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趕路,在雪中撿到錦帕惹大禍,他巧施妙計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趕路,在雪中撿到錦帕惹大禍,他巧施妙計逃過一劫
2022/01/01
2022/01/01

  李昭,宋朝天禧年間雄州人氏。祖上富過,父親嗜賭,不善持家,揮霍無度,偌大的家業就此被掏空。

  李昭三歲時,父親終于忍受不住,前後落差擊垮了這個不事生產又揮霍無度的人,索性一死了之,剩下李昭和母親王氏,孤兒寡母,艱難度日。

  王氏在丈夫死後,從前兩手不沾陽春水的貴夫人,開始獨自撫養尚處在垂髫之年的李昭。

  如何養活自己和兒子?婦人無非是給人做些針線活。李家以前富有,如今夫人卻以此為生,不免會惹來別人恥笑奚落。王氏卻展現出了堅韌的性格,不爭不辯,一門心思全放在兒子身上。

  李昭家境變壞,可王氏想讓兒子成為一個讀書人。

  從幼年開始,李昭就深切明白了母親之不易,也嘗到了人情冷暖。長大後,他對母親王氏感恩,讀書認真,他不想做個讓母親失望的人。

  王氏多年心傷,加上日日操勞,身體染疾,日漸消瘦。

  李昭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十幾歲時就在讀書之餘編織草鞋,用以售賣來貼補家用。

  王氏反對,可李昭依舊如此,因為他明白,不如此,母親得活活累死。

  也正是如此性格,使他的命運發生了重大改變。

  Ⅰ:賣鞋時大雪紛飛,趕路中李昭撿物

  王氏為何要反對兒子編織鞋賣鞋?是因為人們的輕視。織席販履,本用來貶低人。因此有了織席販履之徒;屠豬賣酒之輩;看家護院之流。

  然李昭卻並不這麼認為,人生無常,生活無著落的情況下,先養活自己為重,劉皇叔未覺醒時織席販履、韓信成名前漂母嗟食,可並不影響他們成為一時豪傑,自己怎麼就不能編織草鞋去賣?

  王氏知道兒子至孝,他這麼做是為了減輕自己負擔,在不影響讀書的情況下,也就聽之任之。

  每逢夏秋兩季,李昭都會將葦草收集起來涼幹,待到冬季時編織成鞋,如此生活延續到了十八歲。十八歲的李昭相貌俊朗,雖家境貧困,可讀書積累,身上自有一種儒雅風流氣質。

  隨著年齡增長,他更加明白母親之不易。一個婦人,要養活兒子,受了多少苦?忍了多少氣?酷暑時揮汗如雨,隆冬時折膠墮指,母親之大恩,此生難報。

  人如孝順,必定善良,一旦善良,肯定正直,十八歲的李昭讓母親王氏很是欣慰。

  這一年臘月十三有集市,李昭起了個大早要去賣鞋。

  王氏看著外面的天氣犯愁,她心疼兒子。這一年冬天奇冷無比,進入臘月後,大雪連下十余天,根本沒有放晴的時候。

  現在雪雖然暫停,可寒風侵肌,白雪皚皚,如此天氣,外出賣鞋,該有多冷?

  李昭不怕受苦,他明白娘是心疼自己,就笑著安慰娘:「娘不用擔心孩兒,昭兒身強體壯,如若此苦都難受得,又談何出人頭地?娘不看昭兒全身冒汗?」

  王氏莞爾,無奈說道:「我兒去便去了,切記不能橫生是非,能賣則賣,不能賣也休要在外面耽擱,否則娘會擔心。」

  李昭點頭,娘的諄諄教誨他深記于心,挑著草鞋出門直奔集市而去。

  說不冷,那是安慰娘親,如此天氣,又怎麼會不冷?趕路時還好一些,甚至有汗出來。可到了集市一停下,汗就變成了侵骨寒冰,凍得他瑟瑟發抖。

  如此天氣,集市上人並不多,到了下午時方才賣出去幾雙,此時手掌大的雪片向下砸落,很快便白了少年頭。

  集市上人越來越少,他決定給娘買些吃食便回家。自己不捨得吃,給娘買了兩個熱炊餅,放在懷中暖著,挑起草鞋向家裡趕。

  行至半路,雪越下越大,路上行人稀少,積雪壓彎了路旁樹枝,就連鳥雀都躲起不見蹤影。

  正在埋頭趕路的他突然停下,好奇看向路邊。

  此陣大雪,掩蓋了先前痕跡,沒人經過的地方原本是白雪覆蓋。但在一邊的白雪之中露出一抹綠色,顯得特別扎眼。

  他左右看了看,遠處似有一群人正在向這邊趕來,除此之外,路上再沒有行人。

  他心裡好奇,就將挑子放下,踏雪過去查看。到了地方,發現這東西將要被大雪掩埋,他伸手一勾,一方錦帕從雪中出來,剛才看到的綠色,便是錦帕上的綠色縫花。

  錦帕應是姑娘之物,他讀書多年,豈能不知?

