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超,一個坑爹叛主的投機者,卻被《三國演義》洗白成了英雄

諸葛村夫 2021/07/13 檢舉 我要評論

三国文史【三國系列】系列所參考資料為《三國演義》,其中論述皆以三國演義爲準,與正史無關,娛樂之言,切勿當真

文/天空之城團隊

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這是演義中大家熟知的武將排名。

作為僅次於關羽的猛將,馬超在《三國演義》中可謂是出盡了風頭,他武功一流,劍法超群。他「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虎體猿臂,彪腹狼腰」,因為喜歡穿白色衣服,被譽為「飛將軍」、「錦馬超」。馬超一生戰功赫赫,年僅十七歲便在長安接連幹掉董卓麾下兩大高手王方、李蒙;之後更是縱橫西涼,打得羌人聞風喪膽,將其奉為「神威天將軍」。

後來,曹操誘害馬騰,馬超為報父仇,起兵伐曹,先於潼關車輪百連勝曹營十二名猛將,打得曹操割須棄袍,後又在渭水射得曹操奪船避箭,曹操兩度差點兒喪命其手。

再往後,馬超投奔張魯,于葭萌關連戰張飛、張苞、黃忠、嚴顏諸將,勇不可擋;最終馬超尋得名主劉備,輔佐劉備攻成都、取漢中、稱王稱帝。位列蜀漢五虎將之列,于關羽張飛等人齊名。

縱觀馬超生涯,不僅戰績輝煌,其形象更是正面,打曹操是為父報仇,歸劉備是忠於漢室;簡直就是儼然集國恨家仇于一身,忠孝兩全的完美人物。

然而, 歷史上真實的馬超,卻根本不配談忠孝二字。歷史上根本就不是馬超為父報仇,而是馬超害厶自己的父親。

話說建安十三年,馬騰在曹操招攬下,帶著一家人奉詔入朝為官,唯獨馬超留在西涼,統帥馬家軍|隊。馬騰之所以這麼做,其實意思很明顯,就是再給自己留後路。因為只要馬超和自己軍|隊還在,那麼自己一家人在鄴城就會很安全。或者說,馬超和其統率的部|隊,就是馬騰在朝中的政治資本,他可以用這個資本來為自己換取高位。

但是,馬騰沒想到,自己最終會被親生兒子給坑了。

建安十六年,馬超在明知父兄家眷全部都在曹操手裡的情況下,居然聯合昔日馬騰的厶對頭韓遂,一同攻打曹操。而且,此事的主導者不是韓遂,而是馬超自己。

為了拉攏韓遂,馬超還說:「前鍾司隸任超使取將軍,關東人不可覆信也。今超棄父,以將軍為父,將軍亦當棄子,以超為子。」

意思就是他已經放棄了自己的父親,想換個新爹。

要知道馬騰與韓遂雖然曾經關係親密,還結為異性兄弟,可是後來交惡相互仇害。這期間韓遂還把馬騰的妻兒給幹掉了,雖然不知道馬超是不是嫡子,如果馬超是嫡子,那韓遂就是弑母兇手。

如此仇敵,馬超竟然認他做父,真是夠顛覆三觀的。

既然馬超這種態度,曹操也沒有必要給他面子。于建安十七年五月抓了在鄴城的馬騰一家二百餘口人,全部處厶。馬超不僅認韓遂做父,還把他全家坑了,這樣的人,毫無倫理道德可言。

至於忠誠,他更談不上。張魯對於馬超的投奔很看重,甚至還親自為馬超包辦婚事。結果因為與張魯部下張白有矛盾,馬超便背叛張魯,暗中聯絡劉備。最終馬超拋棄了妻兒,以及勇將龐德,自己投降了劉備。

這樣的馬超根本不是《三國演義》中塑造的「漢室忠臣」的形象,更像是一個純粹的投機者。

此外,所謂的義氣,馬超也談不上。

馬超在劉備麾下時,跟一個叫彭漾的私交不錯,劉備下放彭漾為江陽太守,彭漾不悅,便向馬超倒苦水。馬超說,你有才有能,本可與孔明並駕齊驅,怎麼跑到那個小地方當太守了?

聽得此言。彭漾一時性起,便忘了分寸,說劉備、孔明:「老革荒悖,可複道邪」,又言「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

馬超聽聞彭漾言語大逆不道,便默不作聲,日後將彭漾所言,悉數上奏劉備,彭漾被收監,很快丟了性命。

所以,從我們現有的價值觀來看,歷史上的馬超,根本就是一個不忠不孝不義之人,雖然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但他的品行確實差了些,《三國演義》真是把他洗得太白了。

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夢,後人憑弔空牢騷。我是天空之城,歡迎来到【三国文史】,講述三國故事,瞭解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