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去深山尋仙訪道,一隻野狼竄出來說,恭候你多時了

民間故事:男子去深山尋仙訪道,一隻野狼竄出來說,恭候你多時了
2022/02/13
2022/02/13

明朝中期,有一個名叫池嵐善的男子,心地善良。這一天,他在山上打柴,遇見一隻野狼,躺在草叢裡,奄奄一息。這事要是換作別人,肯定大喜,白得一張狼皮。但是,池嵐善卻不這麼想,他決定救一救這頭野狼,于是上前查看傷勢。野狼的後胯斷裂,傷勢很重。他自言自語地說:「不知哪個獵人如此心狠?下手太毒狠了!」忽聽野狼開口說:「不關獵人的事,是雷電弄傷的。」

原來,這只野狼精昨天渡jie,被雷電追著擊打,它在密林裡狂奔,躲閃著雷電。突然,一道耀眼的閃電劃過,天空中響起一聲巨雷,在密林裡炸開。野狼精猛地閃身,躲在一棵參天大樹下,巨雷將大樹擊倒,同時將它的後胯弄傷。幸虧大樹的阻擋,野狼精才沒有當場離世。它拖著殘軀,在密林裡慢慢地爬動。爬了一夜,後來實在爬不動了。池嵐善大感驚奇,關于野狼精的故事,他聽說過沒見過,如今眼見為實,怎能不令他驚奇?這時,野狼精又開口說話了,只聽它說道:「你要是肯救我,必有回報。」池嵐善忙說:「我本來就是來救你的,什麼回報不回報的。這樣吧,我抱你回家,請郎中給你治傷。」野狼精說:「我對人類懷有戒心,你是好人,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好人,萬一碰上壞人,我多年的道行全毀了。」池嵐善問道:「依你之見,應該怎麼辦?」野狼精說:「你把我轉移到山洞裡,去藥鋪買一些虎骨和麝香,以及消炎止疼的草藥,就可以了。」

池嵐善答應下來,尋找了一個小山洞,把野狼精安置在山洞裡,然後下山,到藥鋪裡買了藥。回到山洞後,他按照野狼精的指點,把虎骨和麝香磨成粉末,塗抹在傷口上,又把草藥用石頭砸碎,喂給野狼精吃下。這以後,間隔一天,池嵐善就來給野狼精換一次藥。第五次換藥後,野狼精說:「謝謝你,我已經快要痊癒了,你以後不要來了。為了報答你,我給你開天眼吧。」說罷,讓池嵐善跪在它的面前,它伸出一隻前爪,在池嵐善的手腕上,刺破一道血印。池嵐善頓時感覺到身上的血液沸騰不已,片刻後,歸于正常。野狼精說:「開了天眼後,你以後就會識人了,能看出此人是什麼動物投胎轉世的。但凡食草動物轉世的,都是好人,可以深交,切記,豬和狗投胎轉世的人,躲著走。」池嵐善答應下來,告辭而去。回到家裡,池嵐善看向老婆,發現她的頭變成了喜鵲,心知她是喜鵲投胎轉世的。又發現兩個兒子分別是兔子和羊投胎轉世的。

這以後,池嵐善具有了特異功能,能一眼看穿別人是什麼投胎轉世的,但凡是食草動物投胎轉世的,他就交往,如果是肉食動物投胎轉世的,他敬而遠之,哪怕是親戚,他也不敢深交。幾年後,池嵐善和馬財主起了糾紛。兩家的田地挨著,共用一條田埂。每一年,馬財主都會把田埂挖去十幾公分。池嵐善見他是野狼投胎轉世的,便隱忍不發,自己把田地往裡面縮小十幾公分。幾年下來,他讓出了不少田地,而馬財主得寸進尺,毫無收手的意思。這一天,池嵐善忍無可忍,便和馬財主理論起來。馬財主自知理虧,嘴上占不了便宜,指使幾名短工將池嵐善的腿打斷了。池嵐善便請來幾個好友,抬著他去縣衙裡打官司。縣令一職恰好空缺,由縣丞暫代縣令一職。池嵐善上了大堂,抬眼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只見縣丞的肩膀上,扛著一顆豬頭,原來他是豬轉世的。池嵐善想起野狼精的話,心知縣丞不是一個好官,在他的手上討不回公道,于是撤訴。縣丞惱羞成怒,以藐視公堂之罪,將他罰了二十大板。

池嵐善在家裡養傷,一個多月後,聽說新任縣令到任了,便拄著拐去告狀。縣令升堂,池嵐善到了大堂上一看,不由得叫起一聲苦。為啥?原來縣令的肩膀上扛著一顆狗頭,他是狗投胎轉世的。池嵐善只好撤訴,又被罰了二十大板。在家裡養好傷後,池嵐善到州府去告狀。到了州府大堂上,池嵐善一看知府,不由得苦著臉,在心裡說:「為何點子這麼背?碰不上一個好官!」原來,知府是豹子投胎轉世的。池嵐善撤訴不告了,又被罰了二十大板。池嵐善在客棧裡休養了幾天,然後在城裡各個衙門裡轉悠。他發現同知是麋鹿投胎轉世的,心中大喜,便向同知投了訴狀。同知接了狀紙,派人去傳喚馬財主。馬財主早已得到消息,派管家帶著金元寶,到省城雙司衙門打點。同知正要升堂審案,忽然省城雙司衙門來了文書,將案件轉到知府衙門審理。結果可想而知,池嵐善敗訴。後來,上司衙門尋了一個過錯,將同知罷官免職。

池嵐善得知,心中憤懣不已,便啟程到省城告狀。有一個老鄉在省城裡開酒樓,池嵐善便去投奔他,在他那裡落腳。老鄉聽說池嵐善要告狀,勸說他還是算了,官場上沒有幾個好官。池嵐善不信,說道:「省城裡好幾個衙門,總會有一個好官吧。」老鄉大笑著說:「好官都被排擠出官場了,留在官場上的官員,沒有一個好官,官當得越大,越不是好官。不信的話,過幾天官老爺們在此聚會,我可以帶你去看看。」過了幾天,台憲過生日,在酒樓裡大擺宴席,宴請屬下和同僚。池嵐善混在跑堂的中間,來到宴席邊上。這一看不打緊,驚訝得眼珠子快要掉下來了。在場的一百多名官員,有一大半頂著豬頭和狗頭,剩下的都是一些豺狼虎豹,還有一些毒蛇蜈蚣。總之,沒有一個食草動物投胎轉世的。池嵐善欲哭無淚,說道:「罷了罷了,不告狀了,這樣的官場,怎麼可能主持公道?」他心灰意冷,回到家中,把自己關在屋裡,三天不出門。

三天后,池嵐善告別家人,到深山裡尋訪仙道去了。既然人間不值得留戀,他就脫離塵世,當一個出家之人,超然物外,免得徒增煩惱。池嵐善一直走了三天,到了深山腹地,忽然從樹林裡竄出一隻野狼,正是那只野狼精。它大笑著說:「我早知道你會看破紅塵,在此恭候多時了。」池嵐善跨上狼背,不知所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