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女子心善,猴面鷹托夢送鬼衣,穿上後查明孩子被換真相

民間故事:女子心善,猴面鷹托夢送鬼衣,穿上後查明孩子被換真相
2022/01/19
2022/01/19

明朝時有個屠夫姓鄭,鄭屠夫和妻子在附近的鎮上擺攤賣肉。為了多賺上一些錢財,便吩咐兒子鄭小山挑一些肉到附近的鄉村叫賣。

鄭小山為人實誠,講信用,在十裡八鄉積累下很好的名聲,大家也願意照顧他的生意。

鄭小山賣豬肉常常需要經過一處墳地,墳地上的墳墓大大小小幾百個不止,據說是前朝末年遭遇兵災,附近的百姓死傷無數,大多數便埋在了這一處地方。

膽子小的人傍晚之後不敢靠近這裡,只因墳地上面常有磷火閃現。

鄭小山卻不害怕,他傍晚經過這裡的時候常常會吹響口哨。在口哨聲落下之後,墳墓的樹林旁很快響起了一陣淒厲的鳥鳴聲。

隨後一隻鳥兒便從樹林中飛了過來,它收了翅膀之後就站在鄭小山裝豬肉的竹筐上。這是一隻猴面鷹,日常以捕鼠為食,常在傍晚或夜間活動,它的巢穴就建在墳地旁的一棵大樹上。

鄭小山從竹筐中拿出了一塊豬肉遞給它,猴面鷹也不客氣,抓著那塊豬肉便快速地吃起來。

「招財啊,你慢點吃,又沒人和你搶。」

招財是鄭小山給猴面鷹起的外號,作為生意人自然是希望招財進寶,生意興隆。在給猴面鷹取外號的時候下意識地用上了這樣的名字。

猴面鷹的叫聲太過淒厲,許多人都對它懷有忌諱之心,不願意與之親近。鄭小山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卻覺得可愛。

他一年前路過這裡的時候,當時天色已經快黑了,正巧遇到招財在地裡捉田鼠。鄭小山看它臉部長得和猴子有些相似,好奇之下便扔了一塊豬肉給它。

猴面鷹膽子倒也大,許是感受到了他心中的善意,竟把那塊豬肉給吃掉了。鄭小山再次路過這裡的時候,猴面鷹抓了一隻竹鼠送給他,當做他前次送豬肉的謝禮。

鄭小山看到猴面鷹有靈性,心中很是歡喜。從此常常留下一些豬肉幫它換換口味,雙方的交情也由此延續下來。

原本鄭小山只是把這件事當成生活中的一種樂趣,從沒想到猴面鷹後來竟送了他一樁機緣,他們全家也因此發了財。事情的起因還要從一個名叫李大富的人說起。

1.惡霸橫行生意難做,猴面鷹托夢送鬼衣

李大富是鎮上王員外一個姨娘的哥哥,這人仗著自己的妹妹在王家得寵,常常在外面欺壓良善。

他最近在鎮上開了一家豬肉鋪,為了讓自己的生意一家獨大,便偷偷雇用了一批地痞流氓騷擾其他家的生意,把顧客都往他家的肉鋪趕去。

他這人行事倒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那富貴之家從不招惹,因此也沒有人找他的麻煩。鄭家只是普通人家,哪裡敢和他硬碰硬,這生意自然也就做不下去了。

他們全家為此著急不已,雖說鄉間的生意也能有一些收入,可誰知那李大富會不會在裡面橫插一腳。無奈的一家人只能聚在一起商議,看看還有沒有其能夠賺錢的門路。

就在全家商議事情的那天晚上,鄭小山睡著之後做了一個古怪的夢。夢境裡的他站在一處長滿樹林的墳地旁,那裡正是猴面鷹棲息的地方。

招財抓著一件黑色的衣服從大樹上飛了下來,只見他突然口吐人言說道:

「鄭小山,咱們相交也有一年多了,得知你們家生意上遭遇了困難,我特意送給你一件鬼衣幫你解憂來了」

說完之後,它把那件黑色的衣服掛在了鄭小山的身上。鄭小山拿起衣服後發現這是一件長袍,上面連接著頭髮套,只有眼睛的位置露了出來。人穿上去之後,全身將被遮住很難被人認出來。

