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屠戶回家,見家裡掛著三隻豬蹄,他打破水缸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屠戶回家,見家裡掛著三隻豬蹄,他打破水缸逃過一劫
2022/02/02
2022/02/02

明朝初年,四川成都府在朱元璋之子朱椿的治理下日益昌盛。

在這個有著「天府之國」美稱的地方,有一孫姓屠戶,名為孫永康,日日在市場擺攤賣肉。

雖是賣肉,可孫家卻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不屠懷孕母豬。這件事還得從兒時他生的一場大病說起。

1、為救子刨豬取崽,感愧疚立下家規

那時候孫永康也就是個八九歲的年紀的孩子,連著幾天高燒不退,身上也起了很多疹子。

疹子發作起來癢得要命,年幼的孩子都把皮膚抓爛了,身上抓出了一道道血痕,一連看了好幾個大夫都沒能治好。

他的父親老孫屠戶急得在屋子裡團團轉,母親劉氏也坐在床邊低聲啜泣,難道他們家唯一一個孩子就要這麼沒了嗎?

夫妻倆不認命,認為這麼邪門的病定是妖邪作祟,劉氏聽人說喝一碗懷孕母豬的心頭血,就可以治好孩子的病症。

二人一合計,死馬當作活馬醫,試試也無妨。

老孫屠戶家中正好有一隻餵養多年還懷有豬崽的母豬,那母豬不知怎地,後蹄少了一隻,只有三隻蹄。

那母豬在被拖出豬圈時仿佛就已經預知了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一般,死命掙紮著不肯就範。

剛被拖出豬圈,那只母豬就「撲通」一聲給老孫屠戶跪下了,三隻蹄在地上敲出了脆響,但還是被無情地綁在了殺豬架上。

懷孕的母豬眼中滿是哀求,眼中甚至流下淚來了,無聲地祈求著老孫屠戶放過它,它還懷著孩子。

然而,救子心切的老孫屠戶哪裡肯放棄救治唯一的兒子的機會?

老孫屠戶嘴裡念叨著:「你不要怪我,我也是為了救我的孩子啊。」

即便心中不忍,但還是一咬牙一閉眼,手起刀落間鮮血飛濺而出。

三蹄的懷孕母豬,它的血漸漸涼了,腹中小豬崽還未出世便已停止了心跳。

母豬瞪著眼看著老孫屠戶,眼中的哀求還未淡去,在那屠刀落下的一瞬間,眼神中又添了怨毒。

後來,孫永康果真慢慢好了起來,卻不是因為那碗心頭血,而是得到了一位雲遊高人的贈藥。老孫屠戶後悔不已,但是木已成舟,心頭血已取,無法挽回。

但是每當午夜夢回,老孫屠戶常常會夢到母豬的眼神,那樣怨毒的眼神讓他從夢中驚醒,忍不住心中發寒。後來他便在家中立下了這樣一個不成文的規矩:不屠懷孕母豬。

孫永康長大後繼承父業,幹起了屠戶的營生,自然而然也遵守著家中這不成文的規矩。他聽母親提起過這件事的起因,也深覺愧疚,多年如一日地遵守著這個規矩,從未違背。

2、做善事不求回報,積功德償還罪孽

如今,父母已經先後離世,孫永康也已年近四十。

雖在二十出頭的年紀就娶得一妻,然至今膝下無子,找了多少個大夫都說是他的問題,妻子身體沒有毛病。

因為這件事孫屠戶常常夜不成眠,自覺是自家世代為屠戶,殺豬太多,殺孽太深重,斷子絕孫或許就是老天給他們孫家的懲罰。

但是如果真的放任不管,孫家就會斷了香火,那他就算到了閻王爺那兒也無顏面對父母。

況且,他半生雖然殺豬無數,但也只為糊口養家,除此之外萬沒有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

相反,他平時常做善事,想著自己平時殺豬太多造了太多孽,所以街坊鄰居都很熱心,平時哪家遇到個啥困難,總是他第一個站出來幫忙。

乞丐來平時擺攤的肉攤前,孫永康也會給他們幾枚銅幣。

對人好還不算,孫永康殺了半輩子豬,深感萬物皆有靈性,平時對待小動物都常懷惻隱之心,哪只饑腸轆轆的流浪小貓小狗路過他的肉攤子,渴望地盯著攤子上的肉,他都會扔一些豬內臟一類的邊角料給他們。

