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不聽母親勸說,非要娶貌美女子,母親機智救其一命

民間故事:男子不聽母親勸說,非要娶貌美女子,母親機智救其一命
2021/12/06
2021/12/06

話說古時候在淮安府山陽縣,有一個男子叫張貴。張貴8歲那年父親病故,他被其他同齡小夥伴嘲笑成沒爹的孩子。于是他不再跟那群小夥伴玩,而是發奮讀書想要考取功名光宗耀祖,要讓那群小夥伴只有羡慕的份。他父親留下了百畝良田,母子倆就把良田租給農戶收取地租過活。

母子倆不用為吃喝發愁,使得張貴可以專心發奮讀書。他母親王氏自丈夫過世後,便一心向佛。原本想到尼姑庵出家,但看著幼小的兒子又割捨不下。山上尼姑庵有個叫靜雲的尼姑,靜雲師太告訴她只要一心向佛,在哪都可以修行,不一定非要出家。

後來王氏就在家裡誦讀佛經參悟佛法,還常常幫助有困難的人家。她一心向善,周圍的人都稱她大善人。日出日落一晃10年過去了。這一年18歲的張貴考上了秀才,親朋好友左鄰右舍紛紛來祝賀。張貴年紀輕輕就考上秀才,眾人都說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加上他長得氣宇軒昂一表人才,他母親又是厚道之人,家裡又有百畝良田吃喝不愁,所以十裡八鄉有閨女與張貴年齡相仿的人家,都紛紛派媒婆來提親。可是都被張貴一一婉拒了。王氏不解問道:「兒呀,你如今18了,是到了該成親的年齡了。

這麼多人來提親,難道就沒有你中意的?」張貴說道:「這些人都是十裡八鄉的我全都認識,她們的長相都一般,沒有我喜歡的類型。」王氏勸道:「兒呀,娶妻當娶賢。汪家的閨女、李家的閨女,徐家的閨女這幾人都是模樣周正心地善良的女子,日後必是賢妻良母。」

張貴打斷道:「娘,你別說了,我不喜歡她們。」說完就回自己房間了。王氏歎道:「這孩子怎麼變得剛愎自用,聽不進別人的意見了。」一天,張貴外出訪友,朋友熱情款待,張貴在朋友家玩到了傍晚方歸。他在朋友家喝了點酒,心情很是舒暢,一路上哼著小曲。

他走到一片林子時,聽到女子的哭泣聲。雖是哭泣聲,但聲音宛如天籟。張貴循聲走去,看到一女子坐在石頭上哭泣。只見這女子膚白貌美身材婀娜多姿,身著綾羅綢緞非常美豔動人。張貴只看了一眼,眼睛就挪不動了。

他向女子施了一禮道:「姑娘為何哭泣?是否遇到了什麼難事?你說出來,如果我能幫的話,會盡力幫助你的。」女子見張貴長得十分英俊眼睛亮了一下,說道:「奴家叫許美娘,前幾天山賊劫掠了我家,把我的家人都殺害了。我一路逃難到了這裡,我現在是無家可歸,不知該如何是好,所以忍不住哭泣起來。」

張貴說道:「原來是這樣,那些可惡的山賊,等我考取功名後,一定要把他們全部剿滅。許姑娘天馬上就要黑了,一個姑娘家在荒郊野外很不安全。你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來我家暫住,我家就在前面不遠處。我家裡只有我跟母親兩人,你放心我絕對是個正人君子,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許美娘回道:「公子肯收留奴家,奴家感激不盡。」張貴見許美娘答應了,又見天色已經有些暗了。忙說道:「許姑娘,天色已經有些暗了,我們趕緊回家吧。一會天完全黑了,路就不好走了。」許美娘聞言答應一聲,站了起來跟張貴一起趕路。

沒走幾步許美娘差點摔倒,張貴趕緊扶住她。許美娘趁勢撲進了張貴懷裡,說道:「張公子天黑了我看不清路,你牽著我的手走吧。」張貴說道:「許姑娘,這不妥吧,畢竟男女授受不親。」許美娘說道:「奴家已經無家可歸了,如果公子不嫌棄奴家的話,奴家願意以身相許嫁給公子為妻,不知公子可否願意?」

張貴聞言大喜說道:「姑娘如此美貌,竟然願意嫁給在下,是在下幾世修來的福分。我願娶姑娘為妻,我們趕緊回家吧。」說完牽著許美娘的手,高興地走回家。回到家後,張貴立馬把要娶許美娘的事情告訴了王氏。王氏將張貴拉到一旁小聲說道:「我看這許姑娘來路不明,你不能娶她為妻。」

張貴說道:「娘,許姑娘怎麼就來路不明了?她不都說了她的身世了嗎?」王氏說道:「她說幾天前,山賊害了她一家,她逃到了這裡。一個姑娘家幾天能走多遠的距離。發生這樣的大案,早就傳得沸沸揚揚了。可我從未聽人說過,這段時間有山賊劫掠的事情發生。