  雖然身邊沒人,他仍然感覺臉色發熱,同時更加好奇。本該屬于姑娘的東西,本該在姑娘閨房和身上好好放置的錦帕,為何會出現在冰天雪地之中?

  他拿著這兩樣東西正在發呆,不覺對面那群人已經走近,這幫人看到他手中拿的東西,一個個都勃然大怒,過去伸手就抓住了他,更有人直接將他兩手扭到身後,嘴裡還罵罵咧咧。

  李昭被嚇了一跳,先是以為遇到了行路的強人,可仔細一看,這些人俱都是家丁打扮,根本不像是攔路的賊匪。

  「各位,各位,你們這是幹什麼?」

  這幫人對著他冷笑,更有年輕人伸手要打他,卻被一個中年人給攔住,中年人不住打量他,眼神中滿是疑惑。

  發愣的功夫,有年輕人扒開雪尋找,更有人直接打翻了李昭的挑子,將草鞋扔得到處都是。

  「你們這是幹什麼?那是在下的東西,你們休要亂動。」

  一聽他的話,這些人都氣樂了,中年人臉色陰沉。此時,有年輕人對著中年人搖頭,看樣子他們是在找什麼東西而沒有找到。

  中年人思索了一下後,對著年輕人擺手:「把他帶回去。」

  年輕人們一聽來了勁,推著李昭就走,李昭不願意了,那些扔得到處都是的草鞋是他和娘千辛萬苦方才編成,豈能就這樣扔掉?

  他高聲叫喊,掙紮著不走。中年人只好讓年輕人們將草鞋收起挑著,這才將李昭順利帶走。

  被這些人挾持而行,李昭滿腦子問號,因為他壓根兒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人,他們又為什麼要二話不說帶走自己。

  可不管是因為什麼,這些人肯定有誤會,只曉解除了誤會,這些人自然會放自己離開。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此誤會可不容易解開,一不小心,他就會陷入萬劫不復!

  Ⅱ:爭論中李昭被打,心不忍彩兒解圍

  李昭被帶到一處大宅中,中年人對著眾年輕人們擺手,示意他們離開後,自己帶著李昭進入一間房中。

  房中有另人中年人在等候,帶著他來的中年人對此人行禮,稱呼老爺。李昭能明白個大概,在屋中等待之人,應該就是大宅的主人,而帶自己來的中年人則是管家,看兩人神色都非常嚴肅,似乎遇到了什麼難解之事。

  兩人耳語一陣後,又一齊看向李昭,管家介紹了一下。老爺姓周,叫周明,人稱周員外,管家姓陳,叫陳忠。

  介紹過後,陳忠看著他突然發問:「你是如何夜入周家,盜走財物?財物又被你藏于何處?」

  李昭被問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什麼叫夜入周家?什麼叫盜才財物?自己不是飛賊,沒有穿房越脊的本事,談何盜財?

