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關羽原來是遊擊戰高手?他力助周瑜北上剿敵,曹操部將被耍得團團轉

關羽原來是遊擊戰高手?他力助周瑜北上剿敵,曹操部將被耍得團團轉
2020/11/20
2020/11/20

建安十四年(209年)初,關羽受劉備之命,開始襲擾據守江陵城曹軍的後方交通線,當上了敵後遊擊隊大隊長。當時曹操佈置了層層防線以拱衛江北:曹仁守江陵,滿寵守當陽,樂進守襄陽,徐晃守樊城,文聘守江夏,互為犄角相互支援,好似鐵桶一般牢牢地扼守住了荊湘北道和漢水。

然並卵,面對曹軍的層層佈防,孤軍深入的關羽絲毫沒有沒有畏手畏腳,這敵後的廣闊天地,正好可以大有作為。他不斷四處遊擊,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裡,打得有聲有色,把曹軍的後方攪得到處不得安寧。

與劉備在江陵分兵之後,關羽北上佔領了漢江的渡口漢津,然後在這一帶潛伏了下來,開始了神出鬼沒的遊擊戰。

他先派出戰船沿漢江北上直到荊門一帶,取得了漢江這一段的制水權,斷絕了曹軍南下支援補給的水路交通。然後又派出多支小股步兵沿漢水一線展開遊擊,沒事兒就去搞點小破壞,給路上挖些坑、堆些石頭,埋伏偷襲一下糧隊,有重兵防守的地方就躲得遠遠的但是可以去拔幾個小據點。哪怕滿寵從當陽派騎兵來突襲也不怕,曹軍騎兵一來,這邊立刻上船就跑,反正曹軍沒水軍,等曹軍退了,他們又大搖大擺地下船接著開始武裝遊行。

當時的情況是,像曹軍這樣的北方軍隊不習水戰,如果在河道上遇上南方的水軍基本上就是只能落帆等死的節奏。而一旦棄舟登岸,被爆錘的那就只能是缺少戰馬、又不善陸戰的南方軍隊了。然而關羽這位已經48歲了的山西大漢,卻無師自通地摸索出了這種全新的水陸兩栖破交戰術。像關羽這種既有沖陣先登除敵方大將于萬軍之中的勇武,又可以掌控水軍如臂使指的複合型指揮官,在當時也堪稱鳳毛麟角了。

曹軍對關羽這種水戰內行陸戰還內行的隊伍真是一點兒辦法也沒有了,被折騰得欲哭無淚。而此時在襄陽以南、當陽以北的中廬、臨沮、宜城這一帶地區,還盤踞著大量的山賊,他們也借機開始大肆猖獗起來,經常四處襲擾劫掠,這樣一來,曹軍向南給江陵輸送補給的交通線就基本處於癱瘓的狀態了。

就在這個時候,徐晃受命帶著大軍從樊城南下來支援曹仁,於是曹軍清剿交通線的戰鬥打響了。

徐晃先帶兵清剿了中廬、臨沮、宜城這一帶的山賊,然後派出了大批斥候去偵查搜索關羽的行蹤,當他得到準確情報後,就立即一路南下會同從當陽出發的滿寵部隊直撲漢津而來。

此時的關羽手裡的部隊大約也就4000人左右,有劉備給他的大約2000步軍(劉備給張飛1000人去配合周瑜打攻城戰,此處以此為據做推算),還有周瑜補充的2000水軍,打遊擊是足夠了,但是面對大兵壓境的徐晃滿寵聯軍還是根本沒有勝算的,必須要立即遠遁。但是,向哪裡走需要考慮好。沿江北上到荊門,不但擺脫不了追擊,還有可能就此被截斷退路,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不行;向南退回江陵,那曹軍的目的也就達到了,他絕北道的任務失敗,也不行。

於是,關羽決定先沿漢江向東轉移,這樣的話,沒有水軍的徐晃滿寵自然也無法跨江追擊他,追兵就可以甩掉了,然後再走水路北上隨縣經隨棗走廊到達棗陽,從側後去迂回偷襲守備空虛的樊城,隨後就可以順漢水南下,把沿途的曹軍據點都通通打爛,再回到荊門和漢津一帶繼續潛伏打遊擊。

