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瓦匠去寺廟為娘子祈福,途中救喜鵲,喜鵲:小心你娘子

民間故事:瓦匠去寺廟為娘子祈福,途中救喜鵲,喜鵲:小心你娘子
2022/02/21
2022/02/21

瓦匠馮寬,明朝宣德年間人氏,父母以租田耕種為生,他們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有一技之長,所以讓他學了瓦匠,家裡的生活確實改善許多,但因此聚少離多。

馮寬十八歲那年,娶了鄰村的姑娘張翠,也就是張氏,她溫柔善良,勤勞能幹,端莊秀麗,他們夫妻恩愛,馮寬因此都不太想出去幹活。

可是為了生活,為了家人和將來的孩子,馮寬過完春節後,就背上行囊去了百里之外的城裡,辛苦勞作,拼命掙錢,兩個月後,村裡有人來城裡辦事,給他捎來喜訊。

張氏懷孕了,馮寬欣喜若狂幹勁十足,省吃儉用,想多掙些錢,馮寬估摸著娘子要生產了,恰逢中秋佳節,他回去了,可是她娘子去河邊洗衣,不慎摔倒,孩子沒了。

馮寬十分難過,但是他發現母親劉氏一臉的不高興,不停說自己的娘子,張氏十分難過,淚流滿面,低頭哭泣。

馮寬安慰她道:「娘子,莫要難過,想必這個孩兒和我們無緣,我們還年輕,孩子還會有的,以後注意些,我也會提醒父母多關照你的。」

張氏欲言又止,最後說道:「相公,你能不能不要出去那麼遠的地方做事啊,附近的村莊,鎮上也能找到事情做啊,雖然掙得會少一些,但是我們我們可以朝夕相處啊。」

馮寬說道:「娘子,父母讓我學瓦匠的手藝,就是希望我能多掙錢,讓家裡過上好日子,你賢良淑德,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氣,我怎麼忍心讓你給我過苦日子呢?

再說,我的父母也不會同意的,他們早年因為家裡窮,常被村裡有些人笑話,才讓我出去學瓦匠手藝的,你放心,等我們的孩子出生後,我就不再去遠的地方了。」

過完中秋,馮寬戀戀不捨地離開娘子,離開父母,去了城裡,這一走要春節才能回來了,馮寬本就善良,因為娘子小產的事情,更加注重行善積德。

在城裡做事,不是每天都有活幹,於是在他沒活幹的時候,就會去城裡走一走,轉一轉,遇到誰家需要修葺房屋,如果不復雜的事情,他都免費替人修了。

很快到了冬天,一天中午,他替一位大娘修完屋子之後,大娘留他吃飯,飯間聊天,大娘說道:「城郊有個觀音廟,離這不遠,你去一趟,說不定有求必應呢。」

馮寬見時候還早,回去也是沒事做,就起身前往,觀音廟在一個小山坡上,有個臺階,兩旁有樹,但不大,可能因為是中午的原因,路上只有他一個人。

他順著臺階往前走,忽然,有個東西掉在他的頭上,幸虧天冷,他帶著一頂棉帽,取下來一看,原來是鳥糞,覺得挺倒楣的,他抬頭一看,嚇了一大跳。

一條黑蟒嘴裡咬著一隻鳥,只剩下身在在外面了,馮寬的腦海裡瞬間想到的是小鳥有危險,鳥糞掉頭上並不是他倒楣,而是在向他求救。

想到這裡,馮寬趕緊搖晃那棵樹,雖然黑蟒沒有被搖下來,但是黑蟒受到驚嚇,掉在了地上,說時遲那時快,馮寬將腰間的瓦刀扔了過去,正好砸在黑蟒七寸上。

黑蟒似乎很痛,張開了嘴,可能也是小鳥用盡最後的力氣,竟然從黑蟒口中掙脫了,黑蟒鑽進了草叢,小鳥在地上撲騰了幾下,仿佛暈了過去。

馮寬走過去一看,發現小鳥是只喜鵲,在馮寬的家鄉,喜鵲代表著吉祥如意,是好運與福氣的象徵,可是雖然他將喜鵲從黑蟒口中救出,但是喜鵲要是死了怎麼辦?