鄭小三把衣服仔細地檢查了一番,疑惑的開口道:「這鬼衣不是鬼魂所穿的衣服嗎?我是活人怎麼敢穿它?」

「這卻是無妨,這衣服上面封印了鬼界的氣息,人穿上之後能隔絕身上的陽氣不被鬼魂覺察,卻于人體無害,和鬼魂身上的衣服是有區別的。」

「這衣服是土地爺送給我的禮物,穿上它之後,在我的帶領之下你就可以進入鬼市做生意。土地爺監管地方大小事物,也有一些手下幫忙打理事物,這附近一片墳地便委託我監管,以免有鬼魂禍害人間。」

「鬼市里有許多富貴人家的鬼魂,他們墳中有許多的陪葬銀子。如此一來,你們家也可以繼續做生意了。」

鄭小山聽後大喜,若是真能如此再好不過了。他隨後便把那件鬼衣細細地疊好,猴面鷹的身影消失之後他又沉沉地睡了過去。

早上醒來,鄭小山想到昨夜的夢不由得搖頭失笑。看來是自己太過焦慮所致,夜裡才做了那樣不靠譜的夢。

誰知當他轉頭看到枕頭邊黑色的衣服時,卻差點驚得從床上跳起來。黑衣服和他在夢中遇到的那件一模一樣。

鄭小山顧不得洗漱,趕忙招呼全家人過來看衣服。家中其他人聽了他的解釋後方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鄭屠夫知道兒子一向穩重,不會無緣無故拿這樣的事情來開玩笑,他沉思了一會兒說:

「衣服的材質倒也古怪,拿在手上輕若無物,想來這事情八九不離十了。這世間玄妙之事卻也不少,只是不為普通人所知罷了。如此說來也是小山的造化了,即便是假的也損失不了多少肉食。明早咱們就做上一些鹵肉,再讓小山挑去那處墳地一試真假。」

全家人聽後都贊同,這機緣有時候來了便要緊緊抓住,否則下一刻可能就會溜走了。

鄭小山第二天晚上挑了一擔鹵豬肉來到了墳地,猴面鷹已在夢中露出了身份,此刻也無需再偽裝了,他用讚歎的眼神看著鄭小山說:

「你們一家卻也膽大,又懂得審時度勢,既是如此我自會助你一臂之力,讓你發上一筆財。挑上擔子跟我來吧。」

猴面鷹說完之後,忽然對著空地發出了奇怪的鳴叫聲。鄭小山發現在那叫聲中一道黑色的大門在地下顯現出來,大門的兩邊還立著兩個鬼差模樣的雕像,通往鬼界的大門被打開了。

一條長長的甬道在地下顯現出來,甬道上面掛滿了白色的燈籠,在黑乎乎的地底發出慘澹的光芒。

2.鄭小山鬼界做生意,王公子說換子隱秘

鄭小山跟著猴面鷹走下了臺階,越往前走越是寬廣,前面是一座天然形成的石橋上,石橋下黑色的流水咆哮著奔騰流過。

橋的對面一道黑色的大門正對他們敞開,穿過黑門之後,一處熱鬧的集市在鄭小山面前顯現出來。

猴面鷹把鄭小山帶到了一處專賣肉食的攤街上,那街上人來人往非常熱鬧。只見那攤位上的盤子上擺著白色的水煮雞;有的碗裡放著一個大豬頭;有的買的饅頭點心之類的。

在人間看到的種類大多能到此地看到,這些是陽間的貢品,自己吃不完拿過來賣的。

街上的攤主看到猴面鷹之後就笑著打招呼。

「猴面鷹,今天又來巡視鬼市呀,這位小哥是你的熟人嗎?不如就在這裡一起擺攤吧,咱們也能幫忙照看一二。」

猴面鷹讓鄭小山在一個姓黃的老者旁邊擺攤。黃老漢看到他身上的衣服後仿佛明白了什麼,不過他也不點,熱情地向他介紹鬼市的情形。

「咱們鬼市做生意,彼此之間交換的貨幣是一種鬼玉。不過我看小哥確是不需要,待會我幫你向他人說明你只收銀子,免得你這許多肉食難以賣出去。」鄭小山聽後連忙向他表示感謝。

