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富商「看我何年何月何日何時死」,算命先生「今年今月今日死」

民間故事:富商「看我何年何月何日何時死」,算命先生「今年今月今日死」
2022/01/25
2022/01/25

青陽鎮有個叫李一文的富商,為人樂善好施,是十裡八鄉的大善人。李一文五十出頭,卻娶了個小他二十多歲的妻子張氏。他還有個弟弟叫李一武,也跟著他一起做生意。

李一文對妻子很是寵愛,經常陪她逛街買東西。這天,他們正在街上逛,發現前方有個小攤圍滿了人。張氏忙拉著他湊上去 ,發現是個算命先生,「算命先生滿大街都是,有什麼稀奇的,都圍住他幹嘛?」李一文奇怪的說道。

「算命先生不奇怪,主要是他的口氣不小,聲稱可以知前程斷生死。」前方一人看是大善人李老爺,趕緊解釋道。

李一文覺得不可思議,這恐怕是騙人錢財的把戲。張氏拉著他說:「為免別人受騙,你前去算一卦,戳穿他。」

李一文走上去讓算命先生給自己算一卦,報上生辰八字後算命先生問道:「前程還是生死」

李一文猶豫了一下,張氏卻開口了「不問前程,只斷生死」算命先生笑了一下,蔔了一卦,隨即面色沉了下去「此卦透出一股死氣」

「什麼意思?何年死?」李一文嗤笑道。

「今年死」

「今年何月」

「今年今月」

「何時」李一文語氣有點不善問道。

「今年今月今日子時三更」

李一文氣得就要掀了他的攤子,自己身體好好的,一點毛病沒有,怎麼就今天死了。妻子張氏拉住了他說道:「相公別生氣,現在沒有證據,等過了今日子時,明天再來找他算賬」

回到家後,李一文一直沒有再出門,張氏叫來丫鬟小翠和自己一起守著老爺。到了晚上,李一文呵欠連天,張氏扶他上床休息了,自己和丫鬟會一直守著他。

一更時分,小翠也呵欠連連,突然一頭栽倒在桌上睡著了。意識模糊中她被一陣鑼聲驚醒,這鑼聲是三更天了,她一下清醒過來。只見夫人也兩隻眼皮直打架,這時床上的老爺突然坐起來,下床鞋都沒穿就往外跑。

小翠趕緊叫醒夫人,兩人一起追出去,可卻追不上老爺,只見老爺朝著村西的河邊跑過去,一頭紮了進去。

第二天,張氏來到縣衙報案,捕頭去現場查探,沒有看出什麼可疑之處,再去找算命先生,卻發現算命先生已經不見了。

縣令大人是讀書人,剛從別處調任過來的,可不相信怪力亂神之類的說法,可現在沒有一絲線索,也只有將案子先壓下,待找到算命先生一切就迎刃而解。

李老爺頭七剛過,就有媒婆上門來提親了,媒婆說張氏還那麼年輕漂亮,應該再找個夫家。張氏拒絕說「一文對自己那麼好,自己要為他終身不嫁」

媒婆不死心勸說:「你還年輕,你不知道一個人的孤單,一個人晚年是特別淒慘的」經不住媒婆的一再勸說,張氏鬆口了,不過得符合她的幾個條件她才嫁。「一:得和她相公同姓,二:得是心地善良,三:得入贅到李家」

媒婆聽完後一愣,隨即滿面笑容的說「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找到合適的人」

第二天媒婆就又上門了,說自己找到合適的人了。張氏一聽有點疑惑,這麼快就找到合適的了?

「李一武,怎麼樣」張氏一聽「這不行,我是他嫂嫂」

「怎麼不行了?他也姓李,心地嘛你應該也很清楚,至於入贅李家這就不用說了吧!」媒婆步步緊逼。

張氏還想說什麼,都被媒婆堵了回去,最後見自己提的三個條件也都符合就沒有再堅持。沒多久他們就成親了。

成親那天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李一武半夜三更說嗓子不舒服,把小翠叫起來熬粥喝。小翠半夜三更被叫起來心裡也有點委屈,以前一文老爺在的時候從來不會半夜把她叫起來做事,還教她讀書寫字,把她當妹妹一樣。她正回憶著老爺的好,突然前方一文老爺正在濃霧中向她走過來,還說著自己死得冤枉。

嚇得她趕緊跑去找夫人,說看見老爺回來了,把屋裡的新娘新郎嚇得不輕。第二天兩人就商量把小翠許配別人,儘快嫁出去,她整天神神叨叨的有點滲人。

小翠想起那天晚上老爺說的冤枉,一武老爺聽到她說一文老爺回來了時驚慌失措的表情,她覺得有點不尋常。她去縣衙找縣令老爺說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並告訴縣令大人,一武老爺和一文老爺其實不是親兄弟,武老爺家裡是打魚的,在武老爺十歲那年,父母出海打魚遇到風浪,沒有再回來。文老爺見武老爺可憐,就收養了他,也給他改了名,和他以兄弟相稱。

縣令大人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故事,他打算去到李一武的老家去調查一下。這一調查居然調查出了個天大的秘密。張氏居然和李一武從小就認識,甚至可以說是青梅竹馬。縣令大人已經對破案有了幾分把握。

他讓小翠第二天勸夫人去廟裡上香,夫人肯定會去的,接下來的就交給自己了。第二天,小翠跟夫人說去廟裡求個護身符保下平安吧!夫人二話不說就拉著小翠往廟走去。

進廟後小翠藉口去方便就走開了,整個大殿就張氏一個人,這時她看那些菩薩的樣子越看越恐懼,突然前方出現一人,身穿判官服,手拿判官筆,厲聲喝道「張桂蘭,你可知罪,我乃地府判官,你趕快從實招來,否則打你入十八層地獄。」

張氏一聽,自己是到了地府了嗎?難道自己已經死了?她轉身居然看到大殿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人,甚至還有牛頭馬面。

嚇得她一下癱坐在地上「小女子知罪,我願從實招來,忘大人從輕發落」

原來張氏和王榮強是一個村子的,兩人青梅竹馬,不過王榮強十歲那年家裡發生變故,就被李一文接走了,並改名李一武。而張氏嫁給李一文也是因為李一武。十多年後,兩人都長大了,李一武找到張氏,讓她嫁給李一武,開始自己不同意,李一武說:「這樣就可以吞併他的財產,如果李一文娶了別人生了孩子他就什麼都得不到了。」

不料李一文的身體特別硬朗,甚至不比李一武的身體差,這可把兩人急壞了,所以就找了個人假扮算命先生,用迷信的說法來把線索引走,不讓人懷疑到自己身上。

而那天夜裡跳河的根本不是李一文,而是李一武,李一文早在小翠睡著的時候就被殺害了,小翠之所以睡那麼死,是因為被下了迷藥。

一起水落石出,這時大殿裡的「妖魔鬼怪」都卸下自己的面具,判官赫然就是縣令大人,其他都是衙役官差扮的。張氏知道上了當,奈何自己全部招認了。

李一武和張氏被抓了起來,按律處置。

結語:真是好心遇到惡豺狼,人心不足蛇吞象。李一文沒想到自己救的小孩居然會恩將仇報。不過他的善心終是沒有白費,小翠知恩圖報,讓案件得以告破。

文中小翠看見李一文的向她走來,只是她心中意識到這案件的不尋常,她已經懷疑武老爺,作者用更加形象的方式把她心中思想表達出來。

讀者切勿與迷信掛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