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女子非要嫁木匠,父母不贊成,五年后才知道父母眼光高

民間故事:女子非要嫁木匠,父母不贊成,五年后才知道父母眼光高
2022/03/22
2022/03/22

話說明朝年間,方城縣有一個女子名叫藍小婉。她勤勞善良,且容貌秀麗。十六歲的她見父母每日耕作很是辛苦,她有心想去幫忙,父母卻是不讓,怕她曬黑了不好找婆家。藍小婉聽說隔壁村有位鄭阿婆,曾在縣城中非常有名的錦繡莊干活。

錦繡莊制作出來的繡品,很受達官顯貴的歡迎,價格自然也不會低。藍小婉就想去鄭阿婆那里學習刺繡手藝,學會了之后制作繡品賣,賺點錢貼補家用。她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父母,藍父藍母覺得女兒去學習女紅是好事,對將來找婆家也有幫助,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翌日,藍小婉備了些禮物,就去鄰村找鄭阿婆求教刺繡技巧。鄭阿婆見藍小婉誠心求學,而且通過考驗,鄭阿婆發現藍小婉很有天賦,就把她收為了關門弟子,要將自己的一身本事傳授給她。此后,藍小婉每天都去鄭阿婆那里學習刺繡。

一天,藍小婉正在鄭阿婆家練習女紅。突然聽到敲門聲傳來,而此時鄭阿婆正在廚房洗水,藍小婉便走過去打開門。只見門口站著一位十八歲左右的男子,身材高大魁梧,右肩掛著一個工具箱。藍小婉詢問道:「請問你找誰,有什麼事情嗎?」

男子沒有回答,而是愣愣地盯著藍小婉。藍小婉又接連問了兩聲,男子才終于回過了神。伸手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說道:「不好意思,剛剛走神了。請問這是鄭阿婆家嗎?」藍小婉點點頭,回道:「正是。」

男子說道:「我叫魏華,是一個木匠。昨天鄭阿婆讓我來她家做一個柜子。姑娘是誰,如何稱呼?」藍小婉回道:「我是鄭阿婆的弟子,叫藍小婉。既然如此,那就請進來吧。」說完,側身讓魏華進來,然后輕輕關上了門。

這時,鄭阿婆從廚房走出來。對魏華說道:「木材我已經買回來了,你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把柜子做好。」魏華想了想,回道:「有三天時間,應該可以了。」鄭阿婆說道:「好吧,你盡量抓緊點,我等著用。」

于是魏華放下工具箱,就在院子里忙碌起來。藍小婉則回到屋里,繼續練習女紅。練著練著,她總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讓她渾身不自在。她抬頭朝院子望去,看到魏華慌張地低下頭,不小心手被木材砸了一下腳,疼得他齜牙咧嘴。

藍小婉忍不住撲哧一笑,心道:「讓你不專心干活。」之后,藍小婉發現魏華總是偷眼看自己,讓她感到臉頰一陣發燙。傍晚,兩人同時離開了鄭阿婆家。藍小婉問道:「你為何老偷看我?」魏華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道:「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俊的女子,所以情不自禁就多看了兩眼,還請姑娘莫要怪罪。」

藍小婉聽魏華這麼夸自己,臉上露出一抹羞紅。嬌嗔道:「以后別老盯著我看,害得我不能安心練刺繡。」魏華連連點頭稱是,問道:「藍姑娘,天色已晚,要不我送你回家吧?」藍小婉擺手拒絕,說道:「不用了,沒多遠,我以前都是一個人回去的。」

魏華卻是非常熱情,一定要送藍小婉回家。藍小婉無奈,只能由著他。魏華將藍小婉送到家門口,他才哼著小曲回自己家。第二天,兩人竟是同時來到鄭阿婆家。這一來二去兩人就漸漸熟絡了,成為了朋友。

藍小婉見魏華在院子里忙得滿頭大汗,還親自倒了一碗水,端出去給魏華喝。后來魏華幫鄭阿婆做好了柜子,兩人還保持著來往。魏華常常去縣城干活,每次回來都會帶一些好吃的好玩的東西給藍小婉。兩人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接觸得多了就互相喜歡上了對方。

三個月后的一天,魏華帶著聘禮來到藍家求親。藍父藍母正在家中休息,見一個陌生男子前來,就好奇地打量對方。魏華忙作揖施禮,恭敬地說道:「伯父伯母好,我叫魏華是個木匠,今天……」在魏華稟明來意后,藍父思索片刻,說道:「這關乎我女兒的終身大事,我需要考慮考慮,你先回去吧。」