  見他不說話,周員外開始說話:「你若是生活困難,可以說出來,只盼能歸還財物中一件東西,剩下的可以取走自用,只要你交出來,不會報官。可如果你不交,休怪我們不客氣。」

  李昭哭笑不得,先是行了一禮,然後說道:「兩位誤會了,小生雖然貧窮,可讀書多年,豈會做出盜取別人錢財之事?更不知道兩位所說財物是什麼,盜財之事,從何談起?」

  周員外臉色慢慢變得不好起來,陳忠一看,對著外面一聲喊叫,從外面進來幾個人,虎視眈眈盯著李昭。

  「你若現在承認並且交出,還不算晚。」

  周員外再次勸他,可他根本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又談何交出?只能搖頭。

  周員外歎了口氣,對著陳忠點頭。陳忠馬上讓年輕人將李昭拉到門外,然後就是劈頭蓋臉痛打。

  李昭平白挨此冤枉和毆打,心中自然不服,叫喊不休,驚動了周家不少人。

  「這位周員外,你們為什麼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

  周員外被氣笑了:「看你文質彬彬,本不想讓你丟臉,可你卻嘴尖牙利,讀書人的臉都讓你丟盡了。」

  他說完就欲讓家丁下狠手,但這時突然有人聲喊了一聲:「且慢!」

  李昭抬頭一看,發現在圍觀的人中有一綠衫小姐,身邊跟著兩個小婢女,正是她喊停了眾人。

  周員外趕緊對她擺手:「彩兒休要多言,爹肯定幫你找回來。」

  可憐李昭,此時尚不知道這些人說的是什麼,可有一點他明白,這周員外以及陳忠,都將他當成了一個盜賊,周家應該丟失了東西,卻誤會是他偷走,這不是冤枉是什麼?

  這小姐名喚周彩兒,是周家唯一的女兒,被周員外視若珍寶。

  她看著地上的李昭,皺眉問道:「你且說說,你是如何得到那些東西的。」

  李昭將自己趕路時看到綠色,心中好奇過去查看,所以得到了錦帕之事說了出來。周彩兒聽後轉頭望向周員外,周員外輕輕點頭,讓家丁先把李昭關起來。

  李昭怕家中母親擔心,趕緊祈求,說家中還有老母親,如此不歸,娘親肯定擔心,自己根本沒偷東西,為什麼不放了自己?

  周員外不聽他的,仍然讓人將他關押起來。

  此時天已快黑,家中母親不知道該如何擔心,見自己不回去,娘肯定會出來尋找,如此天寒地凍,再將娘親凍病如何是好?被關在柴房裡的李昭心急如焚,自己賣鞋又惹到誰了?竟招此橫禍!

  正在胡思亂想,柴房門被打開,兩人走了進來,仔細一瞧,竟是周彩兒和一個小婢女。李昭趕緊祈求:「家有老母,體弱多病,我若不回去,娘親定會尋找,如此寒冷的天氣,她無法忍受。況且在下並未行任何偷竊之事,萬望小姐放過我。」

  周彩兒的確仔細想過,她也不相信李昭會是竊賊,但丟失東西頗為重要,她來這裡,其實是為了求李昭,如果是他所偷,只要歸還某件東西,她一定勸父親不要追究。

  究竟是什麼東西如此重要?

  原來,周彩兒苦命,幼年喪母。母親去世前,給她求過一枚姻緣戒指,後來母親去世,這就成為了她對母親的唯一念想,一直用心存放。

  前段時間,有媒婆說親,男方名喚張慶,家中富裕,也不知道幹什麼積攢下了財富。周員外感覺倒也門當戶對,遂答應了媒婆。

  周彩兒被嬌慣,不想莫名其妙嫁人,她想看一下這個張慶。

  于是,周員外和媒婆使了一計,讓張慶到周家,周彩兒躲在暗中偷看。

  看到人後,周彩兒見對方倒也一表人才,只是一雙眼睛亂轉讓她不喜,別的沒毛病。

  父親和媒婆催促之下,她便也答應了下來。

  眼看訂親日子接近,她卻發現有人趁著自己在花園中玩雪時進了閨房,偷走了她一個包袱。

  包袱裡有她的一些首飾,還有平時所用的錦帕,最重要的是還有那枚娘親留下來的姻緣戒指。這枚戒指倒不是值錢多少,而是對她來說太過重要,那是母親留下來的,她卻弄丟,這輩子都不會安心。

  李昭理解她的感受,可自己真的沒偷,拿什麼還?

  他對著周彩兒苦笑:「小姐心情可以理解,可小生也算是個讀書人,知道禮義廉恥,豈會行偷盜之事?你且將我放回去,跟母親報過平安,她老人家不擔心後,我可以幫你尋找此盜賊!」