還有你看她的鞋子非常的新,一點灰塵泥土都沒沾有,哪裡像走了幾天路的樣子。而且她的衣服也是一塵不染,頭髮也沒有一絲淩亂。她雖然哭泣,但我感覺不到一絲悲傷。一個人真正悲傷的話,哭出來的聲音能感染周圍的人。她的哭泣我感覺完全是裝出來的。這種種凝點足以說明她來路不明,所以你不能娶她。」

張貴本來就剛愎自用,現在又被許美娘迷惑,就更聽不進王氏的意見了。說道:「娘,你這完全就是瞎猜罷了,我相信許姑娘的話。」王氏說道:「兒呀,娶妻要娶知根知底的人家,這來路不明的真不能娶。」張貴說道:「娘,你不必再勸了,我已經決定娶許姑娘了。」說完就離開了。

當天晚上,王氏夢到一條青蛇咬了自己的腳。翌日,王氏的腳就不能動彈了癱瘓在床。張貴請來郎中,郎中查看了一番,也不知道是何緣故。不多久,張貴跟許美娘就成親了。張貴自成親後,與許美娘是夜夜笙歌紙醉金迷,連書也不念了。

王氏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可她癱瘓在床無可奈何。半個月後的一天,王氏把張貴叫到面前,說道:「兒呀,你幫我把這本佛經,送還給靜雲師太。記住一定要親手還給她,並再借一本佛經回來。」張貴知道母親喜歡誦讀佛經,有時候會跟尼姑庵的靜雲師太借佛經誦讀。

張貴接過佛經後就準備出門,許美娘搶過佛經查看了一番見沒有異常,才把佛經還給張貴,叫他早去早回。張貴來到山上的尼姑庵,在一名尼姑的引領下,來到了靜雲師太的禪房前,稟報了一聲就離開了。須臾,靜雲師太打開房門。

張貴向靜雲師太施了一禮,並稟明來意。靜雲師太接過佛經,將張貴拉進了屋。說道:「張施主,你多久沒照鏡子了?」張貴問道:「我不記得了,怎麼了?」靜雲師太拿來一面銅鏡,讓張貴自己照鏡子。張貴往鏡子前一照,被自己的模樣嚇了一跳。

只見此時的他,皮膚乾燥臉色發白,兩隻眼睛像貓熊眼嘴唇發黑,竟生出了幾縷白髮。張貴驚問道:「靜雲師太,我這是怎麼了?」靜雲師太說道:「我知道有一種青蛇精,靠與男人歡好蠶食男人的陽氣,以此來增加自己的道行。你娘子應該就是青蛇精,她蠶食了你的陽氣,你才會這般模樣。

如果再這樣下去,不出10天你就會被她蠶食完陽氣而喪命。」張貴驚道:「這該如何是好?」靜雲師太說道:「你上床躺好,我用針灸術幫你恢復陽氣。」張貴聞言就上床躺好。靜雲師太拿出了9根金針。張貴問道:「師太,針灸不都用銀針嗎?你怎麼用的金針?」

靜雲師太說道:「這是九陽神針,是我師傅送給我的寶物。它不僅能治病救人,還能降妖除魔。你躺好了別說話。」只見靜雲師太嘴裡念念有詞,九根金針自動飛到張貴上方,並刺向他的9個穴位。過了三刻鐘,金針飛回了靜雲師太手裡。

張貴起身拿鏡子看了看,發現自己恢復如前了。感激道:「感謝師太救命之恩。」靜雲師太說道:「你最該謝的,是你母親。這本經書並不是我的,她讓你來送經書,是向我發出了求救的信號。她知道只要我看到你這副模樣,肯定能明白緣由。現在我們應該快點下山,收了青蛇精救你母親。」

張貴知道了許美娘青蛇精的身份,也十分擔心母親的安危,兩人加快腳步下了山。來到張府後,正看到許美娘在院子裡吃生魚。靜雲師太大喝道:「青蛇精還不束手就縛。」許美娘感受到靜雲師太道行高深,就變成青蛇想要逃走。

靜雲師太見狀,拿出了九陽神針朝青蛇精射了過去。九根金針亮出金色光芒,將青蛇精釘在了地上。師太嘴裡念念有詞,須臾,青蛇精化作縷縷黑煙消散不見了。後來,靜雲師太又治好了王氏的腳傷。母子倆非常感激靜雲師太向她道謝。靜雲師太說道:「降妖除魔也是我佛門中人的本分無需客氣。

張施主經此一事,你以後莫要再剛愎自用了。你是讀書人,應該知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道理。你以後應該虛心聽聽別人的意見,做事不要一意孤行。」張貴回道:「多謝師太指點迷津,我已經知道錯了,以後一定改正。」靜雲師太宣了一聲佛號就離開了。

最後,張貴娶了鄰村一位木匠的女兒,此女賢良淑德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兩人成親後相敬如賓十分恩愛,一起孝順王氏,一家人其樂融融,過上了美好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