其中有一隻貓,那是四川獨有的簡州貓,毛色混雜,有黑黃白三色,最為獨特的是這種貓都是天生「四耳」。

據《簡州志》載:「天下貓兩耳,惟四川簡州貓蓋,輪廓重疊,兩大兩小,合成四耳也」。

孫永康長年觀察下來,發現這只四耳簡州貓是這一帶野貓的「首領」,幾乎每日都會來孫永康肉攤前,討要一些肉來吃,久而久之和孫永康也有了些感情,孫屠戶親切地喚它「四耳」。

3、治頑疾上山求藥,獲妙方欣然而返

一日,孫永康聽說城中來了一位鬚髮皆白的老神醫,這位老神醫常年在外行走,懸壺濟世,專治疑難雜症,找他看病的十個有九個都能治好。

不過這老神醫脾氣古怪,只醫想醫之人。孫永康聽說後喜出望外,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決定第二天一早去找老神醫碰碰運氣。

老神醫就住在城郊的山上,來往需要大半日,孫永康和妻子交代之後,便出發獨自上山尋找老神醫。

到了山上,孫永康果真看到一間茅草屋,有兩個藥童正在門口煎藥。

他上前詢問:「請問神醫在此?」兩個童子見到他,眼神快速交流了一下,其中一個童子回答道:「師父就在裡面,請跟我來。」

孫永康立即跟了上去,到了裡屋,看到了一位鶴髮銀須的老者,想來就是老神醫了,孫永康一見到老神醫,「撲通」一聲先給人跪下了。

孫永康生怕老神醫不救治自己,連忙說道:「神醫,我已經年近四十卻還沒有孩子,孫家就要絕後了,請您一定要幫幫我啊!」

老者只是捋了捋鬍鬚,伸手示意他起來,說道:「你不用求我,我本就是在此處等你的。」

一聽到這話,孫永康大喜過望,忙不迭地站起身來,連連道謝。

雖然對老神醫的話感到奇怪,但是既然神醫已經同意救治他了,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呢?

不一會兒,神醫便寫好了方子,放到了一個錦囊中,並且告誡他:「下山後就可以看錦囊中的藥方了,回家之前一定要打開看,切記切記!」

4、拆藥方不解其意,推門進一語成讖

孫永康下山後已經是日落時分,天邊的最後一抹光亮被漆黑天幕吞沒之時,孫永康依老神醫之言打開了錦囊,卻只見上面哪裡有什麼藥方?

只見紙上邊只寫著一句話:「回家後若發現家中掛有三隻豬蹄,立即打破進門右手邊的水缸,否則會有性命之危。」

孫永康心裡又是疑惑又是發怵,不知道老神醫給自己的藥方為何是這樣。

帶著疑問和驚懼,孫永康站在自家門口,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推開了門,卻不急著進屋。

孫永康的視線,在室內搜尋一圈後,果真發現在離進門處不遠的杆上掛著三隻豬蹄,在他出門前,那裡還是空無一物,這三隻豬蹄是誰掛上去的?

5、破水缸眾貓聚集,進裡屋鴻門宴現

他來不及多想,伸手便把門口的水缸打碎,缸裡是他畜養著打算賣掉的鯽魚,一條條鮮活的魚隨著水缸裡的水一起流到地上,在地上不住地翻騰著。

那些平時常在他家門口徘徊的野貓們聞到活魚的味道,紛紛圍了過來,因為孫永康平時收攤後總會有那麼幾隻野貓尾隨他回家,所以野貓們對他家算是熟門熟路。

孫永康也不驅趕它們,任由它們進屋,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他再扔一些吃剩的骨頭給這些野貓們,讓它們裹腹。