說幹就幹,關羽立即引軍向東,一邊趕路一邊繼續沿江開始輕鬆愜意地打起他的兩栖遊擊戰。但萬萬沒想到的是,當他走到半途的時候,在尋口遇到了埋伏,留屯襄陽的樂進南下(注2)、駐守江夏的文聘北上(注3)一起把他堵在了這裡,而最要命的是,文聘帶來的是熟悉水戰的水軍,這樣一來關羽就失去了制水權,對曹軍的優勢蕩然無存。這顯然就是曹軍方面針對一直打遊擊的他,精心設計的一個計畫,徐晃走西線沿荊襄北道、樂進走東線沿隨棗走廊同時南下,徐晃和滿寵直撲漢津逼迫關羽入漢水向東而走,樂進前進到尋口張開口袋,文聘守在江夏一旦發現關羽離開漢水向北轉進,就立刻尾隨而上到尋口,紮住口袋,南北夾擊將關羽一舉包圍。

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容不得半點猶豫,面對擁有優勢兵力的敵人,關羽沒有糾纏,趁口袋沒有完全封閉之前,立即向南撤退跳出了包圍圈,迅速撤回到了河道寬闊的漢水上。此時,他已經想明白了曹軍的這個計畫,他判斷徐晃應該已經進入了江陵,漢津一帶的危險就解除了,所以,他沒有選擇去襲擾此刻守備空虛的江夏,而是決定再順原路返回漢津。回到漢津後,他就趁徐晃和樂進的主力都已經南下,襄陽和樊城守備空虛的這個機會,率隊沿漢水北上準備對這兩個地方進行襲擾。然而剛到達荊城沒多久,就突然收到消息,他在漢津存放補給輜重的據點被文聘給偷襲了,而且還已經帶著大隊水軍向他沖過來了。

原來,文聘在尋口堵截關羽失敗之後,並沒有返回江夏,而是悄悄地追到了漢津附近。他瞅准了關羽帶主力北上的這個機會,偷襲了關羽的輜重,隨後立即北上進攻,把關羽的水軍又堵在了荊城(注4)。

此刻面對文聘的攻擊,關羽又要做選擇了,現在敵眾我寡硬拼肯定不行,那就只能繼續撤退,但是往哪裡撤呢?如果沿漢水向北,前面就是襄陽和樊城,自己的輜重補給已經沒了,前有堅城後有追兵堵截,恐怕就很難堅持得住了,那就只有向南向西了。關羽想得很明白,雖然現在仗雖然打得難看了點兒,一直被曹軍大部隊追著跑,可畢竟自己只是遊擊隊啊,只要能讓敵人的軍糧和武器補給進不了江陵城,那就是勝利。

現在整個荊湘北道上只有滿寵龜縮在當陽城裡,沿途已經沒有了曹軍主力部隊,正是可以大展身手的好時機。於是,他果斷地命令丟棄所有航速緩慢的大船,讓水軍只駕駛快船帶著文聘在漢水之上去到處兜圈子,拖住他不給他恢復漢水通航的機會。自己則率步軍登岸,繼續沿途風生水起地大打起了遊擊戰。

而此刻在江陵城中的曹仁,已經困守了將近一年,雖然他被孫劉聯軍的戰術搞得非常狼狽,但是他已經給曹操贏得了寶貴的喘息時間,曹操已經穩固好了後方,並且親率大軍及時趕到了合肥穩住了東線的局勢(秋七月,自渦入淮,出肥水,軍合肥。),他的戰略任務現在已經圓滿完成,可以準備撤退了。當然,這是後話。


注1.《三國志魏書十七 徐晃傳》:從征荊州,別屯樊,討中廬、臨沮、宜城賊。又與滿寵討關羽於漢津,與曹仁擊周瑜於江陵。……常遠斥候,先為不可勝,然後戰,追奔爭利,士不食。

注2.《三國志魏書十七 樂進傳》:後從平荊州,留屯襄陽,擊關羽、蘇非等,皆走之。

注3.《三國志魏書十八 文聘傳》:與樂進討關羽於尋口,有功,進封延壽亭侯,加討逆將軍。

注4.《三國志魏書十八 文聘傳》:又攻羽輜重於漢津,燒其船于荊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