猴面鷹還需要巡視鬼市,好將事情向土地爺彙報,它讓黃老漢幫忙照顧鄭小山,隨後便飛走了。

經過黃老漢的一番吆喝,鄭小山的攤位前聚滿了許多買鹵肉的鬼魂。當他們知道鄭小山竟然收銀子的時候,更是爭相購買起來。

鄭小山挑來的鹵肉沒過一會便被轟搶一空,看著堆滿地上的銀子和銅錢,他心中不由樂開了花。這鬼市上的有錢人可不少啊,這些銀子銅錢都是他們的陪葬品。

他這一番得到了黃老漢的幫助,便特意留了一碗豬肉送給他。黃老漢也不客氣,當即邀請鄭小山到他家去做客。

鄭小山原本以為會看到陰森的墳墓,誰知在這鬼界裡,墳墓竟然顯化成一棟棟新舊不一的房子,王老漢的家則是一個簡陋的泥土房。

黃老漢家中正有一個男子坐著看書,他看到兩人進來之後趕忙迎了上來。鄭小山看清男子的面容後不由得大吃一驚,這個容貌他真的太熟悉了。

這男子的容貌和鎮上王員外的容貌幾乎一模一樣。

王員外除了家大業大之外,還有一項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話題:那就是他們家的男子,幾乎都是一個模樣出來的,讓人一看過去就知道那是王員外的家人。

鄭小山在街上住了多年,自然也見過王員外本人的。黃老漢看出了鄭小山的疑惑,他開口說:「鄭小哥沒有看錯,這就是馬員外家的公子,名叫王世安,在16歲那年不幸得風寒後身亡的。

在黃老漢的一番解說之下,鄭小山明白了王世安的身份。他生前曾是李姨娘的兒子,鎮上開肉鋪生意的李大富曾是他的舅舅。

黃老漢為何一直強調「曾是」兩個字?原來事情的原委並不簡單。這竟然牽扯到了一件王家後宅中調換孩子的醜聞。

3.小妾大膽偷換孩子,腳底下胎記有玄機

也不知道這李姨娘對兒子有什麼怨恨,竟然把他的屍體埋在了黃老漢的墳中。他的墳墓中卻只拿了一些石頭應付,蒙混別人的視線。

黃老漢看這孩子可憐也不趕他走,以免成了孤魂野鬼。他經過詢問之後發現,李姨娘對主母趙夫人的兒子非常好,常常噓寒問暖。

眾人都以為這只是小妾討好夫人的一種手段,卻不知道背後他對王世安常常責駡,沒有一點慈母之心。

據王世安所說,自己明明只是風寒小病,那湯藥卻總也吃不好,有一次他發現李姨娘偷偷半夜開他的窗。他當時不明白,可自從他無故身亡之後便對自己的身世懷疑起來。

李姨娘的舉動太過反常,仿佛他這個兒子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王老漢曾聽過那大戶人家偷換孩子的事情,對王世安的真正身份有了猜測。只可惜兩人已是鬼魂之身,即便知道也是無能為力。

許是天見可憐,今日恰巧遇到鄭小山這個活人入了鬼市,便想托他幫忙調查一番。

趙夫人為人良善,對王員外的庶子庶女都非常的好,還時常救濟窮苦人家,王員外能掙下這樣大的家業,趙夫人功不可沒。若是因此被一個小妾如此矇騙,那可真謂是親者痛,仇者笑了。

鄭小山聽後也同情王二公子的身世。這富貴人家的勾心鬥角確實不少。他有心相助卻又不知如何下手。

「王二公子必是員外爺的兒子無疑了,只看這張臉便知道。趙夫人身為母親,多年竟然發現不了自己的孩子被換,想必李姨娘必有應對之法。我如此上去一說,她如何能夠相信,說不得還被污蔑造謠打上一頓。」

