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间故事:书生参加婚宴,新郎脱袍逼他穿,新郎:你才是新郎

民间故事:书生参加婚宴,新郎脱袍逼他穿,新郎:你才是新郎
2022/02/22
2022/02/22

明朝成化年間,澤州府有一個書生名叫潘成。他生在書香門第家庭,18歲時,不但學問出眾考中了秀才,更長成了一個英俊瀟灑的翩翩公子。

潘成為人謙虛低調,一點也不驕傲張揚。但縣上仍然有不少女子愛慕潘成的相貌、人品與才華。有的大家閨秀竟托丫鬟暗送情書,潘成看了也不知對方是誰,從不回信,自己一心只想讀聖賢書,等考取功名後再談婚論嫁。

正值春天,潘成有一天進山遊玩,在野外救下一隻受傷的小白鼠,帶回家細心照料,打算等它傷勢恢復,再放歸山野。但那是一隻成精的鼠妖,愛上潘成,在放生時白鼠開口說道:「恩公,奴家是鼠仙,願意嫁給你!」

潘成嚇得一跳,忙說:「鼠仙萬萬不可,小生暫不想娶妻,還是別誤了你的仙途!」白鼠雙眼紅潤,掉頭而去。

潘成連仙都不愛,甚是難得。他回去後繼續沉迷在四書五經之中,父母卻因他的婚事焦急起來。

有一天,潘成突然收到遠方的表兄的來信,表示即將成親,要請潘成一家前去赴喜宴。潘成看著父母年邁,不方便長途跋涉,決定自己獨自前去祝賀,順便放鬆一下疲倦的身心。

次日,潘成接過父母準備的賀禮,騎驢前去。一路上他看山花野草隨風飄搖,聞溪水河流潺潺之聲,心頭甚是愜意。

行得幾日,潘成入到一處山林,已是黃昏。正有些遲疑之時,他看到林中有一座府邸,高掛大紅燈籠,不少人進進出出,還響著鑼鼓之聲。

潘成好奇走近,看到表兄身穿新郎袍,站在門口迎接賓客。潘成吃得一驚,不敢相信,暗道:「表兄應該在老家成親,為何出現在這山林府中?」

這時,表兄黎志也看到了他,笑道:「表弟你也來了,快快有請!」

潘成確認是表兄無誤,忙問其詳,黎志說:「此乃我老丈人的府邸,因妻子之意先在此辦喜酒,再回去辦多一次,你既來了再好不過」。

潘成入了府邸,見丫鬟僕人近四五十人,齊齊整整有序遊走,不停端菜肴倒美酒伺候酒席上的賓客。

眾賓客男女老少都有,皆是俊男美女,衣著華麗,就連老翁老婦們都穿著上等的綾羅綢緞。潘成暗道:「都是些富貴人家,虧我一介布衣窮書生,實在是有失體面了!」

本想著賀個禮就離去,未料黎志眉眼一轉,急忙拉住潘成說:「表弟你不能走,這裡就你是我親戚,一定要陪表兄喝幾杯!」說完拉潘成坐入酒席。

潘成盛情難卻,被各多賓客熱情勸酒。自己喝得七八分酒醉臉頰通紅,奇怪的事卻發生了。

一個披著紅蓋頭的新娘子,前來準備拜堂。黎志竟突然脫下新郎袍讓潘成穿上,說:「新郎不是我,今夜你才是新郎,快快拜堂!」

潘成連忙擺手說:「表兄別開這天大的玩笑!」

黎志當即面目猙獰,變成一個鼠頭人身的怪物,大喊:「姓潘的,我小妹相中你,才出此下策誘你前來成親,別不知好歹,不然今晚要你小命!」

潘成被面前的鼠怪嚇得酒醒三分,以為是夢,揉揉眼睛,發現座上的各位都是鼠頭人,吱吱而笑,不停地催促道:「潘公子,你逃不了的,快成親吧,別誤了吉時!」

潘成嚇得亡命而逃,剛溜出門口,卻被兩個鼠頭人硬扛回去,丟在新娘子面前,按著潘成的頭,強行拜了天地,硬生生成了夫妻。

隨後,潘成又被鼠妖大舅灌下幾杯烈酒,送入洞房後,他醉醺醺地揭下新娘子的紅蓋頭,猛然發現對方是一個貌美如仙的嬌嫩少女。

女子肌白如雪嫩滑如脂,一對柳眉鳳眼玲瓏腰,含情脈脈秋波傳。潘成吃驚過後,覺得倒也可以,便問:「你也是鼠妖?」新娘低頭一笑:「相公,如今你我已成夫妻,不必再瞞了,奴家正是你當日救下的小白鼠,名叫蘇玉妹!」