所以今天孫永康的水缸一碎,活魚湧出,在地上翻騰時,周圍本就一直窺伺著的夜貓們就一擁而上,以為這是孫永康給他們今晚的豐盛款待,毫不客氣地吃了起來。

孫永康一眼就瞧見了四耳,四耳並不急著吃地上的魚,只是看著孫永康,他去哪兒四耳便跟去哪兒。

孫永康本是戰戰兢兢地進屋,發現屋內並沒有什麼危險,便稍微放下了一些警惕,一放鬆下來便覺得異常疲累,今日上山一趟著實也有些累了,便想著隨便吃一點東西歇一歇。

正在這時,妻子朱氏端著一碗豬蹄湯過來,說道:「今日可見著老神醫了?」

孫永康看著妻子,心中有一絲疑惑,剛要開口詢問,朱氏又道:「快把這碗湯喝了暖暖身子吧,剛熬好的豬蹄湯,鮮著呢。」

孫永康今日出門也只吃了一塊燒餅,早已經又餓又渴,饑餓之下不知不覺便忘卻了剛才的恐懼,看著桌上那碗熱氣騰騰的豬蹄湯,再也忍不住伸手端起,想要一飲而盡。

就在他的嘴就要觸碰到碗邊,千鈞一髮之際,一直匍匐在他腳邊的四耳突然一躍而起,打翻了湯碗。

湯碗在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間,孫永康詫異地聽到除了瓷碗碎裂之外,還有什麼在滋滋作響!他定睛一看,地上那碗豬蹄湯竟赫然冒出了淡淡的白煙,伴隨著滋滋的響聲,一看便是劇毒之物!

孫永康猛地從凳子上站起,臉上的震驚與憤怒之色交織,剛要指著朱氏的鼻子厲聲質問她到底是何居心,卻猛然感到後腦一陣巨痛,接著便是一陣眩暈。

眼前一陣陣的模糊後,孫永康再也控制不住向後仰倒在椅子上——有人在背後偷襲打暈了他!

這人是誰?為何屋子裡竟然還有別人!這是孫永康失去意識之前最後的想法。

6、四耳報恩現人形,多年真相浮水面

再次醒來已經是半夜時分了,孫永康悠悠轉醒,感覺後腦的疼痛竟然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遠處的牆角綁著一男一女,手腳都被結結實實地捆縛住,嘴裡明明沒有塞住任何東西,二人雖說一直張著嘴說著什麼,卻發不出半點聲響。

這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朱氏又是誰?那男人瞪眼看著孫永康,臉上淨是不甘之色,竟然是隔壁家中已有妻室的漁夫張老三!

那水缸中的魚便是他每日打漁後送來的,作為回禮,孫永康也常常送一些豬肉給張老三,二人也算有來有往,關係融洽,如今這唱的又是哪一出?

正想著,孫永康聽到身後有人叫他,回頭一看,才發現屋子裡不知什麼時候來了一位老者,這人鬚髮皆白,分明就是白日裡才見過的那位老神醫。

孫永康感覺越來越疑惑了,今天發生了太多變故,讓他膽戰心驚,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孫永康這時候再看到這位老神醫,直覺告訴他這人不簡單,說不定今天這一切他都知曉,若非這位老神醫趕來,恐怕他早已命喪黃泉。

想明白了這一點,孫永康恭恭敬敬地朝老神醫作了一揖,問道:「您怎麼會在此處?剛才可是發生了什麼?」

老神醫看了一眼孫永康,捋了捋鬍鬚,高深莫測地笑道:「不急,給你看看這個你就明白了。」

說著,老神醫不知從哪裡掏出來一面臉盆大小的銅鏡,銅鏡四周雕刻著雲紋,仿若有仙氣繚繞一般,鏡面卻回蕩著一圈圈的漣漪,如同微風吹皺了湖面。

眨眼間,「湖面」恢復平靜,鏡面上居然出現了畫面,就如同清澈的湖面一般,清晰地倒映出了一張女人的臉!

這鏡中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朱氏,但是看模樣,應該是剛成婚那幾年。

畫面中的女人正拉著一位大夫,悄悄往大夫手裡塞了一大把碎銀,說道:「別告訴他我不能生育的這件事,不然他肯定會休了我,求求你幫幫我吧!」

大夫有些為難地看著女人,女人又掏出一張銀票,在大夫眼前晃啊晃,又說道:「只要你肯幫我,事成之後這張銀票也歸你。」

大夫徹底動搖了,想著也不算是做壞事,只是讓這個可憐的女子不被休棄罷了,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咬牙應道:「好吧,你說要我怎麼做。」

妻子見大夫答應,露出了一絲得逞的笑意,說道:「很簡單,你只需要告訴他是他的身體出了問題,不能生育就可以了。」

孫永康看愣了,自己竟然被妻子蒙在鼓裡這麼多年!可就算她不能生育了,為什麼要瞞著他這麼多年?難道在妻子眼中,他就這麼不值得信任嗎?