  周彩兒聽完仔細思考,然後說道:「大凡是盜賊小人,被抓後總是會用家有老母來博得別人同情,你莫不是試圖用此理由求脫身?」

  李昭面色嚴肅:「小姐,萬事可以開玩笑,唯娘親不能用來開玩笑,請小姐尊重小生!」

  周彩兒見狀後出了柴房,片刻後回轉,她竟是說服了父親,周員外和陳忠跟著她到了柴房,並且跟李昭定下承諾。

  他說要急著回去使娘親放心,可以讓他回去,不過只有他找出盜賊,方才能洗清自己。

  故,周員外會派人跟他一起回家,看看他所說的家有母親是不是真實的,同時,報過平安後,他還需要回來。

  李昭聽後點頭答應,周員外派別人怕不放心,直接讓陳忠跟著他回去。

  挑著草鞋,和陳忠一起回到家中,王氏果然倚門而望,他再不回去,王氏就要出門尋找了。

  李昭怕娘親擔心,不敢說實話,只說陳忠是附近一家員外的管家,要找人做工,自己去看了一下,所以耽擱了回家。另外,自己已經答應人家要做工,所以會隨著陳忠去幾天,讓娘親不要擔心。給娘帶來的兩個炊餅已涼,讓他很是愧疚。

  王氏根本沒有向壞事上想,因為她相信兒子不會做出任何壞事。既然他已經答應人家,那便去唄,只是需要注意安全。

  李昭趕緊答應娘親,這才又跟著陳忠一起出門回轉周家。

  陳忠向周員外說了李昭回家的情形,他沒有說假話,家中確有老母,且此人至孝,母親慈祥,果真不像是個盜賊,看來是誤會了。

  陳忠說時,周彩兒也在,她仔細打量李昭,才發現他相貌俊朗。如此一個人,卻被誤會成盜賊,還平白挨了打,她心中生起了愧疚。

  李昭在來時的路上就已經開始思考周家進賊這件事,想來想去,他發現了一個重大疑點,此時就該對周員外講明瞭。

  Ⅲ:真相出讓人吃驚,戒指歸李昭得妻

  周家雖然不算是戒備森嚴,但也有護院家丁夜間巡視。

  本來,周家招賊,並不稀奇,可要看丟失的是什麼。

  尋常之盜賊,進入大富之家,首先會尋找什麼?定會尋找存放錢財的地方,而人們存放錢財的地方,會是在女兒閨房嗎?

  根本不會,所以,一般盜賊斷然不會直接進入閨房去偷東西,除非這盜賊目標明確,或者知道閨房之中某處有財物,這才直奔目標,盜走東西。

  周家丟失的東西就是如此。他家裡夜間進賊,家丁護院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別處存放的財物沒有丟失,唯丟了女兒閨房中的一個包袱,恰好此包袱中有女兒放置的首飾。

  這就說明,盜賊明確知道周彩兒閨房之中有個包袱,且包袱中有值錢首飾。所以,盜賊進入周家後,會直奔周彩兒閨房,盜走包袱。

  故,想要找到此盜賊,不用費力尋找陌生人,因為這個盜賊不會是個陌生人,肯定是個能出入周彩兒閨房,或者曾經出入過她的閨房,甚至是周彩兒告訴過此人,自己包袱中有值錢首飾,這才會發生盜竊之事。

  聽了他的話,周員外先是點頭,接著就勃然大怒。

  周員外發怒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仔細一想李昭的話,發覺這裡面不對勁。

  既是盜賊,肯定是個男人。女兒閨房重地,豈能有男人出入?如果是有男人出入而自己不知道,那豈不是說女兒私會男人,還帶過男人進入閨房?

  這種丟人敗壞家風之事,女兒當然做不出來,李昭這是在信口開河。

  可周彩兒卻並未發怒,她皺眉仔細思索,因為聽了李昭的話後,她隱約想到了什麼。

  「豈有此理,你為了自己脫罪,就信口開河?周家家風頗嚴,豈能有人出入彩兒房間?你……」

  周員外指著他喊叫時,周彩兒卻伸手打斷了父親。

  「彩兒這是什麼意思?」

  周彩兒說了一件事。前些日子,因為自己想見張慶,父親和管家使計誑張慶來家裡。但他並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著一個女子,張慶聲稱此女子是他胞妹,名叫張月。

  周彩兒偷看過張慶後,父親和張慶吃酒,張月無聊,在院裡閒逛,恰好碰到了周彩兒和小婢女。

  周彩兒就約她去了自己閨房。到了閨房中後,她卸下身上首飾,放入了包袱之中。當時張月在場,並且看了個清楚。

  也就是說,的確有人進入過她的閨房,並且看到過她包袱中有首飾。但這個人是張慶的胞妹張月,張慶就要和她訂親並且成親,難道他胞妹會見到那些首飾起意,並且夜入周家行盜竊之事?

