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為何不救天子?其承認漢獻帝的帝位,但想讓曹操當「保護傘」

天空之城 2020/10/17 檢舉 我要評論

東漢興平二年(195年),漢獻帝東逃,擺脫了李傕郭汜的控制,在出逃途中漢獻帝自然是派遣使者,讓各地州牧前去勤王護駕的嘛,畢竟李傕等人是在後面追的,也就是此時,發生了大家熟知的事情,曹操積極去迎接漢獻帝,而袁紹則沒有,反倒是後來袁紹看到曹操利用漢獻帝開始打壓自己了,結果後悔了。

那麼袁紹到底是不是一次嚴重的決策失誤呢?我個人認為是沒有的,首先我們要明確一點,那就是袁紹是知道把漢獻帝搶到手會,對自己的益處的,別說袁紹傻,他再殺還沒有看到董卓是怎麼玩的嗎?董卓要不是玩脫了,那就實現了挾天子以令諸侯了,袁紹會不知道嗎?顯然他是知道的。

同時袁紹也是有意去迎接天子到自己地盤的,但是他最終沒有下定決心,只能說這是他根據當時的情形,以及考量到自己內部利益集團的爭鬥,甚至是想到了未來的發展空間等等因素,做出的一個可能不是最完美的決策。

說到袁紹不去迎接漢獻帝,大家最容易談及的是,袁紹不喜歡漢獻帝,畢竟他是董卓所立,袁紹和董卓是死對頭啊,所以看不慣漢獻帝。

《後漢書.劉虞傳》二年,冀州刺史韓馥、勃海太守袁紹及山東諸將議,以朝廷幼沖,逼于董卓,遠隔關塞,不知存否,以虞宗室長者,欲立為主。

一時間袁紹也有另立新帝的意圖,他曾經想要擁立劉虞為帝,只不過劉虞也是老油條了,自然知道這個帝位可不是自己能做的,搞不好自己就被挫骨揚灰了,登上帝位也不過就是袁紹的傀儡而已,所以這次另立新帝的計畫沒能實現。

以此看來,袁紹的確不喜歡漢獻帝,但是大家要明白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喜不喜歡漢獻帝,那是袁紹個人的事情,和袁紹承不承認漢獻帝的帝位無關,袁紹好歹也是做大事的人,是可以控制不把個人情緒帶入到打天下這件事上的。

根據歷史記載來看,袁紹是承認漢獻帝帝位的。

《獻帝春秋》盟曰:賊臣董卓,承漢室之微,負兵甲之眾,陵越帝城,跨蹈王朝,幽鴆太后,戮殺弘農,提挈幼主。

《後漢書.袁紹傳》橫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士,擁百萬之眾,迎大駕于長安,複宗廟於洛邑,號令天下,誅討未服……紹喜曰:「此吾心也。」

記載中提到了這兩件事,一件是袁紹組織討董聯盟的時候,盟約中是承認了漢獻帝合法性的,盟約中提到了這麼一句,「 戮殺弘農,提挈幼主」,弘農是誰?是曾經的少帝劉辯,他的帝位可是合乎正統的,可是他被董卓所廢,並被殺害。

可是在盟約中,卻以弘農王來稱呼劉辯,而以幼主來稱呼漢獻帝,可見在那個時候袁紹也是承認了漢獻帝帝位這一事實的,不然應該把漢獻帝也算在董卓那一方,而應該尊稱劉辯為先帝,不應該是弘農王。

同時袁紹于冀州站穩腳跟後,謀士沮授向袁紹建議,在整合河北四州人力物力後,在奪得天子,就可以號令天下,成就大事了,當時袁紹是同意了的,這也可以看出一點,袁紹對於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謀略很是欣賞,所以說袁紹是知道把天子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好處的,別總是以為袁紹直到曹操迎得天子後,袁紹才恍然大悟,好歹人家也是東漢末期曾經最強盛的梟雄,我們明白的道理,他也懂。

《後漢書.趙岐傳》是時袁紹、曹操與公孫瓚爭冀州,紹及操聞岐至,皆自將兵數百里奉迎,岐深陳天子恩德,宜罷兵安人之道,又移書公孫瓚,為言利害。紹等各引兵去,皆與岐期會洛陽,奉迎車駕。

《三國志.袁紹傳》初,天子之立非紹意,及在河東,紹遣潁川郭圖使焉。

還有就是袁紹和公孫瓚激戰的時候,當時還是李傕、郭汜掌權的東漢朝廷,派遣趙岐前來說和,勸說袁紹公孫瓚停戰,但是袁紹可是親自出迎數百里的,袁紹看重的可不是趙岐,而是趙岐所代表的天子。

同時袁紹也和趙岐商定一同到洛陽,去迎接天子,只是趙岐當時重病,沒能實現,後來在漢獻帝東逃的時候,袁紹也是派遣郭圖去出使的。

可見袁紹喜不喜歡漢獻帝另說,但是他的確是承認漢獻帝帝位的,而自己則是漢臣,無論如何,漢獻帝都對他有很重要的作用,有漢獻帝這杆大旗,有利於鞏固他自己的地位。

說了這麼多,只為反駁一個觀點,那就是袁紹單純因為不喜歡漢獻帝就不去迎接,這是錯誤的認知。

那麼袁紹最後為何沒有去迎接漢獻帝的,已知的是,歷史記載中,漢獻帝東逃時,沮授再次建議袁紹趕緊去救,袁紹也打算去了,可是郭圖、淳於瓊則表示極力反對(《三國志》中郭圖也是支持去救天子的),最後袁紹改變了心思,決定讓曹操去救。

也就是說袁紹是最後才敲定主意,不把漢獻帝迎接到自己的地盤,而是讓漢獻帝去了當時還是袁紹盟友曹操那裡。

歷史記載中沒有明確說明,袁紹為何在最後一刻,否定了自己之前就想做的,迎接天子這件事,個人認為這也是袁紹衡量各方因素所作出的決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