王二公子聽後沉思了起來,突然他眼睛一亮,開口說道:

「我曾在大哥的腳下看到一處疤痕。據他所說,是小時候被下人不小心端茶水時燙到的,還因此脫了一層皮。母親為了此事震怒不已,還將大哥身旁伺候的人換了一批。」

「那裡原本有一處月牙型的胎記,誰知在那處燙傷好之後,胎記便消失無蹤了。湊巧的是,小時候我的腳下也有同樣的一處地方被燙傷。」

隨後後王二公子脫下鞋子,將腳板底的傷痕指了出來。鄭小山發現那裡應是被磨掉了一塊皮,傷口好之後和旁邊的膚色有明顯的區別。

兩個孩子腳板同一個地方出現傷痕,這確實讓人覺得有些怪異,但也有可能是一種巧合。

只要沒有確切的證據,李姨娘是不會承認的。

就在鄭小山覺得事情棘手的時候,黃老漢卻笑著開口說:「這事情要說難辦也難辦,要說容易也容易,重要沒是看誰來辦這件事。」

王二公子聽後連忙向他請教,黃老漢指了指鄭小山身上的鬼衣。

「猴面鷹既能讓鄭小哥進入鬼市,自然也能讓趙夫人進入鬼市。只要它給趙夫人托一個夢,再把這件鬼衣送過去。趙夫人憑空得了衣服,就算是為了養在他身邊的大公子,她也會仔細追查。為人心善並不等于毫無心機。」

王二公子聽後直點頭,以他對母親的了解確實如此。最後若是查明兩人是被互換的,也不知道母親是否願意認自己這個孩子;是否為了顧及王家的臉面將錯就錯下去。

想到父親最是看重家族名聲,趙夫人就算想給他正名恐怕也不容易啊!

黃老漢不愧是一個有智慧的長者,他看出了王二公子擔心的事情便開口安慰說:

「事在人為,事情真假如何也總要查個清楚,否則豈不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就算最後結果不如意,心中也能不留遺憾了。」

就在他們敘話之間,猴面鷹找了過來,它準備帶著鄭小山回陽間去了。鄭小山當場便把王二公子的事情說了一遍,問它願不願意幫忙。

4.猴面鷹說鬼衣來頭,土地爺在背後相助

猴面鷹聽後不由得大叫道:

「上了土地爺的當了,我就說他老人家怎麼會忽然送我一件鬼衣,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在等著我呢。王公子,你們家大夫人是不是經常做善事?前些年還為土地爺蓋了一座廟。」

王二公子聽後點了點頭,沒想到猴面鷹連這樣的事情也知道。

經過猴面鷹的一番訴說,他們終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來土地爺召見猴面鷹的時候拿出了一件鬼衣,告訴它鬼衣可以借給鄭小山穿,允許他到鬼界去賣豬肉。

鄭小山和土地爺又沒有交情,怎會突然對他大開方便之門。如今這前後一番事情聯想起來便不難得知,土地爺真正想幫的人是趙夫人才對。

他是鬼仙之身,不好過多插手人間之事。因此繞了一圈,借著鄭小山的身份點破了這件事情。

黃老漢聽後歡喜說道:「這件事有土地爺在背後幫忙,想來最後必能順利解決才對。」

話說就在鄭小山回到家中的當天晚上,趙夫人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裡一隻猴面鷹送來一件鬼衣,告訴她自己的兒子已經過世了,養在她身邊的這個是李姨娘的孩子。

她若有心便可穿上鬼衣去鬼界看望兒子,也可在陽世間細細調查真相。若是無心調查便也罷了,只當他們母子這一世沒有緣分,王二公子也不願意強求。

趙夫人做了這個夢後只覺得心痛如絞,兩行清淚不由得打濕了枕頭。

早上醒來後,竟然在床上發發現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她將守夜的丫鬟打發出去後就把鬼衣偷偷藏了起來。

