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好心留宿木匠,木匠卻要燒他的床,木匠說我在幫你

民間故事:男子好心留宿木匠,木匠卻要燒他的床,木匠說我在幫你
2022/02/14
2022/02/14

話說古時候,在臨潁縣東城的一條街道上。有一個身穿粗布衣裳,左肩掛著一個工具箱的跛腳年輕人,他正是欲要前往洛陽金刀山莊的木匠楊善。剛剛吃完東西的他,發現錢袋子裡只剩下十幾文錢了,正在跟老闆打聽哪裡有工木活幹。

老闆年紀五旬左右,在這裡擺攤二十年了,縣城裡認識很多人。他見楊善謙恭有禮,雖然跛腳,但並沒有因此自卑自棄,年紀輕輕已經學有所成,是一個木匠了。對楊善頗為欣賞,正巧他認識一戶姓王的人家,需要找木匠做把太師椅,就介紹楊善去那裡幹活。

楊善感激地向老闆道了聲謝,之後按照老闆給的位址,朝南邊的街道走去。走著走著,突然聽到前方有喧鬧聲傳來。楊善疾步過去查看,只見正有一個腰間掛著一把刀的江湖人士,在搭訕一個美貌女子。那人臉上有一刀疤,一臉兇神惡煞的模樣。

圍觀的普通百姓,皆懼怕那名刀疤臉,不敢上前阻攔。刀疤臉盯著女子,笑道:「姑娘長得如此漂亮,不如就跟我回去吧,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除了我沒人敢欺負你。」女子被嚇得連連後退,轉身就跑。

刀疤臉腳尖一點,一個淩空翻越,身形穩穩地又站到了女子面前。他左手如鷹爪般,迅捷地抓住了女子的右手腕。笑道:「姑娘,你跑啥子嘛?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說完伸出右手,欲摸姑娘的臉蛋。楊善見狀,正想出手教訓刀疤臉。

就在這時,一顆石子帶著破空聲飛來,擊中了刀疤臉的左手腕。刀疤臉吃痛被迫鬆開了女子,右手搓了搓左手腕,大怒道:「是誰,到底是誰在暗箭傷人?」只見一個白衣男子從天而降,衣袂飄飛緩緩地落在兩人中間。楊善暗暗稱讚:「好俊的輕功。」

此人年紀輕輕相貌堂堂,左手握了柄長劍,站在那裡威風凜凜。女子見到他很是驚喜,歡快地道:「多謝風少俠,小女子感激不盡。」男子沖她微笑道:「姑娘不必客氣,路見不平出手相助,乃我們練武之人的本分。」

圍觀的百姓見到男子出現,紛紛喊道:「風少俠,快出手教訓這個作惡的刀疤臉。」楊善見眾人都認識這個年輕男子,就向身邊的一位大娘打聽,這才知道男子的身份。原來男子名喚風飄揚,是快劍門的弟子。快劍門是當地一個有名的門派,門下弟子有百余人。

風飄揚劍法高超,為人善良性情溫和,平日裡行俠仗義懲惡揚善,深受當地百姓的尊敬。只見風飄揚向圍觀的百姓擺擺手,示意他們先別說話。然後轉身對刀疤臉喝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對民女以強淩弱,簡直枉為練武之人,丟盡我們練武之人的臉。快點向姑娘賠禮認錯,或許我能放你一馬。」

刀疤臉見風飄揚年紀輕輕細皮嫩肉的,覺得他武功應該不咋地。于是冷笑道:「小白臉,你壞了大爺的好事,還在那誇誇其談教訓起大爺來。你真當大爺的刀是剁草料的嘛,今日就讓你嘗嘗我遼東十三刀的厲害。」說完,拔出了腰間的佩刀,就朝風飄揚砍去。

圍觀百姓見狀紛紛遠離,讓出了一片空地。風飄揚長劍出鞘,迎了上去。一時間刀光劍影,雙方你來我往。鬥了十幾個回合後,刀疤臉連連後退,明顯落了下風。只聽「哐當」一聲,刀疤臉手中刀,被風飄揚擊落,掉在了地上。接著風飄揚腳一揚,將刀疤臉踢翻在地,摔了個四腳朝天,樣子非常狼狽。

