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盤蛇胎記

民間故事:盤蛇胎記
2022/02/01
2022/02/01

南朝時期,廣陵有個名叫柳容惠的年輕女孩,她本出身名門,從小飽讀詩書,溫良賢淑,還是當地數一數二的美女。可村民們卻並不喜歡她,甚至有些厭惡、排擠她,還在背後叫她「災星」、「野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故事還要從十七年前說起。當年柳容惠出生時,母親難產,被折磨了整整三天,就在柳母咽氣之際,柳家祖祠的房梁上出現了一條如胳膊般粗的黑色蟒蛇。

在當地,家裡進蛇是不能打的,更不能趕走,因為他們代表家裡的先輩,放心不下後輩子孫,這才化作蛇的樣子回來看看,更何況柳家這條蛇還是出現在祖祠裡,其代表著什麼更不用多說。

柳老爺子得到消息後,立馬來到祖祠查看情況,可剛一開門,黑蛇就一溜煙爬走了,柳老爺子回頭一看,黑蛇居然徑直鑽進了產房。

黑蛇剛鑽進產房,屋裡便傳來了一陣啼哭聲,柳容惠終於出生了,可柳母卻難產喪命。產婆抱著孩子一臉愁容,柳老爺子走近後才發現,女兒實在是太輕了,輕的有些離譜。

產婆告訴他,以她多年的接生經驗,這麼輕的孩子一般都活不了太久。就在柳老爺子不知所措之際,黑蛇卻不知道從哪竄了出來,並順著柳老爺子的腿爬了上去,隨即鑽到了柳容惠的身邊。

下一秒,黑蛇居然露出尖牙,直接咬在了柳容惠的肩部。柳老爺子嚇壞了,趕忙伸出手抓起黑蛇丟了出去。可神奇的是,柳容惠被黑蛇咬到的左肩居然出現了一個蛇形的黑褐色胎記。那蛇仿佛是活的一般,在柳容惠身上游走了一圈,最後停在了她的左肩處,並盤在了一起。

更詭異的是,被咬的柳容惠非但沒有哭,反而咧嘴笑了起來,身體也逐漸變重,不到一盞茶的功夫變恢復了正常。

柳老爺子大吃一驚,認為是祖宗顯靈了,立馬跪在黑蛇面前,聲淚俱下的磕頭道謝。黑蛇看著其懷裡的柳容惠,隨即扭頭鑽進了祖祠,當柳老爺子進去尋找它的時候,卻發現它已經消失了。

本以為這是祥瑞之兆,怎料沒過多久,柳家居然因為投資失敗破產,而柳老爺子的一眾合作夥伴非但沒有出手相助,反而落井下石。柳老爺子氣急攻心,一病不起,沒多久便去世了。

好在住在鄉下的柳容惠的外婆得到了消息,趕到接走了柳容惠。可沒多久,柳容惠出生被黑蛇咬、克死父母的事就傳開了,一些人在背後嚼舌根,說定是柳老爺子幹了太多壞事,遭報應了,那黑蛇不是來救人的,而是來索命的,柳容惠身上的盤蛇胎記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時間,柳容惠成了災星的代名詞,村民們對其避而遠之,外婆沒辦法,只好帶著柳容惠搬到了山腳下去住。

眨眼間十七年過去了,柳容惠也長大了,並到了結婚生子的年紀。可在這個節骨眼上,外婆卻因積勞成疾病倒了,家裡沒有閒錢,根本沒法給外婆治病。柳容惠束手無策,只好挨家挨戶求救,可願意幫助她們的人屈指可數,直到一個人的出現。

這天傍晚,柳容惠拿著借來的一些錢到鎮上抓藥,怎料剛走到藥鋪門口,手裡的錢就被一個小乞丐給搶走了。柳容惠悲痛萬分,蹲坐在藥鋪門口大哭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身著華服,面容俊秀的年輕男子來到其身旁,詢問她發生了什麼。柳容惠一邊哭,一邊向男人描述了自己的遭遇。柳容惠哭得梨花帶雨,可這絲毫沒有影響她的美色,反而為她增添了幾分柔弱感。男人頓時保護欲爆棚,扶起柳容惠進了藥鋪,並自掏腰包為其抓藥,還將她送回了家。

柳容惠驚喜萬分,這是十七年來她第一次接受別人的幫助。後來經過打聽得知,幫助她的男人名叫池萬松,是當地池員外的獨子。池家世代經商。家財萬貫,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想跟池萬松攀上關係的人數不勝數。

可誰都沒想到,池萬松居然看上了「災星」柳容惠。自從那次相遇之後,池萬松的腦海裡就總會出現她的身影。因此每隔幾天,他都會買些吃的用的到柳家看她。

柳容惠未經世事,又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很快就對池萬松芳心暗許。外婆病重,時而清醒時而昏迷,也無法替她做主,因此在池萬松上門提親時,柳容惠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他,而池萬松也表示會全力救治外婆。

