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兒媳疑似有了身孕,公爹:這孩子是誰的?

民間故事:兒媳疑似有了身孕,公爹:這孩子是誰的?
2022/02/05
2022/02/05

宋神宗年間,永清縣有個姓趙的老漢,早年喪妻,自己獨自一人把兒子拉扯長大,一生心血皆澆築在了兒子趙慶棟的身上,趙慶棟也是爭氣,自小聰明懂事,拜了個木匠師傅去學藝。

長大後的趙慶棟老實本分,做出的木工活很是討人喜歡,很多人喜歡請趙慶棟去做工,為此趙慶棟需要常年在外,而老父親已然年邁,且體弱多病,需要有人在家照顧,於是趙慶棟成了一門親事。

這樣一來,有個女人持家,家也像個家,不再冷清。也能有個人來照顧老父親的飲食起居,趙慶棟這樣也能安心在外打工。秦氏自從進了趙家的門,家中大事小事,都會落在她的身上,秦氏也從無怨言。

趙老漢對這個兒媳婦是連連稱讚,每每提起,臉上都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趙老漢卻是漸漸地察覺出了不對勁來,因此也險些釀成大禍。

原來是秦氏每日早出晚歸,不僅如此,每天傍晚回來的秦氏也是無精打采的,略顯狼狽。趙老漢起初也沒在意,可後來見秦氏一連七日皆是如此,便開口詢問秦氏外出做什麼。

而秦氏雖說人比較隨和,但嘴卻是很嚴,見趙老漢詢問,也只是應付兩句,表示自己回了娘家。可越是如此,趙老漢越是不放心,自己的兒子常年在外,莫非這秦氏耐不住寂寞,外面有了人?

這個想法越演越烈,不斷地在趙老漢的腦海裡面浮現,這自打有了心事,趙老漢一下子就病了,且還病得很嚴重,大夫來了以後也只是說此病需要靜養,讓趙老漢不要胡思亂想。

趙老漢口頭答應著,可畢竟家醜不可外揚,只能期盼著自己的兒子能夠早點回來,免得那秦氏敗壞了趙家的名聲。

公爹的病,來得突然,秦氏也是不再如前幾天那樣外出,在家細心地照顧著趙老漢,趙老漢見秦氏如此上心自己的病,也是有些感動,可趙老漢又張不開口,便在這幾日怪外抹角地點秦氏,要守婦道。

秦氏聽得莫名其妙,只當是自己的公爹年歲大了,有些糊塗罷了。在秦氏的悉心照顧下,趙老漢的病情日漸好轉。可趙老漢又發現了問題,隨著自己病情的恢復,秦氏又躁動起來。

這次不再是白天外出,而是改在了夜深人靜之時,秦氏趁著所有人都睡熟後,悄悄地離開,在早晨濛濛亮的時候再回來。這下趙老漢再也坐不住了,心想這事不能再等到兒子歸來後解決了。

這天夜晚,秦氏再次外出,卻是沒有發現其身後跟著的趙老漢。秦氏步行至村口後,只見此時村口處有一人,牽著一匹高頭大馬,在此等候。見到秦氏的到來後,扶著秦氏騎上馬,隨後二人同乘一匹馬離開。

雖然趙老漢人老,眼睛也不是那麼好使,但和秦氏一同離開的人,還是能分辨出來是一男子的。只是這趙老漢看不太清楚那人的長相罷了。無奈之下,趙老漢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心想無論如何明日一早,應該給兒子去一封書信了。

第二日清晨,秦氏帶著許多瓜果蔬菜,米麵糧油,以及一些肉食,歡天喜地地回到了家中。秦氏見趙老漢還沒起床,於是自顧自地開始打水洗漱。

秦氏剛一回到家中時,趙老漢就有所察覺,只是這個時候想見秦氏。可就在此時,趙老漢在臥房中突然聽到院子中秦氏嘔吐的聲音傳來,頓時覺得天昏地暗,氣得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在床上足足躺了半個多時辰才起身。等到趙老漢起床出來的時候,秦氏已經做了一大桌子菜,就等著趙老漢用餐。

令秦氏意外的是,趙老漢只是看了看桌子上的大魚大肉後,對著秦氏冷哼一聲說道:「秦氏,我勸你善良,這孩子到底是誰的?莫要把人當傻子」,話罷。動手把桌子給掀了。

這下可把秦氏嚇壞了,不知道這公爹為何發這麼大的脾氣,於是連忙開口詢問原因,趙老漢氣鼓鼓地說道:「你肚子裡都有了孽種,你還問我為什麼?」

一聽這話,秦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結合之前公爹話裡話外提點她的話,瞬間就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笑著對趙老漢解釋起來。

秦氏原原本本地把近日來發生的事講給公爹。原來,近日來秦氏早出晚歸是為了自己娘家哥哥,自己的哥哥開了家繡品鋪子,由於出貨量大,有幾個工人家中有事,來不了,自己就去幫忙頂了幾天。

畢竟是自己娘家的事,自己回去幫著娘家幹活,說出來怕被別人說閒話,所以沒有明說,這幾日趙老漢又得了病,只好在家照看,可繡品鋪子那頭又催得急,只好白天照顧趙老漢,晚上自己哥哥來接自己,而後偷偷前往。

至於趙老漢懷疑自己有身孕,那就更是誤會了,原因是最近幾日沒有休息好,偶感風寒,嗓子不舒服,得了喉痹症狀。洗漱之時,喉嚨似是有痰,卻是怎麼也吐不出來,故而引發幹嘔,讓公爹以為是有了身孕。

聽完秦氏的解釋後,趙老漢也是明白過來自己誤會了秦氏,臉上沒有了剛剛的厲色,卻是帶有了幾分尷尬。趙老漢主動對著秦氏鞠躬道歉,並表示以後不會再犯這疑心病。秦氏連忙扶起公爹,二人相視一笑,解除了誤會,此後二人有事都會事前說明,避免了誤會與嫌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