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秀才歸家途中,發善心救了個乞丐婆,因此舉他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秀才歸家途中,發善心救了個乞丐婆,因此舉他逃過一劫
2021/12/16
2021/12/16

話說古時候在撫州府臨川縣,有一個男子叫李善揚。他聰明好學,年方二八就考中了秀才。他出生在富貴人家,家有良田數百畝,店鋪數十間。他心地善良,遇上有困難的人總會幫上一把。他考中秀才後並沒有得意忘形,而是四處拜訪賢達討教學問。

一天,李善揚坐上馬車,讓書童驅車往鄰縣去。他此行是要到鄰縣,拜訪一位有才學的老先生,向他請教學問。李善揚來到老先生家後,在那住了一天。以前很多不明白的問題,請教老先生後都豁然開朗。他離開前還問了老先生一個問題,那就是一個人想要成功,除了有學問外,還需要什麼?

老先生對他說還需要廣交朋友,因為一個人的成功離不開朋友的支持與幫助。李善揚聽後,將老先生的話牢記在心。他向老先生作了一揖,告辭離開。馬車行駛在寬闊的官道上,突然,書童一拉馬的韁繩。馬車緊急停了下來,車廂裡的李善揚差點翻了個跟頭。

李善揚問道:「二順呀,發生了何事?」書童回道:「少爺,前面路中間躺著一個人。」李善揚聞言從車廂走下來,兩人一起上前查看。看見躺在路上的,是一個衣服髒兮兮的老阿婆。書童問道:「少爺,看樣子像是一個乞丐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別管了吧?」

李善揚說道:「你怎能這麼說呢?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怎能因為她是一個乞丐婆,我們就不管她呢。」說完,李善揚上前探了一下老阿婆的鼻息。發現老阿婆還有呼吸,李善揚忙喊道:「二順,快來幫忙,把老阿婆抬上馬車。」

兩人合力把老阿婆抬上了馬車,李善揚說道:「二順,趕快駕車去醫館。」書童答應一聲,然後一馬鞭打在馬屁股上。拉車的馬一聲長嘶,呼嘯而去。過了不多久,馬車在一家醫館門口停了下來。二人將老阿婆抬進醫館,喚來大夫給她檢查。

大夫檢查過後說道:「這位老阿婆身體受了些內傷,再加上挨餓受凍以致暈倒的。我先給她針灸,讓她清醒過來。再給她喂點米粥,她這病需要好好調養。」李善揚說道:「那有勞大夫了。」大夫給老阿婆紮了幾針,她就清醒過來了。

李善揚又讓書童買來米粥,喂給老阿婆吃。李善揚問道:「老阿婆,你尊姓大名?家住何處?為何會受傷暈倒?」老阿婆喝了點粥,緩緩說道:「我四海為家,無親無故。我姓劉,你叫我劉阿婆好了。至于我身上的傷,是被人打傷的。」

李善揚說道:「是誰這麼狠毒,你這麼大年紀了,他還下得了手。」劉阿婆歎道:「此事一言難盡,不說也罷。」李善揚知道,肯定是問到了劉阿婆的傷心事,所以他不再追問。李善揚說道:「劉阿婆,你身上的傷需要好好調養一段時間。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就把你接到我家去,把傷養好了再說。」

劉阿婆說道:「那就多謝恩公了。不知恩公如何稱呼?」李善揚說道:「你是長輩不必如此客氣,你叫我善揚就可以了。」大夫抓好藥後,李善揚付過銀錢。他跟書童一起扶劉阿婆上馬車,一個時辰後,李善揚終于回到了家。

李善揚把劉阿婆安排在客房住下,還派了個丫鬟服侍她。李善揚回家後,沒忘記老先生的話,他廣交朋友。經朋友介紹,他認識了一個叫朱亞心的書生。這位朱亞心也是出生富貴人家,但他卻是個紈絝子弟。他交的多是些江湖上三教九流的人,他知道李善揚廣交朋友後,主動去接近李善揚,他是有目的的。

李善揚並不知道朱亞心的目的,還和他做了朋友。一群書生經常出去踏青遊玩,其中有李善揚和朱亞心。李善揚因為年紀輕輕就考中了秀才,前途不可限量。加之他為人心地善良,人又長得英俊。有不少待字閨中的女子,暗地裡喜歡他。

其中有一個女子叫馬翠蘭,生得膚白貌美身材姣好。朱亞心很喜歡馬翠蘭,可馬翠蘭卻不喜歡他,而是喜歡才華橫溢的李善揚。然而李善揚並不知道,馬翠蘭喜歡自己,他一心都放在學問上,未曾考慮過男女之情。

