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客房半夜傳來哭聲,秀才大膽入住,從此客棧再無異常

民間故事:客房半夜傳來哭聲,秀才大膽入住,從此客棧再無異常
2022/02/05
2022/02/05

清朝末年,在北京城郊有一家喜來客棧,客棧裡來來往往都是各地進京的人。

這天傍晚時分,客棧裡來了一對年輕的男女,男的大概二十一二歲,個子挺高,但給人的感覺有點小家子氣,女子長得很漂亮,行為舉止都有著大家閨秀的感覺。

兩個人在一起,有種不協調的感覺,但女子看男的眼神裡都帶著甜,主動去找店家要了一間上房,要了一些吃食讓送到房間。然後從兜裡掏出銀票付了費用,跟著店家上了二樓,全程男子都在後面跟著,沒有發表意見,也沒有掏錢。

可是到第二天中午,店家都沒有發現他們倆出來,藉口清理房間去敲門,可敲了好長時間都沒人應答,店家只好打開房門查看,卻發現女的在床上已經咽氣,而男的不知去向。

客棧發生這種事情,對於店家來說,算是倒了大黴。可他覺得事出蹊蹺,男的什麼時候離開的?女的什麼時候死的?他殺還是自盡?這一系列的謎團讓他不敢耽誤,快速地報了官。

官府差人來查驗,得出的最終結果是自盡,這個案子就這樣草草結了。客棧照常營業,可自此之後這間客房住進來的人在半夜都能聽到一個女子哭泣的聲音。

住進來的客人都覺得這個房間不乾淨,總是要求半夜換房間,店家害怕影響聲譽,就乾脆把這間房鎖了,不再對外開放。

這天晚上來了一個王秀才,說是進京辦事連著趕了幾天路,又餓又乏,想在喜來客棧休整一晚再進京。

可王秀才來的時間有點晚,剛好房間都住滿了,無奈之下,店家只好在二樓的過道裡臨時加了一個簡易床,讓他暫時休息一下。

王秀才簡單地吃了點之後就去二樓休息,可他看到上了鎖的客房很疑惑,就對店家說:「你這間房明明空著,為啥不給我住?」

店家也不瞞他,直接說:「半年前有個女的在這房間自盡了,從此以後這房間有點不乾淨,就沒有再對外開放。」

王秀才本是讀書人,對這種封建迷信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就對店家說:「我就住這間房了,我倒是想看看有什麼問題?」

店家見他這樣堅持,就說:「外面的床也給你留著,如果半夜你覺得不對勁,就出來睡。」

王秀才這幾天趕路本來也很累,就想找個安靜的房間好好睡一覺,也沒想太多,直接進房間就睡了。

睡到三更天,王秀才真的聽到有女子的哭泣聲,好像很哀怨的樣子。王秀才就壯著膽子說:「姑娘,你有什麼委屈就說出來,我能幫的一定幫。」

他話音剛落,女子的哭聲就停止了,王秀才等了一會兒見沒有任何反應,他又閉著眼睛準備睡覺,在半夢半醒之間,他感覺一個年輕女子出現在床前。

女子對著他施了一禮說:「我叫阿蘭,半年前我跟我相公路才住進了這間房,沒想到他說話不算數,說要好好對我一輩子,卻把我偷偷賣給了三裡村的秦海強,他把我帶到這裡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我死活不從,才咬舌自盡。」

「你相公為什麼這麼狠心?」王秀才越聽越生氣,忍不住問道。

「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他們家比較窮,小時候都是我接濟他,偷偷地塞給他一些吃的,長大之後我們倆就私訂了終身,可是他到我家提親時,我爹直接拒絕了,說他賴蛤蟆想吃天鵝肉,根本不同意我倆的婚事。」

阿蘭一邊說著一邊陷入了回憶之中,眼神裡出現了一些複雜的情緒。

王秀才沒有打斷她,而是示意她繼續說,「當時我被感情沖昏了頭腦,被他的甜言蜜語打動了,於是我瞞著家人帶著從家裡偷來的家當跟他私奔了。

我們一路往北逃,才逃到了這間客棧,那天晚上,因為趕路累了,我早早的躺下了,沒想到這時房間裡來了一個老男人,跟路才一直在旁邊嘀咕。

他們以為我睡著了,說的話也沒有刻意隱瞞,我才聽清楚路才以二百兩銀子的價格把我賣給了這個叫秦海強的老男人。路才收了一遝銀票之後,就離開了房間,不知去向。

我本來也沒睡著,聽到他們的交易之後,我氣的不行,想著自己對路才一腔深情,背叛了自己的父母,拋棄了優越的生活,跟著他一路顛沛流離,沒想到他早就變心了,還狠心的把我賣了。」

說到這裡,阿蘭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又嚶嚶地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說:「當那個老男人撲向我的時候,我就咬舌自盡了,可是官府以為我是自盡,就這樣草草結案了,兩個壞人都在逍遙快活,我怎麼能含冤受屈的這樣離開人世。」

「那我怎麼樣才能幫你呢?」王秀才也越聽越氣憤,對阿蘭也越來越同情。

「我並不是什麼厲鬼,我也不想害別人,只是希望有人幫我申冤,讓那兩個人受到懲罰,我就會安心地離開這裡。」此時阿蘭冷靜了許多,說出了自己心裡的想法。

「這兩個人現在在哪裡?」

「秦海強住在離這裡不遠的三裡村。路才在河北保定的家裡,你只需要把這些告訴官府,先去抓秦海強,然後官府就能判斷這個事情的真假。」阿蘭說完就不見了。

王秀才一個激靈也清醒了,發現天已經亮了,他理了理頭緒,覺得這件事情是真的,並不是一個虛幻的夢,他趕緊起來把這件事情跟店家說了,店家也想儘快把這件事情弄清楚,就陪王秀才去找了當時辦案的府尹。

府尹聽說還有這等事,就派衙役去三裡村抓秦海強,沒想到衙役還真的帶回來一個老男人,府尹升堂審案,秦海強很快就交代了事情的經過,而且他說的跟王秀才說的夢中情景完全一致。

這時府尹相信了這件事情是真的,立即派人去河北保定捉拿路才,路才束手就擒,此案才算真相大白。

府尹查清一切事實之後,秦海強和路才買賣人口,逼死良家婦女證據確鑿,判處死刑。

從此以後,這間客房平靜如前,再也沒有人聽到哭聲了。王秀才進京辦完事情之後回到了家鄉,第二年娶了一個漂亮溫柔的女子為妻,過上了幸福快樂的日子。

寫在最後:

壞人把壞事做絕,必定是要受到處罰的,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阿蘭重情重義,為了一個男人,拋棄了自己的父母和富足的生活,跟著一貧如洗的路才私奔,卻落得他鄉被賣,最終客死他鄉。

王秀才是一個熱心之人,他不認為阿蘭是厲鬼,而是一個有冤屈的人,他細細聆聽事情的經過,並幫她申冤,讓壞人得到應有的懲罰,了卻了阿蘭的心事,還客棧安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