大惑不解間,鏡面卻又泛起漣漪,這一次是在幾天前,因為孫永康看到,朱氏穿著今年年節的時候自己才給她買的一件新衣裳。

她平日裡都捨不得穿,前幾天他看到妻子竟然穿上了,還略有些驚訝,妻子卻只是淡淡解釋說:「今日要去廟會,得穿得體面些。」

正想著,接下來的畫面卻直接讓他驚掉了下巴——自己的妻子竟然趁他出門賣肉,偷偷在家中與一男子私會,而這男子不是隔壁張老三又是誰?

只見二人舉止親密,似是他倆才是夫妻一般,耳鬢廝磨著,男子急不可耐地正要寬衣解帶之時,女子卻攔住了他,一臉幽怨地道:「別鬧,我有正經事要跟你說。」

男子聞言不解道:「什麼正經事?有什麼比這更正經的事?」說著又要動手動腳,女子有點惱怒道:「聽我說!」

男子發覺事情的嚴重性,也不再嬉皮笑臉,女子這才慢慢說道:「事情可能要暴露了。過兩天孫永康就要上山求醫,到時候他一定會知道自己身體是沒毛病的,順藤摸瓜就會知道背後是我在搗鬼,到時候對我們兩個都不利。」

男子一聽也急眼了,這可咋辦才好?總不能坐以待斃吧!這些年他倆偷偷摸摸來往,為了不讓家裡人發現,不知道有多心驚膽戰!

既然事情已經瞞不住了,那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斬草除根,殺了這個礙事的孫永康,他倆就好雙宿雙飛了,不然若是被告到縣衙,兩人都免不了要被浸豬籠。

二人一拍即合,隨即開始密謀如何不聲不響地讓孫永康消失且不被官府發覺。

朱氏眼裡閃過一絲狠毒,提議道:「不如先讓他喝一碗含有劇毒的湯,再往他身上潑油,一把火燒了這間屋子,讓他屍骨無存,這樣官府自然無從查證。」

張老三連連點頭稱妙,說道:「用什麼作為行動的暗號?」

朱氏說:「就以這豬蹄為暗號。如果你來送魚的時候看到我掛了三隻豬蹄在進門不遠處那個杆上,說明時機到了,你就找機會從我們的秘密通道過來,潛伏在臥房的暗處,若他不肯喝那毒湯,你就直接拿個棍子打暈他。」

二人在房間裡密謀許久,但是他們都沒有發現,在不遠處,一隻四耳簡州貓豎著四隻小耳朵,琥珀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清澈的眼睛如同一面鏡子,倒影著二人的影子,仿佛可以照出世間百態,窺視人心善惡。

看到這裡,孫永康的臉色可謂是早已經由紅轉青,由青轉白了。他這是造了什麼孽才會遇到這樣的妻子!

成婚多年,他一直待她很好,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給不了她錦衣玉食,但是他卻是在竭盡所能地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給他,想給她一個幸福的家。

甚至在被大夫告知自己身體有疾無法生育之後,他一直感到十分對不住妻子,所以多年來即便妻子一直對他不冷不熱的,他也毫無芥蒂,甚至加倍地對妻子好。

可朱氏又做了什麼?給他戴綠帽子還不算,現在還要夥同這個姦夫殺了他!

孫永康捫心自問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之事,朱氏也是他父親花了高額彩禮才幫他娶進家門的,他們是明媒正娶的夫妻!怎麼如今他倒成了那個「礙事」的人?