馮寬怕喜鵲身上有黑蟒的毒液,趕緊用樹枝做了個小支架,端著喜鵲趕緊去了觀音廟,也不顧不上給父母,給娘子祈福了,趕緊將喜鵲交給了一個老和尚。

因為馮寬知道,佛法說「掃地不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他們不會見死不救的,他跑了進去,只見有老和尚在弘揚佛法,許多和尚在打坐聆聽。

馮寬也聽不懂,也顧不上那麼多了,趕緊訴說了情況,請老和尚救救喜鵲,老和尚慈眉善目,停止了選舉,他將喜鵲送到了後院,並讓他放心,會救喜鵲的。

老和尚返回之後說:「施主,冬天蛇類出現,還要吞噬喜鵲,你不覺得奇怪嗎?看來你和喜鵲和黑蟒都有緣分啊,喜鵲會無事的,很快就可以飛翔了。

另外喜鵲與鄙寺有緣,你救了它,是功德一件,貧僧這裡有道平安福,你拿著戴在脖子上,千萬別取下來,可以保你平安,切記,切記。」

馮寬不太高興,因為要說和喜鵲有緣分,這挺好的,但和黑蟒有緣分,挺可怕的,不過他得知喜鵲沒事,心裡好受了許多,接過平安福,戴上後謝過老和尚後走了。

馮寬忙活了半天,趕緊做正事,來到觀音像前叩拜,祈求家人平安健康,祈求他娘子能生一個健康活潑的寶寶,最好是兒子,然後起身離開觀音廟。

他回到城裡轉悠了一圈,沒發現需要修葺房屋的人,於是來到和工友們同住的地方,也沒那麼講究要去洗帽子,畢竟天冷,洗了要幾天才能幹,晚飯後,他就睡了。

睡夢中,喜鵲出現了,她口吐人言,說道:「恩公,謝謝你今天救了我,我常棲息在觀音廟附近,常聽寺內高僧弘揚佛法,有了靈性,還僥倖成為牛郎織女鵲橋的成員。

我正聽得入迷,結果被黑蟒偷襲了,差點喪命,你心地善良,你的瓦刀有正義之氣,我感受到了,所以用特別的方式求救,還請你見諒。

那黑蟒也是有修行的,他本就惡毒兇悍,但是佛門清淨之地,加上你有瓦刀護身,好在他修為不高,所以不敢放肆,但是他是有仇必報的主,你回家之後,要小心你的娘子啊。」

馮寬剛想細問,結果睡在他隔壁的工友,呼嚕聲震天響,加上他還翻了個身,將腿架在自己的身上,把馮寬給弄醒了。

馮寬有些鬱悶,覺得喜鵲說得不對,自己娘子賢良淑德,溫柔善良,要小心她幹嘛?不過他又想起老和尚說,他和黑蟒還有喜鵲有緣,這下他糊塗了。

反正只是個夢而已,再過些日子,就要回家了,他開始想念父母,思念他的娘子,輾轉反側,好久才睡著。

半月之後,馮寬結了工錢,和村裡或鄰村工友們一起回家,路上無話,平安抵達。

回到家中,馮寬驚奇地發現,家中的氣氛和中秋回來時大不相同,馮寬爹娘簡單和他打了個招呼,父親去了後院劈柴,母親去了廚房燒水,做飯。

平日裡屋裡屋外忙碌的娘子,如今打扮得花枝招展,正端坐在桌前喝茶,她見到馮寬回來後靠近自己,張氏連忙起身往後退了幾步。

她然後說道:「相公,你回來啦?你看你滿身灰塵,趕緊洗洗換身衣服,在家中就不要將瓦刀別在腰間了,鄰居看到會笑話的。對了,娘,你在燒洗澡水了嗎?趕緊的啊。我去鄰居家串個門,等你洗過澡我在回來。」

馮寬頓時覺得心裡不痛快,以前回來,娘子會心情愉悅,去幫他拍打身上灰塵,去給他拿衣服,燒水,伺候他洗澡,可是今天她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但是馮寬剛到家,不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見他娘子出門,也沒攔著,剛好可以問問到底怎麼回事,於是去了廚房,問他母親最近在家裡怎麼樣?他娘子怎麼像變了個人呢?

