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兒媳日漸美豔,兒子日漸憔悴,老漢朝兒媳撒鹽救了兒子

民間故事:兒媳日漸美豔,兒子日漸憔悴,老漢朝兒媳撒鹽救了兒子
2021/12/28
2021/12/28

話說古時候在江夏縣,有一個好高騖遠的年輕漁夫。漁夫名叫張小魚,母親在他8歲那年病故,父親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如今張小魚已經16歲了,父子倆相依為命靠打魚為生。古時候的人,十五六歲已經是該成親的年齡了。

張老漢一直省吃儉用,存下了20多兩銀子,準備請媒婆幫兒子說一門親事。一天,張老漢挑著一擔魚,要到縣城去賣。路上正好碰到,十裡八鄉有名的劉媒婆。張老漢塞了幾百文錢給劉媒婆,讓他幫兒子張小魚介紹一門親事。還說事成之後,還會再給二兩銀子重謝。

劉媒婆收了錢後,辦事效率很高。第2天,劉媒婆就來到了張家。笑呵呵說道:「張老哥呀,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昨天去王家村,遇見一個叫王胖丫的姑娘。這姑娘腳大手粗一身的力氣,是個能持家能幹活的好媳婦人選啊,而且屁股圓圓的以後肯定能生大胖小子。

我跟她父母說了,你家小魚的情況。他們對你家小魚甚為滿意,有意把女兒許配給小魚,現在就是不知你們父子意下如何?」張老漢還沒說話,在一旁修漁網的張小魚,急道:「你說的是王家村的胖妞吧?我見過她,她也太胖了,我可不娶她。」

劉媒婆勸道:「她雖然是胖了點,但絕對是幹活的好手,這點我沒有騙你。再說了,你家也不富裕,娶個嬌滴滴不能幹活的小姐回來,能幫得了你什麼?」張老漢也在一旁勸說道:「兒呀,娶媳婦不能光看長相。人品好不好,能不能操持家務相夫教子,這才是最重要的。

王胖丫我也聽人說過她,說她心地善良孝順父母,每日下地幫父母幹活。雖然人長得胖了些,但也是個難得的好姑娘。」張小魚頭搖得跟波浪鼓一樣,說道:「你們別再說了,反正我就是不娶她。」劉媒婆聞言怏怏的離開了。

之後劉媒婆又給張小魚介紹了幾個姑娘,他不是嫌這就是嫌那。後來惹惱了劉媒婆,劉媒婆就沒有再給他介紹親事。一天晚上,父子倆談心。張老漢問道:「兒呀,你到底想娶什麼樣的姑娘啊?」

張小魚說道:「我想象柱子哥一樣,娶個有錢人家的小姐。你看看柱子哥,以前他跟我們一樣是打魚的,每天日曬雨淋波浪裡討生活。可他自從娶了有錢人家的小姐後,有了娘家的資助。現在在縣城開了一間店鋪,當上了掌櫃,小日子過得多滋潤。」

張老漢說道:「你這是好高騖遠,人跟人是不同的。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像你柱子哥這樣的運氣,不是每個人都有的。你呀,還是腳踏實地找個門當戶對的媳婦吧。」張小魚說道:「我比柱子哥差那了,他能娶得千金小姐,為何我不能?」

張小魚不聽父親勸說,一心只想娶千金小姐。轉眼間,4年過去了。張小魚還沒娶到媳婦,把張老漢給急出了病。一天,張老漢身體不適在家休息。張小魚獨自一人,劃著小船到河裡打魚。打了半天魚,收穫甚少。垂頭喪氣的他,打算划船回去不打了。

剛把船停靠在岸邊,突然看到上游,有一女子抱著根木頭順流而下。女子好像已經暈了過去,身體不見動彈,雙手死死抱著木頭。看衣著打扮,應該是出身大戶人家。張小魚嘀咕道:「這不就是一條現成的大魚嗎?」

說完,一個跳躍進入河中,遊過去把女子救了起來。張小魚背起女子飛奔回家。張老漢見兒子,背了個女子回來就詢問原因。張小魚說道:「我見女子抱根木頭順流而下,就把她救了回來,現在先把人救醒再說。」說完就給女子掐人中。

過了一會,女子悠悠醒來。父子倆詢問女子,為何掉進河中。女子說道:「奴家叫馬月如,是馬家村馬員外之女。因父親要把我許配給一個紈絝子弟,我不想嫁給這樣的人,所以只能逃婚。剛逃到河邊,就被家丁給追上了。情急之下,我就跳了河,後來抓到一根木頭。我就抱著它順流而下了。」

