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曹操在白門樓給劉備挖了一個坑,劉備怎樣做,才能從坑裡爬出來?

曹操在白門樓給劉備挖了一個坑,劉備怎樣做,才能從坑裡爬出來?
2022/01/20
2022/01/20

春秋無義戰,三國無忠臣。這話說得可能有點絕對,但是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我們所知道的那些名將良相,沒有一人向大漢天子劉協效忠,也沒有人按照規定向朝廷繳納賦稅,要沒有曹操養著,劉協可能早就餓死了——曹操可是出了名的「白臉奸臣」。

曹操是不是奸臣暫且放在一邊不提,我們看正史和演義記載基本一致的「白門樓鬥智」,就會發現樓上的主角們那可真是變臉如翻書,劉備、曹操、張遼、陳宮、呂布等人的表演,不拿個小金人都委屈了。

曹操、劉備、呂布、張遼、陳宮白門樓鬥智,《三國演義》和《三國志》以及裴松之注引史料的記載大同小異,咱們正好拿來互相補充。

綜合這些材料來看,白門樓上的主角就是曹操和劉備,呂布、張遼、陳宮等高級戰俘,不過是這兩位梟雄鬥智的道具而已——曹操就是用這些道具,給劉備挖了一個大坑,劉備在相當長時間內,都可能陷在這個坑裡爬不出來。

話說當年曹操進了下邳城,大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劉備以半個盟友的身份陪坐一邊,關羽張飛諸曹夏侯侍立兩側,如果他們拄著水火棍大喊一聲「威武」,那就是縣太爺和師爺升堂問案了。

第一個被推上來的是方天畫戟專捅義父的呂布呂奉先,這個身高一丈的大漢(壬午本中有呂布身高),已經被捆得像一隻進了沸水的大蝦,佝僂著腰憋得臉紅脖子粗,但還是滿臉堆笑地「關心」著曹操的身體健康:「曹公,您怎麼變得這麼瘦了?」

曹操也被呂布弄得一頭霧水:「咱們從前見過面嗎?」

呂布熱情洋溢地回憶起了美好的過去:「咱們在洛陽的時候,一起去‘溫氏園’辦派對,您怎麼忘了?」

曹操一拍腦門:「對,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兒,你不提我倒忘了,但是我之所以變瘦,還是想你想的——你不跟我束手就擒,我輾轉反側寢食難安。」

呂布先拉關係再提要求:「這繩子綁得太緊了,能不能松一點?」

曹操笑了:「綁老虎,哪能不緊點兒?」

呂布即使真是一頭猛虎,這時候也是虎落平陽,根本就威風不起來,曹操跟呂布逗悶子,其實就是在玩兒貓捉老鼠,可憐的呂布看著滿面春風的曹操,還以為自己求生有望呢:「您原先最大的對手就是我,現在我是徹底心服口服了,只要你饒我一命,我就替你管起兵,你只管帶步兵,那時候天下就是咱哥們兒的了!」

曹操一聽呂布這麼說,心中也有點含糊:「這句話聽著不太對勁兒,但是哪裡不對,還得好好琢磨一下!」

呂布說錯話了,旁邊坐著的劉備心裡十分不是滋味:「明公將步,令布將騎,天下被你們平定,我豈不是只能將鞋(織席販履)了?」

曹操和劉備正在琢磨呂布話中含義,刀斧手把高順推了上來又推了出去,估計高順心裡也是十分鬱悶:「這個曹阿瞞,也太性急了,剛問了一句話,我還沒想好咋回答,你就下令開刀問斬——你要是親手解開我的綁繩,再賜座賜酒,我怎好意思不降?」

曹操懶得搭理高順(高順是呂布愚忠,勸降可能白費力氣),卻有興趣調侃一下被押上來的陳宮:「公台別來無恙!」

這句聽起來很普通的一句問候,在陳宮聽來卻是充滿了玄機,讀者諸君當然也都知道,曹操對陳宮與自己的分手耿耿于懷,在前幾天,這二人還見了一次面: 「操統眾將至城下,大叫呂布答話,陳宮在布側大罵曹操奸賊,一箭射中其麾蓋。操指宮恨曰:‘吾誓除汝!’」