刀疤臉見風飄揚還要上來打他,忙爬了起來,央求道:「少俠饒命,我以後再也不敢作惡了。」風飄揚喝道:「那你還不向姑娘賠禮道歉。」刀疤臉依言跑到女子面前,誠懇地向她賠禮道歉。風飄揚見女子沒有再追究,揮了揮手,刀疤臉就灰溜溜地離開了。

圍觀的百姓見到,紛紛稱讚風飄揚俠義心腸。風飄揚向周圍的人拱了拱手,然後才離開。街道恢復了人來人往的熱鬧景象。一盞茶功夫後,楊善來到了那戶姓王的人家府上,給人做一把太師椅。楊善在那裡幹了兩天活,終于打造出了一把精美的太師椅。

對方很滿意,給了他二兩銀子。楊善剛欲離開王府,無意間聽到兩個護院在談論風飄揚。就上前打聽了一番,這才知道風飄揚好像遇到了困難。原來快劍門的門主年紀大了,欲在眾弟子中選一位繼承門主之位。而江湖中人,自然是通過比武來定人選,只有武功高的才可以服眾。

風飄揚本來是快劍門眾弟子中,武藝最高的。可在昨天的比武中,不知是何原因發揮失常,差點就落選了。當地人都希望,風飄揚能當快劍門的門主。因為快劍門弟子眾多,其中自然有一些桀驁不馴的弟子。如果沒有一個人品好的門主,帶領約束影響他們。這些人有可能就會像刀疤臉一樣,仗著會點功夫為禍鄉裡。

楊善聽後也是滿腹疑惑,自己前兩天見風飄揚時,也沒見他身體有什麼異常,怎麼會突然武藝發揮失常呢?楊善想不明白,就暫且擱下。他離開了王府後,見天色微暗,就欲尋一間客棧住宿。正走在街上的他,看到不遠處有個白衣男子,走路踉踉蹌蹌的,像喝醉了一般。

楊善走近一看,這不正是風飄揚嗎。于是急忙上前攙扶,問道:「風少俠,你怎麼喝這麼多jiu?」風飄揚回道:「我這幾天滴jiu未沾,可不知為何就像喝醉一樣,手腳不聽使喚。剛剛去看過郎中了,郎中也查不出原因。」

楊善聞言,用鼻子嗅了嗅,發現風飄揚身上確實沒有jiu味,也感到十分奇怪。見風飄揚走路都不穩,說道:「風少俠,要不我先扶你回家吧?」風飄揚回道:「那就有勞了,不知兄弟如何稱呼?」揚善拱手道:「在下木匠楊善。」

楊善扶著風飄揚,緩緩走到了風家。在這一路攀談中,風飄揚已經知道楊善是個外鄉人,此時天色也已經黑了,就好心邀請楊善留宿。楊善見風飄揚如此熱情,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于是楊善先扶風飄揚回房間休息,在扶風飄揚上床時,不小心碰撞到了他的玉佩,玉佩滑落到了床底下。

楊善蹲下身,去撿玉佩,意外發現了風飄揚睡的床有古怪。楊善逐將風飄揚扶了起來,說道:「風兄,這床有問題不能睡,得燒了。」風飄揚不解,問道:「這床怎麼會有問題呢?我都睡了五六年了。我好心留你在家裡住,你怎麼要燒我的床呢?」

楊善回道:「我這是在幫你。」說完,讓風飄揚蹲下身,去看床板的背面。風飄揚依言而行,意外發現床板新刻了一幅奇怪的圖案。圖案的正中間,竟然是一個jiu罈子的模樣。風飄揚驚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以前床板明明沒有這個圖案的。」

楊善解釋道:「這應該就是你沒有喝,但卻像喝醉了一樣,手腳不聽使喚的原因所在。你床底的這個圖案不簡單,這是用魯班秘法雕刻上去的,有種神奇的力量。你晚上睡在jiu罈子上,第二天的狀態就會像喝醉一樣。這樣的狀態,武藝肯定會發揮失常。我估計是你某個師兄弟幹的,目的就是為了奪快劍門門主之位。」

