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洞房花燭夜,屋頂上響起聲音說,新郎官,你老婆不是人

民間故事:洞房花燭夜,屋頂上響起聲音說,新郎官,你老婆不是人
2022/02/24
2022/02/24

明朝嘉靖年間,有一個名叫甘從甜的書生,生性善良,走路生怕踩到螞蟻,看見落難的小動物,都會好心救助。

這一天,甘從甜去拜訪文友,路過集市時,看見一個老獵人在售賣一隻白狐。白狐渾身都是白色,看不到一絲雜色,非常可愛。它似乎知道面臨大難,嘴裡發出哀鳴,一雙眼睛不斷在看著過往行人,眼裡盡是哀求之意,似乎在盼望有人解救它。

甘從甜與白狐的目光一對上,就明白了它的哀求之意,當即上前詢問老獵人,白狐賣多少錢?老獵人見他是一名文弱書生,看起來屬於良善之輩,似乎猜透了他的用意,竟然獅子大開口,索要兩千錢。甘從甜氣極反笑,說道:「你這個老兒,好沒道理,白狐受了傷,破了賣相,你還索要兩千錢,真是豈有此理!」

白狐確實受了傷,它不慎落入圈套,一條後腿血肉模糊。老獵人奸笑著說:「愛買不買,就是這個價,少一文錢不賣。」

甘從甜據理力爭,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最後以一千五百文成交。甘從甜抱起白狐,也不訪友了,徑直來到醫館裡,給白狐療傷。老郎中皺著眉說:「我行醫許多年,從來都是給人看病,你讓我給白狐治傷,對我是一種羞辱。不過,你要是肯多出錢,我願意讓你羞辱一下。」兩人經過討價還價,甘從甜答應出三倍的診資,老郎中這才喜笑顏開地給白狐療傷。

老郎中給傷口塗抹了藥膏包紮妥當,甘從甜把白狐抱回家裡休養。每間隔三天,他抱著白狐去找老郎中換藥。換了五次藥後,白狐的傷口基本癒合,行走無礙,甘從甜便把他放歸山野。白狐戀戀不捨,一步三回頭,最終隱沒于山林裡不見蹤影。

一轉眼,一年多過去,到了童生試之期,甘從甜參加考試,中了秀才。同窗好友們輪流宴請他,表示祝賀。

這一天,甘從甜到同窗好友家裡做客,大家興致高漲,一直喝到黃昏時分才散席,各自急匆匆地回家。甘從甜走到河邊,迎面走來一名漂亮的女子,扭著纖細的腰肢,對他嬌笑著說:「秀才行色匆匆,難道是趕著去和人約會?」

甘從甜躬身作揖,微笑著說:「小娘子說笑了,我多貪了幾杯,誤了回家的時間,故此行色匆匆。如今天色已晚,小娘子孤身一人,要往哪裡去?」女子說道:「我也是急著回家。」

說著話,兩人錯肩而過,女子拋著媚眼,甘從甜的心裡如小鹿亂撞,趕緊收斂心神,急匆匆地趕路。剛走了幾步,忽然聽見女子「哎喲」一聲,他回頭看去,只見女子蹲著身子,右手揉著腳踝,滿臉痛色。

甘從甜關心地上前詢問,女子眼淚汪汪地說:「我的腳扭傷了,這可如何是好!」甘從甜問道:「小娘子的家還有多遠?我去你家叫人來,攙扶你回去。」

女子皺眉說:「我家倒是不遠,拐過兩道彎,山谷中一片樹林邊就是,只不過,我家只有老母,腿腳甚是不便,無法攙扶我回家,這可如何是好?」

甘從甜猶豫片刻,說道:「小娘子若不嫌棄,我攙扶你回家吧。」女子大喜,挽著甘從甜的胳膊走了幾步,忽然又痛苦地蹲下身子。

女子說她的腳疼,無法行走,讓甘從甜背她回家。甘從甜滿臉通紅,擺著手說道:「古人有雲,男女授受不親。」女子正色說:「秀才真是迂腐,這只是權宜之計。」甘從甜只好背起女子,他還沒有婚配,從來沒有與女子近身,如今背著一個溫軟如玉的身子,直燥得滿臉通紅,低著頭急匆匆地趕路。

到了山谷下,果然有幾間精緻的草廬,屋裡迎出一位老奶奶。女子藉口天色已晚,山中野獸出沒,挽留甘從甜留下來歇宿一晚。甘從甜答應下來,老奶奶端出飯菜,他匆匆地吃了幾口,坐下來閒話。原來,女子姓水,閨名嫋嫋,父親早亡,與老母親相依為命。她年方二八,尚未許配人家。

臨近三更,水嫋嫋端著燈,安排甘從甜在廂房裡睡下。半夜裡,屋門忽然被推開,水嫋嫋穿著紅肚兜,媚笑著要上床。甘從甜趕緊坐起來,說道:「我也對你有意,只是名不正言不順,不敢做苟且之事。」

水嫋嫋嬌笑著說:「想不到你迂腐得如此可愛,這樣吧,你明天來提親,娶我回家做長久夫妻。」甘從甜答應下來,水嫋嫋戀戀不捨地離去。

第二天回到家裡,甘從甜稟明父母,父母委派一名精幹的老僕,帶著聘禮,和甘從甜一起上門提親。雙方定下婚約,約定半個月後完婚。

很快,婚期來臨,這一天,高朋滿座,甘從甜把水嫋嫋迎娶回家,拜了天地,送入洞房。賓客散去後,甘從甜帶著幾分醉意,進入洞房,揭開了紅蓋頭。兩人相擁片刻,說著情話,然後寬衣解帶,準備就寢。

這時,屋頂上突然傳來說話聲,「新郎官,你老婆不是人,你要小心了,她要吸你的陽氣。」水嫋嫋猛地坐起來,喝問道:「你是誰?為何來壞我的好事?」屋頂上的聲音說:「水蛇妖,你打錯了算盤,甘從甜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休想得逞。幸虧我來的及時,差點晚了一步。」

話音剛落,白影一閃,落下一隻白狐,正是甘從甜當初搭救的那一隻。水嫋嫋飛身上前,與白狐鬥在一起,卻被白狐咬住脖子,瞬間變成了一條杯口粗的水蛇。白狐三下五去二,將水蛇吞進了肚子裡。

甘從甜目瞪口呆,恍如做了一場夢。白狐說:「水蛇妖專以美色勾引人,吸食陽氣,幸虧你不是隨便之人,不然的話,早已做了亡魂。我在山中修行,耽擱了一段時日,差點來晚了一步。」

甘從甜苦著臉說:「我今天剛完婚,便又恢復了單身,說出去豈不讓人笑話!」白狐說:「再修煉大半年,我就能變幻人身了,到時候,我來和你婚配,長相廝守。」說完,消失不見。

大半年後,一名漂亮的女子來到甘家,她就是那一隻白狐。兩人恩愛了一生,生下了七個兒女。五十年後,甘從甜壽終正寢,白狐離去,從此沒有再出現。

正所謂色是割人的鋼刀,有許多人面對美色,把持不住,鑄成大錯。甘從甜坐懷不亂,才得以保全性命。當然了,救了他的,是他的善心,這一點毋庸置疑。本故事採用了精怪的元素,在於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