  周員外和陳忠聽後都感覺不可能,一個女子,又怎麼會穿房越脊?況且還是張慶的胞妹,斷然不會做出此等事來。

  李昭卻皺眉苦思,周員外和陳忠所言的確有理,張月一個女子,的確不像是能夠翻牆越脊進行盜竊的飛賊。可是,除了她外,沒有別人知道周彩兒包袱的放置地方,更不知道包袱裡有首飾,除了她還能有誰?

  思來想去,李昭對周員外耳語了幾句,周員外聽後臉色陰沉,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次日,周員外使人在外面張貼尋物的告示,他聲稱自己弄丟了一枚夫人當年留下來的戒指,此物不值錢,但對自己重要,如果有人撿到並送回,一定會重重酬謝。

  告示貼出後一天,有人拿著戒指前來,經過周員外和周彩兒查看,的確就是她丟失的那枚姻緣戒指。

  周員外馬上讓家丁抓住了這個人,經過詢問,此人無辜,他說自己是受人所托,對方給了他十個大錢,讓他來兌換此枚戒指。一旦兌換成功,還會有賞錢。

  此人覺得這是一件大便宜事,答應後帶著戒指前來。

  對方和他有約定,一旦兌換成功,就帶著周員外的酬謝回家,他會在家裡等著。

  周員外聽後,馬上讓陳忠做了準備,放此人回去,並且在後面暗暗跟隨。

  這人回到家裡,家中果然有人在等候,陳忠帶著家丁將此人捉住,赫然發現這人竟然是張慶。

  周員外和陳忠傻了眼,張慶家有錢,要不然周員外也不會答應對方和女兒的婚事,可誰能想到他竟還是個盜賊?他家中不窮,又何必行盜竊之事?

  可要說他沒盜竊,這枚戒指就不會在他手裡。

  張慶被抓,先是死不承認,熬不住家丁手段後終于吐露實情,但這真相驚呆了眾人,更是羞壞了周彩兒。

  張慶所有富貴,皆是盜竊而來。他小時候跟著江湖上的雜耍班子學藝,學成了輕身的本領,卻打起了歪心思。

  他有個師妹,也就是張月,張月學的卻是縮骨的本領,兩人一拍即合,決定行盜竊之事。此二人一人身子輕可穿房越脊,一人會縮骨,尋常人家的牆頭窗戶難不住他們。

  多年下來,他們盜竊無數,積攢下錢財後在此落腳,置下大宅子。但在外人面前,張慶一直說張月是自己妹妹,以兄妹相稱。換句話說,此二人是不折不扣的大盜,靠著偷竊為生。

  媒婆見張慶富有,就為其保媒,說了周員外之女周彩兒。

  張慶去周家,帶上了張月,兩人原本就有打算,那就是先娶周彩兒,接近周家,待到將周家搬空後,再想個辦法讓周彩兒「病死」。

  到了周家後,張月被周彩兒邀請進入閨房,看到了包袱中的首飾。

  按道理說,他們所圖不止這點財物,可是他們盜竊成為習性,看到首飾後心癢難耐,就趁著夜間進入周彩兒閨房,偷走了那個包袱。

  到了路上,兩人發現包袱裡有一方錦帕,他們隨手扔在路邊,帶著剩餘財物回家而去。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隨手丟棄的東西被路過的李昭所得,他因此被周員外派出尋找的人誤會。而李昭為了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而設下一計,使他們拿著戒指上了當,全面暴露了出來。

  周員外為女兒所找的女婿,竟然是個隱藏的大盜,這讓周員外羞愧不已,同時對李昭刮目相看,此人心思縝密,日後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周彩兒見李昭竟能略施小計便找到真正的竊賊,心中也是暗暗佩服。

  周員外和女兒商談後,決定將周彩兒嫁給李昭。

  李昭想不到自己先是被冤枉,然後就被人許妻。他已經十八歲,娘親也盼著他能成親,周家家境頗好,周彩兒漂亮可人,有什麼不能答應的?

  兩相答應之下,大婚得成。

  此後三年,李昭應試高中。

  周彩兒雖生在富人之家,卻沒有大小姐的刁蠻脾氣,侍奉婆婆王氏非常用心,賢慧異常。

  多年後,王氏病故,李昭和周彩兒恩愛到老,兩人共育有一子一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