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曾經的痞子改過自新,外出雲遊,回來時成為四品官員

民間故事:曾經的痞子改過自新,外出雲遊,回來時成為四品官員
2021/12/26
2021/12/26

浙江有一個叫金大胖的人,他從小得了一種怪病,從此頭上再也不長頭髮,有一種說法叫絕頂聰明,頭上不長毛的人,都聰明異常,金大胖亦是如此,經史百家,他過目成誦;臨摹書法大家的帖子,連行家都分辨不出真假。

偏偏這樣一個人,卻走上了歪路,喜歡小聰明騙人,天天不務正業,十六歲那年進入縣學,因為成績上等而得免錢糧,還有一份貢米可領。

父母在他成親之後,相繼去世。從此之後沒人管束,金大胖開始放飛自我,天天與一群街溜子混在一起,上房揭瓦,闖寡婦門,踢絕戶墳,無所不為。

沒多久,他父母為他攢下的一份家業就消耗得乾乾淨淨。于是他將目光瞄往了那些親友,騙他們的錢參與賭博,就這樣過了十年,成為街上人人見而避之的惡人,大家聞之色變,見之則逃,想要騙人也找不著對象了,天天混得像乞丐一樣。

但即便如此,金大胖還不知悔改,嚷嚷著:「大丈夫博取功名易如反掌,只是本地的百姓眼光如豆,不識真豪傑,沒有人能助我達到青雲之志,我將雲遊天下,尋找我的夢想。」

他的妻兒聽了都恥笑:「天天在賭場裡廝混,這就是你的青雲之志?你連累了多少親友?你心裡就沒個逼數?不想著自立自強,只知道坑蒙拐騙,一味空談,你都不會汗顏嗎?現在要離開家鄉,成為一個流丐,你只要有一點的羞恥之心,也就算是有大志向了!」

看到自己不被理解,金大胖憤憤地離開家門,他將親友訪問個遍,告訴他們自己要遠出遊學了,還以妻子的名義說,以十年為期,如果沒有上進,決不回鄉。

大家聽了都笑話他:「十年之後,你的兒子都長大了,能撐起這個家庭了,你也沒有後顧之憂了。」

在這個時候,金大胖還大言不慚地說:「我兒子不過富二代的命,怎麼能比得上他爹?」

大家聽了哈哈大笑:「但願如此吧,我們幫了你十年,可以輕鬆一下了。」

金大胖叩首表示感謝,親友中有好心人說:「你不要急著出發,讓我們給你準備一點行資。」

但金大胖好歹還有一點羞恥之心,說道:「我欠你們太多,怎麼可以麻煩你們?」

說罷就背上行囊,離開了家鄉。在路上他遇到了一個大和尚,喝了酒醉倒在道邊,身邊放著一付擔子,看到這個和尚的樣子,金大胖頗受啟發,就偷了人家的衣服及度牒,並根據度牒上的資訊,起法號為「悟真」。

從此,他冒充和尚行走于各地,雖有短暫停留,卻沒有因此而發跡。輾轉間來到了廣東地區,那裡有一個大寺院,占地頗廣,為當地的一個勝景。由于遭受了祝融之災,寺院房子被燒毀了大半,寺院的主持就四處化緣,想要修復這座千年古寺。但忙碌了多時,都沒有人回應。

金大胖圍著這寺院轉了好幾圈,就有了主意,于是拜見主持大師,願意在這裡掛單。主持問他有何本領?金大胖說:「我不過是一個粗人,不識字,不會讀經書,只能勝任一些灑掃之類的粗活。」

主持看他粗壯有力,就留下了他,令他到市場上買東西,金大胖來到市場上,讓賣家將所採買的東西都列了一個單子,上面標注了單價幾何,貨款多少,一看即有條理,又帳目清晰,最主要的是,沒有貪腐,一看就是實在人,這讓主持對他頗為器重。

這樣過了半年,寺院裡的人都知道悟真和尚是一個不識字但純樸誠實的人,而金大胖在平時也表現得憨厚樸實,以取信于人,卻悄悄地置辦了一套行頭,比如說袈裟,紫金缽盂等,藏在佛像之下。

這一天早課的時候,金大胖一反常態,身披袈裟,頭戴毗羅冠,手持紫金缽盂,于大殿上趺跏而坐。

一眾僧人一看,都連忙跑到了主持那裡說:「悟真和尚瘋了!」

他們笑著將金大胖的樣子講給主持聽,主持半信半疑,隨著一眾僧人來到了大殿上,看到主持前來,金大胖站了起來:「本座有佛旨在身,不敢行禮。」

主持一看大怒,你一個小和尚,敢不給本方丈行禮?