朱亞心之所以接近李善揚,就是想模仿他的言談舉止。因為朱亞心認識一個會易容術的江湖術士,他醞釀著一個歹毒的計畫。一天,朱亞心易容成李善揚的模樣。他邀請馬翠蘭到郊外踏青遊玩,馬翠蘭見是李善揚邀請,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二人到了郊外樹林後,朱亞心上前想要摟住馬翠蘭。馬翠蘭躲開說道:「李公子男女授受不親,你不能這樣。」假李善揚說道:「你不是喜歡我嗎?」馬翠蘭說道:「我雖喜歡你,你我還沒成親,決不能這樣。」假李善揚卻不管這麼多,他撲了上去,把馬翠蘭給玷污了。

古時候的女子把貞潔看得很重,馬翠蘭又是個剛烈女子。她雖心系李善揚,但如今李善揚幹出這等禽獸不如之事。她悲恨交加想不開,把一條白綾掛到了樹幹上,她就這麼離開了。馬家的人把李善揚告到了官府,因為是李善揚把馬翠蘭帶走了。

恰巧那天李善揚跟一位有名望的賢達討教學問,有不在場的證據。于是官府就糊塗了,那接走馬翠蘭的李善揚又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兩個李善揚呢?李善揚畢竟有嫌疑,鑒于他有秀才功名,又有不在場證據,于是官府讓他閉門在家,等到案件偵破後方能出門。

晚上,李善揚睡不著,來到花園散步。突然,有一白衣女子飄到了他面前。女子長髮披肩,面色鐵青眼睛發紅,在月光下看不到她的影子。李善揚被嚇得後退了幾丈,定睛一看驚呼道:「馬翠蘭,怎麼是你?嚇了我一跳。」

馬翠蘭說道:「平日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你做了虧心事心裡當然害怕了。李善揚,你把我害得好慘。」李善揚說道:「馬姑娘,你突然飄出來,我當然會被嚇著了。那天我一直跟先生討教學問,真的不是我害的你。」

馬翠蘭說道:「明明就是你,是你邀請我到郊外遊玩的。在樹林你把我玷污了,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識你。我今天就是來報仇的。」說完就張牙舞爪朝李善揚抓了過去。」突然一聲大喝傳來:「哪來的魑魅魍魎?竟敢胡亂害人。」

只見一道黑影掠過,劉阿婆出現在了李善揚的面前。只見劉阿婆右手畫圈,念了一句,急急如律令,右手撒出了一把糯米。糯米在空中形成一個大圓圈,而且散發著金色的光芒,把馬翠蘭困在圓圈當中。馬翠蘭在圓圈中進不得退不得,左沖右突亦不得。

劉阿婆說道:「你不必白費力氣了,你這點粗淺的道行是破不了我的陣法的。」馬翠蘭問道:「老阿婆,你為何要幫惡人呢?」劉阿婆說道:「李善揚心地善良怎麼會是惡人呢?你們倆肯定有誤會。」

馬翠蘭說道:「我沒誤會,明明就是李善揚害了我,他把我玷污了。」劉阿婆說道:「無量天尊,馬姑娘,你的事情我略有耳聞。眼見不一定為實,江湖上有一種易容術,可以裝扮成別人的模樣。害你的那人除了長得像李善揚,你還有沒有其他的證據啊?」

馬翠蘭說道:「我用指甲抓了一下那人後背,他的後背肯定有傷痕。」李善揚聞言解開衣服,露出後背說道:「馬姑娘你請看,我後背一點傷痕都沒有,害你的人真不是我。」馬翠蘭見狀,心中滿是疑問。劉阿婆說道:「馬姑娘你看到沒有,真的不是李善揚害的你。害你的那個人,除了後背有傷痕外,還有沒有其他特別的特徵。」

馬翠蘭說道:「那人胸前有一塊很特別的黑色星形胎記。」李善揚轉過身說道:「我胸前並沒有黑色星形胎記,不過我記得,朱亞心胸前就有一塊黑色星形胎記,這事肯定就是他幹的。」這下終于真相大白了。劉阿婆右手輕輕一揮撤掉了陣法,說道:「馬姑娘,我看你本性不壞,不想傷害你。你離開吧,希望你早日投胎轉世。」

馬翠蘭向劉阿婆作了一揖飄然離去。李善揚向劉阿婆道謝,問道:「劉阿婆,你到底是什麼人?怎會有如此高深的道法?」劉阿婆說道:「我本是深山裡一座道觀的道姑,這次出山四處雲遊,在途中遇到了一個妖道作惡,我出手阻攔他,可惜學藝不精被他打傷了。幸虧公子路過把我救了,今日就算報答公子的救命之恩吧。」

李善揚歎道:「老先生讓我廣交朋友,難道是錯的?」劉阿婆說道:「廣交朋友並沒有錯,但你不能[濫.交]。交朋友應當交益友,像朱亞心這種損友,交了只能會害了自己。」李善揚說道:「劉阿婆你說得沒錯,真是令我豁然開朗。」

幾日後,朱亞心因忍受不了,晚上做非常可怕的噩夢。他到縣衙自首,把一切都說了出來。縣令把他打入大牢,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李善揚後來考取了功名,當了一方父母官。他為官清正廉潔,為百姓做了許許多多的實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