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女子不願嫁花花公子,逃入深山躲避,差點腸子都悔青了

民間故事:女子不願嫁花花公子,逃入深山躲避,差點腸子都悔青了
2021/12/16
2021/12/16

話說古時候在廣平府永年縣,有一個女子叫李秋月。她不僅心地善良,且生得膚白貌美。在她16歲這年北方乾旱莊稼歉收,有不少百姓吃不飽穿不暖。李秋月家境富裕,心地善良的她,不僅拿出自己的私房錢,還把自己心愛的首飾拿去當,買了不少糧食衣物捐贈給受難的百姓。

一天,李秋月去寺廟燒香歸來。李父李母把她叫到面前,李母說道:「女兒呀,你可回來了?今天鄰縣的張員外,帶他的兒子張文遠來提親。張文遠說前些天看到你捐贈糧食衣服,給受難的百姓。對你很是傾慕,想娶你為妻。我們見他相貌堂堂氣宇軒昂,且你爹跟張文遠打過幾次交道,覺得他人也不錯。所以我們就答應了這門親事,準備過些時候就把你嫁過去。」

李秋月說道:「爹娘,你們怎麼也不問一下我就答應了?我對他並不了解呀。」李父說道:「婚姻大事,自古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李母說道:「女兒呀,你是我們的掌上明珠,我們不會害你的。你就乖乖等著做你的新娘子吧。」李秋月見父母已經把親事定下來了,知道自己反對也是無用。

一天,李秋月愁眉苦臉地坐在花園。一個丫鬟來稟報道:「小姐,馬小姐來了。」李秋月轉身望去,見果然是自己的閨中密友馬翠蓮來了。忙起身相迎,問道:「那陣風把我們馬小姐吹來了。」馬翠蓮說道:「你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你可知你大禍臨頭了。」

李秋月吃驚問道:「何出此言?」馬翠蓮瞟了一旁的丫鬟一眼。李秋月會意,擺手讓一旁的丫鬟退下去。丫鬟退下去後,馬翠蓮說道:「我聽說你準備要嫁給鄰縣的張文遠?」李秋月點點頭,道:「怎麼啦?」馬翠蓮說道:「張文遠就是個花花公子紈絝子弟,平日裡橫行霸道欺負百姓。你如果嫁給他,你這輩子可就毀了呀。」

李秋月說道:「不對呀,我父母說他人還不錯的呀。」馬翠蓮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不信的話明天咱們去鄰縣,打探一下張文遠的情況就知道了。」李秋月點點頭表示同意。翌日,兩人來到了鄰縣。馬翠蓮帶李秋月來到一家酒樓,說道:「我聽人說張文遠經常來這裡吃飯,我們就向小二打聽一下。」

兩人走進了一個包間,叫小二過來點了幾個菜。馬翠蓮給了小二一兩銀子,問道:「張文遠張公子你可認識?」小二回道:「當然認識,他經常來我們這裡吃飯。」馬翠蓮問道:「那你跟我們說說,他這人怎麼樣?」小二說道:「他呀就是個紈絝子弟花花公子,吃喝嫖賭樣樣都沾,而且還老欺負人。」

馬翠蓮說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去吧。」小二聞言退了下去。馬翠蓮說道:「秋月,你聽到沒有?如果你嫁給這種人,你說你以後可怎麼辦?正所謂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你可千萬不能嫁給這樣的紈絝子弟啊。」

李秋月苦惱地說道:「我父母都已經答應親事了,我又能怎麼辦呀?」馬翠蓮說道:「我這裡有一計能幫你脫離苦海,不知你願不願聽?」李秋月催促道:「趕緊說來聽聽。」馬翠蓮說道:「你可以在成親前夜逃婚,讓張文遠接不到新娘丟盡臉面。這樣他肯定就會退親的,你也就不用嫁給他了。」

李秋月猶豫道:「這樣做不太好吧?」馬翠蓮說道:「你不這樣做,難道你真要毀掉自己後半生嗎?」李秋月想了一會,說道:「好吧,只能這麼辦了。」很快就到了李秋月與張文遠成親的前一天。當晚,李秋月果然逃婚了。使得張文遠第2天,帶著迎親隊伍來的時候,連新娘子都接不到,只得抬著空轎子回家。

張家滿堂的賓客都在議論紛紛,說什麼閒話的都有,這件事令張家丟盡了臉面。憤怒的張員外帶著張文遠,來到李家質問。李父賠禮道歉:「是我教女無方。我也不知道女兒為什麼突然會逃婚?」張員外怒道:「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是你們的錯。我今天就跟你們退親,你們李家得賠我們的損失。」

張文遠說道:「爹,不能退親。我是真心喜歡秋月的,我是非她不娶。」張員外知道他這個兒子是極為有主見,認定的事情八頭牛都拉不回來。說道:「好吧,你的事我不再管了。」說完拂袖而去。李父說道:「文遠呀,你是個好孩子,是我家秋月對不起你。」

張文遠說道:「可能是我們操之過急了,定親的時候沒有徵詢秋月的意見。畢竟成親是兩個人的事,得兩情相悅才行。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秋月,我擔心她一個人在外面有危險。」李父說道:「你放心,我已經派人去四處找她了。」

