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清朝巡撫怕老婆,升官後不敢去上任,引發胡蝶效應導致清朝滅亡

清朝巡撫怕老婆,升官後不敢去上任,引發胡蝶效應導致清朝滅亡
2021/11/27
2021/11/27

胡蝶效應,指的是在一個系統中,最初一個微小的變化,演變到最後會給整個系統帶來長期的巨大的連鎖性反應。

例如在太平洋的某個小島上,一隻胡蝶煽動翅膀產生的微小氣流,到幾千公里外,很可能就發展成為破壞力超強的颱風。

古語有雲: 「風起于青萍之末」,這是典型的胡蝶效應。

清朝官員

清朝末年,一位巡撫因為怕老婆,升為總督之後卻不敢去上任,結果竟然引起了一系列連鎖反應,引發了辛亥革命,最終導致了清朝的滅亡。

這位巡撫名叫陳夔龍,清朝 咸豐七年(1857)出生于貴州省貴陽市一個窮苦人家,他自幼喪父,是母親含辛茹苦的將其撫養長大。陳夔龍從小就很懂事,為了改變家中貧寒的生活,減輕母親的負擔,他從幾歲開始就幫助母親做家務,下田幹活。讀書之後,他努力刻苦,勤奮好學,15歲便考中秀才。

光緒元年(1875),18歲的陳夔龍參加鄉試,考中舉人,並被主考官評為第一名解元。考中舉人之後,為了改善家中的生活,陳夔龍一邊讀書,一邊開始找工作。

史書記載他 「美風儀,善文辭」,因此貴州、四川的很多官員都聘請他去做幕僚,這樣陳夔龍漸漸的在西南官場有了些名聲。後來晚清名臣丁寶楨擔任四川總督期間,聽聞陳夔龍的名聲後,曾將他招入總督府擔任幕僚。

陳夔龍

到了光緒十二年(1886),陳夔龍辭去幕僚職務,進京參加全國科舉會試,結果金榜題名,高中進士。雖然考中了進士,但成績卻非常一般,只是三甲。

在明清科舉考試中,進士分為一、二、三甲。一甲就三個人,分別是狀元、榜眼、探花,這三人一般都是會進入翰林院,將來前途不可限量。而二甲和三甲,則會被分到各個部門任職,由于成績不理想,陳夔龍被分到了兵部擔任主事。

清朝末年,兵部早已名存實亡,既沒實權,也沒有油水。在貪污腐敗橫行的晚清官場,一個人要想升遷,要麼有顯赫的家世,要麼有錢,只有這樣才能出人頭地。而陳夔龍出身寒門,既沒有背景也沒有錢,又被分到了一個相對冷門的衙門,想要升遷是難上加難。

可陳夔龍並沒有輕易放棄,他憑藉出眾的外表,能言善辯的口才,很快得到了上司的賞識,由兵部主事升任兵部郎中。 (美風儀,能文詞,以敏幹為上官所賞)為此他還得到了一個亦正亦邪的稱號「「巧宦」。

1900年,八國聯軍攻陷京城,慈禧帶著光緒皇帝出逃,百官見狀也紛紛逃出京城避難。但陳夔龍卻將此事看做難得的機遇,主動上奏要求留守京城與洋人談判。當時正愁沒人可用的慈禧聽說後大喜,立刻任命他為留京辦事八大臣之一,升任順天府尹。

從那之後,陳夔龍的忠勇贏得了慈禧的好感,八國聯軍撤退後,慈禧重回京城,陳夔龍立刻得到了重用,先是被任命為河南布政使,結果還沒去上任,又被升任為漕運總督,一躍成了大權在握的封疆大吏。

其實陳夔龍之所以能夠在短短十餘年時間裡,從一個小小的兵部主事成為執掌一方大權的總督,除了他自己的努力之外,還離不開他的妻子—— 許禧身!

與陳夔龍不一樣, 許禧身出身于浙江杭州的一個豪門士族。許氏家族世代為官,祖上出過的官吏數不勝數。到了她父親許乃恩這一代,許家的輝煌達到頂峰。據史料記載,許乃恩等兄弟七人,三人考中進士,四人考中舉人,為此還得到了朝廷賞賜的「七子登科」匾額。

出生于這樣一個豪門士族,許禧身自幼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是一位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大小姐。

陳夔龍三十歲以前,曾娶過兩任妻子,但都因病早逝了。後來在官場上略有作為後,結識了許禧身,並在一番追求之後,成功將其娶進家門。雖然在封建社會,女子的身份地位很低,在家中都是為丈夫馬首是瞻,可凡事都有例外,許禧身憑藉娘家的強勢,過門之後成為了實際的一家之主,陳夔龍也就成了懼內的「妻管嚴」。

不過在官場,許禧身卻給陳夔龍帶來了巨大的幫助。在京城期間,為人大方,知書達理的許禧身很快就與滿洲王公貴族的內眷混熟了,那些出身八旗的福晉、格格對于來自南方水鄉的柔美女子很是喜歡,經常邀請許禧身到王府、貝勒府做客。

特別是慶親王奕劻的三個女兒,幾乎與許禧身成了形影不離的好姐妹。慶親王的福晉看她聰明伶俐,招人喜歡,一高興便收她做了乾女兒。而陳夔龍搖身一變,成了慶親王奕劻的幹女婿,官運自然扶搖直上,先後擔任河南巡撫、江蘇巡撫等職。

光緒三十三年(1907),朝廷下旨調陳夔龍任四川總督。巡撫是從二品,總督是正二品,按道理說,從巡撫升任總督,陳夔龍應該高興才對,可在接到聖旨後,他卻一直悶悶不樂。

原來許禧身聽說四川山高路遠,又是貧乏之地,成都也不如蘇州繁華,便死活都不肯去四川。不僅如此,她還找到陳夔龍,警告他也不能去上任,否則就給他好看。平日裡怕老婆的陳夔龍左右為難,既不敢違抗聖旨,也不敢得罪老婆,最後只能硬著頭皮去求幹岳父慶親王奕劻。

慶親王奕劻

奕劻平日裡沒少拿陳夔龍的好處,聽說此事後也不好不管。當時奕劻是首席軍機大臣,利用手中權力做些人事調動倒也簡單。最終,在奕劻的努力下,陳夔龍從四川總督調任湖廣總督,原來的湖廣總督趙爾巽則去擔任四川總督,原來的四川總督錫良則調任雲貴總督。

後人對此評價說: 「以一女子之愛憎牽動數省督、撫,當時用人之得失蓋可睹矣!」

因為一個女人的無理取鬧,就改變數個封疆大吏的調動,可見在清朝末年,官場的腐敗和無能到了何種地步!

原本奕劻、陳夔龍等人都以為就是幾個正常的人事調動,不會引起什麼大事,結果在趙爾巽上任四川總督後,卻捅了大籠子。

據史料記載,原任四川總督錫良是個比較有能力的人,他在主政四川時,與西方列強據理力爭,毫不讓步,奪回了川漢鐵路的修築權,得到了全省上下的支持。

可趙爾巽在出任四川總督後,只會一味地聽從清政府,在郵傳大臣盛宣懷的策動下,宣佈「鐵路國有」政策,將已歸商辦的川漢、粵漢鐵路收歸國有,其實就是變相賣給了西方列強。這一舉動惹惱了四川的商人和民眾,憤怒的人們發動了保路運動。

對此趙爾巽、趙爾豐兩兄弟只會一味的鎮壓,更加激起了四川民眾的憤慨,使得革命形勢更加高漲,並最終因保路運動而引發了辛亥革命,並最終導致了清朝的滅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