哪知道金大胖卻語出驚人:「弟子于昨天晚上夢到我佛釋伽牟尼降世,對我說,本院的興旺,就在你的身上了,你要努力募化,建好本院,是你的大功德,亦是一段佛緣。弟子說自己粗陋不識人情,哪知道我佛如來拈指微笑,用手掌撫摩我的頭頂,並給我一顆五色的珠子,讓我吞下,並說,你只要服下這顆舍利子,就可以頓悟一切佛法。神像下面有一套正傳衣缽,現在交給你,你可以憑此取信于人。我在蓮座下面,果然發現這一套衣缽,所以奉佛道努力修持,以證佛道。請主持大持將附近的香客都號召過來,看弟子書寫文榜,準備募集善款。」

眾人一聽,都相信了他的話。 因為平時悟真和尚就是一個淳樸誠實,但不通文理的人,能夠說出這麼一番有條理,有文化的話,肯定是如來開了宿慧。

在他的建議下,本寺的所有僧人四方宣揚此事,聽說粗鄙不堪的悟真和尚變成了得道高僧,那些虔誠的善男信女們都廣集于寺院廣場上,人山人海,怕是有上萬人。

在眾目睽睽之下,金大胖身披袈裟,頭冠毗羅冠,開始揮筆鋪毫,佈施自己書寫的佛經。你不得不服金大胖的才華,他的字有《聖教序》的清麗,又有《金寶塔碑》的端勁,連那些飽讀詩書的文人士子看了都表示佩服:悟真大師的字,吾等不如啊。

而善男信女拿著這些佛經,都流淚稱讚:悟真大和尚真是在世活佛啊!他們都拿出身上的銀錢,施捨給佛寺,不到一個月,整個寺廟就收到了上百萬貫善錢,開始召集工匠,謀劃寺院的修復工程。

但工匠們卻說:「修復寺院的錢已經足夠,但建造大殿梁棟,需要一些大木材,這從哪得來啊。」

金大胖說:「我慧目已開,光照四方,發現惟有蜀山之上,有巨木可采,採買不難,只是往來運送麻煩,這需要大神通大法力。」

眾僧人一聽,都恭維他說:「您是在世活佛,也只有您才有這樣的大法力。」

于是金大胖推薦再三,最終在眾人的勸說之下,就「勉強」同意了。他對大家說:暫且給我二十萬貫錢,換成輕便的金銀,我一個人前往蜀中採買,完成這事。

主持一聽同意了,就將這二十萬貫換成了珠寶讓他帶上前往蜀中。

金大胖脫下袈裟,換上了普通人的衣服,離開廣東,日常兼職,來到了成都,他將珠寶變賣成現銀,結果發現還賺了不少差價。正好這一看,中原多處有災,為了籌備賑災之銀,朝廷開了捐銀買官的先例,金大胖就用自己原名捐了一萬兩銀子,買了一個知府的官職,後來又花錢在吏部走了關係,最終成為福州知府。

這事說起來很稀奇,但在清朝卻是正常操作。道光年間,湖南人胡林翼花了1萬兩銀子,捐了一個從四品的知府官職,分配到貴州。《清俾類鈔》記載,一個浙江山陰縣老百姓蔣淵如與人合夥買了一個知縣的官職,花了4600兩銀子。到了清朝末年,由于買官賣官氾濫成災,導致捐納價格有所下降,以至于花4000多兩銀子就能買到一個正四品的道員官職。

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前往福州上任之時,他拐道回到了鄉裡,只見僕從如雲,車馬煊天,衙役官差舉著「閒人回避」的牌子逶迤前行,金大胖頭戴烏紗,身穿官服,端坐在四人大轎裡向大家招手。原來看不起他的親友們都看呆了,紛紛上門表示祝賀,金大胖念起以前大家對他的幫助,凡上門之人都有禮品相贈,在本鄉呆了十日之後,他帶著妻兒走馬上任了。

由于他曾經各地雲遊,歷經千辛萬苦,知道民間百姓的艱辛,又頗為聰明機智,那些奸滑的胥吏都不是他的對手,再加上他改過正新,清廉勤勉自持,在任上頗有政績,被當地稱為「賢太守」,還寫進了地方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