張小魚說道:「馬姑娘,你欲要逃往哪裡?」馬月如回道:「我也沒地方去,親戚那裡肯定去不得。我能不能在你家暫住一段時間?」張小魚聞言大喜,激動地說道:「當然可以,你想住一輩子都可以。」

話說出口才覺得自己有些太著急了,他心中忐忑地望了一眼馬月如。只見馬月如臉色羞紅,但並沒有生氣。就這樣馬月如在張家住了下來。張小魚每天都圍著馬月如轉獻殷勤,兩人感情迅速升溫。三天后,馬月如主動開口說,願以身相許報答張小魚的救命之恩。

張小魚大喜,趕緊跑去跟父親商量婚事,想儘快跟馬月如成親。張老漢說道:「兒呀,你們進展也太快了,我總覺得心裡不踏實。」張小魚說道:「爹,你不是想我快點成親嗎?現在趕緊把婚事辦了才是正事,莫要多慮。」

張老漢說道:「既然你娶人家姑娘,總要告訴人家父母一聲吧。你明天去馬家村,告訴馬員外一聲。」張小魚說道:「這事不能告訴馬員外,告訴他肯定把馬姑娘抓回去,那您的兒媳就沒了。」

張老漢說道:「成親乃是大事,不告訴人家父母不妥吧?」張小魚說道:「您到底想不想讓我娶媳婦,如果不想的話,那我就去出家算了。」張老漢無奈,只得馬上給兒子張羅成親的事。又過了三天,張老漢在家裡簡單擺了幾桌酒席,請了親戚朋友來參加喜宴。

張小魚跟馬月如終于成親了。兩人成親後,馬月如什麼活也不懂得做,張小魚也越來越爛。家裡的大事小事全靠張老漢一人操持,一個老人養著一對年輕的小夫妻。又過了半個月,張老漢發現兒媳馬月如越來越美豔,兒子張小魚卻越來越憔悴。

張老漢拉著兒子,去郎中那裡檢查身體。郎中什麼也檢查不出,還說張小魚身體沒毛病。這就令張老漢感到奇怪了,沒毛病兒子為何越來越憔悴。突然,他想到兒媳越來越美豔,問題可能出在馬月如身上。

張老漢就決定去馬家村走一趟。到了馬家村後,詢問村民得知,馬員外根本沒有女兒。那麼馬月如肯定說了假話,是來路不明。張老漢回到家後不作聲張,暗中觀察兒媳馬月如的一舉一動。他發現馬月如每天都要悄悄去河邊,然後莫名其妙消失不見。

一天,張老漢悄悄躲在馬月如經常消失不見的地方。他躲在草叢中,看到馬月如來了之後變成了一條泥鰍,在河邊的泥潭裡歡快地爬來爬去。約摸過了半個時辰後,泥鰍又變成了馬月如。張老漢把這一切,看了個真真切切。

原來馬月如是泥鰍精,她嫁給張小魚是為了吸張小魚的陽氣,用來修煉提升修為。難怪馬月如越來越美豔,張小魚越來越憔悴,現如今臥在床上連活都幹不了。張老漢回家後,從廚房抓了兩把鹽。他聽老一輩人說過,滑膩之物最怕鹽。

來到張小魚房間,看見小夫妻倆正在說話。張老漢突然朝兒媳馬月如撒了一把鹽,馬月如立馬跌倒在地,渾身抽搐感覺很難受一樣。張小魚問道:「爹,你幹什麼?月如這是怎麼啦?」張老漢說道:「她是泥鰍精,你變成現在這副模樣都是她害的,如果再讓她繼續吸收你的陽氣,你會沒命的。」

張小魚大驚道:「不會吧?」張老漢沒有回答,又朝馬月如撒了一把鹽。須臾,馬月如變成了一條泥鰍,動了幾下就不再動了。張小魚看見此情形,背後冷汗直冒。張老漢說道:「兒呀,如果你不是好高騖遠,老想著娶千金小姐。

不去馬家村,告訴馬員外一聲。要是聽我的,我們早就看穿了馬月如的假身份了,你也不會遭此一劫。以後一定要腳踏實地,想要過好日子就得靠自己的雙手去奮鬥。娶妻當娶賢,不能只看長相。」

張小魚經此一事,心性也發生了改變。說道:「爹,我知道錯了。以後一定腳踏實地,娶個賢慧的媳婦回來。我們一起好好孝順您。」後來張小魚的身體漸漸恢復了健康,他努力打魚掙錢,娶了一位泥瓦匠的女兒。夫妻倆相敬如賓,和和睦睦,一起孝順張老漢,一家人過上了幸福安穩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