此時他看到朱氏和張老三嘴唇一張一合,卻發不出半點聲音,隨即想起來老神醫可能是給他們紮了啞穴。

孫永康這才轉過身,請求道:「麻煩您解開他們的啞穴,我有話要問問他倆。」

話音剛落,也不見老神醫如何動作,二人帶著怨怒的咒駡聲便在耳邊炸開,聲聲刺耳。

孫永康竭力壓抑著內心快要噴薄而出的怒意,顫抖著聲音對著朱氏問道:「你為何要這般對待我?這些年我可曾虧待過你?」朱氏冷笑一聲,隨即扭過頭去,不再答應。

見她不答,孫永康不死心地又問了一句:「你為何要讓大夫騙我說是我身體有疾無法生育?難道你不想要個孩子嗎?」

話音剛落,朱氏就跟受到了刺激一般,一下子爆發出了尖銳的笑聲,怨毒地盯著面前這張臉,咬牙切齒道:「孩子?你孫家也配有孩子?當年你們害了我和我腹中孩子的時候,可曾想過會有今天?我就是要讓你們孫家斷子絕孫!」

孫永康愕然,不解其意,他何曾幹過這般惡毒之事。

老神醫見時機成熟,這才悠悠開口道:「你且看看她是誰。」老神醫又拿出了那面鏡子,「此為浮世鏡,可照出一個人過往所有經歷,也可以窺探人的前世今生。」

鏡面投射到朱氏身上,鏡面中赫然出現了一隻豬!只見鏡中一隻肚子已經隆起的三蹄母豬被綁縛在殺豬架上,不住地嘶叫著,眼神祈求地看著孫老屠戶,眼中竟然浸出淚來。

然而最終這只母豬還是被屠,鮮血汩汩流出的瞬間,母豬帶著怨毒的眼神如同鉤子一般死死盯著孫老屠戶。

看到這裡,鏡面中的畫面漸漸隱去了,老神醫說道:「她執念太深,即便入了輪回也還保留著部分前世的記憶,今生她本來與張老三是上天註定的姻緣,為了報復偏偏要嫁到你家,這才變成了如今的局面。」

這時孫永康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的妻子前世竟然就是父親生前總提起的那只母豬!難怪她想讓他孫家斷子絕孫!

老神醫看了看窗外,黑沉沉的天幕盡頭出現了第一抹晨曦,說道:「時間不多了,我與人約定天亮後歸還這浮世鏡,這就要走了,至於這二人如何處置,你自己決定吧。」

說著,老神醫便又變回原型,竟然就是那只四耳的簡州貓!四耳最後回頭看了一眼孫永康,便躍出窗外,身影漸漸隱匿於即將蘇醒的夜幕中。

後來,孫永康終究沒有將二人送到官府,他對朱氏說:「冤冤相報何時了,既然是我父親種下的因,那身為人子我也理應償還此果。你們走吧,走得遠遠地,再也不要回來。」

這一天后,朱氏和張老三一家消失在成都府的大街小巷,不知去往了何處,有人問起孫永康朱氏下落時,孫永康只是苦笑一聲,說道:「我與她已經和離,莫要再提了。」

自從朱氏離開後,孫永康把精力都放在生意上,孫家的生意日益興隆起來,房子也翻新了,在四十二歲那年孫永康又得一妻,婚後 不 出一年便得一子,日子越來越有奔頭了。

此後孫永康又得一子二女,兒女繞膝,終享天倫之樂。

寫在最後

善惡報應,禍福相承,身自當之,無誰代者。孫永康在慘遭妻子背叛之後,得知這是父親所種的惡果,且這惡果還是為了救自己,孫永康勇敢地承擔了這惡果,是一個有擔當之人。

而孫永康之所以可以獲救,也是因為自己平日裡對野貓們的善行,種下善因才會有善果,所以他才能為四耳所救。

世間生靈,不論是家豬或是野貓,自有其靈性,你對它好,它自然懂得報恩;相反,你與它結怨,可能也會被無情報復。

明知二人想要謀害自己,孫永康卻沒有用同樣的方式對待二人。

有句話他說得不錯:「冤冤相報何時了」,世間哪有那麼多深仇大恨,大多數人只是缺了一顆如孫永康這樣的寬容之心罷了。

正是因為他能夠及時放下恩怨,才能夠在後半生得獲嬌妻,兒女繞膝,有了個圓滿的人生。如果您是孫永康,會如何處置二人呢?

-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