很快,二人便在全鎮人的矚目下結為了夫妻,不過婚禮當日,柳容惠發現村民們卻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不過她並未在意。

成婚後,池萬松也根據約定,將外婆接到了家中。可外婆病重,沒多久便去世了。柳容惠悲痛欲絕,可讓她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成親初期,池萬松對她百依百順,無微不至。可沒過多久,他便對其失去了新鮮感,並開始出門四處尋找新的目標。而柳容惠此刻才得知,原來池萬松根本不是什麼謙謙君子,而是一個好的成性、脾氣暴躁的惡少。他仗著家大業大,不知玷污欺辱了多少少女,而他娶柳容惠,則是一時衝動所作出的決定,如今三分鐘熱度一過,他便恢復了本性。

從那天起,池萬松天天夜不歸宿,經常在外面喝花酒,和別的女人鬼混。柳容惠只要敢說一個不字,立馬就會遭到一頓暴打,她的身上也總是青一塊紫一塊。柳容惠也想過逃走,可每次都會被池萬松抓到,她也徹底成了池萬松洩憤的工具,並被關進了房間。

這天傍晚,柳容惠剛剛睡著,就被喝醉的池萬松直接給拽了起來,原來他今日本想跟一個花魁共度良宵,可花魁卻忽然生病了。興致被毀,池萬松憋了一肚子火,便回來準備找柳容惠撒氣。

就在這時,一到明亮的月光射進房間,池萬松低頭看到了柳容惠的影子,隨後他睜大雙眼,被嚇得連連後退。

因為柳容惠的影子根本不是人形的,而是蛇形的,看起來就像是一條粗壯的蟒蛇一般,在月光下不斷扭動著身子。就在這時,池萬松注意到了柳容惠肩膀上的蛇形胎記,在他的記憶中,胎記是在左肩,可詭異的是,此時的胎記居然出現在了右肩上。

下一秒,柳容惠身下的影子忽然凝聚在了一起,裡面居然真的鑽出了一條蛇。柳容惠被嚇得魂飛魄散,可黑蛇扭頭看了她一眼,她便兩眼一翻昏死過去了,還沒等池萬松反應過來,這條蛇便朝著他猛撲過去。

池萬松被嚇了一跳,趕忙側身躲過,隨即抄起一旁的剪刀,怒斥道:「裝神弄鬼,一條小蛇也敢造次!看老子不把你剪成兩段!」

言罷,他舉起剪刀猛地超黑蛇刺去,黑蛇躲閃不及,被刺中了身子,池萬松一手捏住黑蛇的頭,不斷地刺向其腦袋,蛇血不斷濺出,噴在他的身上和臉上……。

第二天一早,柳容惠迷迷糊糊醒來,卻被眼前的情景嚇壞了。只見昨天還好好的池萬松,此刻正吊在房梁之上,一動不動,他居然懸樑自盡了,而昨夜出現的那條蛇卻不見了蹤影。

消息很快傳開,官兵們前來,在現場並未發現奇怪之處,不過池萬松的手裡居然緊緊地攥著一個剪刀。

柳容惠沒有多言,而是默默走到院子裡,低頭看向自己的影子,並無奇怪之處,可她斷定,池萬松的死定和昨夜出現的那條蛇有關。她有扒開衣服,發現左肩上的盤蛇胎記淡了許多。

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柳容惠偷偷出城找到了一個道士,並將自己的經歷如實相告,還給他看了自己肩膀處的胎記。

道士見狀一臉凝重,隨即道:「盤蛇胎記,庇佑子孫,他不該惹那條蛇的!」

言罷,道士帶著柳容惠走進院子,並打了一盆井水,隨即割破柳容惠的手指,在水中滴了幾滴血,又拿出符咒,念了一些她聽不懂的咒語,而符咒居然憑空點燃,落在了水裡,而原本清澈的井水一瞬間變成了墨黑色。

道士叫柳容惠將水塗在自己的盤蛇胎記上,下一秒,胎記上的蛇仿佛活過來一般,隨即化作一團黑霧,飛出了她的身體,最後變化成了一個女人,正是柳容惠已經死去的娘親。

原來,柳母在死後放心不下女兒,並從來接她的陰差口中得知,柳容惠因難產魂魄殘缺,估計活不到一歲。為了拯救女兒,她決定放棄轉世投胎的機會,用自己的靈魂填補女兒殘缺的靈魂。

閻王瞭解完情況後,答應了她的請求,並將其化作一條黑蛇,讓其回到凡間,並在啃咬柳容惠的時候,將自己的靈魂放進了她的身體,這才出現了這個蛇形胎記。

而池萬松的死也是柳母的所作所為,池萬松殺死黑蛇後,放出了柳母的靈魂,為了保護女兒,她蠱惑池萬松,令其懸樑自盡了。

得知真相後,柳容惠終於繃不住,大哭起來,母女倆也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

後來,柳容惠離開了家鄉,並在兩年後改嫁給了一個老實巴交的貨商,還生了健康活潑的孩子,生活簡單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