他不問則已,問完以後,他母親直接眼淚汪汪,哭著說:「唉,也不全怪小翠,我也有錯,她嫁過來沒多少天,你就去城裡了,我和她相處的不太好,我想著我是婆婆嘛,就給她立了些規矩。」

馮寬忙問什麼規矩?他母親說道:「也沒啥,就是好好伺候我和你爹,不要偷懶,除了家務事,也要做些刺繡掙錢,沒事不要到處亂跑,和別人嚼舌根子,尤其是不能和別的男人說話,她要做的不好我就罵她,懲罰她,還讓她不能給你說。」

馮寬聽母親說完,覺得有些過分,難怪他上次回家後,要走時娘子欲言又止,後來勸自己別去遠的地方做事,在附近早去晚歸,少掙點也沒啥,原來娘子在家是這樣過得啊。

他連忙說道:「娘,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啊,以後可不能再這樣啊?不過她也不至於變成這樣啊?」

他母親又說道:「後來小翠不是懷孕了嘛,她說想在家多歇著點,不想去河邊洗衣服去了,我覺得她太矯情了,我懷你的時候,一直勞作到你出世的前一天啊。

她小產後就怪我,我本來就生氣,就凶了她,說她不小心害我沒了孫子,也不管她,她就跑回了娘家,她母親就來和我吵,後來我就更不給她好臉色看了。」

馮寬聽到這裡,忽然覺得很心疼娘子,責備了母親幾句,但畢竟是他的娘,也不好說太多,就說洗完澡去把娘子接回來,好好安慰她,勸勸她。

馮寬母親聽兒子說完之後,又哭了,馮寬連忙說道:「娘,這確實不能全怪小翠啊,你哭什麼呢?難道她也打罵你了?」

馮寬母親停止了哭泣,說道:「哎,可不就是這樣嘛!以前還好,可是半個多月前,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可能是被她娘教唆的吧。

她不僅頂嘴,還對我動手,我沒她力氣大,身上被她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你爹說和兒媳拉拉扯扯不成體統,也不幫我,只勸我忍讓些,等你回來再說。」

馮寬母親說完,露出胳膊給兒子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可是一邊是母親,一邊是娘子,該怎麼辦呢?

他忽然想起喜鵲在夢中曾經和他說過,被他打的黑蟒會報復,要小心自己的娘子,難道娘子和黑蟒有什麼關聯?

他又想到平時睡前,聽年紀大的工匠說過很多奇怪的事,特別是狐黃白柳灰(狐狸,黃刺蝟,蛇,老鼠)附身的事情,頓時害怕了起來,忙問母親有沒有發現他娘子有什麼異常?

馮寬母親想了想說道:「倒是沒什麼,刁蠻的兒媳不都這樣嗎?要說異常嘛,就是早上,中午都要讓我燒水給她泡腳,我悄悄地看了看,發現她腿上有一圈圈的細紋。

還有每天晚上要洗澡,平時喝水多,她說對皮膚好,還有特別怕冷,要蓋幾床被子,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小產我沒照顧好她引起的,還為此打罵了我一頓。」