話分兩頭。話說李秋月逃了出來後,買了些乾糧和水,進入山裡躲避。她在山裡看到一隻狐狸,狐狸好像被雷擊中一樣毛都燒黑了,但是還活著只是有些虛弱。善良的李秋月把狐狸抱到一個山洞,喂水給它喝,又給它吃東西。幾天後,狐狸竟然變成了一個阿婆。

李秋月被嚇了一跳連連後退。阿婆說道:「姑娘不必害怕,我是狐仙不會傷害你的。我們狐仙一族,每過一百年就要經歷雷劫。我前幾天剛剛度過雷劫,身體非常虛弱。幸虧你把我帶到這洞裡,要不然遇到其他天敵就危險了。我得多謝你救了我。」

李秋月聞言,這才放下了心。阿婆問道:「姑娘,你怎麼一個人進這山裡?」李秋月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了阿婆。阿婆問道:「你父母疼你嗎?」李秋月回道:「他們很疼我的。」阿婆說道:「既然如此,你父母不可能把你,嫁給這樣的紈絝子弟呀。

我感覺其中有古怪。你父母跟馬翠蓮,肯定有一方對你說了假話。正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為何不自己親眼看一看,張文遠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呢?」李秋月想了一下,覺得阿婆說的很有道理。李秋月說道:「我得回去打聽一下,張文遠有沒有退親?」

于是,李秋月和阿婆來到李府附近。李秋月看到自家的廚娘去買菜,就把廚娘拉到一旁,詢問成親當天發生了什麼事。廚娘說道:「小姐,姑爺那天並沒有生氣退親,而是擔心你的安危。像姑爺這麼好的人,你應該好好珍惜才是。」李秋月說道:「我知道了,你先別把我回來的事情告訴爹娘。」廚娘點點頭表示知道。

之後,李秋月跟阿婆又去了鄰縣,來到張府附近。看到一個氣宇軒昂的公子從張府出來,她就向一個擺攤的小販,詢問這是何人?小販說道:「這你都不知道嗎,他就是張文遠公子,我們縣裡的大善人,出了名的青年才俊。」」小販的回答與小二的回答完全不同,這令李秋月非常疑惑。

阿婆說道:「不用疑惑,咱們試一試就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了。」兩人跟著張文遠走了一段距離。阿婆轉了一個圈,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又醜又髒衣衫襤褸的老阿婆。老阿婆走到張文遠面前,假裝不小心崴到了腳。說道:「這位公子,我不小心腳崴了走不動道,能不能背我回家,我家就在前面不遠。」

張文遠彎腰回道:「可以,你上來吧,我背你回家。」老阿婆說道:「我的衣服那麼髒,你的衣服這麼漂亮,我怕弄髒你的衣服。」張文遠說道:「沒事的上來吧,衣服髒了就洗嘛,這不算個事。」張文遠背起老阿婆走了一段距離,老阿婆隨便指了一間房子,說道:「好了,我家到了,放我下來吧,謝謝你了。」

張文遠說道:「沒什麼,這不過是舉手之勞。您的腳受傷了,回家後記得擦點藥酒。」老阿婆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讓他先去忙自己的事吧。于是張文遠告辭離開了。李秋月走到了阿婆面前。阿婆說道:「秋月呀,我看張文遠的人品,跟小販說的一樣。那個小二肯定是騙你的,他估計是馬翠蓮的托。要不你晚上再試一試張文遠,看他是不是花花公子。」

李秋月說道:「他是見過我的,這要怎麼試?」阿婆說道:「這有何難。」說完右手亮出金光,在李秋月臉上拂過。李秋月立馬變成另一個美貌女子。晚上,張文遠走在回家的路上。李秋月扮作一個風塵女子來到他面前,調戲道:「這位公子生得好英俊啊,願不願跟奴家共度良宵。」說完還上前拉張文遠的手。

張文遠甩開她的手說道:「姑娘請自重,我是有未婚妻的人,我不可能做對不起我未婚妻的事。」李秋月說道:「這不是還沒成親嗎?你難道不想趁沒成親前,多快活快活嗎?」張文遠說道:「我認定了她一生就只愛她一個,你不要白費心機了,身為女子應該自愛自重才是。」說完就欲走。

李秋月聞言甚為感動,同時也覺得自己逃婚,很對不起張文遠。她撲通跪倒說道:「相公,別走。」張文遠不解道:「姑娘,你胡言亂語什麼?」李秋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容貌還沒變回來。趕忙叫躲在暗處的阿婆,讓阿婆把自己的容貌變回來。

阿婆過來後,一揮手就把李秋月的容貌變回來了。張文遠忙上前扶起李秋月,說道:「秋月,我找了你好多天,一直擔心你。你這些天都跑哪去了?為什麼要逃婚呢?」李秋月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張文遠。

張文遠說道:「馬家因為生意上出了問題,想要得到我家的幫助。一直想把馬翠蓮嫁給我,可我並不喜歡馬翠蓮,因為她這個人太攻于心計。我喜歡心地善良的你,沒想到她居然抹黑我,想破壞我們的親事。這人也太可惡了。」

李秋月聞言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兩人誤會解除後,沒多久就成親了,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