魏華聽罷,只得先回去等候消息。在魏華走后,藍小婉從房間出來。問道:「爹,剛剛那個魏木匠人不錯,你為何不答應人家?」藍父問道:「丫頭,你是不是認識他,快點從實招來?」藍小婉只得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說自己與魏華是真心相愛的,希望父母能成全。藍父語重心長地說道:「丫頭,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這關乎你一輩子的幸福。你年輕最容易感情沖動,你了解他父母的為人嗎?你真正了解他嗎?這樣的大事難道不應該慎重考慮嗎?」

藍小婉說道:「爹,我了解魏華,他有手藝對我也好,這樣的人難道不是一個好夫婿嗎。對于他的父母我是不了解,不過成親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何必一定要了解他父母呢?」

藍父嘆道:「你呀太年輕了。成親雖是你們兩個人的事,但婚后就不是你們兩個人的事了。正所謂百善孝為先,你嫁過去后孝順公婆是必須的。如果魏華的父母是通情達理的人,你的日子就會過得舒心。

如果他的父母是蠻橫不講理的,那你以后的日子就苦了,他們會讓你做這做那刁難于你的,到時你也別指望魏華能幫你,他夾在中間也是左右為難,那時你就一個人哭吧。所以我才沒有馬上答應他,就是想去打聽他父母的為,再幫你看看魏華的人品,是否能托付終身,為你把好這關。」

藍小婉聽罷,說道:「那你去打聽吧,反正我對魏華哥有信心。」藍父很疼女兒,第二天就去魏華所在的村子打聽。在村民口中得知,魏華的父母時常與鄰居發生口角,明明自己做錯了,偏要說自己對,屬于蠻橫不講理的類型。

之后,藍父又去了鄭阿婆家,去看魏華打造的柜子。他看到柜子的圖案雖然雕刻得很漂亮,但柜子做得卻不牢固,逐暗暗搖頭。晚上,藍父對藍小婉說道:「丫頭,我不同意你嫁給魏木匠。」藍小婉急問道:「爹,這是為何?」

藍父說道:「丫頭,他的父母屬于蠻橫不講理的,你嫁過去有你苦頭吃。」藍小婉回道:「只要能跟魏華哥在一起,我不怕。」藍父說道:「更關鍵的一點,還是出在魏木匠身上。我去鄭阿婆家看了他做的柜子,發現柜子外表雖美,卻不牢固。

從一個人做事的細節,就能看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注重外表,不重視內在的東西,所以他喜歡你,只是喜歡你俊美的外表,并非是喜歡你內在的善良。然而人都會逐漸變老,不可能永遠年輕漂亮。等你不美時,他便會拋棄你,所以我絕不同意你嫁給他。」

藍小婉聞言,眼睛濕潤,哭泣道:「爹,這只不過是你的猜測,怎能因為猜測就不讓我嫁給魏華呢?」藍父勸說道:「丫頭,爹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正所謂一葉而知秋,你要相信爹的眼光。你就聽爹的,忘了魏華吧。」

此時的藍小婉,根本聽不進父親的勸說,哭著鬧著非要嫁給魏木匠。古時講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藍父堅決不同意,藍小婉也無可奈何,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哭泣。直到半年后,魏華另娶了他人,藍小婉才漸漸走出這段感情。

一年后,有一個郎中上門提親,郎中通過了藍父的層層考驗,而且一心對藍小婉好。藍小婉對郎中也甚為喜歡,不久后,兩人結為了夫妻。公婆通情達理,又有個疼愛自己的丈夫,藍小婉婚后生活得很幸福。四年后,有一個婦人哭泣著來到郎中家看病,她身上很多傷,臉上有黃斑。

藍小婉見此,就端了碗茶過去給婦人,并安慰她。兩人在聊天中得知,婦人是魏華的妻子,嫁進魏家后每天忙前忙后,還遭到公婆的刁難。剛開始的三年,魏華對她還算好。可是自從她生病容貌變得不堪了后,魏華就不待見她了,有時喝醉后還打她,今天早上更是一紙休書,將她給休了。

藍小婉看著婦人凄慘的遭遇,才終于知道父親當年是多麼有眼光。同時她覺得應該珍惜現在美好的生活,好好孝順父母,孝順公婆,勤儉持家做一個賢妻良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