曹操要能饒過陳宮,那他就不是三國第一梟雄了,陳宮很明白自己的處境,與其求饒後被曹操羞辱一番再被除掉,還不如硬扛到底給曹操留下一點念想: 「吾聞將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親,老母之存亡,在于明公也。吾聞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絕人之祀,妻子之存亡,亦在于明公也。」

陳宮這番話,在《魚氏典略》《三國演義》中一字不差,可見陳宮硬扛到底,而曹操扶養其老母妻子,也確有其事——讀者諸君請注意:陳宮這時候對曹操的稱呼,已經不是「曹賊」而是「明公」了,劉備關羽稱曹操,也是「明公」。

陳宮在自知結局不可更改的情況下,用自己的骨氣保全了老母妻兒,更硬氣的張遼,不但保住了腦袋,還給自己弄了個關內侯爵位。

張遼出場,人未到聲先到,不過他罵的不是曹操而是呂布: 「呂布匹夫!沒則沒矣,何懼之有!」

睿智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張遼這一罵,就把自己變成了「無主之將」,他先炒了主公呂布的魷魚,接下來「跳槽」就名正言順了。

張遼罵完呂布罵曹操,這是為曹操獻上了一份大禮:天下都知道曹丞相虛懷若谷不計前嫌,張遼當眾罵他還受封關內侯,看來還是曹丞相的飯碗好端,大家同去,同去!

曹操和張遼二人的表演痕跡有點明顯,變臉的速度有些太快,連劉備和關羽張飛看了也有點轉不過彎來: 「操擲劍笑曰:‘我亦知文遠忠義,故戲之耳。’乃親釋其縛,解衣衣之,延之上坐,遼感其意,遂降。操拜遼為中郎將,賜爵關內侯。」

很多人都懷疑張遼和曹操在白門樓上這番表演是事先商量好的,至少他們是早已達成了默契,就是為了樹立千金買馬骨的招牌: 「臧霸聞呂布已倒,張遼已降,遂亦引本部軍投降。操厚賞之。臧霸又招安孫觀、吳敦、尹禮來降,操封臧霸為琅琊相。孫觀等亦各加官,令守青、徐沿海地面。將呂布妻女載回許都。」

曹操除掉了呂布的愚忠高順,「寬宏大量」厚待張遼,這都不是他最高明的一招,他的壓箱底絕技,是要用來對付劉備的: 「布縛急,謂劉備曰:‘玄德,卿為坐客,我為執虜,不能一言以相寬乎?’太祖笑曰:‘何不相語,而訴明使君乎?’意欲活之,命使寬縛。」

說曹操要真放掉呂布,估計誰都不會相信,如果他真要收降呂布,也不會賣人情給劉備,這時候劉備怎麼說都可能惹事兒:說留呂布,曹操就會想起呂布曾經跟劉備關係不錯;說不留呂布,又得罪了呂布舊將。

劉備思慮再三,說出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明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

很多人都說是劉備這句話斷送了呂布性命,但是劉備卻可以有自己的解釋: 「我那句話的意思,是讓曹公對呂布恩威並施嚴加防范,只要控制得好,就等于多了一個能打的兒子!」

其實不管劉備怎麼說,曹操都不會放過呂布,他故意徵求劉備的意見,其實是挖了一個大坑:如果劉備「既知能呂布啖父,將其留取害曹瞞」,那麼白門樓上多吊一個人也不嫌擠;如果劉備不替呂布說好話,又成了「最無信者」。

曹操給劉備挖下的這個大坑,劉備很久也沒跳出來:外界盛傳是劉備「讒言除掉」呂布,不但呂布的舊部對劉備恨之入骨,劉備的「仁厚」形象也大打折扣——呂布對你並未趕盡殺絕,你卻在白門樓上落井下石!

白門樓上一場智鬥,兩個勝利者和三個失敗者的精彩表演,給後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和許多疑問:如果劉備力保呂布,曹操會不會把他也掛上白門樓?如果陳宮、高順屈膝投降,曹操又該如何應對?劉備除了重提董卓丁原,還有更好地回答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