風飄揚道:「不會吧?我們師兄弟之間還是很和睦的。」楊善說道:「等我破了這秘法,你明天恢復正常後,對方不明情況,晚上必定會來你家查看是怎麼回事,到時候就能知道是誰幹的了。」

風飄揚問道:「那該如何破之?」楊善回道:「為今之計,只有將床燒掉。火為至陽之物,能毀一切陰邪之術。」風飄揚聽罷,點點頭表示同意。楊善逐將木床給拆了,拿到了院子外一把火燒掉。翌日,風飄揚的身體果然恢復了,跟以前一樣精神奕奕,在門派比武中大放異彩。

晚上,風飄揚與楊善躲在暗處,想看看有沒有人來查看那張做了手腳的床。半夜,躲在暗處的兩人,看到一個身穿夜行衣的人翻牆而入。非常熟練地來到了風飄揚房間門口,那人悄悄摸了進去。突然,房間內傳出了一聲悶哼。

原來楊善早就在裡面佈置了機關。楊善與風飄揚來到房間點燃了蠟燭,就看到那個黑衣人被一張大網給網住了。風飄揚走過去,扯掉了那人的面巾。驚呼道:「六師弟,怎麼會是你?你什麼時候懂得了魯班秘法,還用它來害我?」

黑衣人正是風飄揚的六師弟叫劉二順。劉二順滿臉羞愧道:「風師兄,對不起,我也是被逼的。」隨後,劉二順道出了事情。劉二順為人比較懶惰,做事情好投機取巧。有一天,劉二順遇到了一個游方道士,道士說他有一種能快迅增強人內力的丹藥。

劉二順就買了一粒來吃,內力果然增加了不少。于是後來又買了幾粒服用,漸漸的他發現不對勁,自己的左臂出現一條細小的紅線。去問道士,才知道原來對方是暗夜宮的人,自己是中了圈套了。道士給的是一種毒藥,雖然能增加內力,但也同時中了毒,需要服用另一種藥才能化解。

道士每次只給劉二順很少的解藥,讓劉二順身上的毒不能徹底解除,用這種方法控制他,並給了他一張圖,讓他照著圖在風飄揚的床板上雕刻。目的是等扶持劉二順當上快劍門門主後,暗夜宮就可以控制快劍門,讓快劍門成為他們的棋子。風飄揚知道真相後,指著劉二順怒其不爭,說道:「六師弟呀,你怎麼這麼糊塗啊?」

一旁的楊善,說道:「這位劉兄弟,練武跟做人是一樣的道理。需要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只有自己把基本功練紮實了,根基牢固了,才能像一棵大樹一樣枝繁葉茂。靠投機取巧揠苗助長,這樣根基不牢,你在武道一途又怎麼會有成呢?」

劉二順聞言,也是十分後悔。楊善見劉二順已經認識到錯誤,說道:「我可以試試看,能不能幫你把毒逼出來?」劉二順忙問道:「這是真的嗎?」楊善回道:「我練的功法比較特別,不僅可以治療自己傷勢,還能幫人驅毒療傷。」

風飄揚聽到也很是高興,將網撤掉,把劉二順放了出來。楊善這一路走來,每天晚上都會勤加苦練,「陰陽經」已經練到了第四重。楊善盤膝而坐,將雙手放在劉二順的後背,開始運轉「陰陽經」功法。一盞茶功夫後,劉二順頭頂冒出縷縷白yan,接著楊善運掌一拍,劉二順吐出了一口黑血,他身上的毒已經全逼出來了。

劉二順非常感激,向楊善連連道謝。楊善說道:「不用客氣,我只希望你以後跟你風師兄好好學習。腳踏實地循序漸進練好武功,做個行俠仗義的俠客。」劉二順拱手道:「我已經知道錯了,以後一定跟風師兄學習。」

楊善說道:「那個道士呢?暗夜宮與黑風殿作惡多端,是武林禍害,我們去除掉那個道士?」可惜的是,等幾人去到道士的住處時,對方早已逃之夭夭不見蹤影了。楊善歎道:「暗夜宮的人真是狡猾。」

後來,風飄揚比武奪得第一,成為了快劍門新任門主。此間事了,楊善踏上了前往洛陽的道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