馮寬一聽,頓時覺得娘子的問題很嚴重,這可能不僅僅是她和母親之間婆媳矛盾那麼簡單了,他安慰完母親,說自己會處理這個事情的。

然後他去了後院給父親請安,然後幫他劈柴,問家裡的情況,他父親也是唉聲歎氣,和他母親說得差不多。

他父親還說道:「寬兒,你奶奶以前對你母親比較凶,所以小翠嫁過來之後,對她也是凶了些,不過你在家的時間不多,她怕你在外面做事不安心,所以沒有發作。

等你走後,她就對小翠要求這個,要求那個的,我原本以為你去城裡做事,可以多掙些錢,讓我們家揚眉吐氣,現在想來,是我錯了,因為笑話我們家的更多了。

你這次回來,過完春節,就別去城裡做事了,就在附近找點活幹吧,一家人在一起比什麼都好,少掙點就少掙點吧,家和萬事興嘛,我和你娘不能陪你一輩子,小翠才是和你過一輩子的人啊。」

馮寬說自己知道了,此時,母親喊道洗澡水燒好了,讓他去洗澡,他洗完澡之後,換了身新衣服,想了想之後,將瓦刀擦乾淨,放在了枕頭下,然後從屋裡出來。

這時他娘子回來了,見馮寬已經弄得乾乾淨淨的,就笑盈盈地走了進來,朝廚房問道:「娘,飯做好了沒?可以開飯了,我相公奔波勞苦,吃了飯,早點要休息了。」

吃飯的時候,可能是馮寬在場,他母親和娘子看著相安無事,吃過飯後,回到屋裡,準備休息,馮寬發現娘子比以前更加嬌豔動人。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更何況分開了幾個月,二人和衣而眠,不過馮寬發現娘子身上冰涼的,忽然,他娘子尖叫一聲暈倒在床上,一絲黑煙從被子裡沖了出來掉在地上。

馮寬嚇了一跳,發現胸前的平安福閃了閃,他往地上一看,一條黑蟒驚現在屋裡,張開大嘴朝床上沖了過來。

馮寬早有防備,立即從枕頭下拿出瓦刀和黑蟒搏鬥起來,瓦刀似乎有威力,處處壓制黑蟒,幾個回合下來,馮寬手起刀落,將黑蟒斬斷。

馮寬長出了一口氣,想著自己要不是早有防備,有高僧相贈的平安福,自己恐怕早已經魂飛西天了,看來自己真的是和喜鵲還有黑蟒有緣啊。

馮寬趕緊去看他的娘子,此時她身體不在像剛才那麼冰涼,但是依然沒有醒來,不過有呼吸,馮寬趕緊取下平安福,掛在了娘子的脖子上,將娘子摟在懷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娘子慢慢睜開了眼睛,看到身旁的馮寬,淚水奔湧而出,說道:「相公,你可算是回來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吃了飯嗎?累不累啊?」

馮寬忙把回來的經過說了一遍,問他娘子這些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馮寬娘子含淚說道:「半個月前,我因為洗碗時不小心打碎了一隻碗,娘就罵我做事毛毛燥燥,而且你在外面,這樣不吉利,還掐了我的胳膊。