隨後幾天,趙夫人故意當著李姨娘的面將兒子責駡了幾次。她發現李姨娘看到孩子被罵後心痛不已,還偷偷用怨毒的眼光看著她。

若是不仔細觀察,她還發現不了李姨娘隱秘的舉作。

趙夫人隨後就按照猴面鷹的提示,請人幫黃老漢遷了墳,果然在那墳墓中發現了兩具屍骨,其中一具屍骨竟然沒有棺材。

夢中的一些事情得到驗證,趙夫人這一天尋了個藉口出門。她悄悄找到了鄭小山,請他帶自己去和猴面鷹見面,她打算到鬼界去和王二公子見上一面。

趙夫人在猴面鷹的幫助下,很快在鬼界見到了王二公子。她細細觀察一番之後發現,這孩子的眼睛和自己的父親長得非常的像;又看了他腳底的那處傷疤,竟然和家中兒子腳底傷疤的位置一模一樣。

5.母子兩人鬼界會面,為孩子夫人要和離

事已至此,趙夫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不由得痛哭起來,為自己以往的粗心大意自責不已。返回人間之後,趙夫人發誓必要為自己的孩子討個公道。

經過一番細細的尋找,被李姨娘收買後遠走他鄉的兩個產婆終于被找到了。經過一番審問之後,發現其中一個竟然是李姨娘的親戚。

當初兩人相差幾個時辰生下孩子,卻沒想到孩子會被人換掉。家中的男孩都遺傳了父輩的相貌,看過去差別並不是很大,想來這也是李姨娘換子的底氣所在。

李姨娘還是王員外的表妹,她在家中一向得到王員外和老夫人的寵愛。若不是家境低了一些,說不得老夫人會將她聘為正室。

這姨娘不論如何總歸是妾,她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庶子,于是就使了計謀將兩個孩子偷偷互換。

趙夫人很快就把證據擺在了王員外面前,希望王員外幫孩子討回公道,可王員外隨後的一番話卻讓她寒透了心。

在他看來兩個都是他的孩子,夫人的孩子已去世也無可挽回了。若是再爆出這樣的醜事,對大少爺的名聲有礙。

請夫人為了大局著想,李姨娘的孩子仍然記在她的名下作為嫡子,李姨娘就送到莊子上讓她思過去吧。

趙夫人聽後恨得咬牙切齒,自己將李姨娘孩子如珠似寶養大。李姨娘把她的孩子換走後卻待他如敝帚,在他過世之後連個棺材也不給一副。這等狠毒的心腸竟然要自己忍下。

父子之情,夫妻之情,在王員外眼中竟然比不上那一點臉面。既是如此,她又何必再顧惜情誼。

趙夫人隨後親自到縣衙報案,縣令接手之後很快將李姨娘定罪,將她發配到了邊疆做苦力。

王員外大怒之下要把趙夫人休掉。趙夫人的娘家也是本地大戶,最終幫趙夫人和離出來,她的嫁妝也全部拉回了家中。

趙夫人只生下王世安一個孩子,如今和離後也是了無牽掛。為了感謝鄭小山的幫忙,她親自上門送去了1000兩白銀。

鄭屠夫一家推遲不過只得接受下來,大部分的錢財都被他們以王世安的名義做了善事。這樣也算是幫他積了功德,希望他下一世能投身到一個好人家。

趙夫人得知這件事後心中感激不已,鄭家確實是一個值得深交的人家。

趙夫人在35歲的時候嫁給一個小官做繼室,她經過了這一番遭遇之後看開了許多,原本也不指望再有孩子。誰知成婚沒過多久就懷上了身孕,10個多月後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孩。

鄭屠夫一家被邀請去參加了孩子的滿月宴,趙夫人特地接見了鄭小山。她將孩子的鞋襪脫下來,指著他腳板底的一塊月牙色胎記,眼裡含著激動的淚花。

「鄭小哥請看,這孩子也有一個同樣的胎記呢,這一次,我這個母親一定會保護好他的。」趙夫人斬釘截鐵地說道。

看到這裡鄭小山仿佛明白了什麼,連忙起身恭喜趙夫人,人生的緣分有時候真的是奇妙無比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