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三國名將忠誠度:呂布零分張飛趙雲一百分,關羽馬超能得幾十分?

三國名將忠誠度:呂布零分張飛趙雲一百分,關羽馬超能得幾十分?
2022/01/17
2022/01/17

演義和史料一般都會有很大不同,有時候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演義很豐滿,史料很骨感;演義和美好,史料和殘酷。

有些演義小說中的完美人物,跟史料一對照,就會發現他的所作所為,有時候是根本見不得光的。即使不跟史料對照,我們換個角度看演義,也會發現一些隱藏在文字背後的玄機,比如關羽的「降漢不降曹」,就很值得推敲:降漢的前提,是曾經叛漢,至少是曾經與「漢」作對,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降漢和降曹有啥區別?

如果關羽一直以「漢將」自居,是不會提出「降漢」的,所以這種演義小說的美化文字,根本就當不得真,而關羽是否忠義無雙,也有很多人持有不同看法。

關羽是否忠義,這是一個很嚴肅也很沉重的話題,怎麼說都會引起部分讀者的不滿,所以咱們只能換一個角度來聊一聊三國名將的忠誠度:即使以一百分為滿分,呂布呂奉先也只能得零分,而張飛趙雲無疑是可以打滿分的,至于馬超和關羽應該得多少分,那得看依據是史料(不僅限于《三國志》)還是小說(包括《三國演義》和《三國志平話》)了。

演義小說是不能完全相信的,比如關羽「過五關斬六將」就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即使關羽不認路,也可以找人打聽,絕不可能在投奔劉備的時候南轅北轍背道而馳,這件事我們看一張地圖就全明白了。

在正式史料中,關羽並沒有說過「降漢不降曹」這樣看起來高大上而實際自相矛盾甚至自我貶低的話。

關羽不可能以漢朝叛將自居,這一點他跟呂布是有本質區別的,關羽的忠誠度或許會因為降曹而不能得滿分,而呂布不管怎麼算,都是一分也得不到——他對任何人和集團都不忠誠。

呂布「方天畫戟專捅義父」,正史和演義的記載差不多,要說有點差別,那也只是長矛和長戟的不同而已。

呂布是否忠于漢室,這個不在考核范圍之內,因為當時的東漢早已名存實亡,「忠于漢室」就等于「忠于曹操」。

呂布是個見利忘義的勇悍小人,除了對不起丁原丁建陽、董卓董仲穎,他後來跟王允也鬧掰了: 「呂布欲以卓財物班賜公卿、將校,允不從。而素輕布,以劍客遇之。布亦負其功勞,多自誇伐,既失意望,漸不相平。《後漢書·卷六十六》

不忠于漢室可以不說,呂布幾乎出賣或拋棄了所有上級和「主公」,一點公德心都沒有,而即使僅論私德,呂布的表現也只能評定為人渣。

呂布私德有虧,讀者諸君在呂布被俘之後與曹操的一段對話中,發現此人簡直毫無底線: 「布謂太祖曰:‘布待諸將厚也,諸將臨急皆叛布耳。’太祖曰:‘卿背妻,愛諸將婦,何以為厚?’布默然。」

《漢末英雄記》這段記載雖然簡短,但是包含的信息量卻極大,讀者諸君都看得明白,就不用筆者解釋了。

呂布背叛了所有的人,最後甚至想把自己賣給曹操,可惜曹操對他的能力不感興趣,曹操感興趣的是呂布那顆搖擺不定而且之裝著一己私利的腦袋。

忠誠度為零的人渣呂布死掉了,張遼魏續侯成等人外出打仗,再也不用擔心老婆被人欺負了。

與呂布的朝秦暮楚見利忘義無所不為截然相反,趙雲對劉備的忠誠,可以說是百分之百的——他投奔劉備的時候,劉備正在走背字兒: 「先主就袁紹,雲見于鄴。先主與雲同床眠臥,密遣雲合募得數百人,皆稱劉左將軍部曲,紹不能知。遂隨先主至荊州。及先主為曹公所追于當陽長阪,棄妻子南走,雲身抱弱子,即後主也,保護甘夫人,即後主母也,皆得免難。」

趙雲對劉備的忠誠,還表現在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入川之後,劉備要把有主的良田美宅分給有功人士,只有趙雲站出來表示反對;劉備要伐吳替關羽報仇並奪回荊州,只有趙雲和秦宓不同意。

趙雲阻止劉備打土豪無疑是明智之舉,但卻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我們甚至有理由懷疑,是劉備和趙雲在唱雙簧:劉備假裝「兌現諾言」任由將士搶掠,趙雲站出來唱黑臉,然後劉備借坡下驢。

劉備伐吳,趙雲勸阻,很難說誰對誰錯,但是趙雲敢把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這就是絕對忠誠的表現。

趙雲對劉備百分之百忠誠,張飛也是如此,為了顧全大局,張飛甚至甘願忍辱負重。

為了安撫蜀中名士之心,張飛主動去跟劉巴拉關係,結果卻吃了閉門羹(巴不與語)。如果換做關羽受此冷落,早就一刀砍過去了。

張飛不計較小人的傲慢(筆者一直認為給劉備出主意鑄造當百大錢的劉巴是個小人,當百大錢可把蜀中百姓害慘了),也不計較個人名位: 「先主為漢中王,遷治成都,當得重將以鎮漢川,眾論以為必在張飛,飛亦以心自許。先主乃拔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一軍盡驚。」

作為劉備的左膀右臂,關羽當了荊州最高軍政長官,漢中的大權就應該交給張飛,這是當時劉備集團的共識,張飛可能已經做好了上任的準備,但是到手的官印飛了,張飛還是沒表示不滿。

張飛和趙雲可以為劉備捨棄一切,在這一點上,關羽和馬超似乎就要略遜一籌了。

關羽曾以「大丈夫終不與老兵同列」為藉口,拒絕接受劉備給他的前將軍印信,這或許是為他人打抱不平,也可能是嫌自己的官職有些小,但不管怎麼說,關羽的舉止,費詩是一定要回去向劉備彙報的。

這裡要解釋一下:這個費詩不是後來的蜀漢大將軍錄尚書事費禕,費禕字文偉,是江夏鄳(今河南省羅山縣)人,而費詩是犍為南安(今四川省樂山市)人。

關羽決絕接受劉備的任命,可以理解為「不見外」,也是一種忠誠的表現,而且在費詩的警告下也認識到了自己這樣做很不妥,並且趕緊改變了態度: 「羽大感悟,遽即受拜。」

如果沒有被俘投降那段經歷,關羽的忠誠度,似乎也是可以打滿分的——筆者這種說法,可能會有一部分讀者會持有異議,甚至筆者也不能完全說服自己。

關羽後來成了武聖人,有些事情需要「為尊者諱」「為賢者諱」,所以為關羽的忠誠度打多少分,筆者不敢妄議,讀者諸君卻盡可以直抒胸臆。

關羽的忠誠度不好評判,馬超是忠臣孝子還是逆子貳臣,正史和演義也有截然不同的記載和描述,筆者認為,要是以史料為依據,馬超對父親、對張魯、對彭羕都不是很夠意思,給他打個不及格,似乎也不算過分。

人渣悍將呂布的忠誠度為零,似乎很少有人會有異議,給張飛趙雲打滿分,反對的人也不會太多,真正讓人撓頭的,是對關羽和馬超如何評價——筆者很不厚道地把這塊燙手山芋扔給讀者諸君:在您看來,關羽和馬超的忠誠度,應該評估為多少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