼠之間的事情,一來是尊重郝人傑,畢竟這是對方和老鼠之間的秘密;二來天機不可洩露,既然老鼠將這件事說出來,肯定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三來即便說出來了,張鐵這幫人也未必相信,到時候扯皮起來更耽誤時間。

「要走你們走吧,我們酒還沒喝夠呢!」張鐵譏笑了一聲。

老李頭歎了一口氣,對著郝仁傑說道:「我們拿著東西先走吧,不管他們了。」

郝仁傑應了一聲,挑起雇主的東西跟著老李頭向外走去,到了門口時,他再次回頭說道:「各位叔伯們,這破廟危險,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

郝仁傑這話說完,其他人都有些擔心起來,他們見老李頭和郝仁傑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于是都向張鐵看去,有人說道:「老張,要不我們也走吧,老李頭都發話了。」

張鐵聽了這話怒斥道:「今天我把話撂在這裡,誰要是跟他們走了,以後別說認識我張鐵。老李頭年紀大了,他還能撐多少年,以後想在這行接著幹,就得聽我的。」

老李頭本來想走了,聽了這話回頭說道:「好啊,張鐵,我說你今天怎麼變得這麼寬厚,原來是早就等著在這裡了。既然如此,今天就讓他們做個選擇吧,願意繼續跟著我老李幹的,我隨時歡迎,不想跟著我幹的,也請自便!仁傑,我們走吧!」

老李頭和郝仁傑挑起東西向破廟外走去,其他人對視了一眼,也趕緊挑著東西跟了上去,在後面大聲喊道:「老李頭,我們願意繼續跟著你。」

張鐵看到這一幕,他不甘心的喊道:「你們回來,你們快回來,你們剛剛可是喝了我的酒,你們答應過要跟著我幹的。」

張鐵怎麼也不相信,剛剛還答應自己要排擠老李頭,跟著他幹的一群人,怎麼突然就背信棄義,出爾反爾了?

看著一群人走遠,張鐵一臉不甘心,他獨自喝著酒,沖著老天喊道:「臭老天,為什麼?為什麼?憑什麼老李頭可以一直當領頭,我比他差在哪裡了?」

「轟!」

一道閃電劃破長空,緊接著又是一道驚天巨雷響起,破廟被雷電劈中,隨即轟然倒塌。

張鐵看到破廟倒塌的那一刻,剛想跑開,腳下卻被一絆,他摔倒在地時,看見一隻老鼠正對著他冷笑著。

「可惡……」張鐵話沒說完,整個人就被埋在破廟的廢墟之中。

「白毛鼠,你還不現身?」外面傳來托塔天王李靖的聲音。

老鼠聽到這個聲音,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她跑到外面幻化成一個美少女的模樣,跪在地上說道:「義父,女兒知罪。」

「哼,快隨我回天庭去吧!」李靖怒斥了一聲道。

郝仁傑一幫人正逃著,卻發現大雨突然停了,隨後他們聽見身後破廟倒塌的聲音,回頭看去,正好看見老鼠變成美少女跟著托塔李天王飛上天去。

這趟活幹完以後,老李頭便留在家裡養老了,在眾人的一致推薦下,郝仁傑做了這幫挑腳夫的領頭,帶著大家東奔西走,為了生活繼續奔波勞碌著。

又過了幾年,郝仁傑在做挑腳夫的路上救了一個女孩,後來那個女孩便以身相許。在成親的那天晚上,女孩在他的耳邊說道:「我叫白靈,多謝你當年救了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