潘成甚是震驚,微微發抖,白鼠新娘眉目一轉,漸漸變得主動起來,拉著潘成就鑽入紅床錦被之中,摸來摸去動了情,卿卿我我行起雲雨之事。

第二日,潘成清醒過來開始後悔,覺得自己被妖騙來成親,還奪走了童子身,此舉完全是違背自己本意,便吵鬧著要離去。

這時一屋鼠頭人進來,卻容不得他,硬是將他軟禁在房內。

是夜,蘇玉妹拿飯菜到來,潘成生悶氣不肯吃,蘇玉妹以法術將潘成定住身子,硬灌了下去。

到了夜裡,潘成則被鼠女強行尋歡,蘇玉妹認為,只要讓他多享受這其中的樂趣,潘郎便會接受自己,深愛上自己。但潘成痛苦萬分,不願與她歡好。

不久,潘成面容枯槁心生死意,鼠妻安慰他說:「夫君不要難過,我乃鼠仙,一定會傳你長壽之術,以後我們一起活到天荒地老!」潘成卻說:「和你在一起簡直是度日如年,不如一走了之!」蘇玉妹聽完無奈,只得傷心地走了。

潘成在鼠府又住得幾日,悶悶不樂,竟重病躺床。

鼠妻得知後,忙熬來藥湯,灌潘成喝下。但是潘成卻生無可戀,沒有任何的求生意念,使得病況越來越差。

一晚四更,潘成突然在床上哀嚎幾聲,就吐血身亡了。

鼠妻見潘成悶病而亡,哭得梨花帶雨,那鼠兄也是感歎搖頭,想不明白潘成娶了自己的鼠妹有何不好,為何這般不願。

潘成走後,屍體停靈在鼠府,但魂魄早已歸西下了陰司。他走在黃泉路上哭哭啼啼,哭自己沒能考取功名一展抱負,哭自己命運悲慘被妖逼婚。

潘成一哭一走,將要邁入鬼門關之際,突然身後響起蘇玉妹的聲音:「相公,快請留步!」潘成聞聲回頭,看到蘇玉妹飛走而來,一把將他拉住說:「相公,是奴家害了你 ,如今冒險下來救你回去!」

潘成頓然一驚,瞬間有了求生意念,忙隨她返身而回。

這時,鬼門關的幾個守門鬼兵見狀,追來大喊:「前面的鬼書生,此乃陰冥地府不是你想來就來,想回就回的!」說罷伸出長長的鬼手拉住潘成,就要拖入鬼門關。蘇玉妹卻是不肯,一下又把潘成拉了回來。

鬼妖雙方如拉繩比賽一般,將潘成拉來扯去。

潘成雖不覺得任何疼痛,但是尷尬萬分,不停地大聲叫喊。最終,鼠妖使盡畢生道行,硬是把潘成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五更時分,潘成的魂魄重新回到身體,得到鼠妖一家合力施法拯救,竟復活了過來。蘇玉妹見潘成這般不願意和自己在一起,最終把他放了回去。

多年後,潘成赴考高中進士,娶得一位京官的女兒為妻,富裕日子雖過得相當愜意,但他仍會偶爾想起那鼠妖蘇玉妹。

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男女之間,無論一方有多愛對方,只要對方對自己無意,結合在一起都不會幸福。這鼠妖看起來似乎是以身相許報恩,實際上是因為自己的私欲,想方設法強行和對方婚配,這種行為當然是不道德的!

故事告訴我們,男人對女人用強是犯罪,女人對男人用強是無德,都是不可取的,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可以用真心去感動他,實在感動不了的,那便是無緣,當早早放棄,既是給對方一條生路,也讓自己有機會重新開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