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曹丕于禁司馬懿賈逵都知道:沒有七十二處疑冢,曹操早選好了墳地

曹丕于禁司馬懿賈逵都知道:沒有七十二處疑冢,曹操早選好了墳地
2022/03/24
2022/03/24

有一個笑話是這樣說的:某處發現了曹操墓,那里面不但有「魏武王格虎大戟」,還有一大一小兩具骸骨,于是專家解讀說,那個大的是曹操,小的是小時候的曹操。

之所以會有人如此調笑,可能是受宋、清兩朝「疑冢詩」的影響: 「疑冢累累漳水頭,如山七十二高丘。正平只有墳三尺,千古安眠鸚鵡洲。」

漳水之畔當然沒有七十二疑冢,禰衡禰正平的三尺墳頭能否保留到清朝也很難說——寫「疑冢詩」的陸次云,是康七十八年博學鴻詞科的落榜生,后來當了河南郟縣、江蘇江陰知縣,他寫過《八纮繹史》、《澄江集》、《北墅緒言》,其中最博人眼球的就是七十二疑冢說了。

「疑冢說」還真不是陸次云首創,羅貫中先生寫的《三國演義》中也有這說法: 「遺命于彰德府講武城外,設立疑冢七十二:‘勿令后人知吾葬處,恐為人所發掘故也。’」

「疑冢說」在宋朝就已經很盛行了,那是因為宋朝有一段時間以蜀漢為正統,自然也是尊劉貶曹的: 「生前欺天絕漢統,死后欺人設疑冢。人生用智死即休,何有馀機至丘壟。人言疑冢我不疑,我有一法君未知。直須盡發疑冢七十二,必有一冢藏君尸。」

宋寧宗時期宰輔(簽書樞密院事兼權參知政事)俞應符在上面這首《漳河疑冢》詩中切齒怒罵曹操,實際是表達對金兵的痛恨,他本人未必相信曹操真有七十二疑冢,要是真有,他早就動用宰輔之權統統挖開了。

無論是奸雄、梟雄還是英雄,曹操都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如果真想挖,別說七十二疑冢,就是七百二、七千二座疑冢也沒用。

曹操有沒有七十二疑冢,熟讀三國史料的都知道,曹丕和于禁當然也知道:曹操那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背上奸臣罵名的曹操,是不屑設立疑冢的。

曹操的遺言,在《三國志·卷一》中有記載: 「庚子,王(曹操死的時候是大漢丞相、魏王、加九錫) 崩于洛陽,年六十六。遺令曰:‘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葬畢,皆除服。其將兵屯戍者,皆不得離屯部。有司各率乃職。斂以時服,無藏金玉珍寶。’謚曰武王。二月丁卯,葬高陵。

曹操叮囑曹丕善待自己的姬妾之后,還戀戀不舍地說: 「汝等時時登銅雀臺,望吾西陵墓田。」

按照古代禮制,帝王活著的時候就開始營造陵寢,于禁曾親眼見過曹操墓:「(曹丕) 欲遣(于禁) 使吳,先令北詣鄴謁高陵。帝使豫于陵屋畫關羽戰克、龐德憤怒、禁降服之狀。禁見,慚恚發病薨。

曹操的遺令曹丕不能不聽,于禁看到的也不是空氣,所以這兩人都知道曹操陵寢規制不低,而且比較喜歡享受的曹操,不可能隨隨便便挖一個坑把自己埋了。

除了曹丕和于禁可以證明曹操沒有疑冢,還有一些重量級大臣或假皇帝還參加了送葬,他們當然也知道曹操埋在了哪里。

鷹視狼顧的司馬懿參加了曹操的葬禮,這件事在《晉書·宣帝紀》中寫得很明白: 「魏武薨于洛陽,朝野危懼。帝綱紀喪事,內外肅然。乃奉梓宮還鄴。」

跟司馬懿一起忙乎曹操葬禮的,還有曹魏諫議大夫賈逵:「 太祖崩洛陽,逵典喪事。時鄢陵侯彰行越騎將軍,從長安來赴,問逵先生璽綬所在。逵正色曰:‘太子在鄴,國有儲副。先王璽綬,非君侯所宜問也。’遂奉梓宮還鄴。《三國志·卷十五》」

以曹操「假皇帝」的身份,是不可能讓大家不知道自己埋在哪里的——古人講究事死如事生,也就是死后還想享受生前的待遇,感情比較細膩又比較喜歡熱鬧的曹操,還惦記著子孫后代和文臣武將時常去「看看」自己呢。

曹操、曹丕都是文化人,文化人很重視生前身后名,如果曹丕敢違抗父王的命令把曹操埋到誰也不知道的地方,鄢陵侯曹彰第一個就不答應。

曹丕如果敢不讓曹彰見到曹操靈位和陵寢,他連魏王的位置都坐不穩,而且「魏王薨逝」在當年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怎麼做也難以掩人耳目,建造疑冢,純屬做無用功。

歷朝歷代的君王都有一個共同的愿望,那就是「子孫萬代,世世昌隆」,沒有人會考慮到自己被挖墳掘墓。

即使不從帝王心術和權謀斗爭角度思考,曹操也不可能建立疑冢,我們粗略地翻一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至少有曹丕、于禁、司馬懿、賈逵等四人可以作證:曹操葬禮很隆重,大家一起陪著曹操走完了最后一程,銅雀臺的姬妾們在做手工累了的時候,還會登高遠望,想象著魏王曹操在世時的搞笑場面: 「每與人談論,戲弄言誦,盡無所隱,及歡悅大笑,至以頭沒杯案中,肴膳皆沾汙巾幘……」

曹操是當時梟雄,也是豁達之人,他生前很注重名節,所以一直不肯篡漢自立,他應該認為自己的形象比較高大,做事也很敞亮,并不需要擔心有人挖他的墳,即使有人挖,他也不會太在意。

說曹操沒有疑冢,可能一部分人會有反對意見,所以最后半壺老酒還是要請教讀者諸君:以曹操的霸道脾氣,他會擔心陵墓不保而設立七十二疑冢嗎? 如果曹操沒有疑冢,就是埋葬在了高陵,前一段時間挖出的「曹操墓」,咋一件有價值的文物也沒發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