我洗完碗後,心情鬱悶,也很想念你,因為我知道到了冬月,在外做事的工匠們陸陸續續開始回來了,我就去村口去張望,盼望你早點回來。

在寒風中等了很久,也不見有人影過來,忽然,一條黑蟒跑了過來,就跟地下那個一樣,我嚇得趕緊扭頭就跑,可是黑蟒緊追不捨,還說起話來,是個女子的聲音。

她說:「你是張氏吧?別害怕,我是來幫你的,你平日裡,你婆婆是不是很凶,她是不是總是欺負你?我可以幫你出這口惡氣。

它說道我的心坎上了,自從是我上次小產,被婆婆凶回家之後,我娘氣不過,帶著我舅娘,姨娘來和婆婆大吵大鬧了一番。

我覺得這樣不好,後來有什麼委屈,就忍了,沒有回家找我娘訴苦,即便是回家了,也是報喜不報憂,可是婆婆對我是越發的凶了。

我有苦難言啊,十分委屈,但我又覺得讓它幫忙,有些邪性,想著你很快就要回來了,你在家,婆婆會收斂一些,我正在猶豫之間,忽然覺得一陣眩暈。

好些事情都不太記得了,模模糊糊記得回到家中後,婆婆說我什麼,我就頂撞,婆婆氣不過對我動手,我也毫不留情地還手,婆婆對我好像變得唯唯諾諾的了。

對了,相公,你扶我起來,我去看看爹和娘,他們怎麼樣了?希望沒有傷害到他們,我要請求他們的原諒。」

馮寬娘子想要起身,可是身子虛弱,沒能起得來,馮寬連忙說:「娘子,你歇著,我這就去將娘叫過來。」

馮寬母親進屋之後,發現地上的黑蟒,嚇得尖叫了起來,不過還好她發現黑蟒已經沒氣了,馮寬連忙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訴說了一遍。

馮寬娘子強打精神坐了起來,跟她婆婆道歉。

馮寬母親連忙說道:「翠兒啊,這不能怨你,都是娘的錯,是我以前有些過分了,才讓黑蟒有些可乘之機,以後我不會像從前一樣了,你好好休息吧。」

馮寬處理完有些淩亂的屋子,陪他娘子聊天,說以後不去城裡做事了,就在附近找活幹,他娘子開心的不得了。

第二天,馮寬母親精心照顧張氏,張氏恢復之後,馮寬母親卻病倒了,大夫說她勞累過度,驚恐過度,憂思過度,需要精心照顧才行。

張氏又反過來精心照顧自己的婆婆,劉氏恢復之後,一家人開開心心地過了春節,家中恢復了起初的平靜和歡快,馮寬就在附近找到了活幹。

陽春三月,春暖花開,綠草茵茵,桃樹開花。

那天早上,一陣歡快的鳥鳴聲在院子裡出現,劉氏喊道:「寬兒,翠兒,你們快來看,樹上飛來了好幾隻喜鵲呢,咱們家有福了啊。」

可是馮寬說:「娘,翠兒說不舒服,噁心想吐,我去找個大夫來給她看看。」

劉氏一聽大喜,說道:「寬兒,你這傻小子,翠兒月事一個多月沒來了,應該是有喜了,不過保險起見,你還是請大夫來看看,希望他們母子平安。」

大夫過來之後,把脈之後,連忙道喜,全家人都十分開心,馮寬則爬上院子裡的樹上,給喜鵲搭了個鳥窩。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張氏在婆婆劉氏的精心照顧下,母子平安,馮家多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後來又生了一個兒子,兩個女兒。

馮寬因為斬黑蟒,喜鵲報喜的事情,傳開了,大家都覺得馮寬心地善良,一身正氣,來請他建房的人絡繹不絕,來找他拜師學藝的小夥子也不在少數。

馮寬就挑選了幾個勤勞善良的小夥子,做了自己的徒弟,家中的日子越發好了起來,最主要的是家庭和睦,母親劉氏和娘子張氏情同母女一般。

後來馮寬的長子繼承了他的衣缽,他的次子學有所成,金榜題名,家中四世同堂,夫妻和睦,兄友弟恭,增老愛幼,行善積德,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故事完)

聲明:本故事旨在傳承民間藝術,勸人為善棄惡,弘揚傳統美德,與封建迷信無關,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筆者說:

馮寬是一個普通的瓦匠,但他心地善良,為人正直,為了讓父母和他的妻子,還有未來的孩兒過上更好的生活,背井離鄉,辛苦打拼,但因此和家人聚少離多。

可是沒成想後院起火,好在他就得喜鵲給他帶來了福報,他也因此認識道陪伴家人的重要性,正所謂家和萬事興,他的家庭重歸和睦,回到應該有的秩序。

文中雖然採用了怪誕和神話的手法,但足以表達我們對家庭和睦,夫妻恩愛,婆媳和諧,家和萬事興,過上幸福生活的美好期盼,您說呢?

人生是一場修行,人在做,天在看,但行善事,莫問前程,必有福報,您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